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察觉到一夜之间,身份就已经用不了时,正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刚走到楼梯口,突然来华山医院看病的一名路人,端着保温瓶从他身旁经过,猛咳几声。

    这本无可厚非,毕竟来医院的人,谁没个头疼脑热?

    然而黄极却脸色剧变,以极夸张地动作朝一旁闪避。

    他在躲闪飞沫!

    因为动作幅度太大,附近的人都看过来,有的人还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,这是在嫌弃人家咳嗽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嫌弃,也就皱皱眉头,这位倒好,竟然惊得跳开!

    以至于,咳嗽那人反倒眉头紧皱,没好气道:“感冒而已,死不了人的!”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你应该找医生要个口罩。”

    “有毛病!”那人嘟囔一声,径直走开,坐在了候诊厅。

    候诊厅里有很多人,就那么密集地坐着。

    那人时不时咳嗽两声,喉咙发出臃肿的声音,难受时就拿起保温瓶喝口热水,润润嗓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此人咳嗽时,喉咙湿润,飞沫更多。

    “六级……”黄极盯着飞沫,确认了病毒的感染等级。

    这是他医术显著提高之后,自己做出的综合评估,与国际标准大抵相似,但又有他自己的额外划分。

    一级只是动物之间,不会感染人类。

    二级感染过极少数人类,主要还是动物,对人不易感染。

    三级就会容易感染人类了,但只在人与动物之间,不会人传人。

    四级会在人群之间传播,形成‘瘟疫’。

    五级则是感染途径很多,速度极快,且病毒能在体外坚持较长时间不死。

    六级极易传染,传播速度极快,且潜伏期极长,暴·露在外界长时间不死,且无症状感染者也具有传染性。

    至于七级,那就是传说级别了,能迅速弥漫整个生态圈,感染所有动物,并能适应高压、低压、高温、低温等各种环境。

    第七级,还没有先例,类似各种作品里的丧尸病毒。

    黄极时时刻刻,都默认不屏蔽对病毒的感知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有病毒携带体被他看到,他就会被动地察觉到病毒感染等级。

    之前此人在他面前,一瞬间极其危险的信息冲击过来,他一咳嗽,飞沫肉眼可见。黄极头皮发麻,自然大幅度躲闪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是能看到病毒,他看到的只是飞沫,和对方这个病毒携带体,但光从携带体上的信息,他也足够了解到很多关于病毒的边角料。

    只是病毒的rna序列,以及其各自所代表的意义,他没法读取到。

    “极易感染啊……而且是全新的病毒,已经开始全球大流行,世卫才把他定位成五级。”

    黄极皱着眉头,拿出口罩戴上。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,遮掩面容的东西。

    却不料,此刻真正要因为预防病毒而戴上它。

    “护士们暂时还不知道我是骗子的事,我只需要避开医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问题也在这里,黄极并不想那些医生专家们找到自己,所以他此刻必须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而咳嗽的那家伙,感染的却是未知病毒,迄今为止还没有简单的检测方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发病来势凶猛,并发症极多,是会致死的。

    这毫无疑问,会是个全球大流行的顶级疫病,目前虽然完整基因序列已经上传到国际流感数据库,但国内还处于学习研究阶段。

    黄极预演了一下,就会发现,眼下这人会被当普通感冒处理,之后成为超级传播者,因为他还是个出租车司机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黄极戴着口罩,走进候诊厅。

    又拿出一张口罩递给那人,那人楞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汤岩,把口罩戴上。”黄极直接报出对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汤岩刚要骂街,随后就见黄极掏出了一百块交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诶!好好好……”汤岩立马把口罩戴上了。

    旁人见了,纷纷盯了过来,好家伙,戴口罩就给一百块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汤岩这才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想发财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扫视了眼其他人,确认这里没有其他感染者,便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“什么?咳咳……你等一下我。”汤岩是个财迷,直接病也不看了,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黄极戴着口罩低着头走出了医院,领着汤岩来到停车场。

    他的出租车就停在这,汤岩还以为黄极要自己当司机,便率先坐了进去笑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黄极打开后车门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各种信息涌入心里,这简直是毒箱。

    “在车上等我,不要到处跑。”黄极掏出两百扔进窗户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汤岩拿着钱说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黄极就从附近药店买了消毒液回来。

    足足六瓶,其中四瓶他放在地上,说道:“自己一瓶,前座一瓶,后座一瓶,车外一瓶,给我干光。”

    “四百!”汤岩眼珠子一转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打开钱包,亮出里面一沓钞票,约莫两千块钱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汤岩立刻开始干活,把车子里里外外都喷了消毒液,接着还有自己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花了将近半个小时!

