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与潘院士,先后共处了四个小时,才终于满意地离开。

    潘院士虽然医术只能算是兼修,但其细胞合成、有机化学皆属顶尖,基因工程的造诣更是国内第一。

    别看他才四十七岁,在院士中属于年轻一辈,可恰恰这是最巅峰期。

    科学家最具创造力的工作峰值年龄段,就是三四十岁左右。全世界科学家发表重要学术著作的平均年龄,乃是349,且这个数值还在稳定下降。

    通过他,黄极终于突破最后的‘瓶颈’。医术、化学、生物三大领域,已全部走在国际前沿。

    其中综合医术水平,已达世界第四。

    这个排名并不高,甚至黄极都觉得低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是几乎每一科,都达到了国内一流正教授水平,每一科!

    再加上黄极还有自己结合中医的独特理解,以及作为唯一知晓人体所有特殊节点的人,医术可以说已经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全球不应该有综合排名高于他的人类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然还有三个?

    黄极意识到那三个人,绝对不是普通人,恐怕与外星人颇有关联。

    四月二十九日。

    黄极来到了华山医院,经过前段时间的运营,他已经成功在这里得以观摩学习。

    林教授的妻子李医生,是这里的主治医师,她以为黄极是林教授的研究生,便拉他来医院帮忙打下手了,美其名曰观摩学习。

    没有一毛钱好处,但黄极依旧乐意工作,因为他可以正儿八经地接触所有科室大佬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该榨干的已经榨干了,黄极之所以还来,只是想搞到一些张俊伟没买到的药物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黄极老远看到李医生,先凝望了片刻。

    这是习惯,他每天去接近这些医学领域的专家们,都要先确认一番,自己的假身份是否已经被揭穿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他观察片刻,便笑了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被揭穿了。

    从吕庆功教授开始,到现在,过去了九天,他几乎接触了医学领域的所有权威人士。

    魔都的顶尖医生、教授,大多数都被他光顾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周的连环诈骗行为,他的大名终于在各大医院、医学研究所传开了。

    “拆穿是迟早的事,好在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。”黄极暗笑,他也没打算骗别人一辈子。

    吕庆功、洪院长等几个大佬,总会有交集,聚在一块,任何一人,提了一嘴华墟,场面顿时就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某次交流会上,吕庆功说:‘哎呦,我上次遇到个研究生,特别棒!我可喜欢了,想让他当我的学生,奈何他的身份是假的,找不着人了。’

    洪院长立刻就说道:“哦?你还缺学生?你前几天给我推荐个本科生去我那面试,我看就很不错,我已经让同济大学给收了。他是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吕庆功当场就懵了。

    推荐本科生?怎么可能,从没人拜托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哪有?我什么时候给你推荐了?”吕庆功问道。

    洪院长愣了,说道:“就上周啊,叫华墟,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!华墟?他在你那?太好了!我刚才就是说让他当我学生。”吕庆功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,呵呵。现在知道了?晚了,你自己把他往外推的,他以后是林涛的学生。”洪院长笑道。

    吕庆功急道:“不可能!我一直在找他,你问杨启忠。”

    杨启忠教授说道:“是真的,那华墟自称是我的学生,然后去见老吕,老吕发现他能力不俗,还找我讨要呢。结果你猜怎么着?他连复旦的学生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不是复旦的学生?那是哪个学校的?”洪院长也懵了。

    接着其他几位教授,也插嘴进来,显然他们都接触过华墟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华墟是吧?他怎么能是复旦的呢?明明是同济大学的。”一名教授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他绝不可能是同济的。”洪院长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呢?还是你们同济林教授的学生啊。”

    洪院长连忙道:“以后是,但现在还不是,他是报的在职招研,十月份才考试呢,现在还只是拿复旦的本科学历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!”吕庆功与杨启忠一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复旦所有的学生,我们都查过了,就没这个人!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说,找不着人了!”吕庆功无语道。

    这时,另一个教授在一旁不停地摇头,说道:“哎呦,我不知道你们在吵什么。你们是不是在说一个叫华墟的研究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认识?”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那教授笑道:“哎呦,我怎么能不认识呢?他还帮我送了两回饭呢!”

