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的越多,越不幸福。

    哪怕智商被星空镇压,黄极也不觉得是什么太大的困境。

    增强体魄可以屏蔽不明信息。

    学习知识,认知新的概念,则可以解锁破译不明信息,使其已知,然后已知的信息就能主观屏蔽了。

    有方法就可以去解决,只是努力的问题而已,这都没什么。

    对黄极来说,真正的麻烦,不是什么智商被星空镇压,而是来源于天上最值得恐惧的一颗星球。

    月亮。

    在月球上,有一支非人种族!

    人数很少,上个礼拜看的时候,只有两个人,现在多了两个,有四个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监视地球的……很简单,月球有个信息,黄极根据个人认知理解为:监视地球总时长12831年又4个月19天……

    关于那个种族,他观察不到信息,因为他并没有直接看到那个种族。

    不过,黄极单单对月球本身进行解析,就已经能推测一二了!

    因为月球根本不是自然卫星,乃是个战争兵器!制作者是另外一个种族。

    黄极能感知到,月球内部包含各种强大的器械,大多数他完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他不能理解,信息就不会自动翻译成他可以理解的形式,就会是混沌状态的。

    仅有少数,他能大概看出,是核聚变武器和加农炮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他知道氢弹和加农炮的存在,对这种武器有基本认知,所以信息才会翻译。

    有相应的概念,信息才会变成他能理解的形式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对方的加农炮,绝对不是人类社会中的加农炮。

    人家的加农炮,可发射三十万吨重的炮弹!如此沉重的炮弹,由高纯度的钨构成,完全是一种动能武器,一炮轰到地球上,无论轰到哪里,都相当于一颗小行星高速撞击……

    至于核聚变武器,也不是人类的氢弹那样粗糙,更多的参数,黄极缺乏相关知识,因此无法破译,只知道那种武器可以严格地控制核爆范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自然的武器,恐怕就是月球本身了。

    月球可以移动,控制地球的潮汐,正常情况下,面朝月球一面的海水会形成隆起。如果月球突然离开,这部分海水就会落下去,使得全球的海平面上升,尤其是高纬度地区将出现严重的海平面上升,淹没一些沿海城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地月是围绕一个共同质心转动的,月球离开,地球的自转中心将回归到地球的几何中心。自转速度会突然加快,必定会造成地球结构的不稳定,引发大规模的地震、火山和海啸等灾难。

    同理,月球靠近地球,也是一样的,甚至更为严重。

    月球的引力,对地表的一切影响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这个悬挂在人类头顶,被人类仰望无数年的月亮,根本不需要发射一枪一炮,只需要动动身子,就能给予人类灭顶之灾,就是一件自然武器。

    此刻的状态,乃是刚刚好……

    管中窥豹,隐藏在月球上的监视者们,技术得有多么强大?人类在他们眼中或许只是观赏品。

    现在人类登月都困难的很,黄极在三月一号的时候还看了新闻,国家的嫦娥一号探月卫星坠落到月球上,圆满完成探月一期工程。

    为何要撞月?不就是因为技术不足以回收吗?

    而这种程度的技术,对于月球只是个观测站而言的地外文明,恐怕只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这种残酷的真相,他是有超能力,才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人们生活在这世上,忙忙碌碌,过着自己的小日子,谁又知道地球此刻的处境呢?

    被监视一万两千年而不自知,仰望星空问着外星人都在哪。

    好家伙,就在头顶啊!

    黄极第一次获知这种事后,内心全是绝望。

    知道这种事,还不如不知道,沉沉的无力感充斥着他。

    为何要让他知道这些?他只是个农民而已,一个从小被判定为智障,中考都放弃了,现在也只有十六岁的少年罢了。

    黄极很想安慰自己,这个文明是友善的,至少他没有毁灭人类,还监视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项细思恐极的信息,令他极为在意。

    那就是,月球武器权限全部解锁的‘毁灭者模式’,发动过一次。

    毁灭了两个智慧种族!

    如果说,这还不够细思恐极的话,那么人类自己有一项信息,让黄极实在没法说服自己对方是友善的……

    是的,人类自己的一项信息。

    当黄极通过观察月球,深刻认识到地球文明被外星生物监视后,相应的,他又多了一项认知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对应到了人类的信息上,就可以查看‘人类在xx种族评价中的优点’。

    该种族就是指月球上的那支。那个名字用人类的文字和语言无法表达,黄极也只能隐约地感觉到,那个名字包含了眼睛的意思。

    强行音译,可以是‘泽塔’,不过黄极更想称其为监视者。

    当黄极给月球外星人取名字后,xx种族在信息上就向他呈现名为‘监视者种族’。

    ‘人类在监视者种族评价中的优点’,这条信息大约可以理解为监视者对人类,他们认为好的方面的评价。

    评价的内容十分简单,简单到让黄极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美味。

    上个礼拜,他在爷爷面前总是莫名地发抖,就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爷爷以及他自己,乃至身边的所有人,都有一项共同的,星际级别的‘种族优点’,叫做美味!

    这叫优点吗?那缺点是什么!

    缺点也有,黄极能看到,人类在监视者种族眼中的缺点是……残忍。

    这可别提有多讽刺了。

    一个把人类评价为美味的种族,竟然觉得人类残忍?

    这些事,他没有告诉过别人,小时候说自己能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,哪怕是最亲的爷爷,也完全不相信,还让自己不要瞎说。

    上礼拜读懂月球信息后,他跟梁医生说了几句‘我能看到树木的年龄,石头的历史,月球是外星人的监视站。’

    对此,梁医生那样温柔的人,也在背后对爷爷说:这孩子有精神病……

    是的,背后偷偷说的,黄极也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可以在黄极面前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在信息感下,五感是共通的。他看到了,就等于听到了。听到了就等于闻到了。

    黄极可以听出食物的味道,可以看出一个人摸起来的手感,可以用鼻子闻到别人的气味,继而知道他正在说什么话……

    碰到一个人,就可以检索他所有可以查阅的信息。

    黄极决定,再也不试图让任何人理解自己的能力了,哪怕他有办法可以直接证明自己的信息是对的,但这种事让别人知道,反而会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整个地球,都在被监视着,事不密,必不成。

    作为地球很可能唯一的人类知情者,他暂时只能一个人想办法破解困局才行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越多,意味着他能做到的就越多,如果有一个人类可以解除悬于头顶的绝望,那么也许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负,而是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想办法,解决这个困局!

    黄极既然知道了,又如何还能坐视不管,浑浑噩噩地活着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?

    不可能的,除非他真的是个纯真的傻子。

    否则他再也无法,像普通的人类一样,过着普通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任何力量任何权力的十六岁少年,仅凭信息感知,到底能做到多少事?

    似乎无限可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