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论文提供的特效药,是针对细菌的。

    细菌被针对后,产生了一种新酵素。

    新酵素传递给了免疫系统,刺激了免疫系统生成抗体。

    抗体针对的是h1n1,于是免疫细胞们大杀四方,将病毒清除。

    最终,人体完成治愈和免疫。

    “整个过程,是个连锁反应,所以你们觉得太间接了,可能是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每个人服用特效药后,体内细菌分泌的酵素,类似,却又不同!”

    “人的基因有细微差别,血型也不一样,体内的细菌环境也有差别,菌群的活跃性也不一样,免疫力更是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细菌受到药物反应后,分泌出来传递给免疫系统的酵素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而问题的关键也在这里,虽然酵素不同,但却是最适合这个人的!”

    不同就是不同,意味着合成一种酵素,只能救特定的几个人……无法普及。

    张三体内的细菌,分泌出来的酵素,只最适合救张三。

    李四体内的细菌,分泌出来的酵素,只最适合救李四……

    这也很好理解,因为肠道菌群的生活环境不同,爱吃素的人与爱吃荤的人,体内菌群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不一样的菌群,发送给免疫系统的‘举报信’,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大体都是举报信,内容也差不多。可文笔、风格、措辞习惯不一样!

    酵素不同,可最后都产生了同一种抗体。

    众人震惊地盯着桌面,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意味着,是细菌‘治疗’了病毒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说细菌有意识,而是细菌作为微生物群体,它们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顽强适应性!

    这是适应演化,和改变环境的行为。

    它们因时制宜,因人而异,在特效药的引导和帮助下,产生了最适合宿主的适应性反应。

    人体的免疫系统,也因此提前受到刺激,做出了适应,继而产生了抗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全新的思路!”

    “如果适用于绝大多数病毒的话,这无疑是一种更先进的治疗逻辑!”

    在座的都是专家,很快意识到这种利用细菌适应演化和改变环境的治疗方式,是划时代的!

    如果说现代医学追求的是各种手段消灭病源。

    那眼前这篇论文所追求的是‘自愈’自然而然的痊愈。

    “道理是这个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种药,到底是什么鬼脑子能做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这个逻辑又怎样?这简直是一门全新的学科,我们两眼一抹黑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几种化合物,就影响改变菌群了?还完美治愈了病毒,如此间接的情况下……这人是怎么知道是这几种化合物的?他的配方是怎么想出来的?”

    众人懵逼,如果找不到这其中的规律和逻辑,那利用这种方法制药,简直像是利用蝴蝶效应一般。

    殊不知,黄极就是利用了蝴蝶效应。

    混沌系统是几乎不可计算的。

    只是几乎,因为计算量太大。

    理论上计算量足够大,就是可以预测未来。

    人类现有的计算力,可以做天气预报了,还能人工降雨。

    而黄极不用算,他感应信息自动预演的结果就好。

    他只要利用自己的知识,不停地尝试,就会知道药物所有的影响和结果。

    “威胁等级变了,原本会全球大流行的h1n1,被提前扼杀了!成了普通流感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弥赛亚之名也在人们心中留下印象,开始慢慢发酵。”

    黄极回到仓库,扶着额头感应到这个结果,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未来态的信息,乃是根据已发生之事,推演出的最高可能性。

    最高,所以相当于混沌系统下的‘最精确值’。

    之所以未来还会改变,是初始值变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最大的变量,是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因为感知到了最大可能的未来,所以那一刻,未来就不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影响大方向可能需要重大改变,可小细节上却是瞬息万变。”

    黄极坐在仓库里预演,想知道光明会是否会关注此事。

    很快确定,会。

    在一周后,光明会又会有人打电话给马爷等人,让他们寻找一个叫华墟的人,并提供了画像,以及一张背影照片。

    张俊伟也会接到这个电话,不过他并不会背叛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也关注吗?”

    黄极一笑,对于有人拿着画像找他,他自然是有心理准备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于教授们接触前,黄极都进行过面部肌肉处理。

    所谓面部肌肉处理,就是通过针灸触动节点,改变脸部肌肉的状态。

    哪怕人的头骨完全一样,人脸也是有很多可能的。

    颧骨上的肌肉稍微僵硬一点,腮帮子的肉因为刺激而收缩,人脸的整体观感就会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脸部还有一些控制水份的节点,黄极刺激后,会脱水干燥,或者充水浮肿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早上起来脸部水肿,不至于完全换个脸,但看起来会很不像自己,照着镜子都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那还只是随机水肿,黄极只要有意地刺激节点,微调脸部肌肉和水份,可以把自己变得几乎不像自己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张俊伟,感知到了一周后他会收到的画像图片。

    “跟我有个三四分像,光明会的画师挺厉害嘛,几乎跟我当初用的脸完全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我带了美瞳。”

    黄极知道,能找到自己,关键在于重瞳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,是自己最大特征。

    这可是眼珠子,而且生来如此,能隐藏它的也只有美瞳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张俊伟犹犹豫豫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其实一直有事想说,只是黄极也一直有事,他没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刚才见黄极盯着他看,貌似很闲,便想着趁这机会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钱不够是吧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不用开口,黄极就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?嗯,我只剩不到一万了……”张俊伟见他终于问起这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见黄极不言语,张俊伟又解释道:“你买的那些东西,我所找的关系都要价极黑,要我四百万,你那一百八十万只付了个定金,我把我自己的钱都搭进去了,也还差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可以说是负债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你平时都靠什么赚钱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说道:“偶尔有钱人会找我们接点活,一般就给个一两万,有时会多点。”

    老王一进门,就听到这话,神色鄙夷,混成这样这好意思说?

