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走出医院,前往下一站。

    他一天,逛了三家医院,各个领域的专家都接触一下,排名不断上升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第一次跨度特别大以外,后面的进步只是几百名、几百名的上涨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因为主任、教授级别的医师,他很难接触到。另一方面,则是他接触到的医生,水平都差不多,只能弥补他的全能性,而不会有突飞猛进的进步。

    但有进步就行,魔都的医疗水平很高,各大医院都有业界大佬级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今天已经踩好了点,获知了那些教授大佬们的行程。

    这次回家,把知识融会贯通一下,下次再来,把顶尖的教授‘一网打尽’,想来可以医术跃升到全球五百名以内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黄极一边走,一边还在思考职业技能进步与退步的问题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巅峰期、上升期和倦怠期。哪怕是爱因斯坦,其大多数科学成就,也是在年轻时的某一年,爆发式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1905年,爱因斯坦26岁,年纪轻轻,毕业才五年,连自己的实验室都没有,在专利局上班,凭借着一腔热情和脑洞,一年之内连续发布了五篇划时代的论文。

    这既是爱因斯坦奇迹年,反观其晚年,却并没有多少划时代的成就了,倒是小提琴技艺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黄极思考着这样的问题,同时不断地观察路人以验证想法。

    统合他已有的所有知识,他尝试根据自己观察到的信息,进行推演!

    推演一个人的未来是上升期,还是倦怠期,一个人的技术是否达到了瓶颈?他的成长是否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?

    黄极推演着,越想越明白,很快,他就发现自己又理解了一些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能力发展趋势……

    之前黄极只能看到别人的当前技术排名,现在则还能知道其后续发展的趋势。

    比如是处于上升期,还是下降期,未来是否可能突然技术爆炸,亦或者暴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因为哪些因素的影响而导致的,他也能感知到了,直接以信息呈现了。

    比如,他就看到了一名白领模样的男子正在自己的车里疯狂的按喇叭,他堵车了。

    而其未来一年内,他的计算机硬件工程技术会暴增,排名将从一千万开外,进步到十万名!

    至于原因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黄极捂着头,觉得眼前有点花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人计算机技术为何会暴增的原因,是一团极其复杂的信息,而且是瞬间接收到,让黄极仿佛被当头一棍似的。

    缓了口气,定了定神,黄极梳理着对方技术突飞猛进的原因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次堵车,会让他错过非常重要的一次考核机会。

    同时在那家公司,他会受到女经理的羞辱,以及竞争者的冷嘲热讽,让他在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而他又是奋发图强的性子,最受不得别人刺激他。

    面对羞辱,不仅不会破罐子破摔,反而会拼了命地努力,日日夜夜地想办法提升自己,所以技术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预知型信息?不,只是趋势,一种最可能的演化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是不确定的,这种未来信息,是根据截止于当前这一秒的因果情况来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也已然是妙不可言了!我借助信息,推演了一下医生的职业前景,技术下降趋势,就解锁了这么大的信息量!”

    黄极意识到,他的能力还有太多太多的进步空间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他其实早就解锁过类似的预知信息了,那就是寿命,虽然只是理论寿命,不涉及意外死亡,但能提前判断出身体能活多久,也是一种预知。

    为了确定自己的理解没有错,他走上前去,路过那白领的车窗前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!”白领堵车堵得心烦,疯狂按喇叭,额头都是汗。

    还冲着窗外喊:“你往那边拐一下不行吗?后面的急什么!倒回去!倒回去!还往前干嘛!草!”

    此时,黄极路过车窗,冷笑一声:“loser!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开始系统地学习外语,不过通过郑轩,他还是会说一些的,并且因为信息感知,他天生就能听懂一切外语的含义。

    此刻这句话,再加上他的表情,简直就是直言:你看起来就像一头败犬!

    白领一愣,脸色酱紫,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急了,大庭广众大喊大叫,有点影响别人。

    可他是真的急啊,他不能迟到!

    而黄极又不认识他,凭什么骂他‘败犬’?难道他就这么像一名失败者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给我回来!”白领想骂回去,可又不知道说什么,而黄极已然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娘的!”白领拍打着方向盘,低着头,愣愣地发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呆着呆着,他就想哭,想着今天迟到,他就有点快崩溃了,心里无数的委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活得快疯掉的时候,连续一些糟心事挤在一起,就有可能情绪崩溃。

    谁心里没有点压力?公司的压力,家里的压力,自己给自己的压力……甚至现在连路人,都会嘲讽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不堪吗?”

