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这是你朋友?”老王指着林立问道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算是认识,他本没牵扯这事,是你把他牵扯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皱眉,惊道:“这么多事他都听到了,你跟我说只是‘算是认识’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两人是好朋友,黄极在说出那些事的时候,根本没有避讳林立。

    结果,只是泛泛之交?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我们今天上午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!我就说你蠢笨如猪,怎么会跟他有瓜葛!”老王毫不留情地说林立蠢笨如猪。

    林立脸色涨红,可却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因为眼前骂他的人,之前一个月都把他忽悠得团团转,让他心甘情愿跪地拜师,鞍前马后伺候了一个月!

    若非被另一伙儿被骗者撞破,他恐怕还会继续被骗!

    “他可信,我看人绝不会错。”黄极平静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立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殊不知他已经被黄极看得极为通透,黄极大略地审视过他的内心,告诉他名字时也进行过信息未来预演。

    如此,只要接触的足够久,他可以对所有人进行一个信任度评估,而林立不可能泄露自己的情报。

    除非未来改变,且还是被使用自白剂等不可抗力手段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,你以为他的嘴有多严?年轻人,我现在已经暴·露了,这都有人埋伏到我家里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后肯定要逃离这里,既然你们只是泛泛之交,把我们去哪绝不可以让他知晓。”

    林立激动道:“我绝不会说出去!”

    在得知外星人、光明会以及弥赛亚之间的事后,林立不仅不害怕,反而兴奋,激动地发抖。

    他全身心地沉迷着各种神秘事物,正是对这平凡而正常的世界感到无趣。可即便有这份心,他也不得不顺应现实,把时间贡献给学业。

    今天,他见识了身负武艺,轻松解决歹徒的黄极。而本以为是老骗子的老王,竟也是在暗中对抗邪恶势力的组织一员。

    无数事情突然闯入他的生活,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一种渴望。

    当即道:“让我加入你们吧!”

    老王却神色冷漠道:“小子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!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看向黄极道:“他有什么本事,我也一清二楚,就这点脑子,你接纳他加入我们,是害死他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加不加入,看他自愿。帮我做事的人,不需要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有没有想过,你在他面前表演金丹飞舞,已经会害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王一怔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你为了隐藏行踪,不得不窝在街头行骗谋生。可你需要的钱不少,你不可能永远躲在这里,只混个温饱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真会一手金丹飞舞的魔术,想赚钱并不难,就算是骗,也完全可以找更有钱的人骗,为什么只敢骗小混混和学生?”

    “你到现在还坚持,那只是魔术吗?”

    老王叹道:“好吧,那里面有我们从研究所里偷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用不用那个东西行骗,暴·露也是迟早的事,我用它忽悠了几个肥羊之后,剩下的就只需要嘴皮子了,所以把东xc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黄极知道,他急需钱,所以铤而走险,在一天之内,用金丹飞舞的套路吸引了十个目标。

    之后就以金丹不宜现世为由不再表演,纯靠嘴皮子吹,而早已把金丹藏到了某处。

    若是能凑齐钱,赶紧跑路自然是好,可若是被抓到了,大不了一死,敌人也找不到‘金丹’。

    “可恰恰就是如此,敌人找不到金丹,就会找所有见过金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现在也是,现在我可以把林立赶回家,我们就此一走了之,但他一定会被敌人找上门去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沉默一会儿后说道:“但他不一定会死,在华国,光明会一般不会那么轻易地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本来就会死呢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愣,不知何意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林立,我精通医术,中西结合,第一次见你,就看出你有隐疾,要你去体检。”

    林立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情景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黄极又说道:“你在巷子里被老王击倒后,我揉搓你的颈部,就发现你的脉象有问题。仔细诊断我怀疑,你罹患了癌症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立大惊。

    黄极伸出手指,戳了戳林立的腹部侧翼,问道:“里面痛吗?”

    “痛痛痛……”林立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确定了,这里长了个肿瘤。”

    如此简单直接的诊断方法,让老王啧啧称奇,暗道黄极的本事太多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黄极戳的地方与角度,跟肿瘤没关系。

    戳谁……谁都会痛……

    如此,老王对林立的加入再无异议,如果让林立回家,光明会迟早找上他,拷问一番无结果之后,本来就一半的概率会灭口。若再得知他有胃癌,就一定会顺水推舟,让他尽快地死于胃癌而封口。

    林立摸着肚子发呆,黄极说道:“你的肿瘤还很小,如果尽快做出正确且有效的治疗,是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林立说道:“我有个问题,既然你们口中的光明会,不能一手遮天,为何不把外星人的事告诉政府呢?以国家的力量对付光明会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黄极立刻说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老王也道: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首先,我们没有铁证,对于外星人的了解,我们几乎全部是基于对光明会的一些了解,我们其实从来没见过外星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虽然光明会在有些国家影响力很低,可他的经济影响力是世界级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我们根本不可能团结一个国家的所有阶层。没有铁证,没有足够多的数据,那么说什么,都只是阴谋论……你觉得可以依靠阴谋论治国?就算我们成功让有的人相信,也肯定有更多的人反对,继而……就容易人亡政息!”

