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离开了仓库,三人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不过先送走老王之后,黄极去自己的私人公寓拿了两百四十万交给林立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他全部的钱了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林立在路旁打开箱子,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关上了:“卧槽!”

    他惊骇地看着黄极,暗自决心不辜负黄极的信任。

    昨晚当听到黄极告诉众人自己叫‘华墟’时,他就知道,自己恐怕是唯一知道黄极真名的,这份信任令他无比感动。

    “明天拿五十万给张俊伟,因为出了昨晚的事,还处理了一个弟兄,所以照他的性格,他一定会把钱全分给剩下的十个兄弟。这个时候,你从身上再拿出十万,交给张俊伟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要问为什么,照做就是了。记住,那十万块是你私人给张俊伟的,你可以犹豫一点,然后好似从自己那一份里,挪出十万给他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也会问你为什么,你多的不用说,就逼他拿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头,默默记住。

    黄极又说道:“还有,他肯定会向你打听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连忙道:“放心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要说。你就说我和老王,都是国际大盗,被追杀是因为惹了米国的军火商……”黄极说着,只见编了一大长串的故事梗概,让林立记住。

    林立点着脑袋,也不问为什么了,只是好奇道:“那我呢?我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黄极斜了他一眼道:“你得了癌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林立挠头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直接告诉他,你时日无多,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这些之后,就可以拿出清单,让他帮忙去采购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问道:“什么清单?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说,林立一边记。主要是一些医疗器械。

    除了专业的酶标仪,煎药器,称量瓶,滴定管,培育皿,激光治疗仪,多功能治疗仪等设备。

    还有解剖台、手术刀、组织剪,管钳、手镊……等各式工具。

    当然,他要多功能治疗仪,黄极不是相信它有多厉害,他只是需要里面的80t-300t的高频脉动磁发生器。

    买激光治疗仪也是如此,不是他相信厂家吹嘘的治疗效果,而是需要它的医学频率的激光发生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大量的药物,从各种抗生素到受体拮抗剂,再到苯二氮平类药物,黄极足足让林立记了两页纸。

    “天哪,这些很多都买不到吧?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张俊伟肯定也会这么说,你直接告诉他,动用所有的关系,无论如何也要弄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他必然会叫苦,记住,你什么也不要说,把钱箱放下,告诉他这是初始的采购资金,晚上还会送钱过来。说完这个,你扭头就走,保持冷漠,不必听他任何解释与叫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林立结结巴巴地说着。

    黄极打断道:“重来!注意表情,不要总是眨眼。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,嘴巴不要太用力。”

    林立傻笑挠头道:“咋冷漠啊……我不会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有没有见过你妈,用铁刷子搓洗螃蟹,然后绑起来放进蒸笼里活蒸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,我妈可会做螃蟹了。”林立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,你当时的心理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林立发着呆,随后说道:“我记得有一回我看我妈做螃蟹,我当时杵在旁边盯着那螃蟹,而心里……对了!我当时心里在想我考试考砸了,怎么跟我妈说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错!当时的神态,就是你人生中最冷漠的一次,只是你自己都不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回忆起来,回想当时的心态,表情不用太刻意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,林立便清冷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下颌既没有太紧闭,也没有太松弛,颧骨下的肌肉状态也刚刚好。

    双眼紧盯着前方的后视镜,似乎在凝视着它,可又好像洞穿、越过了对方,不知道聚焦到了何处。

    林立整个人的气质,都变得漠然起来。

    这便是黄极检索到,林立一生中,神态最冷漠的一次,若冲着别人,那凝视可叫人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“记住此刻的状态,回去照着镜子练。”黄极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顿时破功,憨憨地点头道:“哦哦!”

    接下来,黄极又嘱托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事无巨细地教授他如何应付那群人。

    对于黄极的指示,林立皆记好,打算回去全背下来,并且反复习练。

    而这显然都在黄极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黄极不需要他聪明,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,应试能力!

    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这家伙能考上复旦,就是靠疯狂的记笔记和做习题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林立背着一个包,提着钱箱,来到了张俊伟的二手车回收市场。

    对于林立,张俊伟昨晚没怎么关注,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到黄极的身上了,老王其次,而林立昨晚似乎只在黄极介绍他全权代表自己时,淡淡地说了一句“我是林立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五十万,我大哥答应给你们的。”林立打开背包,拿出了五十万。

    张俊伟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渣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什么事?”小渣连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张俊伟说道:“把钱拿去给兄弟们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分?”小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十个,刚好一人五万!我就不要了。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小渣楞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道:“少废话,拿去分吧。这次的生意是我办得不好,太贪心了,差点把事情搞砸,还害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踢了小渣一脚,赶他去分钱。

    林立在一旁看着,心中暗惊黄极真是把张俊伟的算得死死的,这家伙果然一分钱不要,全分给手下了。

    想起黄极的嘱咐,林立轻笑一声,吸引张俊伟的注意。

    张俊伟看过来,却见林立没说话,好似在思考,犹豫着什么。

    也没有犹豫太久,顿了顿神,林立从背包里,又取出一大摞钱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张俊伟愕然。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林立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钱?”张俊伟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拿着。”林立命令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抿了抿嘴,意识到这林立已经把自己当做手下了,见不得自己拿不到钱,跟他混没好处。

    “华墟交代给五十万,林立负责送钱,可偏偏我没留一分,全拿来安抚手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立没有干涉我如何分钱,只是自己又拿出十万,弥补给我。嘿,倒挺对胃口的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对于他与黄极之间,插着一个林立这个中间人,原有的一些膈应,此刻已经开始松动了。

