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宗民极度地不甘心,他完全没想到,梁媛竟然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当初是梁媛和那夫妻俩合伙做的事,结果钱没她的份,佛像也不知道在哪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梁媛当初唯一的目的,就是摆脱那个团伙,根本不是为了钱。

    “可恶!失策啊……”吕宗民清楚,夫妻俩现在肯定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想知道金佛的下落,只能再去找那俩人。

    至于这梁媛,知道他们三个的存在,为了防止给警方提供线索,只能除掉了。

    “送他上路,我们走吧。”吕宗民叹气道,他虽然戴着口罩,但依旧想求稳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若不动杀心,黄极也许会看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想杀了梁媛,这是黄极不能允许的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黄极拿出拆下来的小喇叭,然后触发了响铃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滴滴!”

    霎时间,吵闹的铃声在夜晚刺耳的响起。

    吕宗民心事重重,突然听到屋外有铃声,想起自己留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有人上山?”

    “快动手,然后立刻下山!”吕宗民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黄极无奈了。

    他提前触发响铃,这群人现在跑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可偏偏,临走前竟还是不忘灭口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只得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二三四……二二三四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不仅是站了出来,他甚至还念念有词,做着早操动作,跟个傻子一样跑出藏身地。

    吕宗民还在想什么人上山,结果就看到一个乡下少年,做着广播体操,傻乎乎地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月下三人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这人谁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山下农村的,是他触发了警报吧?”

    吕宗民不耐烦道:“找死,小梁,这人正好给你做个伴儿!”

    说罢一挥手,胡峰两步上前伸手去抓黄极。

    屋内梁媛也看到了黄极,大急道:“不要伤害他,他只是个傻子,他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傻子?”吕宗民一愣。

    黄极这的确像是个傻子,大晚上不睡觉,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,在野外瞎玩瞎跑。

    胡峰凑的近,听到这话,再看黄极,立刻恍然道:“哦!我踩点的时候见过他!”

    “对,他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大傻子!痴呆儿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只手,就提溜着把黄极给拖到屋内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梁医生!你流血了!”黄极挣扎着,语气确实像个智障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智障,胡峰只是提着衣领,一脸不屑,并没有多么警惕。

    这反倒是黄极的优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智障,这是天然的伪装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指望这群人,会对一个傻子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吕宗民冷然道:“傻子,你不凑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他!他只是傻子,他不会知道你在干嘛的,你放过他吧!”梁媛知道自己必死,只是想救黄极,所以故意把他说得更傻……

    但是吕宗民看似文绉绉,实则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他并不亲自动手,拍了拍胡峰,让他下手。

    胡峰点点头,一手提着黄极,一手握紧刀子说道:“傻子,下辈子投个好胎!”

    梁媛尖叫道: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我!”黄极奋力挣扎,手脚乱动,也不知道怎么的,手掌尖儿戳到胡峰的肋下。

    胡峰正用着劲儿呢,被这一戳,突然岔了气!

    “咳……呃……”胡峰张着嘴,手软下来,勾着身子,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声音,一时间竟提不上气。

    黄极往后一缩身,就挣脱了胡峰。

    “蜂子你干嘛呢?”吕宗民惊道,说着一拍胡峰背心。

    胡峰张着嘴巴,口水都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给吕宗民这一拍背心,又呛了口气,这才缓过来,吸了吸口水道:“哎呦……卧槽……老子岔气岔了一个狠得!”

    王振大笑道:“没用的东西!你缺钙啊!”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说完他拿起刀,径直往黄极心窝子捅。

    他们到现在都还在轻视这傻子,梁媛见状大喊:“快跑!黄极你快跑啊!”

    黄极没有跑,反而抱头蹲下,躲过了这一击,其行动看起来不像躲闪,因为他的动作比王振更早,王振刚出手黄极就躲开了,是以这更像是运气好。

    随后,黄极猛地又弹起来,脑瓜子给了王振一个窝心顶。

    王振大怒,却感觉胸一闷,两眼发黑冒金星,一时间楞在那里没动弹。

    黄极见状,做了个广播体操的伸展运动,胡闹之间,手掌竟然胡乱地剁在了王振腋下三寸斜后方的一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噢噢噢……”王振想举刀,却只感觉手臂一麻,半边身子提不上劲儿!

    “干死他啊!”吕宗民不知道王振搞什么鬼,骂咧道。

    王振也心说自己还能打不赢一个傻子不成?