    黄极仔细检查了一下,确认没有问题,这才坐了进去,给了他四百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小哥你说的发财,不会就这几百吧?”汤岩笑道。

    “送我去西郊,岭光二手车回收市场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八百!”汤岩飞速涨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汤岩连忙发动汽车,载着黄极往西郊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那里,在黄极的指引下,一路往深处开,直到一座极为偏僻的仓库前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下车。”黄极说完率先下车。

    汤岩屁颠颠地跟下来,走进仓库。

    这时,林立,张俊伟带着小渣等几个弟兄迎了出来,其中小渣和另外一个被阉割的汉子,最为积极,毕竟他这几天,天天都要被黄极针灸疗养,下身已经好转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汤岩感觉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张俊伟看到外面的出租车,嘟囔道:“司机怎么也下来了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黄极是打的士过来,到了地方发现忘了带钱,于是便自掏腰包,打算帮黄极把的士钱付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钱……钱还没给。”汤岩正好因为黄极没有给说好的八百块,嘀咕着要钱。

    张俊伟拿出钱包笑道:“我来给,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汤岩说道:“八百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死啊?”张俊伟顿时变脸道。

    汤岩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不是……是说好了八百块的!”

    “打个的你敢要八百?你从柬埔寨开回来的啊!”张俊伟举起拳头,作势要打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黄极叫住张俊伟。

    “把钱给他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愕然道:“真给啊?就算从金陵开回来,也不用八百啊。”

    黄极没说话,林立直接掏钱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林哥,我来我来。”张俊伟连忙拦住林立,自己掏腰包。

    汤岩收了钱,并没走,而是问道:“还有发财的么?这都小钱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,在那角落待着,哪也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再理会他,径直走开。

    “啊?”汤岩一愣。

    张俊伟立刻指着仓库角落吼道:“过去蹲着!”

    汤岩懵了,连忙道:“不是……什么意思啊?诶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身想走,却发现小渣等人围了上来,每人手中还有扳手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……不是不是,别掏东西啊!我懂了懂了,好好好,我过去!”汤岩苦着脸,连忙勾着腰跑到仓库墙角。

    一群大汉围了半圈,汤岩蹲在那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!喂!那位老大!我哪得罪你了?我不就吐了口痰吗?”汤岩激动道,不自觉站起来往前迈半步,看向远处正在检视一批货物的黄极。

    “给我蹲好!”张俊伟吼道。

    汤岩连忙又缩回去蹲好,欲哭无泪,有点崩溃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真没惹你们老大,诶,你们评评理!我就是感冒了,去医院看个病,咳嗽几声,这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然后咳嗽有点唾沫,也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张俊伟吼道:“你唾沫吐我们老大身上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!诶!问题就在这,我没吐到啊!”汤岩摊着手,瞪大眼睛说道:“我真没吐到!你们老大一个闪身躲开了啊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点小事,把我忽悠到这来,至于吗?”

    张俊伟也有点困惑,他并不知道这人哪里得罪黄极了,然而这也并不妨碍他吼道:“蹲好,别动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出来混也得讲点道理吧?好好好,我承认!我承认好吧,我确实骂了他!”汤岩无奈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一把揪起对方衣领。

    汤岩就飞速说道:“我道歉好吧!我道歉,真心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!”黄极在另一头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放开汤岩,叫他待着别动,随后回到黄极身旁。

    黄极拿出剩下的两瓶消毒液,冲他一通喷洒,然后说道:“尽量不要碰他,其他人也要消毒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?他有传染病啊?”张俊伟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传染病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一愣,立刻招呼弟兄们去洗手。

    “以后靠近他戴口罩,不准他乱跑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黄极又指着对面一座仓库道:“那仓库也是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真放东西用的。”张俊伟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把里面收拾一下,然后把买的这些器材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