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两人在楼下停了一辆车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坐在前排,载着黄极等三人,前往与张俊伟商定见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人将假装被胁迫去见张俊伟。

    不过这俩人虽然现在服服帖帖,但黄极知道,那个张俊伟对手下很好,弟兄关系经营的不错。

    这俩人虽然被他略施手段,确定了不会当场说破,可心还是向着张俊伟的。

    所以关键,还是搞定张俊伟,只要让他服了,麻烦也就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汽车开进了一片二手车回收市场。

    一路上,黄极不停地观察四周,直到汽车来到一仓库门口。

    仓库外有俩人正在抽烟,见到开车的小渣,便笑道:“怎么搞这么久?”

    小渣下车有气无力道:“这老头回来得晚,我在他屋里守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快进去吧,老大在打牌呢。”说着,抽烟的两人走过来开门,协助小渣把黄极等人拽着往仓库里走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还说:“怎么三个人?不绑起来?”

    “另外俩是老头朋友,就给一起带回来了,不用绑,三个怂逼,拿刀一吓唬就乖乖来了。”小渣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起疑,就这么把人带进了仓库。

    仓库里空地很大,有沙发坐着一帮人在看足球比赛,茶几上啤酒、宵夜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还有四个在场地中间摆了一桌麻将,正在那叫碰呢。

    “六个……四个……算上抽烟的和小渣他们,一共十二个人,跟小渣记忆里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黄极东张西望,迅速收集着情报。

    很快知晓了他们所有人的名字,以及实力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有人将仓库门直接关上,并锁好了。

    锁门那人一边抽烟,一边冲黄极冷笑。

    黄极也对他报以微笑。

    笑得那人莫名其妙:我锁门是防止你们逃跑,你笑个鸡毛?

    三人杵在麻将桌附近,也没人招呼他们。

    打牌的张俊伟头都没抬,还在那喊:“杠!”

    然后自顾自地掷骰子、摸牌,竟是连头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老王和林立对视一眼,但看到黄极气定神闲,便也不吱声。

    黄极当然气定神闲,他知道,那张俊伟在装逼呢,故意有条不紊地打牌,冷处理三人,想着等胡了以后,再走过来问话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也乐得有更多的时间,感知信息。

    于是场面就这么诡异地延续着,仿佛这三人没来似的。

    直到俩分钟后,张俊伟大喊一声:“自摸!”

    笑嘻嘻收了钱以后,这才站起身来说道:“休息一下,等会再打!”

    张俊伟穿着背心,肌肉倒是很扎实,点了根烟晃荡在三人面前,左右打量着。

    随后吐了口烟说道:“小渣,怎么三个人啊?”

    “另外两个跟着老头一起回家,我们就都带来了……”小渣低沉地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瞥了眼小渣,感觉他有点不对,但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只盯着老王,笑道:“老头,有人花一百万找你啊,我的天,你好值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,你干啥了,这么值钱?”

    老王淡定道:“一百万少了,我起码值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一滞,同时周围的小弟们都看了过来,好家伙,一千万,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一百万就已经够他们这么多人舒服好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一千万?他们都想散伙了。

    “嗤,我知道你是老骗子,你别在这吹,你就告诉我,为什么人家拿一百万找你!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偷了人家东西呗,还能是什么?”老王笑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眼睛一亮,偷了人家东西?

    毫无疑问,人家愿意花一百万买行踪,丢得东西那价值肯定远远不止一百万!

    “是什么东西?”张俊伟追问着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你确定要在这里说吗?”

    这意思,是咱们单独聊聊。

    可张俊伟看了看手下们,笑道:“不必藏着掖着,你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心里一沉,这是他的策略,想办法单独相处,制服张俊伟。

    但张俊伟显然不想在众人面前,表现出一副防着大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啊!”张俊伟喝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不要多问,知道了,会没命。”黄极突然插嘴道,然后朝一旁侧移了一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张俊伟喝道:“别尼玛吓唬我!”

    说完烟头已经飞弹而出,正从黄极原来的位置飞过。

    “诶?”张俊伟一愣,没想到黄极竟然能躲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见黄极已经踏步上前,一拳朝他面门打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俊伟这老大不是白当的,虽然并不强壮,还有点精瘦,但确实这里最能打的一个。

    与人斗殴,是他从小到大的常态,经验极为丰富,这片区还没有人能打得赢他的。

    他看准了黄极的拳头,左手去挡,右手则趁势挥拳反击。

    怎料在他刚这么做时,黄极变招了!

    打脸这一拳竟然是虚晃,突然如香蕉球般下坠,力量不减地轰在了腰部。

    “啊!”张俊伟惨呼一声,只感觉腰部一阵剧痛,随后半边身子都麻了。

    黄极虽然看起来不强壮,可爆发力极强。

    在人体发力的理论极限中,他能发挥出百分之九十的力量,劲道是同重量级普通人摆臂的四倍有余。

    打得又是弱点攻击!

