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吕庆功的推荐信,是黄极自己写的,他仿造了吕庆功的口吻,然后找了间网吧登陆了吕庆功的个人邮箱,发了两份介绍信。

    在加上一些巧妙的时机把握和心理把握,黄极就制造了自己与洪院长直接面试的机会。

    面试结果不重要,黄极又不是真要工作。

    通过切实存在的知识底蕴,黄极成功与洪院长聊了两个小时。对方还亲自打了两个电话,安排好了黄极与其他教授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黄极开始了连环‘诈骗’。

    有了洪院长的推荐,黄极找到了林涛教授,只需要一句:“林教授你好,我是华墟,洪院长让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便让黄极有了跟同济大学内分泌代谢研究室的一大票博士、教授,有了深入交流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回就不用装结巴了,他款款而谈,口若悬河,成功让林教授把他当成重点培养对象。

    最终离开时,林涛教授让黄极今年十月份去参加同济大学的在职研招,到时候只需要拿着毕业证现场确认之后就可以考试了。

    因为认为黄极必过,所以林教授已经把他提前当做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允许黄极每天都可以出入研究室,向他探讨问题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可就太方便了,附近几个校内研究室的所有博士、教授,脑子里的知识都成了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黄极不用每个人追着聊几个小时,有了这层身份,他随时可以接近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人,只需要每天上午在其附近待半小时,下午再接近他半小时。

    反复两三天,就算是顶级教授,黄极也足以汲取他全部的尖端知识了。

    至于考试……

    黄极满口答应,但显然十月份他不会去的,他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,还考研?

    他哪怕有个本科文凭,他都有的是办法进入各大研究所,最简单的,便是直接应聘!

    黄极自信,只要给他一个应聘的机会,他绝对可以正儿八经地,以社会招聘的形式进去工作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他连个初中毕业证都没有,只能靠骗。

    如此,三天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黄极在同济大学各大研究室晃荡着,或参观,或闲聊,或以请教的姿态探讨交流。

    往往一天下来,他视野所及之处,永远都有人,且至少是一名副教授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大家忙活起来,他还主动端茶递水,甚至拿起拖把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大家渐渐也习惯了他的存在,有的人干脆就直接把他当做林教授的学生,招呼他帮忙送东西。

    送东西,是黄极最爱干的活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能随意出入同一栋楼的研究室,而一旦送东西,他就可能接触到其他系的教授。

    或者某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,甚至院长。

    黄极这几天,都在利用各种方法,接近各大医院的主任、院长,各大院校的博士、教授。

    从内科到外科,从药理学到解剖学,从急诊医学临床护理,再到干细胞再生医学、人造心脏器官移植,黄极统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魔都有许多全国排名前几的医院,教育部重点研究室,各种医学工程研究中心。

    黄极想尽办法混入其中,收获了巨量的知识,大量的临床经验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地方,还是特别难进的。

    譬如中科院的人类基因组研究重点实验室。

    黄极在外面观察,踩点了两日,才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这天,他面带微笑地来到保安室,笑道:“你好,我是来实习的,刘院士让我来报名。”

    保安查了一下,的确,今天下午会有一名从加拿大回来的,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留学博士来实习。

    “你叫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李文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直接去赵主任的办公室,c栋三楼,305。”保安说着,让他登记一下,便放行了。

    黄极当着保安的面走进了c栋,可紧接着又从后门穿出,绕到了b栋。

    这里是实验楼,每天至少有一到两名顶尖的专家在工作。

    黄极当然不可能真去见什么赵主任,对方有照片,他可冒充不过去。

    瞥了眼监控,黄极发现没有死角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秒钟,黄极低头走了进去,虽然被整个拍进去,但他确定这个角度,照不到他正脸。

    “竟然要电子证件。”黄极刚进去,大老远望了眼电梯,却发现电梯不是谁都能用的。

    需要工作证件才能开启电梯,而且每张证件只能去某个固定楼层或回到一楼。

    他正要转身走楼梯,却发现一名女子已经提着两张纸快步从门外走进来。

    后路被堵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如果黄极从电梯门前退缩,转而走大厅另一侧的安全通道,就会很可疑。

    值此之际,黄极一边放慢脚步,一边迅速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拨打了身后那名女子的手机号!

