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与吕庆功教授一聊,就聊了一上午。

    关于正向引导癌症的话题,黄极浅尝辄止,便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除了刚开始聊了点离经叛道的想法以外,后面都是在进行正经地学术讨论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越聊越深入,吕庆功到后面,几乎都忘记了黄极只是个‘研究生’。

    仿佛黄极也是正教授级一般,吕庆功开始拿出一些自己平日里苦苦研究的问题,与黄极交流。

    前后大约三个小时,黄极才把吕庆功有关于自己不知道的医学知识汲取完毕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黄极的医术已经不亚于吕庆功,甚至还更甚一筹!

    因为黄极对于中医和化学也有不俗的知识基础,再加上信息感知,黄极对于人体的了解,其实比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要强!

    所以聊到后面,双方已经是平等的探讨。

    吕庆功看过的所有论文,平时研究的所有问题,黄极都知道。

    有些,黄极会与吕庆功具备相同见解,有些,黄极则提出不同看法,那是他个人独特的思考角度!

    “抱歉,吕教授,我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……而且我下午还有事……”黄极看了看时间,十二点了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吕庆功这才回过神来,惊异地看着黄极,仿佛在看一块宝玉。

    不是未雕琢的璞玉,而是宝玉!

    或许全面性不如自己,只是刚好都在谈论对方擅长的问题,但至少刚才这四个小时讨论的领域,对方都有不亚于自己的见解和水平。

    “小华啊,你有没有兴趣换个导师啊?明天就来我的研究所报道,我给你五千一个月补助。”吕庆功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只是纸上谈兵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担心杨启忠啊?没事,我跟他说。他这个人一点都不关心学生的,小华,你来,我给你七千一个月!”吕庆功说道,他是真动了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吕庆功见状,也不逼得太紧,点点头,便放黄极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收拾东西回去,一边还在想黄极的一些见解,越想越觉得年轻人思路活。

    “哎呀!忘了要号码了!”吕庆功突然想到自己没有留黄极手机号。

    干脆,他直接就打电话给杨启忠教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电话通了,吕庆功直接说道:“老杨,我找你要个研究生!”

    “呦?我那群不成器的你也看得上?”杨教授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眼光。你就说给不给吧。”吕庆功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给你推荐一个。”杨教授随口就答应了,研究生而已,他名下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!不要你推荐的,你以为我缺学生啊?我就要你那个叫华墟的。”吕庆功说道。

    杨教授一头雾水道:“华墟?谁啊?”

    “唉,你看看,你一点都不关心学生。”吕庆功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找找,号码我都存在手机里,我先挂了查一下。”杨教授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对了,一会儿记得把他手机号也给我。嗯,就这么说。”吕庆功说完挂断了。

    他心情很好,笑容满面,哼着歌在走廊走着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名女青年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吕庆功一看,这不小倩吗?

    “慢点慢点,家里出了事,不用这么急着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小倩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教授,我路上被人拖住了,有个老头赖在地上讹我,还把我手机抢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吕庆功一愣,怎么跟华墟说法不一样?算了,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今天会开完了,你临时委托的那同学真的不错,是你学弟吧?你反而得多跟人家学学啊。对了,你有他电话吧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小倩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啥同学?啥临时工?啥学弟?

    “我……啊?教授你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吕庆功眉头一皱,愠怒道:“华墟不知道嘛?不是你有事,让他来顶班的嘛?把他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小倩都快听晕了,连忙道:“没有啊……对不起教授,我当时手机都被抢走了,那老头缠着我好久,我一直脱不开身,也没法请人顶班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吕庆功大惊。

    “我没请人顶班啊,我也不认识什么华墟啊……”小倩老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年轻人不要逗我玩!你给我说清楚!今天你没来,有个研究生替你来送资料,还助理会议,你说你不知道?”吕庆功急了!

    小倩见教授这么急,也慌了,但还是说:“我真不知道啊,我真不认识什么华墟啊。”

    吕庆功目瞪口呆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时,杨教授打来电话,吕庆功连忙接通。

    只听到杨教授说道:“老吕啊,你说的那个华墟,不是我学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你别骗我!”吕庆功真的急了!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嘛啊?我连姓华的学生都没有。”杨教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有没有他手机号?”吕庆功问道。

    杨教授无语道:“诶你……我没这个学生,我上哪给你手机号去啊?你怎么了?都说糊涂话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可能?我学生呢?”吕庆功喃喃道。

    他真是懵逼了,整个人就呆立着,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那个叫华墟的学生,知识扎实,思维活泛,见解深刻,得体贴心。

    简直是最完美的学生,他都打算收为衣钵传人,以后培养成自己最得意的弟子。

    他想了好多好多,好多好多……

    怎么突然之间……就没了?

    “我老糊涂了?不可能啊!”他百思不得其解,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他连忙打电话给当时一起开会的其他主任医师,这才确定真的有这个人,不是他在做梦……

    “悔不该放走那华墟哦!”吕庆功捂着额头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是弄虚作假,蒙混过来的,当时就应该强留住他,至少留下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对于其弄虚作假的行为,吕庆功并不在意,毕竟又不是害他,只不过混了个身份进来跟他探讨而已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骗人?学问人的事罢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复旦大学的,快帮我去查查他到底是谁的学生!”吕庆功说道。

    小倩问道:“他长什么样子啊?”

    吕庆功一怔,这让他怎么说,他只能说见到了就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小倩差不多也听明白了,说道:“如果他混进来的话,电梯和走廊监控应该拍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查!快带我去查监控!”吕庆功激动道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保安室,很快无数人配合他查监控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查,在那个时间段,都没有黄极,显然他避开了所有的监控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你们监控怎么装的?这么多死角?”

    吕庆功翻来覆去地找。

    最后终于在一段大门出入口监控那里,找到了‘华墟’,只不过没有脸,对方完美卡住一个角度,低着头混着其他来医院看病的人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吕庆功也只是认出了露出来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他为何不愿露面?”

    吕庆功还不死心,又去学校查,最后发现,学校也没有人叫华墟。

    “怪事,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