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老板拉住想追的林立,刚要说:“你们认识他,得把粥钱付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还没说出口,黄极已经把钱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随后黄极径直离开,林立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老头极为熟悉附近地形,在巷子里七拐八绕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始终能追在其后,老头完全无法摆脱他。

    “那年轻人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老头每当一处拐角回头看时,都会见到黄极,眼看甩不掉他,老头观察四周,盘算着策略。

    “这样是跑不掉的,必须阻挠他。”

    老头一边跑,一边沿路敲门,这巷子里有许多什么中医按摩、二手电器回收的店面。

    他一路敲门加搞破坏,不是砸窗户,就是踢翻立在门口的招牌,惊得巷里的人家疯狂骂街,许多人走出来堵在巷子里。

    老头加快步伐,过了一个拐角心想这总能甩掉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跑出巷子,又穿过马路,再钻进巷子,如此连续换了三层街道,都没有见到黄极追来。

    “呼!喘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靠在巷子里的墙上休息,暗道:“这年头搞点钱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他休息片刻,摸了摸怀里的金鲤鱼,整理了一下衣物,就打算去换成现金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走出巷子,一转角,便见到黄极带着林立迎面走来!

    两人距离他,仅仅两三米!

    “哦凑!”

    老头惊得浑身抖了三抖!

    心说这人怎么跟个鬼一样,阴魂不散!

    好在他反应也是极快,喉咙里咳嗽一声,蓄出一口痰来。

    “嗬~呸!”

    力道十足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招绝了。

    饶是黄极,也只能闪身躲开这一口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老头已经扭身又钻进了巷子,双腿狂奔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人好厉害,我年纪大了,也不可能跑得过他们两个小年轻。”

    老头深知这么跑是不行的,对方的追踪能力极强,纵他无论怎样七拐八绕,也只是在比拼耐力罢了。

    而比拼耐力,他哪里拼的赢年轻人?

    再说他早已看出,黄极身体素质不俗,气息悠长,心肺功能强大,之前他冷读术下还以为对方是练田径的,就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连续两次拐角,回头见黄极暂时没跟上来,老头揭开旁边的垃圾箱,不顾脏臭,翻身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干脆利落,毫无犹豫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听到林立的声音由远及近:“那老头真是狡猾,一见面就吐痰,恶心不恶心啊!”

    脚步声很快经过垃圾桶前,老头躲在里面,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心又提了起来,因为林立跑过垃圾桶没多远,其脚步声就停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?咋了?不追了?”林立好像是回头说话。

    老头眉头一皱,原来黄极追到垃圾桶旁边时,就直接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他怎么会停在这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发现我躲在垃圾桶吧?”

    他正这么想着,就听到黄极的声音响起:“出来吧,也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?那老头在垃圾桶里?”林立说着,走过来揭开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只见老头一脸郁闷地窝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哈!你还跑吗?”林立乐道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发现了,老头也没什么好躲了,他站起来摆手道:“不跑了不跑了,跑不动了!”

    他着实郁闷,他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爬出来,的确老实了很多,扶着膝盖休息,不住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钱!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老头点点头说道:“行行行,我想问一下,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躲里面的?”

    林立看向黄极,黄极说道:“你的个头想翻进垃圾桶不容易,尤其是不发出动静,不弄翻垃圾桶的情况下,短时间内躲进去你必须踩着旁边的破沙发垫脚。”

    老头看向旁边的破沙发,他之前躲进垃圾桶,的确用它垫脚了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老头还是没懂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走到沙发前,身手从破沙发垫崩出来的绒布上,捻起一块被绒布勾住的,不起眼的小碎片。

    碎片极小,跟个小石子渣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林立盯着看,呢喃道:“好像是……贝壳?”

    黄极纠正道:“是花甲壳碎片,之前卖花甲粥的摊贩门前地上有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头瞠目结舌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黄极看向老头道:“你的鞋底嵌了不少,刚才你逃跑,一路我也多次见到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经过这里,看到沙发崩出来的绒布上勾住了一块,说明你踩了沙发。”

    “奔跑时突然跑去踩一脚沙发能做什么呢?我只能认为你翻进了垃圾桶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跟见了鬼一样看着黄极,心里无数个卧槽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细心,何等恐怖的观察力?

    追击奔跑之中,竟然还能敏锐地发现路边破沙发的绒布上,勾住了一小块花甲壳碎片?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怎么这么牛逼?

    “我服了!服了服了服了!”

    老头叹了口气,一点脾气也没有,心里对黄极的追踪能力,整得服服帖帖!