    黄极命中的麻筋骨隙,便是发力节点,甚至是内脏薄弱处。

    只这一拳,张俊伟就麻了半边身子,右手攥拳都觉得发软,腰腹起不上力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俊伟没想到黄极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但他也是经验极为丰富,顺势一倒,脚就往黄极下体去铲。

    可他刚这么做,黄极就已经料敌先机,直接跳了起来,踩着他踢过去的腿借了一下力,右腿如鞭般抽到他脸上,直打得他牙都飞出去两颗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张俊伟滚翻在地,被这一脚踢懵了,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他嘴里含血,卧槽一声,连忙朝一旁爬去。

    见到老大被一两下打翻,小弟们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随后各自抄着家伙就围了上来,而黄极背对着众人,就跟没看到似的,默默走到张俊伟身旁,将其提到麻将桌旁的椅子上坐好。

    “诶!你出手说一声啊!”老王拉着林立连忙聚在黄极身后,冲着众人摆开架势。

    黄极头都不回,双手齐出,精确地从张俊伟身上摸出两把武器。

    一把手枪,和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“好!有枪!”老王大喜,虽然黄极单挑厉害,但有枪无疑立刻就能控制场面。

    “给我!我会用!”

    老王自诩枪法很好,他在米国可是跟武装佣兵对过线的。

    然而,黄极随手就跟扔垃圾一样,将手枪扔出老远,反而握着匕首,架在了张俊伟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别扔啊!”老王人傻了,哪有把枪扔了用匕首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会用枪,拿来威慑人也好啊。

    他连忙想去捡,但已经晚了,已经有个小弟跑过去捡起了枪。

    此时,张俊伟发黑的视野稍有恢复,见自己被匕首挟持,第一反应并不是畏惧,而是想推开黄极,就势翻滚逃开。

    常人总以为拿把匕首架在脖子上,就能威胁别人性命,实际上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张俊伟就曾经从人家刀下挣脱,对方猝不及防就让他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他自诩有这方面经验,正要行动。

    却不料,黄极突然把匕首调头向下一送,狠狠地插进了肉里!

    冰冷的刀锋,从脖子与锁骨之间钻入!鲜血一下子就渗了出来!

    “哎呦呦!插进来了!别别别!嘶!快拔出去!”

    张俊伟快吓死了,怎么这么狠,捅豆腐呢?这是脖子!

    感觉到脖子边上的冰凉和剧痛,他动都不敢动一下,生怕‘自杀’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你冷静啊兄弟!手别抖啊!”他现在浑身僵在那,完全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殊不知,黄极的入刀角度是极为讲究的,堪比外科手术般精确,这一刀看似在脖子旁边动刀,实际上没有触及任何要害,只是皮肉伤。

    但张俊伟哪知道这个?生怕碰到动脉,只觉得黄极面冷如霜,下手毫不犹疑,令人胆颤。

    黄极就知道这么做,张俊伟会老老实实,所以施施然又从张俊伟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就没有回头理会那群小弟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老大!槽,跟你说话呢!我开枪了!”捡到枪的小弟吼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也顺势说道:“兄弟,这事跟你没关系,我只找那老头。”

    黄极没说话,翻看着手机的通话记录,就好像当初上网一样,看着那一个个名字和号码,源源不断地信息被他搜寻着。

    眼看黄极不理自己,张俊伟干脆狠声道:“我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你刀架脖子上,也别想威胁我。你有种就捅死我,这老头今天别想出这门!”

    跟黄极说完,他又冲着小弟们说道:“兄弟们,他若捅死我,你们就开枪,全给老子崩了!”

    黄极翻看着手机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这态度直接把众人给气到了,尤其是捡到枪的那小弟,握着枪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一枪在手,气势都为之一壮。

    见黄极瞧都不瞧他一眼,他突然咔咔上膛,扣动了扳机!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“别开枪!”

    张俊伟和现场三名心腹,皆同时出声,制止那名小弟。

    然而那小弟还是开枪了,啪啪啪连续三枪,命中黄极和张俊伟!

    老王眉头一抖,一听这声,寻思这不对啊。

    张俊伟怒火中烧,眼睛死死盯着那小弟。

    “啊?”那小弟愣了,仔细查看了一下手上的枪,惊道:“玩具枪?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把超仿真手枪,为了以假乱真,张俊伟专门找人订做,用钢制的,理论上有真枪子弹,换个线膛就可以当真枪用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假枪的,只有小渣及另外两名心腹,其余弟兄一直都以为他有把真枪。

    黄极抖落身上的塑料弹子,冲着那人笑道:“挺狠的,你想当老大啊?”

    他是故意把枪扔到这人附近的,因为他知道,这里面的人中,只有这个人捡到枪后,真的会开枪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老大,我打偏了。”那人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……”张俊伟脸色发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