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老头知道自己跑不掉,老老实实地带两人上楼。

    来到自己租的房门前,正要开锁,黄极突然眉头一皱,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老头不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黄极看了看门把手,又看了看楼梯的地上。

    伸出手指,做了一个嘘的动作,并示意老头开门。

    老头打开门,就见黄极第一个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声很重,丝毫没有隐藏脚步声的意思,可却同时对身后的两人做出手势,示意他们不要发出动静。

    啥意思啊?林立不明所以,但很听黄极的话。

    老头则是意识到了什么,也听从黄极的指示,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缓步走入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”黄极突然重重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卧室的门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随后自然地走到客厅沙发前,拿起了遥控器,整个过程都故意暴·露自己的脚步声,好让人知道他走到了沙发前。

    然后又蹑手蹑脚,轻声缓步地退回过道。

    黄极隐匿动静,带着两人藏在卧室门外的拐角后,并伸出手按下了遥控,打开电视机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!100的南非真钻,100%的瑞士机芯,我相信我说出价格,我们的电话肯定要被打爆的!你猜猜多少钱?只要666……”

    电视上播放着节目,沉寂的屋内一下子吵闹起来。

    黄极还特意换了几次台,选了个比较合理的电视剧频道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就背靠着墙壁,带着两人一起杵在拐角。

    老头和林立对视一眼,林立眼神里满是疑惑,不知道黄极什么意思,搁这躲猫猫呢?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林立刚要说话。

    黄极就已经先一步的盯着他,伸出食指,示意噤声。

    林立连忙捂住嘴,默默等待。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突然,拐角旁边卧室房门,被人从里面打开了!

    卧室房门发出轻微的响声,如果人在客厅沙发的位置,因为电视机的吵闹,则根本听不到。

    林立瞪大眼睛,老头则脸色凝重死死盯着客厅地板,那里显示出卧室方向有淡淡的影子照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!有人在他家卧室里隐藏着!而且还是两名!

    躲藏者因为听到‘老头’回家,还走到沙发处,并打开了电视,还换了台……

    于是躲藏者就偷偷从卧室里出来,轻步靠近沙发。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冲着老头来的!提前埋伏在他家中!

    “好险!若不是他发现了蛛丝马迹,我现在恐怕就真的坐在沙发那看电视……被人轻易偷袭!”

    “不!有两个人,我就算直接打开卧室门,发现了他们,正面搏斗我也没有胜算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惊异地看着淡定的黄极,回想之前追逐时,黄极展现出来的细心。

    不禁感慨,这家伙是何等厉害的观察力,仅凭借门锁与楼梯上的一点痕迹,就意识到了有外人潜入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只有非常丰富的经验,以及时刻警惕的生存本能,才能看出门锁被非钥匙的方式打开过。

    随后第一时间判断出敌人应该躲在卧室里,并立刻想到利用脚步与电视机的声音,忽悠卧室里的人主动走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两名躲藏者,还以为没人发现他们,正偷偷凑近沙发呢。

    自以为螳螂捕蝉,殊不知还有他们三个人,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眼见两名躲藏者摸黑走近沙发。

    突然,黄极走了出去,跟在两名躲藏者的背后。

    老头和林立连忙也蹑手蹑脚地跟出去,却不料黄极走太快了,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猫步,已然悄无声息地逼近敌人。

    两名躲藏者一前一后,都握着刀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躲藏者,已经发现沙发上根本没人。

    “没人?”他惊讶出声。

    走在后面的躲藏者正要回头看,却被黄极一个干净利落地手刀,精准地击打在后脑某处。

    相比起后颈,击打后脑更容易昏迷,更何况他攻击的部位,是信息显示昏迷率极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黄极的发力方式,是他从武术中总结,并改进出来的技巧,能百分之九十地发挥出手臂肌肉力量。

    有的人体重一样,甚至肌肉量一样,但力量却天差地别,原因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肌肉虬结的健身教练,一拳能发挥出来的力量,可能还不如一名精瘦的泰拳手。

    寻常人全力挥拳,也只是百分之二十,练过拳击以后可以达到百分之四十,真正的武术家则可以达到百分之七十到八十。

    黄极短距离挥臂,就能发出常人剧烈摆臂时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!”黄极猛然出手,轻松击晕了一人,其干净利落地就昏迷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听到动静,连忙回头,并且手中的刀子已经先一步削来!