    左手从右手接过刀,上前一步就想削死黄极。

    结果黄极又做了个扩胸运动,正好点在了他另一只手的麻筋上,刀哐啷就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连贯性地做了一个踢腿运动,一通乱踢,其中一脚胡乱地揣在王振小腿肚子上某处。

    只见王振扑通一下,跪倒在黄极面前,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下跪干嘛!”吕宗民懵了。

    “抽……抽……抽筋儿了!”王振虽然五大三粗的,可抽筋了一样痛得很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还不止,还往地上趴,痛得打卷儿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废物啊!”吕宗民一推胡峰,吼道:“别尼玛推三阻四的,快把他干掉!”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推三阻四的,实在是这傻子邪了门儿,一通乱打乱踢,还刚好就打得他们岔气的岔气,抽筋儿的抽筋儿!

    当然,胡峰只是岔气而已,这会儿功夫已经缓过来,凶狠地扑向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还在那做着广播体操呢,口里铁憨憨般地说道:“梁医生,王蒙哥说你被拐了!是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走啊!”梁媛急道。

    黄极发着呆,似乎还在反应。

    胡峰哪管那花里胡哨的,蛮狠一拳就把黄极打在墙上。

    黄极捂着肚子,却还是憨憨道:“好痛!”

    然后做了个体转运动,左转半圈右转半圈,手肘突然展开,狠狠顶在了胡峰腰间某处。

    胡峰啊了一声,跟触了电一样,倒在地上,嘴巴都合不拢,整个人僵在那里,他只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,表情都失去管理!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呢!干嘛呢!”吕宗民气得跳脚!

    这俩人什么毛病!五大三粗的人,怎么胡乱被打两下就倒了?

    王振跪在地上,吼道:“这小子邪门了!一通怪拳!嘶……还在抽筋!”

    “什么怪拳!傻子在这广播体操呢!”吕宗民吼道。

    吕宗民真是气乐了!

    一群废物!俩人竟然给一傻子用广播体操干翻了?

    吕宗民本想这难道不是傻子?可看到黄极胡乱打翻两人的过程,以及此刻并没有跑,而是凑到了梁媛旁边,顿时又感觉这明显是傻子啊。

    梁媛都急死了,虽然不知道黄极怎么误打误撞打倒了两名歹徒,可现在正是逃跑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!报警!黄极!走啊!”

    梁媛喊着,可是黄极解着绳子,憨憨地说道:“梁医生受伤了,我背梁医生下山。”

    绳子解开,梁媛一咬牙,强忍着剧痛站起来,踉跄着拉上黄极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吕宗民见状,扑上来准备亲自格杀。

    他虽然文绉绉的,没怎么打过架,可心想自己对付一个重伤的女人,外加一个傻小子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别想走!”吕宗民拦住唯一的门,握刀逼近。

    梁媛松开黄极的手说道:“我拦住他你快跑……诶!你别!”

    她本想自己拖住吕宗民,让黄极跑出去,没想到黄极动作比她更快,抢先一步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黄极叫嚷着,双手交叉舞动,舞成了大风车,正是王八拳!

    胡峰王振身强体壮,但吕宗民就一般般了。

    黄极十六岁农村年轻小伙,智力其实也正常,打他不需要任何特殊手段。

    就这一通老拳打下去,吕宗民就鼻青脸肿,但因为有刀,倒也跟‘发了狂’般的黄极打的有来有回。

    两人扭打在一起,脸红脖子粗,一时间好似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吕宗民心里气急,心说老子都能跟这傻小子打得有来有回,感觉一点也不厉害啊。

    胡峰王振这俩废物,怎么就打不赢?他俩到底怎么被秒的?

    这边动静闹得很大,再加上之前黄极是故意触发警报现身的。

    所以山下的警察听到声就往上跑了,此刻已经赶到现场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陈队大喝一声,从门外闯入,一下子就把两人扑倒。

    接着其他刑警跟上,将现场除梁媛以外的人全部制服在地。

    黄极没有反抗,趴在地上还笑着说:“王蒙哥,梁医生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陈队,这我们村的!”王蒙看到黄极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梁媛也说道:“黄极误打误撞上来,那群人想灭口,他救了我啊!”

    陈队把黄极放开,黄极开心地站起来,然后就发呆。

    他从小经常发呆,村里人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梁媛很快把刚才的情况一说。

    黄极站在那里发呆,一句话没说,自有人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。

    吕宗民等人,看到警察过来,就已经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看着黄极呆愣的傻样,肚子里就憋火,非常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过是王八拳而已,吕宗民跟他打了半天,感觉自己跟黄极五五开啊!

    王振胡峰这俩废物,怎么就栽了呢!

    但想这些也没意义了,落到警察手里,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,如何给自己辩解,又该找哪个辩护律师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