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还打吗?”黄极问道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众人都不吱声了,一个个惊恐地看着黄极。

    亲身挨过揍,才知道黄极出手有多犀利,一拳下来打得人躺在地上抽筋,这是他们从未品尝过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打了,你牛逼!那钱我不要了,咱就当没见过!”张俊伟此刻虽然服软了,但心里依旧保持着硬气。

    黄极自然是一清二楚,他把受伤的张俊伟再次拖回麻将桌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弹了弹夹在了锁骨上的匕首,笑道:“我大老远跑过来,可不是揍你一顿就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当我老大不成?小子,不要以为会功夫就了不起……”张俊伟说着。

    黄极却突然俯身,贴在张俊伟耳旁,用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:“如果你不想女装的事被兄弟们知道,就最好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俊伟脸色微变,强装镇定道:“你说什么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小癖好,我一眼就瞧出来了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瞪眼道:“哈?你在瞎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应该有自拍吧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死死盯着黄极道:“别扯东扯西,今天算我栽了,你们走,我保证不会泄露你们的行踪!那五万我也不要了,双手奉上!就当我道歉了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果然有啊,那照片是藏在u盘还是内存卡呢?莫非专门有个硬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俊伟不吭声。

    但黄极摸着下巴道:“呦,这小眼睛眨的,看来不是硬盘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内存卡?”

    张俊伟吞了口唾沫,黄极点头道:“看来就在内存卡里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马呢!”张俊伟骂道,同时心里暗惊:自己表情有这么明显吗?

    黄极慢慢说道:“这么重要的东西,会不会藏在身上呢?鞋子里?还是背心有隐藏的口袋?”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这里……还是这里呢?”

    张俊伟呼吸越发急促,额头全是汗,心里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莫非在这里?”黄极仿佛从张俊伟的反应中瞧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一伸手,握住了张俊伟的腰带,故意摸索两下,就捏到腰带内侧有凸起的硬物。

    原来腰带内侧有几个隐藏小夹层,放不了多少东西,只能藏点刀片、纸条、内存卡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中后腰处就有隐藏刀片,此乃张俊伟防止自己被人绑走,一旦双手反剪绑在身后了,就可以摸出刀片割绳子。

    而前面,则藏着一张内存卡。

    “槽,我跟你拼了!”张俊伟见黄极摸出内存卡,直接急了!

    他不顾脖子上插得刀,打从心底里冒出一股狠劲,羞愤欲死般地撞向黄极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错步闪开,与此同时还顺着张俊伟的力道拔出匕首,没有伤到他分毫!

    趁着张俊伟撞了个空,失去平衡之际,黄极踢出一脚,张俊伟顿时摔了个大马趴。

    打肯定是打不赢了,他此刻只是心中惶恐到了极致,变成了愤怒。

    有些秘密,他是一辈子不想让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却见此时黄极已经将内存卡插入手机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俊伟立马愣在那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只觉得天都塌了,他不停地在想黄极会怎么做,心中百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!”张俊伟挣扎着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……还给我!”张俊伟低吼着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黄极爆吼一声,关闭手机说道:“这东西我不会泄露出去,你以为凭我的身手,为何要被你的人抓过来?蠢货!我跟你说这么多,是想救你的命!”

    他步步紧逼,气势严厉!再不复之前朋友聊天般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看了你和你母亲的短信记录,知道你很孝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孝顺的人,绝不会拿你家人威胁你,但是……有人会!”

    “想想你妈,想想你兄弟,想想你自己……你现在很危险!”

    “我只再说最后一遍,你只有相信我,听我的,才能活命!”

    黄极一句句话锤击在张俊伟心头,张俊伟背心早已被汗水打湿了。

    他完全被黄极的气势所慑,听完这番话,一屁股滑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张俊伟喏喏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已然被黄极连打带说,弄得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老王和林立在一旁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啥玩意儿张俊伟就崩溃了?