    此人出手颇为凌厉,显然常年玩刀!

    但黄极早有准备,已经提前半蹲矮下了身子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那人大惊,他这一刀已经被错开了,从黄极头顶挥过。

    待他再想挥出第二刀时,黄极已经顺势食指如剑,狠狠地戳到了那人胸廓凹陷处!

    那正是人体胸腔正面唯一没有肌肉的一点!

    乃是胸口与腹部中间的位置,皮与脂肪后面,就是两排肋骨中间的空洞处。

    有些人患有‘胸廓塌陷畸形’,就是那里深深地凹陷进去,如漏斗一般。

    人的皮肤是极有弹性的,理论上足够用力,是可以一指戳进一寸半!

    而正常人被这样狠狠地戳击此处,肺部肌肉会迅速刺激收缩,直接把肺里的气全都排空掉!

    “噗!呃呃呃呃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被这一击,戳得浑身无力,瞬息间就把肺里的气全部喷出,呼气声到后面,甚至变成了如丧尸般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窒息!

    因为黄极的手指还插在里面,那人胸肌麻痹,一时竟然吸不了气了!

    “呃呃呃呃呃……”那人如丧尸般发出怪声,声音渐渐没了,嗓子都发不出音来。

    他惊恐地盯着黄极,双手乱抓乱挥。

    黄极错身退后,躲开攻击的同时,抓住了对方握刀的手,猛地一扭!

    他的手势和发力点极为精巧,就听到骨头咯吱一下脱臼了。

    接着黄极双手齐出,快速出动!精准地抓捏对方两条手臂的各个节点,用力扭!搓!切!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分筋错骨!

    不多时,那人两条手臂外加两条腿的关节,全给黄极当拆遥控器一般地拆开了!

    四肢关节全部脱臼!那人只能滚倒在地上,瑟瑟发抖,黄极接上一脚,随即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厉害!”林立观看了全程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没有功夫,很直观地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一般人搏斗,是没有这么清晰的思路的,都是朝敌人整体先打一拳再说,然后根据对方的回应,再想自己怎么还手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纯靠感觉,打起来脑子里其实是空白的,所以林立看到很多人打架,都仿佛回合制一般。

    可黄极则不同,他仿佛从出手的那一刻开始,就没打算让别人还手……

    才是真正的格斗,没有多余的试探动作,凌厉果决,快速制敌。

    出手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一招一式皆极有目的性,没有一招是靠蒙的。

    林立也打过架,可不管他心里想得是多么华丽的招式,最后一打起来,还是成了扭打:两人揪在一起,你顶我两下,我拱你两下……

    最终,甚至会成为摔跤。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竟然就有这等身手,一般人在他手下连一招都撑不住!”不光林立惊讶,老头也被镇住了。

    暗想自己之前得亏没有乱来,不然就跟地上躺着的人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!你刚才那招是什么?好像一指直接让他喘不上气了!”林立太激动了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武术。

    他见到黄极手指戳进敌人身体,还以为一指洞穿了皮肉呢!结果一看,并没有,皮肤上只是留下了红印,且凹陷了一些进去,皮肤还在慢慢回弹。

    黄极解释道:“那是胸腔减压的缓冲部位,一旦遭受重击,肺里的空气都会被排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排空指!”林立马上就给取了个名字。

    黄极无语地看着他,这时老头说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?都是冲你来的啊。”黄极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人?你又知道多少?”老头紧盯着黄极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我知道很多,都是王小凡告诉我的。他曾邀请我加入你们,但当时我不方便,没有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得知他死了,便一直在查你们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他的死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王小凡正是老头的儿子,听到黄极提及,老头眼眶顿时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