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大哥!太谢谢你了!你救了我的命!”林立激动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没那么严重,你这点困境,都不叫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不知道,我差点疯掉了!”林立背靠着墙,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报警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林立认栽的行为,十分愚蠢,实际上那群人不敢对他怎样。

    “不行,警察知道,学校就知道了……”林立说着。

    黄极一笑,他当然知道为什么林立选择认栽。

    这家伙太倔了,他宁愿什么亏都往肚子里咽,也绝不向让学校的人知道他被人骗。

    对于他是什么样的人,黄极也了解的极其彻底。

    他其实不是蠢,而是轴。

    哪怕猜到对方可能在骗他,也绝不会先一步去质问别人。曾经有个他认定的兄弟也骗了他,而且把他骗得极惨,可在事实被揭开之前,他也绝口不提,完全性地付出自己的信任。

    纵然已经有很多其他人告诉他,提醒他了,他也当耳旁风。

    ‘我现在去质问他,万一不是呢?我岂不是冤枉他了?不,如果他骗我,那就等他骗完我再说吧。’这样的念头,在林立的人生中,已不是一次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,被人骗真的是活该。

    但也不得不说,这种人极其的稀有,甚至是……珍贵。

    “总之多谢你,我叫林立,以后有什么忙一句话!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转身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林立连忙跟上,一边走,心里还在回味着自己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    他在提出写欠条时,其实就后悔了,可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,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若非黄极出现,他想想自己背负这钱就惨了,以他的能力,恐怕根本不可能偷偷还上,最终还是会捅到学校,以及他家中。

    最后那样,还不如一开始就报警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林立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叫黄极。不过你的备注不要写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点头,准备在手机号码的备注上写‘重瞳’。

    怎料才刚打下第一个字母,黄极就说道:“也不要写重瞳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写什么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“华墟。”

    黄极的信息真名叫黄墟,而他母亲姓华,他老家华庄村一半的人都姓华,所以他就取了个华墟的化名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化名不是防林立的,他太了解林立了,知道这是他现在最可以信任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黄极只是防范,类似这次一样,林立的手机又被人夺走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诶对了,大哥你怎么有我手机号的?”林立突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白天帮我时,打电话给救护车,我问医院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恍然,又问道:“大哥,你有事要我帮忙?我们这是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到了就知道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只得跟着,随后观察黄极,越看越觉得黄极气质不凡,举手抬足具备一种独特的韵脚,可仔细看又看不出门道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黄极看似像是常人一样走路,可实际上,节奏与发力皆与常人大不同!

    就连呼吸,都无比的悠长与有力。

    黄极采用的,正是自己琢磨自创的呼吸法,以及‘养生姿态’。

    比如在走路时,腹部也顺应步伐的节奏起伏,同时也带动呼吸,以特殊节点发力,可以极大地调和五脏六腑,长期坚持可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黄极坚持一个小时,就非常直观地察觉到身体寿命增长了五个小时!

    当然,并非每次都能加这么多,这里有个动作完成率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内在的发力点和呼吸节奏有偏差,那么是没效果的。

    黄极还不能做到随时随地都如此走路,较为刻意。

    不过单以延寿而论,这组动作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坚持不懈下去,排除病毒、重伤、意外死亡等其他因素,他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寿命逐步提升到一百二十岁。

    一百二十岁是男性的基本大限,女人要高一些,可以活到一百三。

    若是基因突变的个体,有可能活到一百三十五左右。

    不过黄极研究了许久,也没找出打破人体生命界限的动作组。

    要么,那种动作组极为复杂,要么,就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类似的这种‘功法’,黄极仅仅半天的时间,就开创了三组,第一组平时走路就可以练,他已经初步地掌握了,延年益寿的。

    第二组,协调身体各项机能,可以排除杂质、毒素。

    第三组,则是加强体电敏感度。

    人可以控制身体,就是主观意识能本能地通过大脑,发送生物电,神经传导给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能感觉到疼痛,也是身体受到刺激后,发送了生物电递交给了大脑,大脑根据这种情况,影响了神经递质,增加了某些激素的浓度,继而反馈给人自我意识可以理解的各种感受。

    体电敏感度低的人,就会神经衰弱,麻木、迟钝,甚至容易断片儿。

    反之,则神经反应迅速,感官敏锐。

    这三组动作,长期习练,不必多,总计时长超过八千个小时,那便可以自我调动体内生物电了。

    练得越久,调动的力度越大。

    而能量利用率,高达100。

    这是未完成的功法,名曰《内经》,每一组都包含了冥想、呼吸和动作。

    黄极对此,自觉依旧还有改进的余地,以后可以再加入第四组、第五组……

    都能量利用率百分百了,为何还要改进?很简单,练到能控制体电的境界,所需要的时间太长了。

    总时长八千个小时,不眠不休的练,都要将近一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改进,则应该是缩短这个时间,以及增加更多的功用,甚至增幅能量利用率,突破百分百的上限。

    通俗来说,黄极创造的这部功法,暂时还只有前三层,且每一层其实没有高下之分,各有各的作用,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也可以分开练,没有先后之分,先练第三层再练第一层也没关系,甚至三层同时练,也可以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理论上的,因为黄极为了达到能量利用率百分百,开发出来的功法太难了。

