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人体,黄极了解到了一些秘密。(书.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他能战胜胡峰王振,正是因为懂得如何看穿他人弱点。

    人类还是太脆弱了,哪怕是看似健壮的人,身体也充斥着各种毛病以及弱点。

    在山上救梁医生时,黄极学会了如何查找弱点。

    表面什么地方遭到重击会岔气,什么部位会引发抽筋,他都感知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就跟点穴一样,他能轻易地找到要害打击!

    很多要害,根本就是冷僻且不受重视的。

    脑心喉颈这类要害,都是世人熟知的,但黄极还能从人体上,找出数百个稀奇古怪的要害……

    其中,真的有死穴这种地方!而且不止一种!

    黄极不想杀人,可他若真想杀,当时只需要狠狠戳中王振胡峰身上的某处,只要出手角度足够精确!他们就会有大概率脑梗而死!

    即便没死,也会瘫痪……

    甚至身体弱小的人,还会有一碰就死,当场暴毙的可怕死穴!

    比如吕宗民,体表就有两处超级死穴,一处长期存在,还有一处时隐时现……触之辄死!

    这种地方,有的非常刁钻,且因人而异,并非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甚至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姿势,这‘死穴’的位置都会偏移,有的时候还会短暂的消失,或者降低死亡概率,变成致伤、致残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要害,根本是无法编写成‘秘籍’的。

    黄极也只能临阵发挥,临时查到,临时利用。

    “有要害,或者说负面的节点,那么人体一定也还有正面的节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有益的节点部位,在表面只有数十处,但加上人体内部的位置,则有数百处!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它们的具体作用,还很含糊,我得系统地学点医术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分心思考着,一边随手打开了密码箱。

    他拿走了一万rb,随后将箱子拖到另一处,又埋进了土里。

    太重了,箱子里有三百万,光这些钱就是六十九斤,算上箱子共有七十多斤重!

    黄极只能拖着走,想着这么多钱也带不回家,他这次来只是给钱换个地方而已。

    顺带,取一点用着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处属于自己的私人居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些钱,以我现在的情况,根本没法用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去买个彩票中了奖,得到的钱爷爷也会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先想办法独立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收拾好现场,怀揣着一万块回家藏好。

    他知道当务之急,乃是独立自主。

    可是作为一个傻子,如何能说服爷爷呢?

    爷爷非常固执,又心疼自己,一般的说辞,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至于假装智商提升,脑子慢慢变好,本来是可以的,但是因为掺和了绑架案的事,最近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不宜脑子开窍……

    他掺和了绑架案而没有麻烦,最大的原因乃是他有个智障的身份。

    如果他又不是智障了,恐怕会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所以他暂时还得装智障,智商八十以下的愚鲁型轻微智力缺陷儿童……

    “上学!我没有参加中考,以后除了啃老,没有任何出息。爷爷一直也在忧虑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没有别人了,爷爷担心自己挺不住后,我没有了依靠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办法让爷爷,答应我去城里读书。”

    这里黄极所想的上学,乃是随便什么学校。

    很多中专,根本不需要高考成绩,有上了初中的学籍档案,然后交笔学费就可以去读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什么新东方烹饪学校,什么蓝翔挖掘机技术学院,都可以啊!

    “能学到点东西,以后能自己赚钱照顾自己,这本就是爷爷对我的期盼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,要让爷爷放心我一个人去城里,住校……”

    首先,黄极就排除了自己一个人坐火车,一个人到陌生城市上学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,至少得需要一名同乡带着自己,且以后能在学校,或者同城照应自己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前提,他才有把握说服爷爷。

    “谁呢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发现,这么想,是想不到的,不如去观察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就在村里闲逛,东看看,西瞧瞧,偶尔伫立发呆。

    大家都习惯了,乡里乡亲的,谁不知道他的情况?平时他也这样,所以都笑着打招呼,偶尔还招呼进屋喝杯水,吃点零食什么的。

    然而几天下来,黄极却始终没找到较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直到四月十五号时,村长的大女儿带着男朋友回乡了。

