“爷爷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梁医生那么好的人,怎么还摊上这种事呢?你现在看月亮不晕倒,都是梁医生照顾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人有好报,她肯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墟儿你也早点休息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把碗筷洗了就睡觉。”

    黄极已经回家了,爷爷从他口中得知梁医生被绑架,着急上火,既不解又担忧。

    但急也没有办法,这事自有警察去调查,老爷子也只有保佑梁医生能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黄极帮爷爷打水洗脚,扶他上床睡觉,随后又去将厨房的碗筷都收拾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走到院中抬头望天,耳旁已经听到了爷爷的鼾声。

    洗个碗的功夫,老爷子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要让我能感受到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凝视着月亮,神色复杂起来,既无奈又绝望,绝望之中,还带着一丝庆幸。

    这种复杂的表情,是他这个轻微弱智,过去从来没有的。

    他开窍了。

    自从三天前昏迷后,他的智力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。

    或许,他本就不是正常的智力发育缺陷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所看到的世界,就和别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眼前的世界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库!到处都是复杂的信息,那些信息有的不变,有的则不停地变换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一花一木,一鸟一虫,一缕微风,一杯清水,都向他展露着自己,仿佛把其内涵的一切数据都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然而,他看不懂。

    对于他不理解的概念,信息并不会让他自动理解。比如一棵树的年龄,在他不理解‘年龄’这个概念时,关于年龄的信息就是混沌的。

    只有当黄极,知晓年龄的概念,知晓何为‘年月日’,知晓‘一棵树应该有年龄’,知晓‘从这棵树还是种子时到现在有多久’这类概念时。

    他在看那棵树的信息时,才会有一小部分可以被感知为‘年龄:七年零三个月二十天九小时又四十四分钟零一秒……’

    每时每刻,这个信息都还在变化。

    以此类推,树的种类,树的体积,树的质量,树此时此刻总共有多少个分子……它汲取了多少水分?结过多少果实?从种下的那一刻,第一次发芽的时间,每一次结果的时间,他都可以感知到。就像是历史记录一般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信息,实在是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以知道,这棵树谁种的?被多少人摸过,又被多少虫子啃过,这种稀奇古怪的信息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与生俱来,天赋异禀的能力,他才会成为智障……

    是的,明明是仿佛全知般的能力,却反而让他当了十六年的弱智。

    只因为,他能感知到多少具体内容的信息,取决于他自己的认知范畴。

    刚出生,什么都不懂,整个世界,对他而言是完全未知的,一片混沌,只有根本不能理解的无数信息。

    这种感知力,太强了,强到对于一个婴儿来说,是无比的残酷。

    无数莫名其妙,无法理解的信息,充斥着他的感官、思维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变得无比迟钝,思维愚钝,记忆力极差,视力也极差。

    或者说,所谓的视力极差,是因为眼前太多信息遮挡,混沌而复杂,充满无数不可名状的信息……

    而一些智力测试,反应力测试,他更是稀里糊涂的,医生到底要他干嘛,他都不知道……这在医生眼中,就是智力缺陷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非常聪明,聪明到四五岁就能理解‘父母’的概念,理解自己应该学会说话……理解自己和别人看到的不同……

    是的,四五岁能理解这些,已经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教导一个孩子,什么是爸爸,什么是妈妈,什么是喝奶,什么是白色,什么是黄色……反复几次有点耐心,也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因为人类,就是有这么聪明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他这种特例,却难了,爸爸?妈妈?

    一团混沌信息,指着另一团混沌信息,说这是妈妈,然后又指着一团混沌信息,说这是爷爷……

    他能理解实在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一个人看到的世界,和别人不一样,认识这个世界就会无比的艰难。

    如同教导一个盲人,什么是紫色……什么是红色……

    最初的黄极,跟盲人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好在,随着身体发育、大脑发育,他对自己能力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在四岁那年,他开始懂得收束展开的信息,把这些看不懂的玩意儿,默认屏蔽掉。

