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卧槽!老大你太牛逼了,你怎么弄的?橘子皮解锁?”

    张俊伟一边开车一边惊道。

    同时,林立在后座打开钱箱,正要清点。

    老王直接夺过来,掂量了一下重量,脱口而出道:“五十万左右。”

    随后代为解释道:“新鲜刚剥的橘子富含水分,以及酸液。是很好的带电导体,而任何导电物体都能与触摸屏内的导电涂层感应,人虽然是带电的,但新鲜橘子皮其实比手指更容易被感应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在于识别,小华,你在橘子皮上画的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那人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张俊伟等人听傻了。

    老王惊骇道:“你真的把指纹图案画在了橘子皮上?”

    “我跟进去之后,跟那人聊了一会儿,找了个机会把他的指纹背下来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吞咽一口唾沫,只觉得这比电影里的大盗还厉害。

    电影里都是用指纹贴,简陋点,也会用透明胶布。

    黄极竟然只需要橘子皮!然后肉眼记忆指纹,手工绘制!

    他说得轻巧,却是叫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指纹这么复杂,你怎么背下来的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必记太多,把指肚子上那一小片记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真正的国际大盗吗?太强了……”小渣眼神放光。

    张俊伟也激动地发抖,感觉碉堡了,吃吃橘子,聊聊天,轻轻松松就把钱拿到了。

    还真的是来‘取钱’的。

    黄极倒是很淡定,他拆开手机,将卡扔掉。

    老王见状,问道:“对了,那人被短信欺骗我能理解,做这种事一般带新卡,就算是陌生号码,你只要直接提到交易的事,自然会让那人以为楼上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你又是怎么知道,那人手机号码的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那个西装男手机上有记录,我装成醉鬼抢过来看了一眼,为此挨了两脚。指纹也是那个时候,从手机屏上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那么短时间内就记住了,这记性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众人皆为黄极的速记能力惊叹。

    殊不知,黄极压根没接触过那人,仅仅找机会看了他十个指头的指纹,顺便上了个厕所,便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这也才五十万啊,老大,您踩了几个点?”张俊伟问道,他有点上·瘾了,这跟捡钱有何区别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哪有那么多时间,这几天一直在忙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老王点点头,他知道黄极这几天主要在忙着忽悠各种医生,跟他们探讨医术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这钱不够啊。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还有……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那个西装男的钱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,你猜会怎样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想了想说道:“因为汽车没有被砸,所以他会以为有内鬼?”

    “是了!那个壮汉接了个陌生人的短信,就被忽悠上楼,下来后钱没了,那西装男一定会怀疑那名壮汉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可问题来了,壮汉怎么敢背叛他?还不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俊伟思索着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西装男不会认为壮汉有这个熊心豹子胆,而是会怀疑曹晶黑了他的钱,最多找了壮汉里应外合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曹晶这个人手狠心黑,名声很臭,你说的情况是极有可能的,所以两方会打起来?”张俊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会有冲突,但西装男会克制,因为他没有证据,并且也是自己没看守好钱,最后只能吃下闷亏……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他还会再重新带一箱钱过来?”小渣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颔首道:“极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惊道:“我就说明明砸车也可以把钱拿走,为何一定要背指纹这么麻烦……原来老大还要再吃他一回?”

    黄极拍手道:“总之把车开回去,这回不要停在楼下,而是停在马路对面的便利店门口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兴奋地点头,把车开了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在街对面下了车,就这么倚靠在车旁抽烟的抽烟,吹风的吹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西装男面红耳赤,咬着牙走出门,从楼里出来。

    手下少了一个,那个壮汉不见了,显然西装男不可能再让他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会回来吗?”老王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会的……”黄极说完,冲着张俊伟说道:“去买几瓶水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连忙把水买来,摩拳擦掌道:“老大,这水又怎么用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无语。

    喝几口水后,黄极进车打开钱箱,把钱全部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找砖头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秒懂道:“明白!”

    很快,众人用几块砖头,外加一堆抹布塞满了钱箱。

    接着又要来老王的手机下载铃声后,还给了他,并交代一番。

    最后说道:“老王,等西装男到了,发个短信给林立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黄极戴上墨镜,领着众人过了马路,直往ktv楼上走。

    黄极自称已踩好了点,带着众人来到三楼最边缘的一条走廊上。

    曹晶就在这层楼,和他的人在走廊尽头的一排包厢玩耍。

    ktv服务员,都不会给这里安排客人。

    不过黄极轻松避开所有耳目,七拐八绕走到曹晶所在的包厢门前,问张俊伟:“曹晶见过你吧?”

    张俊伟点头道:“我跟他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每一层的配电室,听到警铃声,默数三十秒你就可以断电了,从一楼开始,最后是三楼。”黄极指示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送走张俊伟,黄极回来说道:“林立、小渣,你们两个站在这包厢门口守着。”

    他让两人站在包厢门口,一左一右,立于门楣两侧,跟门神似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像是看门守卫的小弟。

    小渣奇怪道:“我们在这守谁啊?”