    村长的小女儿叫范伶俐,相貌姣好,性格外向,以前在魔都读书,接着又在魔都找了份工作,现在已经是某个商场内海澜之家服装店的店长。

    她已经二十八岁了,这次回乡,是因为找了男朋友,已经谈了两年了,村长一直想看看,所以范伶俐带着男朋友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黄极?进来坐啊。”范伶俐带了很多零食和小礼物,一群小孩子围着。

    她看到黄极呆立在门口,便拉她进屋。

    黄极意识到她恐怕是个很好的人选,于是一副略显迟钝的样子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范伶俐也很有耐心地听着,时不时问几句村里的近况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皆应答有序,只是用词粗糙,语气鲁钝。

    顺带说自己现在怪病好了,不会总是晕倒了。随后话语之中,表达出自己很怀念上学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啊,你不上学了啊。”范伶俐拍了拍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点到为止,没有继续话题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她男朋友走来,看到黄极这个大孩子,便笑着说:“伶俐,给我介绍一下啊!”

    “啊,同乡的小弟弟,黄极,叫叔叔。”范伶俐笑道。

    男子不干了:“我有那么老吗?”

    黄极还是很乖地说道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个辈分没错,范伶俐就是黄极阿姨那一辈的,只不过范伶俐更希望黄极叫她姐姐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叫郑轩,叫我轩哥吧。”郑轩笑道,自降一辈。

    黄极打量着他,已经对他了解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黑客啊。”黄极非常清楚郑轩的真实职业,就是一名黑客,而且还是那种能轻松勒索华尔街顶尖证券经纪公司的家伙,本事不小。

    “暗网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还看出郑轩有个暗网账户,里面有七万比特币,以及在摩根银行账户存有一百万美金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收入信息,比如每个月赚多少钱,流水是多少,花多少钱,黄极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,有暗网账户的。

    黄极开始检索记忆,想要了解一下什么是暗网,若是时间充裕,再读取点电脑方面的技术知识。

    不过,终究读取记忆还是太慢,一秒钟只能感知一秒钟的记忆。

    想通过这种方法学知识,可以,但效率不高。关键性的东西可以这么学,但较为基础的东西,还不如自己看书学得快……

    先正常学习,把基础打好,然后对着高手感知学习关键的、高端的东西,借此‘突破瓶颈’。

    这是黄极所能想到的,最有效率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黄极,你……是要留下来吃饭吗?看你这馋样!”范伶俐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呆了太久了,邻居们都走了,此刻只剩下他这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范伶俐等人还以为他是想留下来吃饭,毕竟她回乡,家里给弄了一大桌子菜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误会了,回过神来,抹了抹口水,摇头道:“我回家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跟你爷爷说一声,算了,叫上你爷爷,都来我家吃吧。”村长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半推半就,跟着村长回到自家,随后带上爷爷来蹭饭。

    爷爷跟村长关系很好,这倒也没什么,两家人其乐融融,还喝了点小酒。

    期间,作为最外人的郑轩,自然是极力的表现自己,他是真心喜欢范伶俐的,这一点黄极很清楚,两人真心相爱!

    郑轩本来是个很孤僻的人,是认识了范伶俐之后,才被带动着外向起来,刨除真实职业的违法性,其他方面算是个挺不错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范伶俐,郑轩还专门找了个翻译的工作,帮出版社翻译英语作品,作为表面的工作。

    村长家对此很满意,因为郑轩除了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,各方面都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没有不良嗜好,虽然会喝酒,但是不嗜酒,且不会抽烟。

    村长家满意,黄极也挺满意。

    他满意的是……郑轩懂得很多!

