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别说,你手模拟画像学的不行啊。(书^屋*小}说+网)”王蒙拿着嫌疑人画像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个同事,就是专门过来通过李凡的描述,进行模拟画像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梨河乡派出所,就这一个人业余学了这个。

    只见王蒙的同事耸耸肩道:“不是我不行,是这小孩表达能力太差了。一张口就是很凶,特别凶,这让我怎么画嘛?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,一边回到车里,这时又有两辆车驶入华庄村,共下来六人。

    “哦呦!”王蒙和同事连忙站直了,虽然对方没开警车,穿的是便衣,但他们还是认得来的人是刑警队的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看了看四周,进了村长家,并招呼王蒙二人也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显然有些话,就不能在路边聊。

    不过在院子里,他们就算再小声音,也瞒不过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站在距离村长家六百多米的小土山上,眺望着村长家,一群警察的上半截身子,因为村长家开了灯,所以看得还挺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换成谁来都不可能偷听。

    可偏偏,黄极可以,他看到了,就等于听到了。他的视觉等于听觉。

    “有那封信,说明犯罪分子还在华庄!这附近,有没有什么没人去的,或者隐蔽的藏身点?”为首的中年刑警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本地人,肯定比较熟悉。”另一名板寸青年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陈队,我们村没有叫吕宗民的。”王蒙说道。

    陈队凝重道:“当然没有!那个叫吕宗民的,是首都聚美公司的一名网络安全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团美网知道吧?卖化妆品的。他是网站的安全员之一。”板寸青年再次补充道。

    王蒙挠头道:“会不会是同名?首都的大公司职员,怎么跑到这里来绑架?”

    陈队摇头道:“不是同名,他在前天乘飞机到了郑·州,昨天又在xz市入住了酒店,这都可以查到,他就是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了。市里的刑警大队查了酒店监控,他在今天凌晨三点钟离开了酒店,至今未回,从时间上来说,他完全可能在早上七点到华庄村这里,实施绑架。”

    板寸青年又一次补充道:“更关键的在于,吕宗民的酒店房间里,搜到了梁媛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王蒙一愣,有梁媛照片?这两个人应该不认识才对,那实锤了啊。

    太诡异了,吕宗民大老远从首都跑到新郑的一个农村来绑架一个医生,必然是有隐情。

    这个隐情,黄极已然知晓。

    “为了钱啊……”黄极在山上嘀咕道。

    恐怕华庄这里,没有人比黄极更了解梁医生了。

    梁医生一个首都高材生,到乡下来工作本身就很奇怪。

    自从上周清醒后,黄极多次观察了梁医生的信息,早已知道梁医生是为了躲避别人搜寻,而隐居于此的。

    她曾经是一支盗卖文物团伙的一员,乃是被父母拖下水的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是她的养父母。

    她是个孤儿,这一点黄极很清楚,属于非常浅显的信息。

    养父母收养了她,供她读书,对她很好,她本以为以后可以当个医生。

    没想到养父母,在她大学的时候,重拾勾当,还把她拖下了水。

    一开始只是让她治点外伤,后来又让她配麻药,再后来看她听话,直接带着她一起去运货。

    梁媛的梦想是成为医生,不是盗卖文物,可是她已经深陷其中,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之后在她的反抗下,养父母决定干一票大的就收手。

    而那所谓的干一票大的,竟然是黑吃黑,夫妻俩偷了属于整个团队的四百多万,以及一尊唐代金佛,跑了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,梁媛也参与了,她用麻药麻醉了其他人,并且在离开后报了警。

    那个团伙,所有人彼此之间,并不用真实的身份,只有极少数人相互之间有兄弟、夫妻、父子之类的关系,才知晓身份和真名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整个团队其实是若干个家庭组成的。很多成员,都是被自己的亲人拖下的水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当时团队被警方赶到现场抓捕后,被抓的犯罪分子们也只能报出在逃者的相貌特征,连张照片都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,最终还是有三个人没有落网,那就是王振、胡峰和吕宗民。

    王振胡峰体格好,提前起来跑了,没碰到警察。吕宗民则是压根不在现场,他属于幕后筹划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有三个人没有落网,夫妻俩便带着钱躲在这乡下,他们想等风声过去后,就出国。

    梁媛也被夫妻俩强行要求在身边,所以只能在这乡下地方,做自己的小医生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甘之如饴,做医生是她的理想,这一住,就是半年。

    黄极虽然几天前就知道了梁媛的生平,但这几天也都假装不知道,没有拆穿她。

    因为梁医生,确实对他很好,其本性上也确实算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瞒不过去了,梁媛都被绑架了,绑架她的就是当年盗卖团伙的落网之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蒙摸着下巴道:“要说藏人的地方,坟山那头有几栋老房子,都是破平房,早就没人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那边的平房一直都在吧?”

