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三名壮汉跑回来,丧气道:“那老头跑了!”

    李全怒骂了几声,随即瞥向墙角的林立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徒弟是吧!他住哪?”李全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愕然抬头,连忙道:“我也是被骗的!我不知道他住哪!”

    “去你码的!”李全打了他一巴掌,问道:“你是他徒弟,你不知道?你还帮他拦我们,不用狡辩,师傅欠的钱,徒弟还!”

    说罢,一群人把他团团围住,林立被逼在墙角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他是个愿意承担现实的性子,他在自愿对老者付出信任时,就准备好了被骗钱的后果。

    却不料,已经不是被骗一万二的事了,而是又被坑害的,摊上了欠十万的麻烦,这就出乎他的承受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槽!”林立咬着牙,剧烈地呼吸着,左顾右盼,十分无助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钱了,我被他骗的钱,还是我找别人借了一部分的。”

    李全才不管那个,直接摸索他身体,很快把手机和钱包掏出来。

    盯着他的身份证,和学生证看了一会儿后说道:“就这智商,还复旦大学呢?别跟我扯那没用的,今天没个说法你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东西还我!”林立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横什么!”众人一通老拳,打得他频频招架。

    林立有时候以为自己很厉害,可一旦发现只是自己蠢后,他又会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看着李全盘弄他手机,又握着他的学生卡,他满心恼恨,担心这事闹的全校皆知。

    光想着如何脱身,干脆吼道:“行了!不就是十万块吗?我认了,我写欠条,以后给你!”

    “呦呵!”众人连忙住手。

    他们也看出来,这事恐怕跟林立没关系,所以才嘲弄他智商。

    把他困在这,主要是老头跑了,钱拿不回来,总要有人担着,能从林立身上逼出一些钱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是林立真帮了手,阻拦了他们抓老头,所以他今天没个交代别想走。

    若真是闹急了,警察来了也不怕,毕竟他们单单在这件事上,确实也是受害者,顶多是要不到钱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林立竟然认了,把十万块全给担了,还愿意写欠条,省了不知道多少麻烦事。

    “嘿,你脾气很倔嘛!可以,我喜欢,来来来,去找纸笔。”李全笑道。

    “切!”林立推开众人,坐在椅子上,咕噜咕噜把汤喝了,那派头倒是很硬气。

    看起来,像是自暴自弃了,破罐子破摔了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这事闹到学校,闹给家长,他发现被骗后已经心态崩了,干脆就倔强地都给担当了。

    亏往肚子里咽,也不想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以前他这么倔强,也就算了,这次的事却不一样。实际上,他哪有十万块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又开始想怎么写欠条,可以让其失去法律效益。

    众人拿来纸笔,同时林立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不过手机在李全手上,林立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李全把手机转过来给他看道:“没有备注,陌生号码。”

    林立便道: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李全把手机挂断,坐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写完我就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兄弟,你牛逼好吧!先说好,我可没逼你,这是你自愿!”李全拿着纸笔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对,我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写了欠条,白纸黑字,哪怕报了警,这钱你也怎么都得还。”李全再次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说完林立就不吭声了,气势很足,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这个狗东西自己写欠条,他想动手脚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李全笑着按照格式写好欠条道:“可以,兄弟,我看你是有担当的,我信你能还钱,也不为难你,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你证件先压我这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林立临到了要签字时,手有点抖,慢吞吞的思索脱身之策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因为自己愿意写欠条,对方放松了一些警惕,可毕竟有六个人,想跑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林立抬头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李全说道:“还是那个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我接!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李全点头,将手机递给了林立。

    众人现在对他十分客气,感觉他是真的牛逼。

    林立放下笔,接过手机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我是谁,二十秒钟后会停电,直接往外跑。不必在乎钱包,迟早可以拿回来。”手机那头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愣住,完全懵逼了,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从我挂断后,倒数十秒钟。”说罢,对方挂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林立握着手机,低头看向桌上的欠条。

    这东西签了,他就要还十万块,他卖肾都凑不到这么多钱,肯定得跑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挂了?谁啊?”李全问道。

    林立看着欠条脱口而出道:“卖保险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了然,没有怀疑,面对推销电话,一句话不说就给挂了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号码,之前就已经接都不接的,挂断过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沓!”突然,店内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随后是桌子被碰撞的声音,众人只感觉到有人从身边冲过!

    很快就冲出大门,楼梯上响起剧烈的脚步声!

    “槽!那小子跑了!”李全大吼,众人连忙摸索着追出去。

    实在是林立之前太配合了,准备签字时,众人是闲散得四处坐着。

    猛然停电,猝不及防下就给他跑了,不仅如此,追出去时还相互拥挤,拖沓了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等他们跑出店面,左右张望,林立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正茫然四顾间。

    “他往右边跑了!”二楼窗口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有人并没有拥挤地追下去,而是在二楼窗口盯着外面,指明了林立逃跑的方向。

    李全连忙带着五名弟兄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二楼喊话那人见他们走后,悠悠然下楼,走出了店面,随后朝着反方向的左边走去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黄极,与此同时,他手中还把玩着之前压在桌上,黑暗中根本没人顾上的……林立的学生证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黄极的手机响起,正是林立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帮我?我的学生证怎么办?”林立气喘吁吁,他跑出很远,确定甩脱了才打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黄极放下手机,没有说话,快步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他直接走到了林立的身后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林立连忙回头,认出了黄极,说道:“诶,重瞳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黄极脸一僵。

    林立连忙抱歉道:“抱歉,真巧哈,我这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点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,随后便面带歉意地走开。

    林立故意躲开了黄极,手捂着手机,钻到一个小巷里,轻声对手机说道:“我刚才不方便,现在没事了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并没有声音,林立急道:“兄弟你之前是不是就在二楼包厢外看到了?多谢你帮忙,这恩情我必报,对了,你当时在场的话,他们追出来可能忘记拿我的学生证和钱包,你帮我拿一下,谢了谢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手机那头依旧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林立懵了,这时肩膀再次被人拍了拍,一回头还是黄极。

    “哥们,我这真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捂着手机,正说着,突然见到黄极抬手,递过来一个钱包。

    林立接过自己的钱包,身份证和学生证都在里面,顿时愣住,随即惊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