    林立眨眼道:“人亡政息?”

    黄极补充道:“弥赛亚历史上经过了三次破灭与重组,最初的建立是在1948年,主要成员为参与了罗斯维尔事件的两名空军,以及部分海军情报室工作的情报人员,外加数十名‘爱好者’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弥赛亚组织发展到了有史以来最出名的一名成员,约翰·菲茨杰尔德·肯尼迪,当时任哥伦比亚特区的众议员,也是当时组织中政治地位最高者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光明会当时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伙人要对抗他们,所以经过十年的努力,弥赛亚组织成功将约翰·肯尼迪,推举到了米国总统的高位。”

    老王在一旁点着头,林立已经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无论他这个人如何糜烂,至少他从1960年就任,连续做了很多大事。首先他在上任之后仅仅三个月,就大力推进航天技术的发展,公开宣称要巨资投入航天领域,这导致苏国与其进行登月竞赛。之后在第二年,便让人制定好了登月计划,乃至多次要求国会追加空间研制的开支。而在当时,米国仅能勉强把一名宇航员送到太空,甚至都到不了预计轨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这样,光明会并不在意,因为单纯的登月是无所谓的。可是肯尼迪又坚定地撤换掉了cia局长杜勒斯,以及让自己的弟弟就任司法部长,去限制fbi局长胡佛的权力。而胡佛与杜勒斯,都是光明会的成员,双方激烈的斗争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肯尼迪在已经收入麾下的cia支持下,四处出击,打击光明会势力,并揭露了部分光明会研究所瞒报的技术,大大提升了国家技术。那是弥赛亚最鼎盛的时期,发展出了很多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至此,光明会终于意识到有一支隐藏的敌对势力,并很快调查出了弥赛亚组织的存在。终究他们的底蕴更深厚,很快利用肯尼迪在古巴的失误,以及苏国的敌视,挑动了古巴导弹危机,差点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。从这一点来看,光明会员是有某种退路的,根本不怕核战争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期间肯尼迪与苏方每隔二十分钟进行一次通话,始终保持交流和克制,没有引发猜疑链,最终平息了那次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但毫无疑问,自那之后,弥赛亚和光明会,已经水火不容,在导弹危机的第二年,肯尼迪上任仅仅三年,光明会采用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:刺杀。”

    “被刺杀之后,他大量的心腹或死或贬,许多弥赛亚成员被暗中清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旁的老王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不只是刺杀,之后的新总统选举中,光明会拿出了真正的影响力,故意以史上最大胜负比的形式,让林登·约翰逊在飞机上就紧急就任了米国总统,向我们展现了其恐怖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约翰逊只是个普通的候选人,不然当初也不会败给肯尼迪。可在那次选举中,却出现了空前绝后的票差,44比6大胜!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的候选人在四十四个州胜出!米国总共才五十个州,这是迄今也无法打破纪录的碾压式大胜。”

    “败选的候选人一脸懵逼的发现,所谓的票仓都是扯淡。所谓两派在选举中占据半壁江山,跟对手有来有回,只是个假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光明会过去在刻意平衡两派,如果不是为了面子上能说得过去,光明会甚至有能力让某个候选人,全国所有州都胜出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之后,我们弥赛亚就意识到,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量级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种事,他们也只做过一次,只是想告诉你们,他们‘不是不能,而是不想’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仅仅三年,弥赛亚组织的鼎盛时期就结束了,已经知晓这个组织存在的光明会,根本不会再允许他们登上台面。肯尼迪家族大多数人,紧急投靠了光明会,并提供了弥赛亚成员的行踪,也只是保住了性命。肯尼迪的弟弟罗伯特,作为‘降将’还想竞选总统,结果选举期间在洛杉矶遭枪杀身亡。”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背叛的人太多了,其中最致命的就是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,直接嫁给了光明会成员中的一名希腊人,世界首富亚里士多德·奥纳西斯,并提供了完整的弥赛亚成员名单,导致弥赛亚几乎被清缴一空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十几年重组之后,也只是隐藏在暗处,搞点小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与光明会的差距犹如天堑,完全是朝不保夕,人人喊打,他们从未拿出过真正的实力来,就这,也要加入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话,也是跟你说的。你拒绝我儿子,恐怕也是知道光明会不可战胜吧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老王盯着黄极。

    虽然看样子,黄极是打算加入了,可他不能确定,所以话还是得说清楚的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不相信有不可战胜的对手,我当初拒绝加入,是因为知道你们成不了大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王默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