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毫无疑问,黄极的说辞,纯属胡编乱造。(书.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他只是为自己的所知,编一个理由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老头的儿子,黄极其实压根就不认识。

    但老头的儿子已经死了,黄极将自己对老头的一些了解,推给一个死人,无疑是最完美的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黄极报出自己儿子的姓名,自称是儿子的朋友,老头顿时眼神黯淡。

    “小凡的死,是我们不自量力,你都没加入我们,有什么好抱歉的?”

    老头意气消沉,眼神中隐藏着仇恨与绝望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林立是真的什么也不懂。

    老头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黄极却说道:“在月球之内,隐藏着强大的地外文明成员,他们监视,甚至是圈养着地球文明,虽然不知道为何不征服人类,但其心不轨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在地球上,他们扶植了一群‘人奸’,作为外星势力的代理人,他们调控人类无法团结,以及压制人类的航天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于,为他们走私人口。”

    这是黄极从老头的经历里感知到的,也就是说,这是老头所认为的情况。

    老头眼见黄极直接就这么说了,便接口道:“那伙走狗发展的成员,皆是顶尖富豪,拥有领域极其广泛的下辖机构,如银行、智囊团、跨国企业、研究所,基金会和其他机构网络,暗中支配了超过一百个泛资本主·义国家。名为,光明会。标志是监察众生的‘全视之眼’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光明会渗透了许多国家的机密机构,向民众掩盖了外星人的存在,以方便他们行事。不过真相终究不可能永远隐藏,在无数相信外星人就在身边的ufo爱好者中,有一群精英联合起来,建立了与光明会对立的‘弥赛亚’组织,意在破坏光明会行动,掌握外星人不轨的铁证,获取以及公开光明会所掌握的所有外星人档案,激发全人类的团结与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弥赛亚组织历史上多次破灭重组,经历过数次成员背叛,以及光明会的剿杀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权力、财富、能力,甚至是组织严密度皆被光明会全方位压制,可谓是完败!1948年建立至今,从未对光明会造成过动摇根基式的威胁,更枉然其背后隐藏的外星势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至今日,你们是第三次重组的弥赛亚,实力比之前两代低了太多太多,几乎完全就是一群爱好者组成,竟然在去年潜入位于新墨西哥州的洛克希德·马丁武装研究所,妄图盗取科技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小凡,就死在这次行动之中吧?”

    老头捂着脸坐在沙发上,掩盖自己已经发红的眼眶。

    那次愚蠢的行动,乃是孤注一掷,几乎折损了他们一半的人手,剩下的人有的隐藏起来,有的已经暴·露身为弥赛亚的身份,正逃散四方。

    老王就是逃散的人之一,他是华人,而华国又刚好是光明会影响最薄弱的国家之一,于是他躲在了魔都,成了一名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他不敢工作,也不敢暴·露姓名,只躲在西郊,与一帮地痞流氓厮混,连蒙带唬,骗了不少生活费,就这么隐姓埋名着!

    “天哪!还有这种事?等等啊,你们说的外星人是认真的吗?还是在跟我开玩笑?”

    林立在一旁都听傻了,什么鬼,外星人就在月球上,还扶植了一伙儿走狗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没有在开玩笑,光明会掌握着超出所有国家的科技实力,并且他们每过几年都会向外星人贩卖人类,以换取部分科技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贩卖人类?外星人要人类做什么?”林立惊道。

    老王红着眼冷笑道:“还能做什么?当然是成为奴隶了!”

    黄极听了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对于外星人为何需要地球人口,弥赛亚内的成员,都认为是需要奴隶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一种天真的想法,虽然黄极没有见过外星人,也不知道外星人到底收购人类干嘛。

    但是从监察者种族评价地球人‘美味’来看,也许被运走的人类连当小白鼠试验品的资格都没有,只是食物。

    说到这,老王又呢喃道:“或许小凡还活着,只是被关起来,作为下一批送往外星的人之一。这样的话……我也许还能把他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死了,新墨西哥州的警察署公开了他的死亡信息,媒体也报道了研究所遭受‘恐怖·袭击案’的死伤人员,小凡都在其中,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,都是黄极通过老王的记忆检索到的,也就是说,老王是明知道儿子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但是老王不想相信,他嘴上说道:“这都是障眼法,实际上暗地里都会被光明会作为出卖的人口。”

