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仓库收拾好,黄极是打算作为实验室,自己研究这个病毒,并将其破解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赶巧了,既然发现了,就肯定要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正好也是练手,磨练自己的实践能力,给后面为爷爷制药,积攒经验。

    黄极一边观察着汤岩,一边思索着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到角落的汤岩有小动作,正在偷偷用手机发短信。

    “把他手机砸了,给他一千块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一愣,连忙把饭放下,去砸手机。

    汤岩见状,连忙道:“我自己砸!自己砸!”

    “真给钱吗?”张俊伟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掏出一千,张俊伟连忙道:“我来给!”

    他拿出钱,扔给汤岩。那财迷立刻就自觉把手机给砸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就这么一直关着我吗?”

    还不待黄极说话,汤岩又继续说道:“是不是关我一天,也要给钱啊?那个老大,你说的发财是这个吧?几万一晚啊?”

    他只是摸到规律了,虽然被关着,却还想着要钱。

    黄极一笑,说道:“二十四小时,一千。”

    汤岩嘀咕道:“有点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倒是真讲信用,我信你,你打算关我多少钱的?”

    黄极歪头道:“你先住二十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汤岩惊得站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扶着墙,他腿麻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动!”张俊伟吼道。

    汤岩一屁股坐在地上,说道:“关二十天?这太狠了,一天三千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黄极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汤岩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另外关这么多天,不可能让我一直坐地上吧?不弄张床?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有点渴了,你们总不能渴死我吧……你们这鸭腿饭也看起来不错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矿泉水五百,鸭腿饭一千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?你说什么?”汤岩如遭雷击,有点崩溃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一张床,买断价一万。你可以不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……哪有这样的啊?”汤岩激动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彼此彼此,互通有无,双向盈利,很公平不是吗?可惜不算gd。”

    汤岩人傻了,一旁张俊伟大笑道:“哈哈哈,老大,卖便宜了!”

    “不便宜了,不要乱涨价,给人家点赚头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汤岩算着这笔账,一天三餐加一瓶水,他不光赚不到钱,还会倒贴。

    唯有一天两餐,才有赚头,若一天一餐,就赚得多了。

    汤岩苦涩道:“别这样啊!我错了,你真想饿死我啊?你到底为什么关我啊?”

    黄极走上前轻声说道:“你还记得六年前,你在西·安路开车,当时窗外电闪雷鸣,下着大雨……”

    谁心里没点秘密呢?

    汤岩顿时脸色惨白,蹲在那脚都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下着大雨我根本没看清有人在马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跑呢?”

    汤岩哭丧着脸道:“我当时实在是连房租都交不起了,结果还撞了人,根本不敢停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下车看看的。”黄极语气复杂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……我真的……咳咳咳……”汤岩捂着脸情绪极为激动,又有病在身,接连咳嗽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可曾想过,为什么六年过去,没有那个人半点消息,也始终没有人找到你?”

    汤岩一边咳嗽一边说道:“当时雨那么大,那条路又没有监控,我从自那件事之后,就再也不敢开车去那条路,那年被我撞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抬起头,凝视着黄极道:“你知道这事……莫非当时撞得……就是你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有一些实验要做,你要做我的小白鼠。”

    汤岩闭上眼,重重点头道:“都听你的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黄极先拿来针管抽血,随后又在他隐穴上刺了一针。

    这一针可以暂时加强免疫力。

    带着一管血,黄极走进了对面的仓库实验室。

    而汤岩,则再不复之前贪财的模样,整个人意气消沉,又有一丝解脱。

    他直接买断一张床,还点了两份鸭腿饭。

    张俊伟提醒他:“嘿,这就一万二了!”

    汤岩点点头,说道:“再来两瓶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困惑,不知道黄极跟他说了什么,刚才还一副老财迷的模样,现在却上赶着送钱?

    唯有黄极听到这话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只有他知道,汤岩六年前,那起自以为的肇事逃逸,其实根本没撞到人。

    当时下那么大雨,路上怎么会有人呢?还在马路上?