    村长点头道:“在,以前是有个老算命的住,后来算命的死了,那房子就空出来了,好几年了,没人住。”

    黄极听完,扭头看向坟山,老远看到那房子的尖儿,然后查询信息,感觉到有四个人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还真在那里……”黄极笑了。

    如此,这件事理应已经用不着他了。

    只见陈队连忙拿出地图,让村长给标记一下位置,并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接着,村长又标记了几个地方,有的是村里没人住的房,有的是老防空洞。甚至于他把废弃的井都给标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队感慨,还是本地人熟悉地形啊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开始一个个排查,搜找村长标注的几个点。

    想来很快就会查到坟山的平房。

    至于黄极,则早已先一步,到达了现场附近,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默默观察。

    不看到梁医生安全,他也不放心回家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他在老房子周围,发现了很多警戒的小陷阱。

    很隐秘,也就黄极能一下子找到了,陷阱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再隐蔽的陷阱,它的信息也明明白白地告诉黄极:我是陷阱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大晚上的不注意,刑警们可能会提前惊动绑匪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先到一步。”黄极笑着,轻步上前,蹑手蹑脚地把陷阱都给拆了。

    这些陷阱没有危险,只是一旦惊动,就会有个小喇叭疯狂响铃。

    整个机制,他已经看穿,自然轻而易举就不发一点声响地拆除掉了。

    帮警方清了路,黄极走到距离老房子二十米的地方,蹲伏着。

    屋子里是黑的,但是里面的人拿着手机照亮,有手机屏幕的光,黄极也隐约能看到人影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那群人,王振、胡峰、吕宗民。

    直接观察,黄极能了解他们几乎所有信息。

    包括记忆。

    当然,信息太多了。而他的感知速度,现在并不快,或者说是不能打包压缩。

    黄极曾经尝试过,一口气感知一个人半分钟的记忆,即把一段半分钟的记忆,压缩成一秒被他感知完。

    结果黄极就头疼欲裂,直接昏迷。

    于是他意识到自己受不了太大信息量的瞬间冲击。

    人类的大脑承受能力太弱了,昏迷就是人类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触发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思维能力,如果想要感知完一个二十岁的人所有的记忆,那么等于要接触对方二十年不间断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黄极也没那个时间和心力。

    一般,有目的性地查询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比如想知道一个人,最恐惧时的记忆,那么黄极就可以检索到对方觉得最恐怖的一次人生经历。

    同理,也可以查询最悲伤的事,最喜欢的东西,最爱的人,最珍惜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或者黄极知道某一件事,然后检索一下对方是不是经历者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操作,都可以让他对一个人非常了解。不需要观察太久,对大多数人粗略的了解一下生平,便已然很有用。

    可以说,黄极的能力,让他能对所有人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竟然不是为了那笔钱,而是那尊佛像吗?王振胡峰竟然还被通缉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有点无语,王振、胡峰是被通缉的,当年虽然跑了,但也一直在隐姓埋名,提心吊胆地东躲xc。

    唯一过得好的,只有吕宗民,警方破获当年的案子时,根本不知道还有他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那佛像,吕宗民这次竟然亲自下场,趟这浑水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人做事还算周密。

    戴着口罩,换了发型,雇佣了一个叫林勇的小偷,偷了一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之后利用这辆车去绑来梁媛,然后让林勇一个人开着车走了,他带着俩当年的兄弟,拖着梁媛下车,又藏身于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黄极,能查看信息,警方恐怕现在还没立案呢。

    就算立案了,也还在找那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就算警方给力,之后逮到了那个叫林勇的司机,也几乎查不到吕宗民的头上。

    吕宗民早就达成自己的目的,回家了。

    不过,吕宗民也万万想不到,还有人从脚印上直接获知了他的名字,然后还冒充他给警察写了封勒索信,并留下了真名落款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梁媛被绑在屋内,脸上蒙着布,王振抱着一桶水,不停地给她灌。

    一桶水下去,吕宗民揭开布,梁媛大口呼吸,不停咳嗽,呛了不知道多少水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吗?小梁,警方已经知道你失踪了,我没有那么多耐心了……”吕宗民冷声道。

    梁媛崩溃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没有动过那笔钱……佛像我更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吕宗民失望地看着她,竟然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黄极差点忍不住就站出来了,他非常明确地能感知到吕宗民此刻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同时也非常清楚,梁媛是真的不知道!

    钱和佛像,都在梁媛养父母那里,吕宗民找到了梁媛,就仓促出手,实在是大大的失策。

    吕宗民以为东西,梁媛也知道在哪,而她孤身一人在这乡下,比较好绑架,所以对她下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拷问了一天,什么收获都没有。

    黄极查询信息,知道吕宗民几乎拷问了梁媛十个小时,他把梁媛的脸都刮花了,手脚也用火烤的焦黑,水刑、鞭打都用了,甚至还被剁了一节手指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人家要的是金佛,她还能变出来不成?

    可怜的梁媛,根本不知道养父母已经把她抛弃了,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,那俩人就跑了……

    黄极握着拳,他掂量着自己的小身板,对付吕宗民一个人也许还可以,但是王振胡峰身强体壮,他完全不是对手啊。

    “警察怎么这么慢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过是个普通人,除了……能看到信息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只能不停地观察三人的信息,思索着对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