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终于可以独立自主了。”

    最终,黄极还是坐上了前往魔都的列车。

    虽然开学是在九月份,但范伶俐和郑轩这周内就要回去上班,所以四月二十日三人便一同坐车到了魔都。

    既然要去上学,那就早点适yc市里的生活为好,他们认为黄极恐怕还有些基本的社会常识都不明白,所以打算让他先在魔都住四个月熟悉熟悉。

    黄极当然举双手赞成,他本就不是来上学的,他只是想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让黄极跟你住吧,你平时那么闲,多教教他。”范伶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郑轩有些为难,他的真实职业是黑客,虽然黄极轻微弱智,可他还是觉得带着他生活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重新给他租个房子吧。”

    范伶俐摇头道:“怎么?答应了他爷爷好好照顾他,现在又不想管了?”

    “就租对门不行吗?我保证给他照顾的好好的。”郑轩为难道。

    范伶俐眯眼道:“咋的啦?你那屋子我又不是没去过,还有宝贝啊?亦或者,你还要带别的女人去你屋子玩,怕他在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,这不是我屋子太小了吗?算了,我不说了,他交给我了行了吧!”郑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爷爷把人交给我们了,钱也交给我们了,你可得上心!”范伶俐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郑轩拍胸脯道。

    范伶俐点点头,她平时工作忙,倒是郑轩那工作比较清闲,休息的时间多,所以黄极这段时间最好还是托付给他。

    见到郑轩保证上心,她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到了魔都,两人带黄极去吃了顿饭,又领着他去买了部手机,以及各种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之后,由郑轩给他领回了家。

    郑轩一回去就打电话给了房东,在对门给黄极租了间房。

    如此,他和黄极,分开住,各自都有自己的私密空间。

    他没解释自己的行为,但黄极也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无非是自己做什么事的时候,不希望被人看到。郑轩有自己的秘密,黄极又何尝不是?正好也乐得如此。

    “楼下那家‘私房菜’你注意到了吧?我一般是叫人把饭送上来吃,你也可以,记我的账就好了。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乱跑,到饭点直接窜门到我屋一块吃就好。”

    郑轩唠唠叨叨着,黄极听完后,说道:“上来时我看到一家新华书店,我想去看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陪你去。”郑轩带着他下楼。

    这栋公寓就在街边,周围餐馆书店超市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书店,黄极就挑了本《十万个为什么》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郑轩一笑,抽出一本经济学方面的书看了看。

    但半个小时后,他就没了耐心,再看黄极,竟是动也没动,仿佛完全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。

    “这哪是注意力不集中,其耐心恰恰比常人更优异啊。”郑轩暗想着,当然,也不能排除黄极是不是在发呆……

    郑轩东张西望,来回踱步,自己倒是没了定力。

    他很不耐烦了,可又不忍心催促黄极,只是说道:“你喜欢看的书,都买回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见状,笑道:“我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轩哥有事就去忙吧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又这么乖,不像是会乱跑的人,郑轩想了想点头道:“那我先上楼了,你晚饭时候记得回来,算了,我下来找你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点点头,郑轩又嘱咐几句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目送郑轩回了公寓,黄极把书放下,径直离开了书店。

    他走到地铁站,审视了一番地铁地图后,买票上车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打死郑轩都想不到,黄极竟然就这么坐地铁走了。

    魔都邮件分运中转站。

    黄极需要确认,他的钱有没有寄到。

    在从老家出发前,黄极经过一番手段,就提前寄出了那箱子,地址是郑轩一个朋友的家。

    当然,黄极不会让这三百万,真的寄到陌生人家中。

    他只需要在包裹分送之前,用身份证自取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错过了,也没关系,郑轩朋友的身份证号配不上,是领不了这箱子的,最终该包裹又会返送回去,依旧会在该中转站停留一段时间,他还会有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此刻黄极要做的,只是在这箱钱还没有送到指定地点的时候,就直接到中转站来拿。

    “真快啊,竟然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确定自己的包裹到了之后,立刻将其取走。

    七十斤重的箱子,他带走太麻烦,黄极直接拦了辆出租车,用来运送。

    当然,他没有送回郑轩所在的公寓,而是去往魔都东郊的一栋高层公寓,在那里,他已经提前约好了房东看房。

    黄极丝毫没有省钱的意思,三下五除二就用现金,租了间四室两厅的房子。

    屋内,他打开箱子取出了二十万,放入背包中,便在附近开始购物。

    主要是电脑,通过郑轩,黄极已经了解到这东西极为有用,现在是网络的时代。

    他直接按照郑轩家里的那一套,购买了一模一样配置的电脑,并开通好了光纤,配了多功能打印机。

    送走了帮忙装好打印机的小哥,黄极微笑地看着电脑。

    “果然理论和实践还是有区别的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兴致勃勃地坐在电脑前,手感僵硬地操作着鼠标。