    “你这么多号人,不收保护费?”老王问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摇头道:“首先我这片街区就没什么大型的娱乐行业,其次你以为保护费是什么,人家白给你钱吗?都是让人卖命的,拿人家保护费坐镇场子,看起来好风光,其实是当人家的门客,人家把你当狗使唤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人多可以压迫他,可最终发现,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,他有钱自然有的是人愿意当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做过,后来觉得寄人篱下不自在,带着这票兄弟我自己开个场子,大家跟我混饭吃,赚钱一起花,彼此都是兄弟,在这偏僻街区立下脚,有自己一片小天地,日子过得舒服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场面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张俊伟一愣,看了眼黄极连忙道:“我没隐射现在啊!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,你养不了这么多人吧。这几个兄弟每一个手下都还有十来号人呢。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说道:“我这不开了家二手车回收吗?低买高卖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老王问道:“这都太慢,我们现在是两百万的负债。”

    黄极忍不住笑道:“那请问你们以前的资金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老王一愣,摸了摸鼻子道:“主要靠众筹……”

    张俊伟五官都揪在一起了,鄙夷地看着老王,心说就这还好意思笑我?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也商量不出一个快速来钱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得看向黄极,正是因为他买那些设备,大家才突然这么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“我对钱没有概念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太没概念了……”老王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钱不算事,我先回家吃饭,晚上你带着几个人跟我去取钱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乐道:“我就知道老大肯定有钱。”

    黄极不置可否,打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晚上吃完饭后,他在街上闲逛,不停地监视着人们的信息。

    逛了大约一个小时,他终于选好目标。

    黄极打电话给林立道:“开车来找我,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报上地址,几十分钟后,张俊伟、林立和小渣、老王,一行四人就开着面包车,过来了。

    张俊伟屁颠颠地下车,黄极说道:“不是这,你不用下来,我们去另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黄极上了车,在他的指点下,众人很快来到一家ktv。

    “不是去取钱吗?来这干嘛?”张俊伟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来钱最舒服的,莫过于黑吃黑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难道要闹事?别啊,这是曹晶的场子,曹晶是马爷的人。这俩我都惹不起。”张俊伟无语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已经踩好点了,今天只是来取钱的,你不要慌。”

    “取啥钱啊……”张俊伟惊道。

    “去停车场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照做,来到ktv后的小露天停车场。

    黄极突然下车,朝停车场街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去哪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去买几斤橘子,你们就坐在车上不要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众人不解。

    黄极不多时,便提着一袋橘子回来。

    随后坐在车上,与众人分食橘子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一边吃,一边等。

    足足等了三个小时,大约晚上十一点多钟,突然有一辆suv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下来了三人,为首一人穿着西装,斯斯文文,他随意瞥了一下附近。

    张俊伟的车是防窥探的,又有其他车辆遮挡,那伙人根本没看到附近有辆车里,坐着五个人正在吃橘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壮汉提着箱子下车,然而为首西装男却跟他说了些什么,好像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那壮汉便把箱子放了回去,站在车附近抽烟。

    其他两人,则空手进入了ktv的后门。

    显然这伙人留了个心眼,打算先上楼聊聊,等到要交易时,再把钱拿上去。

    黄极一笑,下车从正门进入,去找那西装男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两分钟,黄极出来了,坐上车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用打听,这人我认识,他肯定是来找曹晶买那玩意儿的。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着没说话,又剥了个橘子,将橘肉递给老王吃。

    然后说道:“不要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则拿出一只导电笔,在橘子皮上绘制着什么。

    大家看不出他到底在画什么,良久之后才做完。

    只有黄极又拿出手机,开始编辑短信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只见手机上面写道:“有麻烦!快上来!不要带钱!”

    黄极点击发送短信,就见那壮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神色大变,立马冲进了后门!

    “噗!”小渣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黄极令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涌而出,小渣很灵性地进了后门望风。

    张俊伟提着榔头说道:“老大,我懂你计划了,你可真牛逼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砸车窗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。”怎料黄极一把推开他,拿出橘子皮往汽车指纹解锁上一按。

    “滴滴……”

    车辆解锁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俊伟看傻了。

    “取钱。”黄极说完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张俊伟一愣,随后快速打开车门,把钱箱拿走。

    “闪人!”

    小渣点点头,也迅速回到车里。

    汽车快速发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