    “铃铃铃!”女子在黄极身后数米外,突然手机响起,便停下脚步,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请问是有机合成室的刘欣吗?”黄极冲着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在他身后的女子,手机放在耳边,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就看到黄极说同样的话,站在他前面数米外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就在他身后,还在那说道:“哦,我是新来的李文思,赵主任让我来b栋401找你,你人在实验室吗?我已经到b栋楼下了。是现在去你办公室吗?喂?”

    说着,还一边缓步朝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“哈?”刘欣见状,莞尔一笑,走近黄极,拍了拍他。

    黄极转过身,捂着手机问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刘欣。”她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一愣道:“啊?”

    刘欣晃了晃手机。

    “原来刘姐就在我背后啊……”黄极恍然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说完,两人皆放下手机,摇头大笑。

    这一下,两人便不知不觉熟悉活络了不少。

    黄极笑着主动介绍道:“我是李文思,刚从加拿大回来,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,还请刘姐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李文思……哦!我知道,你是ubc博士毕业的那个留学生吧?拒绝了学校挽留,回国工作,刘院士招来的。没想到分到有机合成室来了。”刘欣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,回国效力嘛。”黄极笑道,始终维持自己在刘欣左侧,这样他会距离电梯更远……

    果然,当两人来到电梯前时,就见刘欣已经本能性地掏出卡,滴了一下电梯。

    黄极便如此轻松地,混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电梯里,两人有说有笑的,黄极讲了不少在学校的趣事。

    因为黄极知道,刘欣很缅怀求学时期,她的心里有很多那时候的珍贵记忆,至少排名前三的难忘时光,都是那个时期。

    如愿来到四楼,黄极就只见到几个人在工作。

    刘欣丝毫没有怀疑黄极的身份,领着他向其他专家介绍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一眼就锁定了这里学识最渊博的男子,四十七岁的年纪,发际线已经接近后脑。

    “这是新来李文思……”刘欣介绍着,随后又指着秃男说道:“小李,这位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潘院士,可不用介绍,我在加拿大也久仰您的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潘院士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当然,2007年的时候,您曾去往ubc考察,临走时,您在学校给我们上了一节课,之后的采访阶段,我作为华人学生代表,问了您一个问题‘如何评价自己的博士毕业课题’。您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潘院士一怔,随后伸出手指,恍然道:“啊!那个问题是你问的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是的。您当时的回答是,自己的博士毕业课题,其实到现在都还没有完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记得你,别说那个时候了,我到现在那课题还没做完呢……”潘院士笑道。

    当年问出这个问题的,根本不可能是黄极,别说黄极,甚至都不是他所冒充的李文思。

    但是黄极知道,潘院士根本不记得那个人,在黄极提起后,潘院士只能想起来当时有个学生问了那个问题,至于问问题的人,长什么样子,他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    如今黄极突然提及此事,还说出细节,潘院士脑海中当年的那个学生,就自动从模糊,转变成了黄极的脸。

    有了这层印象,任何时候他见到黄极,都会相信他是当年的那个学生,继而以此为基础的所有谎言,都会本能地相信。

    就在黄极成功打入内部,与科学院院士,共同工作,汲取知识时。

    大门外,老王终于看到了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老王倚靠在一辆轿车前,抽着烟,瞥见一名青年走向研究所。

    “头发稀疏,微胖,戴眼镜,嘴角有痣……没错,就是他!”老王将烟头一扔,率先一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李文思博士,你可算来了。”老王满脸堆笑道。

    李文思在马路边停了下来,跟老王握了握手后问道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赵,昨天我还回了你一封邮件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李文思恍然道:“哦,您就是赵主任啊!”

    “嗯嗯,事情是这样的,小李,本来是打算让你到我办公室面试,但是又出了点意外,临时有变,我呢……要立刻去一趟苏州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……苏州?”李文思错愕。

    老王无奈道:“对,我这正要走呢,你就来了,不好意思啊,面试地点要不改在机场?亦或者你先回家,过几天再说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其实都可以。”李文思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走,上车。”老王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李文思一脸懵逼地上了老王的车,老王直接带着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,老王刻意开得很慢,大约十分钟后,他假装要打电话,却没摸到手机。

    “哎呦,真是老了,手机忘在家里了,小李,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文思递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新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回国,新买的。”李文思笑道。

    老王操作一番,然后假意打电话,实则暗中动了手脚,把手机上的赵主任电话,拉进了黑名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