    作为开创者,他自己都做不到精通……

    他靠着信息感知,可以不断调整自己的动作,比如先摆个架势,然后感知到完成度才13,同时知道哪里不对,应该怎么微调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有一套‘行功辅助脚本’,而即便这样,他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就熟练掌握这三套动作。

    这需要长期的练习,此刻他只能勉强会‘走路’,运行第一层。

    第二层和第三层,外界打扰的情况下,则根本做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黄极带着林立,来到一处卖花甲粥的夜宵摊前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小桌子上,一老头正在喝粥,见到有人站在桌旁,抬头看了看黄极,又看了看林立。

    随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粥。

    林立盯着他,越看越眼熟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把金子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立才猛然认出,这正是骗他的老者,只不过换了身衣服,胡子也没了,脸上的皱纹也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这骗子!”林立骂道。

    老头平静地抬头说道:“嗯?年轻人,你在跟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!你把我害惨了!”林立怒道。

    老头皱眉发出拖长的音道:“啊?”

    见他装傻,林立一把拽住老头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有心脏病,你可别动手动脚!”老头并不反抗,而是无辜道。

    林立气急,随后拿出手机按动着说道:“我报警!”

    老头笑道:“年轻人,报警电话不用按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林立脸色僵硬,他的确不想报警,他更希望就这么找老头把钱拿回来算了。

    而老头明显吃定他了。

    黄极对老头说道:“你以为装傻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老头打量着黄极说道:“你要强出头?小伙子挺精神的嘛,嘶,竟然天生重瞳?”

    他惊奇地看着黄极,手上掐指一算,站起来道:“哎呀!紫微星下凡啊!”

    黄极淡定一笑:“小时候也有算命的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林立在一旁道:“大哥别信他,我被他骗得好惨。”

    当初林立也是被老头算命给牵住了,之后渐渐入套。

    “嗯,小伙子北方人吧,身体不错嘛,打小做农活,家里几亩田啊?”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听了,连忙看向黄极,当初能被骗,自然不是几句漂亮话就有用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也是被老头说中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家里人不多,二十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挺累的哦,从小父母双亡,不好过吧?”老头摇头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是的,我很想念他们,虽然他们走得早,但我始终记得他们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林立在一旁张大嘴巴,没想到老头竟然能把黄极也说得这么准。

    如果说当初,可能是提前调查了他林立,那么黄极,则老头根本没时间调查。

    这老头真有点本事,初次见面,竟然也能说准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你很爱你的家人,可你却有苦衷,不得不离开你剩下的亲人。”老头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为了学习。”

    老头说道:“是哦,人总要为了前途奔波,你天生重瞳,注定前途广大。你的学业会很顺利,虽然文化方面有所欠缺,但是你的身体因素可以弥补!坚持锻炼,你必将一骑绝尘!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点头,一边笑。

    林立抿嘴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大哥是做什么的!”

    老头笑道:“还是学生而已,搞体育的,以后要靠这双腿吃饭!”

    黄极叹道:“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体校练田径的?来魔都上学,是依靠体育专长?”

    老头子一愣,他的确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能确定,故意说的有点模糊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可惜,我早已辍学了,也从来没有练过田径。你以为我是学生,殊不知我已经是二十六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,五十二岁了,打算以后就这么漂泊着吗?”

    老头吞了口唾沫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亏你还当过警察啊,一身本事就拿来骗钱吗?”

    老头眼睛一眯,说道:“啊?我还当过警察?我怎么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都不敢承认了啊,在怕什么?怕人知道你的身份对吗?”

    “在国外不好受吧?怎么回国了?活不下去了对吗?是不是有人,要你的命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偷拿了人家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老头汗都下来了,意识到自己遇到高手了!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隐姓埋名,极度缺钱,却连稍微大一点的人物都不敢骗,追杀你的人是有多么的神通广大啊!”

    “骗骗地痞流氓也就罢了,欺负学生很能耐吗?你的儿子,不比他大多少吧?”

    老头大惊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儿子!”

    “跟你学的啊,冷读术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懵道:“啊?什么冷读术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啊。”老头淡淡一笑,恢复从容。

    他能猜出黄极的一些事,靠得正是冷读术。通过面部表情、肢体动作、语言表达等多个方面,冷读对方的心理活动以及所经历过的事。

    然后再用话术,顺应对方心理,试探和解读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冷读术就是一种使人相信“这个人知道我的事”的技巧。

    老头自诩已然是精通此道,却不曾想,黄极更厉害!

    他不仅成功误导了自己的判断,还反过来洞悉了他那么多事。

    自己不管怎么用小动作误导对方,对方也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他哪知道,黄极临时学会了老头的冷读术技巧,却只是拿来当个幌子,以他的能力,使用冷读术简直是封顶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今天看来要做过一场了。”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瞥嘴,心说:你还想打架?我们两个年轻人还怕你一个老头?

    老头从容一笑,喊道:“老马!”

    “在呢!”夜宵摊老板应了一声,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老头吼道。

    林立一惊,连忙看向店老板,只见店老板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紧接着手上一滑,老头竟然趁机挣脱了他的钳制!

    再回头,老头已经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还大笑道:“哈哈!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”

    林立懊恼一声:槽!

    他刚要追,老板却扑了上来,死死拽住了林立:“别走!他还没付钱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