    不光他们没看明白,小弟们也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张俊伟说道:“以后他就是我的老大,你们谁要是不服,能打得赢他,那我也叫你们老大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不说话了,他们都被黄极揍躺了,自是也没有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既然老大都服了,众人只得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叫华墟,我不在时,他全权代表我。”黄极手指着林立。

    林立早已被黄极嘱咐过了,此刻站在那也没拒绝,一副任由黄极安排的姿态,淡淡说道:“我叫林立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一愣,意识到黄极非常信任这个人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次的委托,无论谁问起,一律都说没有找到。”黄极说完,就拆下内存卡,将手机扔给了张俊伟。

    张俊伟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怎么做,有人问起,我自会敷衍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看了看弟兄们道:“你们也一样,嘴巴都严点。”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你原本会拿到的五十万酬劳,则有我支付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成呢?真要按你说的,我打电话给那人,只是在找死,那老大你这还是救了我呢,这钱不要也罢。”张俊伟连忙摆手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你不用跟我假客气,我还有事要你帮我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在此之前,这个人……我信不过,他一定会背叛你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着,手指向地上躺着的捡枪男。

    此人野心勃勃,打从一开始黄极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仓库里张俊伟的手下,共有十一人,这十一个人其实各个也都是小老大,管着少则八九个,多则二十余人,只不过他们都听张俊伟的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小渣,其实之前找到老王要债的李全,就是他的小弟。

    他得知老王骗了李全的钱后,没有大庭广众去抓人,而是正好让被骗的手下去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如果能逮回来正好,若逮不回来,让人跑了,那老王肯定也会躲回家,届时就正好被小渣给蹲到。

    而那捡枪男早就想当老大,暗地里一直发展自己,下面的人只认识他,而不认识张俊伟。

    在张俊伟决定听从黄极,敷衍委托后,其他弟兄还好说,都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黄极已经预见到,捡枪男一定会绕过张俊伟,找到所谓的马爷汇报此事。

    他之前开枪,想同时打死黄极跟张俊伟,其实就是想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却不料,张俊伟也没有太信任他,从没告诉他枪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信不过,但毕竟兄弟一场,我不可能杀了他。这样,我有门路,把他送进精神病院……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的人,你自己处理吧,顺便也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张俊伟说完,瞪了一眼地上的捡枪男,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老陈,我有个朋友疯了,麻烦你那给腾个床位。”

    “嗯对,他有暴力倾向,嗯嗯,你懂得。医药费我会每月打给你,好,明天你开车过来接人吧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打完电话,不顾那人如何装可怜,直叫人把他拖出去找个地方锁起来。

    搞定之后,他坐在椅子上,有心腹上来给他消毒擦药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真听那个华墟的啊?”有人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服?”张俊伟瞪眼道。

    他的弟兄们都看出来,黄极提了句什么,还拿到了证据,胁迫住了张俊伟。

    小渣好奇道:“哥,他到底拿啥威胁你啊?你要不方便说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当然不会说真话,但对自己的两个心腹,他还是说道:“我杀过人,那里面有我杀人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关键不是这个,大不了坐牢,主要是我觉得跟他混有前途。他说的都是真的……这里面的事很复杂,马爷介绍的那个委托人,水很深,我的确擅自行动,回那个电话,真要出生事,可能会害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,不再多问,他们也觉得黄极有本事,倒也没什么抵触心理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渣和另外一个早就见识过黄极厉害的人,为了自己的下半身幸福,那更是没意见。

    老王竖起耳朵,听到了几人的悄悄话,暗笑:“杀人证据?这家伙绝对没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怎么会留那么明显的罪证?难不成杀了人还非要拍两段视频收藏?心理变态啊!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在老王看来,黄极肯定是用冷读术,盘出了张俊伟的把柄,并且一步步语言试探加表情分析,找到了那内存卡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老王都在一旁看着呢,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“嘿,你到底看出他什么把柄了?”老王凑到黄极身旁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着摇头道:“这是个天大的秘密,我得帮他保密。”

    老王切了一声,使劲地琢磨。

    “张俊伟说出来的所谓杀人把柄,肯定只是掩饰。宁愿你说自己杀人,也不愿承认的事?可恶,到底是什么把柄?比杀人罪证还重要?”

    老王想破头,也想不到那个把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