    黄极没有争辩,尽管他已经从老王的信息中,看穿了他‘绝嗣’的情况,确认小凡肯定是死了。

    于是说道:“你们拼了命到底拿到了些什么?别告诉我一无所获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摇头道:“没有拿到,我们死了那么多人,最后什么也没拿到。”

    黄极知道,对方并没有完全信任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知晓这些秘闻,以及认识他儿子的人,其实并不少,除了自己人,还有可能是敌人。

    光明会的人,同样知晓这些。

    老王很谨慎,没有暴·露自己手上,有一件那次行动撤退前,儿子塞给自己的‘外星物品’!

    黄极一笑,看向林立说道:“你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,不会被老头空口白牙就给骗到了吧?”

    最初偶遇林立,其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,但是了解了一番林立被骗的经历后,黄极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点。

    林立是个大学生,一般的手段是忽悠不到他的。

    深入观察后黄极发现,林立之所以对老骗子深信不疑,是因为他见识到了一手‘金丹飞舞’!

    那是一颗泥丸般的淡金色小球,老王手握一根古朴的木杖,就将其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被吸起来的‘金丹’,并没有与木杖精密贴合,而是间隔十厘米左右的距离!

    不仅能悬浮在木杖上方,也能倒吊悬浮于木杖下方,地心引力都无法将其从木杖附近拽走!

    老王就这样挥舞着木杖,耍弄着金丹,始终让金丹与木杖之间若即若离,在木杖周身飞舞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,以气御丹。

    单从林立的记忆里,黄极都没看出端倪,除非见到实物他才能直接读取信息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,这绝不是什么以气御丹,而是利用了电磁力。

    那金丹悬浮的样子,就像是迈斯纳效应下的超导磁悬浮,如果木杖之中,隐藏着磁铁,那么是可以做到老头所表演的那样的:无论怎么飞舞,金丹都与木杖保持距离,而又不掉下去。

    此乃磁通钉扎性质,超导块可以稳定地悬浮在永磁轨道上方或下方。

    可问题来了,超导体需要超低温才会具备这种性质,已知室温超导体是不存在的,至少人类的技术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林立也想过可能是超导体,但他伸手触摸过金丹,根本就不凉,甚至还温温的。

    深深着迷于各种稀奇古怪事物的林立,自然当场拜师。

    黄极也是偶遇林立,从对方的受骗经历中,觉得此事有蹊跷,这才在晚上暗中跟林立一起赴约,如路人般在包厢外默默观察了一番那老王。

    如此也知道,那并不是魔术,更非法术,而是那颗金丹内部,隐藏着一块真正的室温超导体!

    不需要任何低温处理,随时随地都处于超导态,技术含量碾压人类当前科技的外星造物。

    继而相应的,知晓了光明会和弥赛亚的事。

    “对哦,老头你上次的金丹是怎么耍得?”林立想起来了这事,同时跟黄极,把老王曾给他表演过的金丹飞舞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就是个魔术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只认识小凡,他信任我,临走之前,告诉过我所有他知道的事。他也曾和我说过,你是他最亲的人,他最大的梦想,就是驾驶着人类自己建造的飞船,带着你翱翔星际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遇到你,竟然是见到你在餐馆里骗人。”

    老王脸皮奇厚,但此刻也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弥赛亚,意为救世主,而他这位救世主组织里的一员,如今沦落到街头行骗谋生……

    他抬头盯着黄极,意识到他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小凡的梦想,只跟我说过,他竟然能原话复述出来,绝不是光明会的人,看来的确是小凡在国内认识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的行动之前,小凡回过一次国,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年纪轻轻,却本事不小,手上有功夫,又观察入微,谨慎有谋。小凡想拉他入伙,告诉他这些,也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老王心里转了几个念头后,说道:“小凡心气高,一般人他都瞧不起,他能认你是朋友,你定是有超出常人的本事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啊?他还心气高?张口就是黄段子,我认识他没多久,他就跟我讲小时候你教他和尿泥的事,我没看出来他哪心高气傲了啊?”

    老王嘴角一抽,连忙道:“这小子都是瞎说的,我可没教他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心里已经对黄极彻底放下警惕,相信他真的是自己儿子的朋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