    他很自觉地从口袋里掏出骗来的黄金,老老实实地还给了林立。

    “佩服佩服!东西还你,我之前还坑了你许多药材,但我实在没钱了,我这手表值两千,也给你了,咱们得饶人处且饶人好吧。”老头冲林立笑道,随后又看向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手表不值钱,你就别耍小心眼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顿时尴尬,他随口撒个谎,又给黄极识破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骗他的事就这么过去了,现在可以谈点正事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老头一愣,正事?还有什么正事,不是来找他追款的?

    感觉来者不善,他习惯性装傻道:“过去了?那好啊,多谢多谢,没什么事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扭头就想走,却不料背后传来黄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有多久没去祭拜你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猛然止步,再不复之前玩世不恭、从容不迫的模样,回过头来,双目死死盯着黄极。

    猜出他有儿子可以是冷读术,但知道他儿子死了,却绝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他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给你儿子报仇吗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老头悚然一惊,对于黄极的身份,心里骤然滚过极为复杂的猜想!

    “果然找来了!”老头根本不答话,爆发出比之前更快地速度逃跑。

    林立虽然拿回了金子,但知道黄极还找他有事,便主动拦在前面。

    哪知老头绽放出比之前狠厉得多的身手,一个肘击命中林立脖子侧面。

    林立头晕目眩地就往旁边倒去,好在被黄极一个跨步扶稳。

    黄极揉搓着林立颈部,林立连连咳嗽,这才好过一些,但老头已经跑远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林立咳嗽着说道:“别管我,咳咳咳……快去追他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没事,深呼吸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拔除一根毫针,插入林立的隐穴。

    霎时间林立的肺活量也陡然增大,清冽的气体进入肺部,让他一下子好过许多。

    黄极拔出针扶着他来到路边。

    此时林立已经完全好了,说道:“大哥,你还会针灸?”

    说完一扭头,发现黄极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他连忙跟着上车,就听到黄极报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去哪?”林立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见黄极沉思着没说话,林立又道谢道:“大哥,多谢你帮我把钱要回来,要没你我就吃哑巴亏了,你可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接下来就是我跟他的事了,如果你不想惹麻烦,我现在替他把剩下的钱还你,你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连忙道:“不!我怎么能要你的钱,这不便宜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有些事情,如果你掺和进来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楞道:“那你岂不是也有危险?没事,这本就是我的事,我怎么能走?两人一起还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理准备就好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感觉黄极的话是认真的,不禁胡思乱想起来,可让他现在就走,却也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认识那老头啊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点头,说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老头是gay?”林立大惊。

    “啊?”黄极错愕,歪头没懂什么意思,同志是指那老头知道外星人的事。

    他观察一番林立此刻在想的信息,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想。

    黄极无语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出租车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两人下车,来到一栋七层老楼下。

    黄极站在路旁昏暗处,默默等候。

    林立还不懂,问道:“我们干嘛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老头马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他住这?”林立惊道。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知道老头住哪,直接在他家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林立心想自己跟着老头一个月,都不知道老头住哪,黄极跟老头之间肯定有事,可能事还不小。

    但是想让他不掺和,却是不可能的。他见识了黄极的本事,已然着了迷,更何况黄极还帮了他,他更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果然,十几分钟后,老头从路口拐进,径直朝这栋楼走来,掏出钥匙刚走进楼道。

    两人从路灯外的黑暗中走出,林立从后面扑上去死死抓住老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老头吓得直接踉跄一步,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他惊骇莫名,本以为甩掉了两人,没想到他们竟然直接提前来到他家楼下等他自投罗网!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卧槽。

    “这回你跑不掉了!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老头脸色酱紫,眼见黄极也在,不禁心底一凉。

    果然是那群人吗?果然还是查到了,果然是躲不过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而是冷笑一声,对林立说道:“原来你是故意被我骗吗?”

    林立错愕,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然后老头盯着黄极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们会查到我的行踪,说吧,你们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不请我上楼坐坐吗?”

    老头漠然道:“有必要吗?手都伸到华国来了,这不是你们无法无天的地方,不赶紧干掉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想的人,如果你想为你儿子报仇,你最好相信我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老头惊疑不定,眼下黄极和林立的做派,的确不像是那伙人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虽然没那么夸张,但有些事,我还是不喜欢在月亮的照耀下讨论。”

    老头瞳孔一缩,呼吸都急促了许多,抬眼看了看月亮,又看了看黄极。

    随即点点头,说道:“好,去我家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