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的头等大事,毫无疑问是提升医术,延长爷爷的寿命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他决定全心全意地扑在医术和生理化学上,争取早日找出能救治爷爷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的学习目标,就是整个魔都最顶尖的一批医学教授。

    吕庆功副院长,是复旦大学病理学教授,附属医院最厉害的外科大佬。

    医院里有一半的硕、博生都是他带出来的,是复旦最爱带学生的博导,每年总有好几名研究生挂靠在他名下。

    其医术综合排名在全球三千以内,并且每天都在研究最新的学术论文,以及改进手术,可以说正处于巅峰期。

    上午,他将参与一场研讨会,就一名淋巴癌患者,与数名主任医师商讨方案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到齐时,黄极穿着得体,施施然走入了会议室,并随手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他捧着二十份打印好的资料文件,轻手轻脚地来到每个人的座位后,朝桌上每个人的面前摆放文件。

    众人皆没有怀疑他,其中一人还冲着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黄极送完文件,便默默地坐在了投影仪旁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吕庆功坐在主位,倒是盯着黄极想了想,奇怪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黄极连忙站起来,微微鞠躬笑道:“吕院长,我是杨启忠教授的学生华墟,小倩姐家里临时出了点事,手机还没电了,只能临时托付我过来顶班。患者的资料她已经转交给我了,她说之前患者在中山医院的诊疗记录已经整理好,在第二十七页后面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,众人皆翻到二十七页,果然后面都是患者之前在别的医院的诊疗记录。

    “还有中山医院张教授的医疗建议,也已经发过来了,小倩姐说她放在了附件第二张。”

    吕庆功盯着资料看着,一边点头,一边摆手道:“嗯……好,我知道了,你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会议流程你了解吧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了解,我以前也做过导师的会议助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吕庆功没有多说,让大家看了看资料后,便展开讨论。

    在讨论到患者淋巴癌扩散的细节时,他正要提醒黄极该放投影了,却见黄极已然啪的一下将投影打在幕布上,不仅如此,还刚好正是他跟众人探讨的那张局部扫描图。

    吕庆功很满意,便没有多说,继续自己的分析。

    随着研讨渐入佳境,吕庆功逐渐习惯了黄极的存在,他几乎都要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助手。

    因为每当他需要什么时,黄极就会十分贴心地把他要的东西准备好。

    整个会议极度流畅,没有丝毫中断思绪的小瑕疵。

    当方案敲定,会议即将结束时,吕庆功才恍然意识到,黄极这个助手比他所见的任何一名研究生都优秀!

    简直是完全融入进去了,就好像他也参与了研讨一般,唯有随时随地都清楚知道大家在讨论什么,才能如此无缝地衔接展现出他想要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,你叫什么来着?”会议结束后,吕庆功笑眯眯地招呼黄极过来。

    “华墟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杨启忠的研究生是吧?我看你刚才对病情很了解,你也在研究癌症的课题吗?”吕庆功笑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是的,我在构思一种药物共刺激免疫淋巴t细胞,阻断癌细胞表面的d-l1结合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在研究这个?”吕庆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黄极只是研究个小课题,却没想到是阻断免疫细胞对癌细胞的识别。

    癌细胞一大顽疾的关键,便在于它能模拟正常细胞的一种蛋白质识别通路,让免疫细胞识别自己为正常细胞。若能找出一种药物,阻断这种伪装识别,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自发地攻击杀死癌细胞。

    吕庆功说道:“这课题对你来说太大了,我都研究不明白,还是看了最新的论文才知道,rb那边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。国内的制药条件还是差了一点,我也是偶尔想一想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利用人体免疫系统杀死癌细胞,这是全世界公认的最好的攻克癌症的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药若是研究出来,哪怕不能治愈所有癌症,也是必拿诺奖的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不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吕庆功错愕。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癌症本质是基因突变,是细胞复制、分裂的过程中,发生了错配,导致打破了海富烈克极限。有太多太多的情况能导致这种基因突变了,病毒、真菌、化学物质、电离辐射,甚至是紫外线,和家族遗传癌变,更难防范的是,竟还有因为精神压力、生活压力而导致的癌症。”

    “这难道不是一种生物对外界环境的适应吗?以基因突变的形式进行某种改变,甚至这种基因突变还能写入遗传物质。”

    “归根结底,它确实是一种病,因为癌变细胞的无限繁殖会破坏正常器官组织。但若以物种衍变的宏观视角去看,这亦可称为一种进化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免疫细胞之所以将癌细胞判断为正常细胞,也许并不是癌细胞‘狡猾’,为了自己的生存学会这种伪装。而是这本就是一种正常的生物进化,自然演变!”

    吕庆功愣住了,他从未听过这样的奇谈怪论。

    癌症是一种进化?免疫系统本就该放任它们?

    他激动道:“开什么玩笑?癌细胞一旦扩散,死亡率有多高你知道吗?癌细胞的破坏力是毁灭性的,这算什么进化?把人往死里进化吗?”

    “癌症的死亡率确实很高,但是它也同样具备,罕见的‘自愈’现象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吕庆功皱眉,确实,癌症古往今来有过不少自愈的案例。

    经常有一些癌症患者,病症自然消退,莫名其妙癌细胞就消失了。并且这种自愈的患者,往往不会复发。

    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,都会罹患癌症,这并非人类的特有疾病。进化论主张中性突变,自然选择,这是对的,但不完备,并不能解释所有现象。应该还有第三种……癌变衍化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恶性突变,对于一个物种的短期、个体而言,的确是一种病,死亡率极高。但人类的文明才几千年?人类的诞生才几十万年?以整个物种的宏观演化长河来看,这种恶性突变的意义,或许是积极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人类有文明,有智慧,所以人类可以主动做出不自然的改变。现今的医学手段,无不是以各种药物抑制癌细胞,以手术切除未扩散的肿瘤,并且还想着阻断免疫细胞对癌细胞的‘友军识别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方法,当然可以救人,可以让个体得以活命。但从整个人类的物种演变来看,现今全世界对于癌症的攻克思路,或许是在扼杀人类的进化潜力。”

    吕庆功愠怒道:“你还选修了生物?我教出来的双料博士也不是没有,但像你这么离经叛道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咳咳……我知道,医学的目的是救人,我只是忍不住想说,遏制、切除、消灭癌细胞并不是最好的方法,堵不如疏……协助、推动、正面引导癌症完成对人体基因的正向突变,让它‘大成功’之后自行消失,或许才是最好的治疗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治愈了癌症,人类也在适应进化的道路上,又迈进了一小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