    怎料黄极摇头道:“不重要,无论是谁,让你们做什么,你们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交代了几句,黄极便提着钱箱,穿过一个拐角,不知道去哪了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老王在马路对面瞥见两辆车开到后门。

    西装男果然又回来了,这回有两辆车,七个人。

    而且不再搞什么把钱先留在车上的幺蛾子,西装男亲自提着钱箱,带着所有人走上去。

    老王立刻短信通知黄极,然后按照黄极的吩咐,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。

    看着时间,默数五分钟。

    大约一分钟左右,西装男就已经提着钱,带着人来到了三楼曹晶的包厢。

    只见林立和小渣,如门神般杵在门口,面色冷酷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双手放在身前,好似雕塑一般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西装男冷笑一声,左右看了看这两人,只道这都是曹晶的人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西装男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林立默默把门推开,让众人进入包厢。

    曹晶在里面正喝酒嗨皮呢,见到西装男又带着人过来了,笑道:“这回有钱没?”

    西装男阴沉着脸,坐在沙发上,身后是六名手下。

    “搞快点!”

    曹晶嬉皮笑脸道:“别急嘛,没想到你这么缺货,那我要涨价了。”

    西装男眼中的怒火,几乎就要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欺人太甚,你真要我去找马爷吗?”

    曹晶听了,也不逗乐了,打了个响指道:“有钱就行,阿雷,去拿货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心腹阿雷颔首,走出包厢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瞥见守在包厢门外的两人,略显惊讶:“这俩货谁啊?”

    但林立和小渣只是站着,根本不主动理他。

    阿雷乃是曹晶心腹,自己有哪些人他都认识,确定这俩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多想,只道是西装男带来的人,怕晶哥黑吃黑,所以留俩人在门外守着好接应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阿雷冷笑一声,昂着头从小渣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他进入了斜对面的办公室,里面还有俩小弟在玩电脑。

    而在东南角,立着一座关公像,足有一人高!

    阿雷上了柱香,虔诚了拜了拜。随后挪开关公像,从雕像屁股上一个小洞伸手进去。

    原来这关公像是中空的,不一会儿,就摸出几包白面。

    他将白面装好在包里,再把关公像挪回原位,虔诚地拜了拜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带着一包货,回到包厢。

    两帮人互换钱货,西装男正验着货,曹晶查看了一下钞票,都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双方钱货两清,西装男让人收好白面,曹晶则让人把钱箱提走,带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曹晶手机振动,有短信来到。

    曹晶点开手机看了一眼短信,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,但内容却令他脸色大变!

    “家里进了大野猫,快把鱼干收走,猫砂洗干净!”

    就这样一句没头没脑地短信,曹晶直接冷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豁然起身,冲着阿雷吼道:“快!去把货冲掉!”

    阿雷一听就懂,迅速跑出包厢,来到放关公像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先是虔诚地冲关公拜了拜,说道:“还望关二爷原谅我,保佑兄弟们!”

    然后‘嘭’的一下!直接一脚把关公像踢翻砸碎!

    原来关公像里有几十包白面。

    另一边,曹晶冲着西装男吼道:“你特么快带这东西走,赶紧滚蛋!别尼玛在这磨蹭了!”

    西装男察觉不对,警觉道:“你什么意思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曹晶不说,催促道:“问你马,赶紧滚蛋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窗外警铃响起!

    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曹晶愕然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他冲到窗边往外看,却并没有看到警车,心想应该是从正门过来。

    警铃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接近,能很明显听出是由远到近的在靠过来。

    他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,老王正推着垃圾箱,晃晃悠悠地从马路对面靠近。

    而在垃圾箱内,正是老王的手机在大声公放警铃,他那破山寨机,声音巨大!

    “还不快滚!”曹晶回过头冲着西装男吼道。

    西装男也知道事情麻烦了,警铃还在其次,关键是曹晶的反应太激烈。

    同时看着手上的白面,意识到他绝不能带着这东西走。

    现在这东西就是烫手山芋!这个时候藏在身上岂不找死?

    “不!我不交易了,把钱还给我!”说罢,西装男如触电般,将白面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说罢,带着人冲出去想要追回钱箱。

    曹晶的手下有个黄毛还没搞清楚状况,还追出去拦他。

    对此,曹晶根本没心思管,现在不是跟西装男计较的时候,曹晶捡起地上的白面,直接跑到厕所,将其用马桶冲刷掉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西装男已经带着手下冲出包厢。

    殊不知包厢外的走廊上,黄极恰到好处地从拐角走过来,靠近包厢。

    在西装男带着人冲出包厢时,黄极迅速转身,背对着众人,原路返回,假装自己刚从包厢出来,一副正要从拐角离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西装男出来一看,见到有一人提着钱箱就要走掉。

    顿时吼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把钱拿来!”西装男急吼吼地追上去,直接把黄极推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晶哥的钱!”黄极挣扎道,不想给箱子。

    西装男哪管那个?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!这是我的钱!”他直接带着人蛮狠地从黄极手中夺走箱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