    他过去从来没摸过这玩意儿,尽管通过郑轩,他已经对电脑有了基本的了解,可实际使用起来,却还是像个新手。

    “通过浏览器,我可以访问数千个门户网站,我也能在强力的搜索引擎下,检索我需要的东西。真棒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就和所有第一次体验上网的人一样,怀揣着新奇而兴奋的心情浏览着。

    新闻的推送,他人的言论,以及任何能让他感兴趣的文字,他都不想放过。

    而对于黄极而言,更独特的是,他能看穿网络上表面信息下,所携带的巨量的幕后信息!

    “嘶,信息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稍稍深入感知一点,黄极就觉得头昏脑涨,连忙将大部分再次屏蔽。

    “看到有兴趣的再深入探索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打开度娘,一个拼音、一个拼音地打字,搜索‘外星人’。

    然而,检索出来的,不是电影,就是公司名,亦或者电子产品。

    找不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,想了想之后,黄极又在外星人后面,打上了‘月球’。

    这下子终于出来一些真正关于现实的事情,什么‘月球背面有外星人’,什么‘米国登月曾见ufo’,什么‘月球背面有基地停泊着外星飞船’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ufo爱好者,在各自的论坛或贴吧谈论着这些。

    黄极饶有兴趣地看着,这都是很新奇的东西,他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有这么多人跟我一样,相信有外星人。他们没有我的能力,却能直接从蛛丝马迹中证实外星人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外星人一直都在我们身边?没错,他说的完全没错啊!”

    “月球上有外星基地?虽说不是在表面,我所知是在内部,但可能表面也有过。原来米国的航天员已经看到过了吗?可是……为什么学校从来没有提过这种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连忙找到在贴吧发布该言论的楼主,看了看他的id。

    “娜美氪金人?”

    黄极眨了眨眼,立刻关于这个id的信息涌入大脑。

    注册地及所用身份证,当前i地址、登录账号、曾用密码、效用密码……

    甚至于当前是否在线,发过哪些帖子,浏览过哪些东西,所有的登陆时间,以及私信中所有的已读、未读、留存、删除的内容……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都是真实信息,无关于网站服务器是否有记录。

    无论是不是删除了的帖子,黄极都可以感知到,连网站公司都查不到的内容,只要曾经是这个叫‘娜美氪金人’的账户所发布的,或者浏览过的,那么黄极都可以在信息中检索到!

    乃至,黄极还知道,现在这个人,正在津门的一家名为星钻网吧的地方上网……坐112号机,余额15元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个叫‘娜美氪金人’的朋友,根本就没有用自己的真实身份证注册账号,而是在网上随便找了个别人的身份证号。

    黄极在感知其真实身份时,能发现对方注册用的身份证,与‘真实账号拥有者’根本对不上号。

    “我感知的信息,是存在于冥冥之中的……或者说本就是宇宙自带的内容?根本无需现实任何物理上的载体去保存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根本没用自己的真实身份登记,我却可以查到……如果我是安全专家,世界上所有的黑客都可以坐牢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通过感知郑轩,对黑客的工作有所了解,至少了解郑轩,他就曾入侵了米国华尔街沃尔证券公司总裁的私人电脑,并弄到了对方‘金融诈骗’的罪证,一句‘我跟fbi很熟’的威胁,郑轩就轻松勒索了一百万美金。

    他在米国摩根银行账户里的钱,就是这么来的。当然也要看时机,因为本身就不干净,所以那位所谓的华尔街大亨,选择花钱消灾,根本不敢深入追究,对勒索的黑客,只是象征性地追查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毕竟才一百万,如果让fbi拿到罪证控诉,律师费都不止一百万,如果罪名成立,罚金是这五十倍,并且还要坐牢。

    所以不得不说,有技术在手,弄钱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当然,郑轩并没有将其取出,每年的利息就已经足够他在魔都过自己外表看似普通人的小日子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前提,是建立在技术上,没有过硬的本事,肥羊也是恶狼。

    而今,黄极第一次上网,仅仅是看了一下别人的账号,就能获知其真实身份,乃至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上网……

    通过一个人任何的网络账号,只要他上线,就可以知道对方上网的地址,就算没上线,也可以知道其上次登录的地址……

    这恐怕不仅限于正常的账号,大约也包括黑客入侵所留下的匿名标志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就算黑客什么都没留下,只要他通过网络,发了哪怕一句话,甚至是一个字母给他看到。

    黄极都能知道,这条信息是谁发的……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意识到,自己是所有黑客的克星。

    网络匿名?资讯伪装?清除痕迹?跳板肉鸡?统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