    那条路旁,有集贸市场,当时立在路上的是一座塑料人形模特,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扔那的。

    下着大雨,汤岩没看清楚,等逼近时才发现已经晚了,他连忙打方向盘,可还是蹭到一角车灯,直接把那‘人’蹭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时透过车窗,他只以为自己撞了人,也不敢下车查看,匆匆离去。事后车灯上没有血迹,他也只当是撞到脚,血可能没溅到车上,再加上下暴雨,这才没有血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已有六年,这六年来,汤岩一直活在恐惧和愧疚之中。他再也不敢下雨天出车,也再不敢经过那条路。

    后来他不停跑出租,生活稳定了,又是财迷性格,省吃俭用存下了钱,想找到当初撞的人,却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如此六年来,他一直提心吊胆,也一直在拼了命地存钱,内心始终没有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突然被黄极点破,他其实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以为黄极就是当年被蹭飞的那个人,看到黄极没有缺胳膊少腿,他心里是解脱的,对于黄极的要求,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想法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并不会说穿,他甚至还要故意认下,最后再‘代替那个人偶’原谅他,好让他自己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顺带着,令其这几天安分点,老老实实配合实验。

    “哦?一转眼,这病毒竟然就已经有名字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将血滴在化验器皿上,然后用肉眼化验。

    只见病毒有了个全新的名字,其原本叫猪流感,现在改名为了‘h1n1’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24号时,病毒的完整基因序列就上传到国际流感数据库,供全世界科学家研究。

    常规来说,特效药没有三到五年是出不来的。运气再好,也得一两年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研究的人多了一个黄极。

    “潜伏期一到九天,视体质而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汤岩的潜伏期有七天,现在依旧处于潜伏期内……他今天去医院真的只是感冒,早在被感染h1n1之前,他就已经先得了轻度流感,h1n1病毒会导致其他已有病症加重。”

    黄极对汤岩的病情了如指掌,所以他也知道,汤岩的情况现在的医院根本检测不出来。

    从潜伏期,到发热发病,再到呼吸衰竭,只需要二十天就会死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硬抗的情况,黄极稍微用点手段,汤岩都不会死,就比如那一针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病毒其实危害不大,因为它发病太快了。

    真正可怕的病毒,就是潜伏期巨长的,等传播得差不多了,突然发病要人命。

    不过以现代医学手段,只要能检测出病情,且尽心治疗,别说黄极,就算是一家普通医院的医疗环境,也足以吊住感染者的命。基本那个人就算不能治愈,也很难死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,但黄极还是想尽快做出特效药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只给自己二十天的时间上限,以测试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病毒,是物种进化的第四个要素。

    中性突变,自然选择,癌变演化,病毒融合。四要素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在现代生物学将近一百年的时间内,病毒都被归入非生命的一类,这种分类法带来了一种误区。

    导致大多数科学家在进化研究中都忽略了病毒。

    不过近几年,科学家也终于开始意识到,病毒是生命演化中的重要参与者。

    病毒与细胞生物们‘战争’了几十亿年,这场战争,是促进生命演变,物种进化的关键基石。

    单从变异速度来看,病毒碾压所有生命。不断地自我复制下,病毒更新换代的速度非常快,每年都会有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真要拼个你死我活,病毒可以用它恐怖的变异速度,灭绝所有动物的。但毫无疑问,杀死宿主,毁灭赖以生存的环境,是最不利于延续的行为。

    所以在自然选择下,病毒都是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一个在降低杀伤力,另一个则在努力适应,消灭对方,自然而然,绝大多数物种最终都能战胜新出现的病毒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真正被病毒灭绝的物种,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,都是成功适应了。而每年都会出现各种各样全新的病毒,生物们免疫了一批,又有一批,如此反复,不断衍化着。

    物种也就这样不断地进化着。

    人类无数组抗体,都是这场持续几十亿年的‘见招拆招’的战争历史文本。

    众生适应着病毒,病毒适应着众生,两者相杀又相生。

    没了宿主,病毒无法延续,没了病毒,物种也不会有今天的繁盛。

    与细菌一样,病毒的高级目标,就是彻底适应人体,废除自己所有的杀伤力,反而进化出利于宿主生存的功能,最终与宿主融为一体,被宿主所接纳为身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但又与细菌不同的是,细菌的最高目标是共生,它只是活在人体内。

    病毒则不同,它是融合。

    其本身就只是一段遗传物质外加一层蛋白质外壳。当它适应出有益于生物的功能后,就会把自身的基因片段,插入到生物的基因中,世代流传。

    如此,病毒,也就是那段千锤百炼的基因片段,延续下去了。生物也获得了全新的进化,更有利于生存。

    因为病毒会传染,一感染就是一群,所以可能会出现一部分成员集体进化,而一部分成员还没进化的情况。

    先进化的这一群,相当于进化点数比同类高。比他们原有的同胞更利于生存,所以在自然选择下,进化点数不一样的两支族群要么开始分化成两个物种,要么就在一场灾难下,落后的灭绝,吸收病毒进化了的则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如此代代积累,物种百花齐放。且不断有单纯进化论所无法解释的式族群分化。

    “所以最优的治疗方案,不是杀死病毒,而是融合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