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先是在贴吧回复了他,请教了几个外星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等了半天,对方也不见回复。

    他挠了挠头,继续感知对方的网络信息。

    “企鹅账号?昵称‘今晚打老虎’?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通过深入感知对方的贴吧账号信息,获知了这人曾经通过私信,把自己的企鹅账号发给了某个吧友。

    尽管这条私信已经删除了,但在黄极这里依然可以查到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信息,而不是一件实物给他观察,所以黄极没法知道那个企鹅账号关联的信息。

    但无所谓,黄极百度了一下,就知道企鹅账号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就是这个软件!”

    黄极立刻点开桌面自带的小企鹅,并且按照查到的教程,随手注册了一个账号。

    随后用搜索功能,找到了对方的企鹅账号,这下子,有实物观察了!

    目视着名为‘今晚打老虎’的企鹅号和其头像,黄极源源不断地获知关于这个企鹅号的信息!

    他直接连对方的密码都知道了,还包括对方用这个号跟所有好友的交流记录……

    当然,黄极短时间根本感知不过来,感觉一大堆垃圾信息被展开,他直接屏蔽大半,然后选择加好友,想亲自跟对方交流一番。

    “唔,验证问题?我最爱的游戏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眨巴眼,两根手指缓慢的敲出三个字母“wow”。

    搞定,答案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黄极喝了口水,又上了趟厕所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对方也没有通过好友申请,黄极看了看时间不早了,他还得赶回书店呢。

    于是乎,直接登录了对方的企鹅号!

    手动把自己加了之后,又等对方重登了回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好,我对外星人很感兴趣,但对于你的说法,我有几个疑惑。”黄极慢慢地打字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刚发过去,那头就噼里啪啦一堆文字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盗号狗去死吧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捏?这年头狗也能上网了是吧?你看你那倒霉德行还加我好友,喊你臭狗屎都抬举你!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揍性!外星人哪得罪你?你咋不对大力泡泡卷感兴趣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可真服了!长这么大没见过你这么二百五的狗!盗个号还搁这积极发言不耻下问呐?给你把笤帚是不是就能上天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?不会打字啊?怎么不言语捏?阁下家里哪位亲人去西方极乐净土啦?”

    如此一大箩筐的文字,如连珠炮般地发送过来。

    黄极整个人都懵住了!

    “???”他被喷得满脑子问号,偏偏他第一次摸键盘,不熟悉打字,硬是回不上一句嘴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网络吗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看着屏幕,对方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势,越喷越起劲,疯狂刷屏下来,竟然没有一句重复的!

    他反复组织语言,可刚打出两个字,对方就至少发了两三句话了,只得又删掉。

    黄极有点无语地看着对方说个没完,想了想,干脆从容不迫地打出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董安,你能闭嘴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对方着实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随后又是一连串文字发来,在不停地质问黄极如何知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并且还在不断地猜测他是不是自己发小,亦或者是网吧网管?

    不管对方如何说,黄极只是自顾自,用两根手指敲打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问,你答,能别单口相声了吗?”

    董安很不服气,噼里啪啦又是一通狂喷,还别说,不带一个脏字。

    黄极实在是头疼,默默然发送了两串字母与数字,正是董安的wow游戏账号及密码……

    对方再度陷入沉默,黄极一笑,继续发,将对方大号小号仓库号,统统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伯伯,我年纪小不懂事,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!”

    董安看到自己苦心经营的所有游戏账号密码都被黄极发出来,一下子便怂了!

    黄极白了一眼,对于这个人其实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感觉他并不会知道什么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为防万一,他还是打算问一问。

    黄极嫌弃自己打字太慢,想了想,他发送了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很快一瘦猴就出现在镜头前,当然,黄极并没有安装摄像头,所以对方只能看到自己这边一片黑。

    戴上耳机,黄极聆听着对方的声音:“伯伯,您说介是嘛事!您这么大能耐不可能盗我号的,您说是吧!”

    黄极认真感知了一下,心里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果然是不行的,通过视频和语音,他并不能获取董安的人类信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不算成看到、听到对方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肉眼直视才行,我现在看到仅仅是电磁信号转译在电脑屏幕上的景象,而并不是看到了董安。”

    “声音也是一样,我获得的依旧只是来自于电脑、电磁信号方面的信息,而非本人信息。”

    这就好像黄极看照片,得到的只是照片的信息,而非照片上人的信息一样。

    想了解一个人,只能亲眼见到,或者直接接触才行。

    确认了这一点后,他沉声问道:“关于这篇讨论外星人的帖子,你的论据从何而来。你怎么知道宇航员看到过外星人?”

    董安道:“介都是外国的阴谋论,一些人通过对一些宇航员的采访细节,推测出来的。听说外国还有黑客入侵了fbi的保密档案,说政府隐瞒了外星人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镜头前的瘦猴一通侃,一会儿说有飞船坠毁,外星人尸体被米国人解剖。一会儿又说外星人没死,跟米国达成了协议,帮助米国研发武器。一会儿又说51区有飞碟,藏在地下基地。

    黄极一开始还非常认真地倾听,可渐渐也反应过来,这人怕不是在瞎扯吧?

    直到,那董安又说道:“哦对了,其实我怀疑米国压根没有登月,当年的直播是预先拍摄好的。这在国外已经给人扒出来了,指出了登月录像里的诸多疑点。”

    “米国从未登月啊,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,技术反而倒退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哈,月球是没有水份的,他那个脚印怎么可能如此清晰?还有那影子,都不是一个光源照出来的……明显是摄影棚拍摄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巴拉巴拉地在那说,提到了各种猜测和‘证据’。

    而黄极终于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听到‘登月是骗局’这种言论后,黄极立刻意识到对方纯粹是瞎猜的。

    登月是不是骗局,黄极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他夜晚仰望星空,看到月亮,就能直接看到‘月球被人类登陆的次数’,答案是6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上面还有人类留下的24483件垃圾。

    垃圾主要是航天器碎片残骸,其次还有米国国旗,探月车,激光反射板等。

    有这些东西在,登月怎么也不可能是骗局,而偏偏听董安指出的录像疑点,又感觉好像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“还好登月的事,我的信息感知可以证实,他说的虽然很真实,可就是错误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他之前提及的外星人言论之类的,尽管列举的证据和推理的逻辑,感觉都很可信,但恐怕也大抵错误,纯属瞎猜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,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蠢。

    随便在网络上看到一个人的言论,就感觉他恐怕知道一些外星人的事。

    此刻想想,有点太天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网络么……有点失望啊。”他从来没接触过网络,一知半解就跑来上网,对于互联网提供的讯息,抱有过高的期待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提到的fbi机密档案,51区地下基地这些讯息,倒也不是全都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去逛一逛,一切就都知道了。还有宇航员,到底见没见过外星人,我只要见见宇航员也就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思索着,挂断了与董安的视频,然后关机出门。

    他经过此事,打消了随便找找就可以获得大量情报的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“任何谜团,任何真相,我只需要去现场看一看,跟当事人面对面,什么秘密也就都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星人的事不急,先放一放,重心还是集中在学习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