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五月三日,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黄极直接用治疗效果百分之八十六的那份特效药,治好了汤岩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的病毒融合,虽然可以让人在短短三个月后完成进化,可却只适用于他自己。

    想进化其他人?可以,但是黄极必须要为每个人量身打造专属的‘完美融合配方’。

    而且是连续观察九十天,不断地给出对应调整,所以这根本是不可普及的进化。

    大自然历史上出现的全族进化,是积累了几千年、几万年,甚至几十万年的时间,病毒代代相传,快要融合的时候,已经全人类都得了。而即便如此,最后也还要花几代人,才全部进化完成。

    黄极把它缩短成三个月,从一开始就废掉了病毒的传播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能拿出来,最普适性,效果也最好的特效药,就是他只花了十七个小时就研究出来的那个……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,汤岩。”黄极治好了他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汤岩愕然,不是二十天吗?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悔过之心,其实六年前,我只是轻伤,飞出那么远,是因为地太滑……”黄极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汤岩怔了怔说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所以我虽然记住了你的样子,但这些年也没有去找你,在医院纯属偶遇。把你带到这里后,见你有心弥补,我其实已经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汤岩惊道:“难怪我咳嗽一声,你那么夸张地躲开,其实是那个时候,你认出了我吧?”

    黄极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以后感冒了,还是得给我戴口罩。”

    汤岩说道:“你真的原谅我了?”

    “那把账算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是吗?那你还倒欠我六千。”

    汤岩点点头道:“本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是故意想弥补黄极,说着,正要掏钱。

    黄极摆手道:“不必了,滚吧,以后不要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汤岩把钱塞给张俊伟,如释重负地离去,从始至终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六级病毒携带者。

    而这,也正是黄极需要隐瞒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把特效药做出来,必要公之于众,届时定有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如若汤岩知道自己得的就是h1n1,还被黄极治好了,哪怕现在不懂,之后该病毒流行起来,他还是会意识到黄极做了何等大事。

    那这仓库以及实名登记的张俊伟等人,便怎么也逃不开公众视野了。

    还有光明会,恐怕也会注意到这里。

    黄极可以一走了之,但做了这么多的准备,也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会儿后,黄极孤身一人,坐车前往一家很远的小网吧。

    他没有用身份证登记,而是直接瞥了眼网管。

    随后登录了管理员账户,直接免费上网。

    “关于新病毒h1n1的研究及解决方案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这些日子,对于h1n1的研究,做了一篇论文。

    严格总结了该病毒在不同年龄段的潜伏时长,和易感染程度。之后,又列举了所有的预防手段。

    而最为关键的,检测试剂与特效药。

    黄极详细描述了h1n1特效药的配方,以及它功用和副作用。

    还介绍了它有可能过敏,以及不同年龄段的人需要多少浓度等各种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,黄极写了四个小时,图文并茂上传成附件。

    然后,他开始了大公开。

    将这篇《关于新病毒h1n1的研究及解决方案》,通过临时创建的邮箱,发给了黄极所见过的所有与医学相关的专家。

    是见过的!包括但不仅限于黄极学习的那些教授。

    他们很多有些可能几个月都不会打开邮箱,但黄极也一个不放过地发送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包括首都的、津门的、蓉城的、羊城的……

    这些吕教授、洪院长都曾经联系过,毕竟顶级的圈子内其实都相互认识一点。此刻各大城市的专家全部收到了该论文附件。

    至于署名,黄极敲下代号,弥赛亚。

    “名气,是很重要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对于光明会,黄极在网上查过,该组织早有流传。

    大量的阴谋论充斥于网络,小部分则是辟谣。

    而值得一提的是,光明会并不在意自己恐怖的势力,阴谋论般的目的,被公开化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们自己还加大力度,暗中编造了许多妖魔化自己的谣言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,光明会只进行了一小部分辟谣,大部分夸张自身的阴谋论,恰恰是光明会故意散播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,没有证据,所以怎么说都只是都市传说而已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谣言版本太多,也就被娱乐化了。会导致其中的真实事情,反而不可信了。

    弥赛亚揭露他们,他们就用更多的谣言混淆,只要没有铁证,说他们是蜥蜴人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这恰恰是光明会的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弥赛亚,曾揭露了光明会的势力之大,掌控资本世界,支配选举等情况,但反而是帮助了光明会。

    因为大多数民众,关心不了这件事!

    很多人刚开始看或许很激动,但很快就会抛诸脑后,因为他们要生活,离他们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热度一消退,这时候哪怕只看一点点辟谣,就会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大部分是阴谋论,小部分是谣言,恰恰是最有利于光明会的情况。因为人们愿意相信真理在少数人,于是人人都想做少数人……

    殊不知,辟谣也可以是谣言。

    除非有震惊世界的铁证,否则任何揭露都只是帮助光明会提升名气。

    这名气在普通民众那里没用,因为他们信不信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资本富豪,则会被这名气所慑。

    当光明会想做一件事,需要某个不属于他的富豪帮忙,有的时候,只需要一个电话,或一封信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光明会是存在的,所以不会相信‘辟谣’,如此反过来,之前的阴谋论也就成了‘宣传’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他们都掌控资本世界了,我要头铁吗?算了吧,我还不得赶紧跟他们混?”

    于是很多时候,光明会什么都不用付出,势力就这样盘根错节了,很多人其实连外围都混不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是真的有这个能力,只不过名气,让他们免了‘亮肌肉’的步骤,可以省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他们少有的一次公开亮肌肉,就是当年肯尼迪死后的那场米国总统选举。

    44比6的那场选举,懂得人都懂。

    因为‘6’,是光明会的象征数字。

    抓老王的‘666’,并不只是一个人,而是光明会与所有雇佣势力接触时,所用的代号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跟所有非直辖势力接触,都自称‘666’。

    它代表堕落天使。

    旧约圣经启示录13章18节中写着:“在这里有智能:凡有聪明的,可以算计兽的数目;因为这是人的数目,他的数目是666。”

    所以,那次选举,剩下刚好‘六’个州败选,细思恐极,反而是最恐怖的。

    能用金钱与名气做到的事,光明会是不会随便拿出隐藏力量的。

    需要的时候‘阴谋论都是真的’。不需要的时候‘啊……那都是谣言啊,这你也信’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不在于‘信不信’,而在于‘是否需要’。

    反过来,弥赛亚简直就是老鼠……

    他们想要吸纳某个势力,得付出无数努力。人家根本不认识他们,听都没听说过弥赛亚。

    就算弥赛亚很厉害,他们也得反复证明‘我可以让你就范’,反复证明‘跟我混很有前途’。

    而一旦核心成员有所动作的证明自己,就会被光明会找到。

    如此陷入了死循环,他们越混越弱。

    处处碰壁,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所以黄极丝毫不避讳地,开始宣扬弥赛亚之名,不是为了别人的热爱,不是为了别人的信任。

    就算被污名化,就算被娱乐化,也没有关系,关键在于……得让人们认识!

    以后暗中接触一些人时,最起码别人会意识到:‘哦,原来你们就是弥赛亚。’

    无论是怕,还是厌恶,亦或者喜欢,总比不认识要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