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夜晚八点多,林立来到了魔都西郊的夜宵街,径直走进一家鸽子汤老店的二楼包间。

    包间中,一名蓄须老者,穿着中山装,正悠悠然地喝着鸽子汤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来了。”林立恭谨鞠躬,站在老者身旁。

    老者微笑点头,指着一旁的座位道:“坐,点碗汤喝。”

    林立坐下,并没有点汤,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小盒,递给老者道:“这是您要的金鲤鱼。”

    老者打开盒子,果然是两块小金鲤鱼,于是收起来点点头道:“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老师能练出金丹,又算得了什么?”林立笑道。

    老者笑道:“为师服用金丹不过是浪费,我收集了五十年的材料,终于凑齐五砂九草,可惜大限将至,此时服用金丹,弊大于利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让为师遇见了你,立儿,你天生就是炼气的宝玉,若得金丹吞入腹,自此逍遥天地间。”

    林立双手在桌下握拳,忍不住激动。

    “戒急!戒躁!”老者突然低喝。

    林立已经,连忙说道:“对不起,老师,我得意忘形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不满道:“也难怪你长久引不到气感,你的功利心太重!若非你天赋异禀,乃不世出之奇才,就你这心境,也走不远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老师……”林立失落道。

    老者说道:“去吧,回去静思三日,心定了,再来找我求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林立站起身来,拿出钱包正要付账离去。

    老者一摆手制止了,拿出一百块道:“去去去,哪还用你付钱!为师说了多少回了?你出一份材料,喊我一声老师,我便授予你金丹,其余因果皆不要纠缠。你若引出气感,便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只得把钱包收起来,尊敬地看着老者。

    与老者相识了一个月,知道无论买什么,他从来不让别人付钱。

    只言道,因果不欠,若不予,则必不取。

    就连金丹差了材料,都不收他钱,只说让他准备一味材料,那材料便是黄金打造的鲤鱼。

    这鲤鱼要用在金丹上,而金丹也最终是授予他林立的,也就是说他只是在为自己的东西,提供材料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这就回去静思!”林立说着,正要告退。

    突然,一伙人冲上了二楼,挤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共有六人,皆肌肉壮实,火气冲冲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!死骗子,还老子钱!”为首一板寸男怒喝。

    林立懵了,这句话信息量巨大,直叫他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骗……骗子?

    林立连忙回头看向老者,只见老者喝了口汤,慢条斯理地放下碗勺,气定神闲,脸上挂着从容不迫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份镇定,立刻也安抚住了林立。

    林立心想,恐怕是搞错了,老师不应该是骗子。

    他不停地这么告诉自己,想看看老师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李全,被你老大打了吧?”老者从容道。

    为首的板寸男李全一愣,随即怒道:“还不是你骗走了我十万块,那是老大的钱,老大恨不得扒了我的皮!快,把钱还给我,不然我打断你的骨头!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没错,我就是骗你的,只因你罪孽深重!那钱,我已经替你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李全惊怒。

    林立听了这话,也不禁恍然。

    原来老师不是骗子,而是故意略施小计,骗走了这李全的钱,施以惩戒!

    钱则是捐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老东西,上,给我把他抓起来!”李全喝道。

    眼看一伙人就要一拥而上,老者豁然站起,昂首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气十足,倒是颇为唬人。

    李全等人一头雾水,止住步伐,不知道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停止大笑,低下头道:“我笑你们不识真人!”

    林立见老者如此一副自信模样,也信心十足道:“老师!便拿出真本事,给他们一个教训吧!”

    老者说道:“徒儿,你迟迟没有气感,今日为师便渡你一口真气,好生体悟,也借着这股真气,教训一番这群宵小之辈!”

    林立激动地发抖,原来老师可以把真气渡给自己?

    还有这种终南捷径?

    他连忙应下道:“好!老师,今日我看谁敢前进一步!”

    说罢,只见老者抬起一掌,重重地击打在林立背心。

    背心受此重击,林立不禁向前跌出数步,直朝李全等六人扑去!

    前胸、背心这类地方,若遭重击,人会感觉到心闷发热,还会有丝丝麻痹感,夹杂着痛觉,从背心处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林立被这一掌拍得窒息,却也只当是老师给自己渡了一口真气。

    “哈!”林立冲挡在前,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怎料李全一巴掌拍下来,直打得他头晕目眩,跌靠在墙上。

    随后腹部又中了一脚,林立顿时捂着肚子,吐着口水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名壮汉掐着他的后衣领,骂道:“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林立呆住了,哪有什么真气,他竟被轻易打倒。

    而更难受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跳窗跑了!”一名壮汉骂道。

    原来老者重击林立背心,将他推了出去,林立也顺势向前冲,阻挡了六人一番。

    包厢内狭小,又有大圆桌隔开,等李全收拾了林立,老者已经趁势推开窗户,非常利索地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前面一通装逼,都是为此刻做铺垫。

    “快追!”李全立刻派了三人下楼去追。

    林立想站起来,李全揪着他堵在墙角,吼道:“你给我老实待着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林立蹲在墙角,眼神呆滞,一副自嘲的模样。

    其实他又岂会不知道,那老者可能是骗他钱?

    可他就偏偏吃老头那一套,老头小钱不贪,甚至还经常让他蹭饭。

    料及炼气时,引经据典,没有破绽。在说金丹差几味材料时,还不收自己钱,只是把材料的规格跟他说了,让他去准备。

    林立提供了一份材料,那么这金丹就有他一份,如此再叫老者一声老师,就把金丹送于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说辞,便让他情不自禁地入套了。

    老者可谓做戏做了全套!只要林立贪图所谓金丹,那么就会本能地觉得‘我提供的材料,是给自己炼金丹’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老者都没有跟他有任何现金交易,纯粹是他自愿的。

    事后想来,两条金鲤鱼花了他八千块,且半个月前,他还为老头筹集了一些名贵药材,花了四千块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他损失了一万二,而老头若将那些东西转手套现,获利八九千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归根结底,还是我贪。”林立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谁让他从小,就热爱探究那些玄虚的东西呢?任何稀奇古怪之物,他都喜欢钻研,古往今来传下的炼气、修行、武功之类的传说,他更是相信。

    哪怕有一丝希望是真的,他也愿意去相信。万一呢?万一自己错过真正的机缘呢?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的人,尽管他其实考虑过,如果老者是骗子怎么办。可最终他选择:那就等他真的骗了我。

    任何提醒,任何旁人的老成之言,皆阻止不了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看到被骗的结果。

    林立愿意去相信,若要他不信,除非把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他面前!

    老者,明显也洞悉了他的性格,把他玩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被人算死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