    郑轩精通英语和日语,西班牙语和俄语也都略懂一些,黑客技术全球排名683,还会电工和一些机械修理,黄极能从他身上学到不少好东西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爷爷和村长在院子里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黄极找了个机会跟郑轩独处,此刻郑轩正在给范家修电视机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好厉害啊,什么都会。”黄极一副认真跟着看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郑轩已经把电视机拆了一地,这是台非常老的电视机了,本已经没有修的必要,村长也说不用修的,郑轩接下这事纯粹是想表现一下。

    他倒有些本事,很快找到关键性的毛病,将其修好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,这电视机确实没有修的必要了,我这方法治标不治本,实在是寿命到了啊。”郑轩苦笑一下,便着手再把电视机安装回去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郑轩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经知道黄极是轻微智障了,他之前感觉黄极说话不对劲,就偷偷问了范伶俐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黄极说帮忙什么的,他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然而,电视机实在是被他拆得稀碎,这又是非常老式的那种。他装了一会儿,就得拿出手机,根据自己之前拍的照片,对照着进行还原。

    “你是找它吗?”黄极捡起解码器。

    郑轩抬起头,看了看解码器,点头道:“对!”

    说着,将解码器装了回去。

    刚装完,一回头,发现黄极已经把图像中放递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一愣,接过来继续装好,紧接着黄极又把他接下来要安装的元器件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黄极就像是个得力的助手,每每都把零件按照顺序递过来,而郑轩得以节约大量的时间,很快就把电视机还原了。

    一打开,电视节目正常播放,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拆过电视机?”郑轩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,郑轩问道:“那你怎么知道我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你拆得,难道不是按照顺序还原吗?”黄极耿直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郑轩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道理是这个道理,人人皆知,但并不是所有人,拆完之后,都记得顺序能完美还原的。

    越复杂的机械,越难还原。

    除非熟悉结构,否则一般人,拆得时候得把零件按照顺序摆放,方便还原。

    或者一边拆,一边拍两张照片,对照还原。

    地上零件如此散乱,黄极又没有照片,只是看了他拆一遍,就知道如何还原,这是天赋。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智障吗?”郑轩心想。

    他挠挠头,拿出一张纸花了六个几何图形。

    编上号后,他问道:“根据第一张图和第二张图的逻辑关系,你觉得这边四个图形,哪一个与它们属于同类?”

    这是一道正常智商的人,基本都可以答对的简单智力题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眨眼道: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郑轩一笑,好嘛,题目都没听懂。

    他又详细解说了几遍,把题目揉碎了,更通俗地问了两遍,黄极这才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答对了!就是最后一个图形。”郑轩点点头,知道他的确是个智障,但却不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想到范伶俐跟自己说的,这孩子只属于愚鲁型轻微弱智,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是了,轻微弱智只是比较愚钝,而这种弱智,往往还会有其特别突出的地方,比如有的轻微弱智,乐感特别好。还有的则是对数字特别敏感……那种天赋,有时候会超出普通人。”郑轩暗想着。

    他跟村里喜欢把轻微弱智当成大傻子的偏见者们不一样,他很清楚有些弱智,同时也可能是某些方面的天才。

    想了想,郑轩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,三下五除二拆了一桌子的零件。

    随后笑道:“黄极,你能把它还原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黄极呆萌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郑轩挠挠头,心想算了吧,这有点为难黄极了,他也只是突发奇想,打算测试一下罢了。

    黄极见他打算作罢,于是又说道:“是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郑轩一愣,心道:“这孩子心很好啊,他并没有把这当做什么考验,仅仅是想着是不是给我帮忙,刚才的电视机也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知道怎么还原了呢,帮帮我吧。”郑轩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并没有说什么‘你不知道还原还拆他干嘛’这种话,而是非常专心地开始还原电脑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流畅,完美地又把拆得到处都是的笔记本电脑给装好了。

    亲眼见证黄极对于机械的强大敏感性,郑轩很激动,这哪是傻子啊?

    虽然在其他方面很愚钝,但是在机械方面,也许是个天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