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研究到深夜,这才回去睡觉。(书.屋 shu05.com)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练功,之后吃完午饭,继续来到这里研究。

    仅仅一天的功夫,黄极就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他的研究方式极为暴力,首先,从汤岩血液中,提取出普通流感病毒,然后以他卓越的医术,迅速分析出需要什么样的药物被人体吸收后能消灭它。

    之后该药物的确能破解流感,那么黄极便解锁了对应的预判信息。

    这时再去看药物,黄极就能知道任何药物对任何病毒的治疗成效。

    就像是随便做一组动作,就能知道它的能量利用率是多少一样。

    黄极利用自己的知识,尝试着各种新药配比。

    然后看它的成功率,治疗效果,以及欠缺了多少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黄极几乎不需要临床试验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几乎,是因为黄极光从这些数据信息上,还感觉不出实际效果。

    治疗效果百分之十,到底是什么感觉?他虽然能感觉出一点来,但并不直观。

    黄极把药做出来,注射给汤岩,再仔细观察汤岩,这才能知道:哦,这样啊,这跟没吃药也没太大区别啊……

    病毒这种东西,如果用的药治疗效果才一成,等于没有,甚至更糟糕,因为病毒擅长变异。

    一时的压制,或许让人好转很多,但后面病毒的反击更厉害。

    于是乎,黄极不停地构想新药,很快找出了治疗效果百分之八十六的药方。

    别人研究年,才可能研究出的特效药,黄极累计只用了十七个小时,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么快……亏我还给自己设了不超过二十天的期限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我十七个小时就做完了?”

    黄极看着眼前的最新一版特效药,有种刚兴奋起来就结束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别看治疗效果才百分之八十六,没到百分百,但这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经过研究,黄极发现所谓的‘特效药’,只要达到百分之六十就可以了,就已经能让感染某病毒的人痊愈了。

    区别只在于痊愈所需的时间,以及副作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任何药,都有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一到五十的特效药有不同程度的抑制效果,类似于速效救心丸,不能治愈但也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六十就已经可以彻底治愈了,七十只是更快点,副作用小点。”

    “八十就几乎没有副作用了,这么说,只要效果达到九十,就会是立竿见影,毫无副作用的超级特效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一百呢?应该就是所谓的完美治疗,即融合病毒,不仅没有副作用,反而还有正面影响,基因进化。”

    黄极没有停下工作,而是继续寻找更好的特效药。

    然而却没想到,又花了两天时间,黄极竟始终造不出更好的药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的思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的化学药品已经不可能有更好的治疗效果了,就算有也是极其复杂的配方,哪怕我知道欠缺哪些方面的化合物,其组合也是无穷的,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构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应该想着用单纯的药物,就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融合。”

    “病毒本就是在无数次的分裂变异中,适应人体,最后对人体的杀伤性越来越低,有益性越来越高。直至完美适应人体,这才融入基因序列。”

    “我单纯地用药,实在是太粗暴了,几乎没有给病毒适应的时间。就像是用广谱抗生素无脑杀菌一样。”

    一种流感病毒,第一代型最初进入人体,假定算作等级1。

    而最终基因融合人体,可以算作等级100。

    病毒虽有飞速变异的本事,但想从1到100级,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。

    不断分裂导致的变异,是随机的,只不过在自然选择中,更适合生存的活下来了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病毒一直具有杀伤性,它是病源,会导致各种并发症,乃至会杀死人类。

    而免疫系统也不是吃干饭的,也会为了活下去而消灭病毒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,现实中,病毒根本升不到100级,如果它变得太快,可能几十级的时候,就把人病死了……

    如果它变得太慢,则十几级的时候,就因为太菜而被免疫系统干掉了。

    再外加各种情况,比如宿主意外身亡、医生造出特效药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你死我亡中,适应中途就得有一方死去了。

    病毒随机变异下,刚好双方平衡,刚好没有什么恶劣的并发症,病毒和谐发展的概率是极低的。

    只能依靠迭代累积。

    虽然宿主死了,但是它传播出去了,进化一点后又玩死了宿主,那就再换下一家。

    如此世代流传,几千年几万年,只要没有被人体免疫,它总有一天会变成有益病毒,融合进基因里。

    而在一百级之前,它还是病毒,只是几乎无害了。

    因为几乎无害,所以更有利于传染。

    被感染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感染,如此,这种接近满级的病毒,会润物细无声地传染给一整个种族,除非有地理隔绝。