    随后,他用极其自信的语气说道:“人家是交大的!不信你们问老朱。”

    角落的朱教授愕然道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你的学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华墟?我不认识啊……”朱教授懵逼道。

    接着一名交大附属医院的专家接口道:“胡说!他肯定不是交大的!他是同济大学林教授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场面一度极为混乱。

    洪院长眼见又绕回来了,拍桌道:“都别说了!还有谁见过华墟。”

    唰唰唰,在场十二名教授举手。

    老朱见状,笑道:“诶,你们说的这个研究生,到底是不是一个人?”

    洪院长纠正道:“他只是本科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他肯定是博士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他不是博士毕业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毕业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又七嘴八舌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朱笑道:“不会都是假的吧?他根本就是个骗子,把你们都骗了?有没有给他钱啊?”

    “身份……看来是假的,但你要说他是骗钱的,绝无可能。我一毛钱也没给他啊,他还请我吃了顿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骗子,他一定有别的原因隐藏身份,因为他的确是有真才实学的!你不知道,他的外科知识比我手下两个博士生都扎实。”

    “外科?我倒觉得他在内分泌科有着极为深刻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内分泌?你怕是没看过他药理学的论文。”

    “药理学?你知道他在骨科上的造诣吗?”

    聊起华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,场面一度十分混乱。

    但很快,大家都意识到,这是个超级大骗子。

    他前前后后,至少骗了魔都医学界几十名顶尖、一流水准的医师或教授。

    到底哪个学校的?到底哪个专业的?到底是什么学位?竟然有好几种说法。

    其身份,完完全全就是个谜。

    “快!老洪,你联系一下你的学生,让他问问华墟现在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不是说最近都还见过吗?找到他!”

    于是乎,大家都动员起来。被黄极光顾过的人们,相互印证,相互联系,很快圈子内传遍了。

    “我滴乖乖,中科院都被骗了,有个叫李文思的海归博士,直接被忽悠到机场,背了一下午的论文。而与此同时,有人冒充李文思进了实验室,工作了四个小时,最后还帮人家做完一份半合成,这才堂而皇之地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中科院连冒名顶替的人,都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被一学生,给骗得团团转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,华墟那是真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那也是啊,我怀疑那就是华墟,我跟你说,潘院士知道真相后还不信,见了真正的李文思后,死都不认人家是李文思,非要问昨天那个李文思去哪了,为这事,都跟赵主任吵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被骗者甚多,所以一夜之间圈内疯传。

    但回过头来想,又发现谁都没有被他骗什么东西啊。

    骗钱?华墟从头到尾,就没有找人要过一毛钱,有时还给了点小恩小惠。

    害人?在座的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,所有人都觉得,此人贴心得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华墟还在多家医院打了义工,以及在多家学校的研究室打杂,端茶递水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学问方面都是真本事,只是名头弄虚作假,但学识却货真价实!

    综合各人的说法,一汇总就发现,这确确实实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甚至是个全才,他竟然在所有医学领域,皆有极为深刻的理论知识,部分领域,实践能力也颇为高超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这件事就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目的呢?这位神秘研究生,他在这么多医学界的教授面前,弄虚作假的目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不是骗钱,不是害人,那难道是偷什么东西?

    也没有啊,众人回去后仔细琢磨,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东西被偷走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他们一辈子都想不通,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,会有人能偷知识。

    不,这并不能叫偷,学问人的事,能叫偷么?

    一份知识被学走之后,也就变成了两份。他们从未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总之,最后因为谜团太多。

    他们都将其称为‘神秘研究生’,虽然其到底什么学历,有多个版本。

    此人仿佛从天上掉下来一般,神秘地出现,骗过无数大佬后,竟连一张照片正脸都没留下来。

    没见过他的人之间,仅有流传的照片,不过是医院监控所拍下的一张背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