    要说他服黄极,那肯定是服的。可黄极却指定林立来管他,说不膈应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林立虽然语气生冷,可其实跟自己是一样的人,都是那种愿意为自己手下谋好处,带着大家一起发财的那种。

    相比起直接服务于神秘莫测,仿佛洞察人心,给人极大心理压力的黄极。

    中间有这么一个大哥作为缓冲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谁跟钱过不去呢?大哥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张俊伟笑道。

    林立不耐烦地摆手,张俊伟笑嘻嘻地收钱。

    收完钱后,张俊伟跟林立活络起来,聊了两句就聊到黄极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他对黄极等人的身份极为好奇,不敢直接问黄极,老王又精明狡猾,从林立这里打听或许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见林立说道:“老王和我大哥都是国际大盗,什么本事都有,经常干些大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‘666’又是什么来头?”张俊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米国的军火商,老王干了他们一票,被全球追杀。”林立漠然道。

    “豁!”张俊伟直感觉牙酸,军火商都敢惹,这群人也太猛了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都已经打算跟黄极混了,那这群人自然越猛越好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我?一个将死之人罢了,我有胃癌,时日无多,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抿了抿嘴,连忙安慰了两句。

    心说这也是个亡命徒啊。

    同时也理解为何林立如此生冷,将死之人恐怕只想最后做几件大事吧?

    紧接着,林立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递给了他,说道:“这是采购清单,大哥交代下来的,必须办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俊伟一看,脸都绿了,这里有太多东西是买不到的,有些不认识,有些一看就是违禁药物。

    “这两行的药物,还有这一张的东西,我上哪买去啊?”

    林立冷漠道:“动用所有的关系,无论如何也要弄到手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叫苦道:“我是有点关系,有些我能弄到,但有些我怕是真搞不到手啊!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跟老大说一下,这几样就算了?”

    林立此刻根据黄极的指示,压根对于张俊伟的话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淡漠地凝视着张俊伟,思绪直接飘到了当年老妈蒸螃蟹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看着林立那种对于生命无比之漠视的眼神,张俊伟不禁悚然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相对,张俊伟忍不住避开,而林立则依旧凝视着,毕竟他心里还想着当年考砸了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一批采购资金,晚上我还会送钱来。”说罢,林立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张俊伟跟在后面不停地说道:“大哥,要是有几样我买不到怎么办?大哥?你帮我说一下呗?”

    他此刻只能求林立帮忙说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林立一概不理会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张俊伟叹了口气,想着黄极手中握着的把柄,不禁苦笑着拿出手机,开始找人,打听清单上一些他看都看不懂的药。

    为了完成黄极的任务,他忙活了一天。

    累死累活,已经订好了清单上大多数的物品。

    可还是有一些,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晚上,林立又提着一箱钱过来,张俊伟再次叫苦,不停地解释不是钱的问题,钱可以等货到了以后再付,但有些药他真的搞不到手。

    对此,林立按照黄极的吩咐,蹙着眉头站在那不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老王开着车,与黄极一同来到仓库。

    黄极刚进来,就劈头盖脸地冲林立一通臭骂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让你去偷药了吗?”黄极骂道。

    “???”听了这话,张俊伟一愣,瞥向林立。

    别说张俊伟愣了,就连林立心里都一惊,不过依旧蹙着眉头,杵在那不吭声。

    在黄极的呵斥中,张俊伟很快听出来,原来林立白天从这走之后,跑去各大制药厂的仓库踩点了,打算去偷药,结果被黄极发现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自己烂命一条,我还不准你死呢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立认真地发呆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道:“我不知道有些药他弄不到吗?用得着你来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立一声不吭,低头挨骂。

    殊不知,张俊伟已经感动坏了……

    黄极骂了一分多钟,这才停下,最后叹道:“你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林立听了,立刻给出正确答案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的病不是治不了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黄极又看向张俊伟问道:“你弄到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打勾的我都弄到了,有些要过几天才送到。还有的……我实在是……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凝视着张俊伟,说道:“这些也够了,剩下的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,黄极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,并招呼老王过去。

    他其实只要这些东西,对于张俊伟的办事极限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。

    张俊伟听到黄极说算了,舒了口气,感激地看向林立,以为这都是林立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哥们谢了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林立冷淡道。

    被林立怼一句,张俊伟反而笑嘻嘻,直感觉这人真仗义。

    他认为林立白天的时候,表面上冷漠地没理他,实际上把他的请求听进去了,默默地想去把弄不到的药给偷来,被发现后,还帮他对黄极说了好话。

    另一头,黄极坐在沙发上,冲着一旁的老王轻声道:“现在,不担心了吧?”

    原来对于让林立代管这群人,老王后来有向黄极偷偷表示担忧,怕林立镇不住张俊伟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这一幕,老王也看出来,张俊伟把林立当做面冷心热,值得信赖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行,一根烂木头,竟然都给你盘立住了!”老王惊奇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老王又问道:“现在这里是安全了,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去伦敦?他们想来华国太难了,还是得我过去跟他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虽然光明会在华国的影响力很低,魔都这里暂时也很安全,但并不意味着,其他弥赛亚成员可以轻易地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成员们所在的其他国家,此刻很多都被光明会严格盯死,飞机轮船运走了哪些人,光明会可以迅速知道。

    那些人现在躲起来还好,一旦动身想去华国,反而暴·露,半路就可能被截杀。

    而若以华国为出发点,光明会则没那么厉害,查到所有离开华国的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可能第一时间获得情报,至少延迟好多天。

    这样老王就可以到了之后,迅速再销声匿迹,等光明会发现,已经晚了,又得在目的地重新找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最多四个月,如果顺利的话,最快一个月以后我就能办完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