    最后到了满级的结果就是,整个物种在两三代之内,集体进化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,大一点,有可能直接跨越出一个‘种’来。

    小一点,有可能只是一个‘亚种’,更小的,也许只是变了个‘品种’。

    “适应一种病毒,光有药没用,病毒本身也不成熟。就好像我非要跟五十级的东西,融合出一百级的效果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一边压制,一边养着它,让它发育……驯化它到无害。”

    黄极很快设想了一个方案,先让自己感染病毒。

    然后病毒肯定会疯狂分裂,侵害细胞,免疫系统也会想办法消灭它。大概率,两个总要死一个。

    这时候黄极人为干涉,不断地采用各种治疗方案拉偏架。病毒太强势,就压制病毒,免疫系统太强势,就抑制免疫系统,阻止它生成对应抗体。

    如此既不会让病情太严重,又让病毒能在体内发育。使得自己始终处于‘轻微感冒’的状态。

    想到这,黄极目光转移向了自己这段时间,大量尝试下,所总结的数百种有效药物。

    都是之前被他嫌弃,治疗效果低于百分之六十的药物。

    之前他觉得,这些药物只能暂时压制病毒,药效过后,病毒会变得更厉害,然后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所谓百分之十的,有毛用?送经验?

    可现在一想,这不更好吗?就是要送经验啊。

    他尝试组合了一下,将几十种低效率的药品,组合成一套二十个疗程的大方案。

    “果然!二十种治疗效果才百分之十的药物,交替使用,断断续续压制病毒,整个方案的效率是百分之八十九!”

    黄极意识到思路对了,继续搭配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五月三日晚上,他终于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治疗套餐。

    且与此同时,他明白了真正完美的方案是什么。

    因时、因地、因人制宜……

    百分百效率的解法,只存在于‘个人’身上。世界上根本不存在,对谁都完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的《内经》也是如此,只对黄极自己来说是绝世武功,甚至于他自己未来都得不断微调,可想而知别人学到身上效果就会打折扣。

    所以,‘基因融合药’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得有专属的版本,基因这东西错不得一点,小说中所谓普世的,人人注射了都有一样效果的基因药物,简直仿佛‘效果被不讲道理地强行锁死’一般。

    黄极必须根据病毒的变异情况,对应地配出最符合当时情况的药。

    不彻底消灭,打残留点种,看着它壮大,再打残留点种。

    通过不断地涅槃重生式的末日洗礼,推进其进步,再辅佐黄极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加速适应剂,缩短时间。

    以身养毒,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最终完美融合病毒千锤百炼后的遗传物质。

    利用病毒、驯化病毒,最终将病毒超速进化的一小段碎片,补充到基因序列里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做了就能预判之后最可能的成效。

    这下子,黄极又感知到了,病毒的可塑性和成长潜力,还有其‘人体基因适配性’。

    病毒也是五花八门的,又不是只有人类需要进化,所有的物种都需要,只有极少的一撮适宜人类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适宜性,又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黄极对比了一番手头上的病毒样本,发现h1n1是现在手头上最好的病毒,适配性极高,潜力全球排名三十六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黄极主动感染了h1n1,随后根据实际情况,花了二十五分钟,精雕细琢临时针对性构想了一种药物,又用了两个小时,将其合成出来,然后当场注射给自己。

    随后又配出量身打造的适应剂,加速病毒适应自己的身体,等于说让病毒的变异,稍微定向一些。

    “大约可分为三个阶段,每个阶段至少持续三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阶段,有效降低病毒传染性,只留下血液感染一种途径,其余方式皆不会把病毒传染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阶段,消除几乎所有并发症,只剩下轻微感冒症状,这期间抵抗力也会下降,极容易受到其他病毒感染……不过没关系,都一锅炖了!单个病毒除非成长潜力逆天,否则只是一小段基因碎片,哪怕融合变化也不会太大。正好多重病毒叠加,碎片越多,效果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阶段,期间几乎就和没事人一样了。只待最后的基因片段并联。”

    适应完成大约要三个月,基因融合之后,黄极会瞬间进化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黄极就已经看到自己的预计寿命暴涨了。

    这是进化后的理论最高寿命……一百七十八年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