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这下好了,假枪暴·露了,张俊伟被人刀扎在脖子上,自觉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实在是黄极的气度太稳重了,就好像一切尽在掌握,压根就没有值得他惊讶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刚摸枪就给扔了,显然一称手就知道是假的,这得对枪有多熟悉啊?要知道他这可是超仿真制品。

    “都把武器放下!”张俊伟狠狠瞪了一眼开枪的小弟。

    众人皆放下武器,小渣更是一拳打在开枪的小弟脸上,将其打翻在地骂道:“你敢冲老大开枪?”

    “假枪嘛……”那人抱头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一会儿收拾你!”

    小渣说完,冲着张俊伟道:“老大,这单生意,要不咱不做了?”

    张俊伟没表态,思索了一下局势,心平气和地跟黄极说话。

    “兄弟,敢问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翻看手机,一边说道:“找我们的人愿意打电话委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我定金都收了,就算没找到,也拿到手五万块。我承认,把你们抓来,是我贪了。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一笑,晃着手机说道:“就是这个备注为‘666’的号码委托的你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你现在只要敢打电话给他,说你找到了我们,你就死定了。不是我要杀你,是他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张俊伟不解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本来老老实实,找到老王,将行踪报给这个‘666’,由他自己派人出手抓我们。那就什么事都没有,你还能拿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打电话,不掺和此事,那么五万定金反正已经到手了,你还是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偏偏违背人家的指令,擅自动手,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跑路一走了之,你则必定被他报复,不仅仅是迁怒,也是提防你从我们这知道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皱眉道: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不是重点,重点是人家会觉得你知道了。尤其是我们拿走的东西,人家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回来,你觊觎了那个东西,你就必被牵连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撇嘴道:“你觉得我怕他?”

    “你的层次还太低,本没有资格被对方直接委托,我想……这个‘666’一定是通过了某个路子联系到你的吧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点点头道:“马爷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惹得起马爷吗?”

    张俊伟沉默,他当然惹不起,马爷生意做到海外,有数千人靠他吃饭。

    “马爷在这个‘666’眼里,仅是只鸡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俊伟愕然。

    他迅速回想起来,当初接受‘666’委托后,马爷专门打电话过来,叮嘱他全力以赴,不要拿到五万定金之后就敷衍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只当是马爷的朋友,马爷不想丢了面子,希望他把事办得漂亮。

    “你这太夸张了,这样厉害的人,怎么找我办事?”张俊伟不信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谁说只找你了?三周之内,他联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那岂不是光定金就要花两亿五千万?”张俊伟感觉黄极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人家愿意花这么多钱找的人,到底是偷了什么东西?恐怕是在满嘴跑火车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张俊伟不会信,他只是给对方一个概念而已。

    只见他直接将张俊伟手机通讯簿里的号码删除了,又把通讯记录给删了。

    张俊伟压根不记得委托人的号码,他不可能所有号码都背下来,黄极把记录一删除,张俊伟就无法直接联络委托人……

    当然,他还能找马爷,找周边地区跟他一样被委托的人,问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所以黄极说道:“如果你觉得我的敌人太夸张,你可以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最好听我的,不要想着回那个电话,无论谁问起,你都说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黄极松开了匕首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……可是我的兄弟们,却不答应啊。”张俊伟说完,身体突然从椅子上滑了下去,捂着锁骨旁的匕首,滚出老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弟们抄起武器一拥而上,显然都听懂了张俊伟的暗示。

    眼看着突然开打,老王一咬牙,冲黄极吼道:“一人一半!”

    一旁林立也提着椅子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混战骤然爆发,几个人围着三个人打。

    这本会是一场苦战,毕竟这几人都不弱,还有武器。反观黄极的内经并未练成,各种武术套路虽然也整理好了,但也还没开始练。

    光凭弱点打击,他虽有信心解决这几人,可却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而这时间已经足够导致林立老王两人,被干得头破血流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此,黄极早有应对之策,要不他也不会故意让张俊伟能从他手中挣脱。

    只见他快步冲入人群,犹如小猫一般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并且,提前半蹲做出了躲避动作,仅此一个动作,竟同时躲开了身旁三个人的攻击!

    紧接着一个斜向跑位,躲开了两人的踢踹,并顺手好像挥动琴弦一般,轻轻拂动身前一人的手肘。

    这一拂看似随意,实际上却使对方手臂消劲,背肌发酸,也不知道触动了哪根麻筋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黄极一点时间也不耽误,甚至于看都没看身边的人,立刻折返转身,走出一个z字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再次躲开两人的夹击。

    前后仅仅五秒,众人惊讶地发现,黄极竟然贯穿了所有人,轻松穿越了人堆,来到了仓库大门口。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走位?

    大家虽然站位不是很密集,但也并不松散,黄极先后躲避加格挡了八个人的攻击,洞穿了整个战线,简直如入无人之境!

    “他要跑!”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!我把门锁了!”有人得意洋洋道。

    他们立刻调头追击,反正大门是锁的,没有钥匙根本开不了。

    哪曾想,黄极来到仓库门口,并不是为了逃跑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手,按下了电灯开关……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仓库里一下子陷入了漆黑!

    明亮的光线突然消失,人眼短时间内适应不了黑暗,就会伸手不见五指,仿佛瞎了一般。

    对谁而言,都是如此,除了……黄极。

    “嘭!”“咚!”“啪!”“啊!”

    “快开灯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草草草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打我?”

    “呃啊!嘶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极度混乱,噼啪声不绝,众人痛呼不已。

    但声音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小,最后都成了呻吟声。

    十七秒后,灯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老王和林立眯着眼睛一看,顿时惊骇,几个人全部被打倒,躺了一地。

    一个个哼哼唧唧,不是抽筋爬不起来,就是半边身体发麻使不上劲。

    黄极不过是稍稍用了点战术,便轻松干翻了几人。

    算上去关灯的时间,也才二十多秒!

    实在是黑暗之中,黄极的优势太大了,信息感知下,黄极压根不需要视觉。

    他拥有通感,闭着眼睛打架,和睁着眼睛打其实差别不大。

    这比所谓的听声辨位,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,他是听声犹如亲眼所见!

    可别人就不行了,黑暗之中,被黄极揍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利用这一点,采取黑暗行战术,别说几个人,就算是一百个人,黄极也能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