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知道,如果外星人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少数人反抗。

    弥赛亚并不知道这事,他们之所以不敢站上台前,一方面是没有证据,另一方面则是吃过大亏。

    实力不如人,站上台前就是靶子,人家一波就能打得团灭。

    因此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弥赛亚,确实只能暗中收集情报,以及盗取技术。

    虽然拿到了一些尖端科技物品,但那也不是铁证,公开跑到明面的瞬间,就会有‘发明者’站出来,最终白白损失无数成员,还不如拿来充实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除了去年得到的超导块,弥赛亚组织内还有两三件从光明会研究所里弄出来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是积攒下的小小底蕴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他们在黄极眼中,唯一有价值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共同的目标,但是否加入你们,还得看看你们其他人的素质再说。暂时,我可以给你提供资金和一些小小的帮助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他需要去见见其他成员,只要让他见一见,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就比如眼前的老王,其自以为藏得很好的超导块,黄极已经知道在哪了。

    破解地球困局,需要从长计议,深感时间紧迫,也知道光靠自己一个人,不可行。

    既然有现成的一群反抗者,那只要把注定背叛的人踢出去,剩下的由他领袖,还是大有可为的。

    没人比他更能甄别那些心志不坚之辈了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资金?你能提供多少?”

    “超导块我藏起来了,除了我,没人知道在哪。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我一直在找机会汇合其他成员。我们去年被打散了,各自逃亡,我上个月好不容易联络到一个兄弟,他在伦敦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去找他,已经联系好了船,往少了说,我还差五万。往多了说……资金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不急着离开,至少最近几个月,我不能离开。我提供给你资金,是希望你帮我采购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看看地上这两个,他们都找到我家里来了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身份,还没确定,暂时为止,你在华国最安全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抿嘴,蹲下身摸索了一下昏迷的两人。

    他把地上两人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看了看,点头说道:“嗯,他们确实不是光明会的人,应该是被雇佣的。”

    光明会直接统帅的人,身上都有全视之眼的标记,或者携带有相关标记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王拍醒了四肢脱臼的男子,问道:“交代吧,谁派你们来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派我们来,我们只是想进来捞点钱,结果你们回来了,我们就想抓住你们逼问钱在哪。”那人喘了口气,胡扯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点头,双手咔嚓几下,就把男子脱臼的关节装了回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男子松一口气,结果又是一阵剧痛,黄极又把刚装好的手臂给拆成了软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不顾男子痛呼,黄极直接把他当做练手的对象,磨炼自己‘分筋错骨手’的熟练度。

    他知道如何拆卸骨头关节,可是脑子很懂,手却很生疏,之前能那么凌厉,主要是对方先被排空指打了个措手不及,如同靶子一样让他拆。

    真正搏斗的实战中,黄极其实是发挥不出来的,所以还需多多练习。

    “关节磨损过甚,以后他这条胳膊就废了。”老王在一旁假惺惺地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一听冷汗都下来了,他就是靠手上玩刀的花活混饭吃的,手要是废了,他就是一普通打手了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说,误会啊都是误会,我叫小渣,我们不是来杀你的,我们不会杀人啊。我们是来抓你回去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抓,总之我老大要我们把你带回去。”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问道:“你们老大是谁?”

    “张俊伟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挑眉道:“不认识,是不是有人委托他这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是……有人通过电话请我们老大找人,也……也就是找你,只要找到你,汇报一下就有一百万。”小渣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将小渣的手脚都接好,问道:“如果抓到了呢?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更多钱吧?”小渣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老王敏锐地捕捉到重点,追问道:“应该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小渣连忙说道:“因为对方并没有要求我们老大把你抓过去,只是让我们汇报行踪,到时候他们自己会派人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老大觉得你本人更值钱,光行踪就能拿一百万,抓住你应该能得到更多钱,所以找到你后,让我们直接来你屋内蹲守,把你活捉回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王一愣,随即大笑。

    他就说光明会的人抓他,怎么会只有这俩小杂鱼。

    力保万无一失,肯定会是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原来,是那个叫张俊伟的地头蛇,自作主张!

    光明会在这里没有太强的情报网,主要依靠地头蛇,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    却不料,那个张俊伟,自己动手,派了两个小弟先来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虽说这两个人其实也有极大可能抓回老王,但明显不稳,光明会自然是希望派更得力的人去处理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老王真被这群地头蛇抓到了,肯定也有的是机会自杀,事后‘金丹’就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光明会的人还没到,这是好机会,我们现在走还很安全!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对此早就知道了,他是故意引老王想到这一点的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如果光明会的人知晓你的行踪,一定会叫停张俊伟的擅自行动,可直到现在,这两人也没有接到撤退的指示,说明那个张俊伟其实根本就没打电话汇报你的行踪!”

    老王一楞,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那个张俊伟自作聪明,想先抓到人,再跟委托方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所以光明会,现在完全不知道,老王已经被找到了!

    “知道你在魔都的人,只有张俊伟和他的手下。我们只需要去找他谈谈,搞定他。那么在这片区,光明会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都发现不了你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诶了一声,死盯着黄极道:“你说什么?搞定他?”

    “控制了他,你就安全了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说完,把另一个昏迷的人唤醒,黄极交代这两人带路。

    老王知道这是一个好办法,只要张俊伟不汇报行踪,就可以瞒骗过去。毕竟光明会也不知道他在哪。

    可老王左右看了一下,无语道:“就我们三个人?”

    “擒贼先擒王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机会呢?”老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机会,我会制造机会的!”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吗?这俩人肯定一到那里就会提醒张俊伟。”老王指着俩打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们不会说。”小渣知道黄极厉害,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黄极一笑,拿出毫针,分别插入了两名打手的脐下,并且不停地弹着针尾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干嘛?”两人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没说话,足足弹了三分钟后,才把针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拔出来的瞬间,两人就感觉下体一阵冰冷、虚脱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!”两人大惊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什么,针灸阉·割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不仅那两人吓惨了,就连老王和林立都惊得一抖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阉了?

    两人连忙背过身去,盘弄半天,只感觉手中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黄极把针收好,说道:“这个去医院是治不好的,只有我能救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的是,救治的期限只有三天,这是改变了气血运行,身体不往那东西供血了,所以才入手一片冰凉,超过三天不治,那玩意儿会坏死。

    “大哥!你饶了我们吧!我们绝对配合,以后您就是这片区的老大!”两人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是他!”黄极指着林立。

    林立愕然,歪着头道:“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