    他一度觉得自己可能就这样被压垮了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知道,他没有。

    已经走开的黄极,默默地回头又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强忍着头晕,洞悉了他的职业‘未来’大略。

    原本这人会有持续一年的飞速进步,之后因为进步显著,能力出色而升职加薪,并被公司老板器重。

    而同时也因为这份器重,开始步入下降期……

    因为他松懈了,他满足了,他认为他已经是行业精英了。确实,对于一家小公司而言,他很强了,但他的成就也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黄极这个路人,随口一句嘲讽。

    此人的上升期大大延长了!上升期将断断续续持续三年,并最终的巅峰时刻,会达到全球三万名,然后才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黄极用一个单词,改变了他的命运……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啊……”黄极一笑,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看出了这人是个非常容易被刺激的人,很情绪化,很容易被外界环境影响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眼中,这也许是心理素质不佳的体现,但黄极却知道,这个人的情绪化,却跟别人不同,他是爆种型的!

    有的人就是这样,受了刺激,便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找回场子,一定要做个人样出来!

    黄极看准这一点,又给他的心火添了把柴,改变了命运。

    当然,世事无绝对,现在来看,他的未来是这样的,可又不一定。

    也许明天,发生了某件小事,情况就又不同了,他真的崩溃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一秒,黄极所感知到的,只是当前最大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‘未来信息’,与‘现在信息’的‘未来态’,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三年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黄极看到的只是现代信息的未来态。

    而有些‘无名念头’、或纯随机事件,则是无法预知的,说不定就有个人鬼使神差,突然脑子一抽,做出了与自身性格和习惯所不符的愚蠢操作,亦或者某些量子的随机涨落,影响了宏观世界,继而蝴蝶效应,连锁扰动,那么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命运,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因为社会把他们紧密地联系起来了,这就是真·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无名念头,可能来源于此时此刻压根就没有决定的,量子涨落的随机性。也可能来源于黄极本人。

    亦或者宇宙本身就有个随机参量,绝对的未来是不存在的,到底是个随机参量,黄极还没有概念。

    “所以越短的预知越有用,时间跨度越长的预知越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我自己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黄极感知着自己的未来,很快发现,他的未来变化太快了,每一次都不一样!

    上一次感知自己回到公寓,下一次感知就变成自己去了医院,再下一次感知则自己还在街头发呆……

    黄极加快感知次数,只觉得心里的未来一秒的自己,如幻灯片般在唰唰唰地变化!

    一秒七十变!一会儿迈左脚,一会儿迈右脚,一会儿回头看,一会儿原地蹦跳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有信息感知,所以我的未来是完全不可预测的,乃至我每一次预测,都会改变未来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黄极反复观察他人,验证、总结所谓的预知型信息,不停地加深自己的理解。

    并且,通过类似的思路,他又相继解锁了其他方面的预演信息。

    比如广告牌有没有可能掉下来,以当前因果来算,它在未来什么时候会掉落。

    路边的栏杆什么时候会断开,又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高压继电器什么时候老化出毛病,又是什么毛病?

    黄极通过自己已经学到的各种力学知识、电力知识,不断地解锁各个领域的物理未来。

    解锁方式很简单,首先他有一定的数理化知识,然后根据对一件事物感知到的信息,进行推演。

    不需要绝对正确,只需要大抵没错就好!那么他就会解锁对应的‘真实推演信息’。

    说白了,一道题,黄极先靠自己做个答案,不用完全正确,只要思路对了,趋势对了,就好了。

    解题过程基本对了,答案错了照样有分。

    如此,他就会解锁特别精准、客观、不知道用什么鬼超级演算模型,模拟出来的未来趋势。

    那个所谓‘什么鬼超级演算模型’,或许就是宇宙的物理模型。

    虽说时间跨度越长的预知,越没意义,但毕竟是最可能的情景。

    所以黄极还是忍不住,感知更遥远的‘推演型未来’,他想知道人类有没有未来!

    一年……五年……十年……

    黄极在路边踉跄着停下,背靠路灯,直觉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太难受了,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浩瀚的信息海洋里被疯狂冲刷,脑子里几乎像是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他只能排除屏蔽几乎所有内容,只尽可能地感知未来人类的存亡。

    “呕!”黄极心脏剧烈跳动,捂着头跪伏在地上,哪怕只想看到一副模糊的场景,对于他此刻的信息承受力而言,也太勉强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想看,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。

    终于,在感知到2045年时,黄极猛然睁开了眼!

    他看到了!

    天空中出现了一颗蓝色的太阳,那并不是太阳变色了,太阳依旧存在,只是旁边多了一颗绽放极致光线的蓝色光球。

    双日凌空!

    那恐怖的辐射席卷全球,无数生灵瞬间被杀死,不仅仅是人类,所有动物、植物乃至微生物,都被蒸发。

    唯有深海的生物稍稍坚持,但地球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物种还是灭绝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黄极喘着粗气,大汗淋漓,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发抖。

    感知到三十五年后的情景,哪怕只是一个模糊的结果,也实在太过勉强。

    黄极眼前发黑,待看到灭世之灾后,他大脑嗡嗡一下便当场昏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