    当然,只能屏蔽一小部分,可至少,不再是完全看不到‘别人眼中的世界’了。

    之后,身体发育越成熟,他就能屏蔽越多。

    除了未知信息以外,随着黄极认知越广,他也能将已经被理解的信息,给屏蔽掉。

    这也是四岁半看医生时,他能评测出五十智商的原因。

    是的,如果老爷子没有听信算命先生的话,而早在一岁的时候就找医生看,那么评测出来的就不只是五十智商,轻微弱智了……

    而是纯傻子……

    且视力也不是02了,而是瞎子……或者说勉强有光感的半瞎。

    反过来,在巨量的信息压制导致的思维愚钝下,还能评测出五十智力,在五岁的时候能跟人交流,也许他恰恰是天才……

    他的视力其实也根本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随着认知的概念越多,认知的事物越广,身体发育越成熟,能力的控制力越强。

    信息不断地收束着,黄极的智力也在逐渐恢复着,头脑也越来越轻松。

    在初中时,他的智商其实就已经恢复到了六十,并且开始加速度地恢复。

    之所以成绩非常糟糕,是他在信息冲击下,强行思考问题而用脑过度,总是会头疼欲裂,继而学不下去,甚至昏迷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很爱学习,因为知识,能够缓解他的症状。

    认知的事物越多,能主动屏蔽的信息就越多,思维就可以释放出更多被无用数据占用的空间。

    放弃中考后,回到家里,没了繁重的学业,他的学习方向反而更自由。

    他观察这个世界,理解这个世界,坐在田野沉思,站在马路边聆听他人的闲言细语,看着电视里传播的各种概念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,去沉淀和梳理一些简单的常识。

    是的,常识!一些其他人可能几岁的时候就已经理解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有先把基本的逻辑,都学完,他才能去学习知识。

    如此,这闲在家里的半年,恰恰是他恢复成正常人的最重要的半年。

    此刻,自从最后一次昏迷醒来,他终于能屏蔽绝大多数,非正常人所能看到、感知到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身体的发育,对应着多少不能理解的信息,是否能收束成屏蔽状态。

    思维上的认知,则对应着多少能理解的信息,是否能收束。

    少了太多信息数据的冲击与压制,黄极的智力也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准,或者更优秀一些?

    如今,世间万物的信息,他可以屏蔽,也可以开放,他想了解什么,只要是他能理解的,就能意识直接检索、查询。

    不想查询时,他眼前的大地与村庄,人群与山水,基本是正常人眼中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星空……”黄极叹道。

    除了眼睛能看到信息,他还能利用听觉和触觉、嗅觉去体会信息。

    这些合起来,是一种独特的感知,他称为信息感。

    黄极现在能屏蔽的信息,仅仅只是人类社会中的种种信息。一旦他抬头,仰望星空,就会感受到庞大的信息冲击心智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过去,每次仰望星空,都头疼欲裂,甚至昏迷的缘故。

    天上每一颗星星,都包含庞大的信息,他能屏蔽星星普通的信息,比如太阳,太阳是个很简单的天体,黄极六岁的时候就可以屏蔽它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然而,直到现在十六岁,黄极也屏蔽不了有文明的星球……

    是的……文明!

    群星之中有着大量的文明,光他能感受到的,至少是能生活在恒星上的文明!

    有生命的恒星,有文明的恒星,发射到地球来的光,被他所接受到,内含的信息,不知道比太阳光复杂多少倍!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把与太阳同概念的各种信息屏蔽后,群星剩下的还有众多信息没法理解。

    好在,只是接受到有文明的恒星传来的,损耗后的光线,而不是近距离直视那个文明。

    所以当黄极理解何为恒星、何为文明、何为外星人后,群星的信息就可以关闭大半了。

    但终究,十六岁的他,还不能全部屏蔽,群星还有太多不能理解的信息向他展开着。

    或许还要继续发育,身体还要更为强健,大脑还要更为发达才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此刻的他,思维依旧是‘被愚钝’状态,思考任何问题,都在受着信息的压力。

    哪怕是白天,在这双重瞳之下,他也能感受到来自星空的信息。只不过白天要比夜晚轻微许多罢了。

    黄极的智商,受到整片星空的镇压!

    此刻依旧不是最轻松的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