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哈哈哈!他们竟然被手机铃声就给吓成那样了!”小渣笑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那可是要枪毙的,草木皆兵倒也正常,国内的毒·贩太心虚了。”老王笑道,他曾是米国的警·察。

    他知道在自由美利坚人家是会掏枪硬刚的……哪舍得销毁货物?至于钱,就更不怕了,大不了交税,国税局可比警·察猛。

    见他们嘲弄曹晶的应对,黄极在一旁淡笑,其实单凭警铃,并不能让曹晶那样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关键其实在于那封短信,黄极使用了马爷的密语,是俩人的沟通暗号,曹晶自然全力以赴,没有侥幸。

    “老大太强了,这种事我想都不敢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然忽悠他们自己把钱扔给老王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俊伟听到众人讲完全程,都快笑成傻子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,这么轻松黑别人钱的。

    黄极全程把曹晶和西装男两拨人,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其话术、策略、观察能力、分析能力、心理暗示具是绝顶!

    众人包括老王,都不得不对黄极佩服地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,西装男损失了两次五十万,曹晶最惨,八百万没了不说,还自己把那些毒货给销毁了……

    如今他们悠然地撤退,去到街对面开车,已经接应汇合了躲起来的老王。

    看着一车的钱,张俊伟和小渣都激动地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太猛了!太猛了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老大,曹晶心狠手辣,这人以前差点派人打死我,我最后是找马爷磕头才没事的。”张俊伟看着钱,先是笑了,随后哭了。

    小渣一愣,他当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,纯粹是一个兄弟惹了祸,害得他们全部遭殃。

    之后张俊伟找到马爷平了事,只是他也不知道,原来大哥是给马爷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此刻一时激动,张俊伟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不过说就说了,张俊伟并不在意,只觉得这次太解气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好勇斗狠,硬是三下五除二的,把人家当傻子一样耍。

    不光弄到了钱,还毁了大批货。曹晶恐怕要凉透了。

    “他完了!曹晶这次摊上大事了!”张俊伟解气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看着黄极,开始觉得当初被黄极打一顿,被迫跟他混,实在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黄极笑而不语,他当然知道张俊伟与曹晶的过节。

    他想搞钱,有的是办法。别的不说,彩票、赌球什么的……几乎跟送钱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一次还行,搞多了容易被盯上,哪有这黑吃黑来得爽快。

    钱拿到手了,毒也销了,还给手下报了仇,解了心结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黑吃黑不怕人家大张旗鼓地找他。

    黄极的第一桶金就是没收了倒卖文物夫妻俩的钱,那夫妻俩暗藏了三百万,还想出狱后偷偷挖出来,怎料黄极都花完了……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?他们不知道是谁挖走了,也不敢报警,除了认哑巴亏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郑轩当初,也是勒索了犯了金融罪的华尔街经理,可那又如何?对方怕被fbi查,最后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回,几人一个晚上就弄到九百万,而曹晶那群人恐怕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事后就算意识到被人坑了,也不知道是谁坑的。

    很简单,首先那层楼就没有监控,整个ktv也只有一楼大厅和每层楼的前台有。

    卖那东西的人,怎么可能在据点装监控?

    做这种事的人,更相信人力,而非机器。

    他们宁愿二十四小时派人守着货,也不会指望什么密码锁或者监控。

    其次,全程黄极等人压根就没几个露过面!

    老王在楼下接钱,大多时候都是低头捡钱,抬起头也是半张脸,晚上后门没灯,他们根本没看清。

    林立和小渣,倒是与西装男等人和那个叫阿雷的照过面。

    可仅凭一面之缘,也不会记得,黄极知道那阿雷就没正眼瞧过林立、小渣,还以为是西装男的人……

    而西装男,则意味是曹晶的人……

    之后更是停电,仅有走廊应急灯的红色微光,昏暗之中,谁也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两拨人都不会意识到还有第三方!

    再过一会儿,大约都快掐起来,狗咬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尼玛?哪有条子?”

    曹晶已经意识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了……

    他刚下了楼时,还很紧张,之后见到不少小弟从楼上跑下来,四散而走也没作声,毕竟是他让大家跑的。

    可很快发现,根本没有什么警车,客人们都聚在一二楼闹腾。

    经理和领班们都在安抚客人,以及派人去调查电闸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只是跳闸了?”曹晶瞪大眼睛道。

    他就觉得这不对劲,条子收网,怎么会关电?这不是反而不利于他们围剿吗?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被围剿过,也不太知道条子的战术。

    曹晶甚至还脑补着缉毒大队‘拉闸!放狗!’,然后戴着夜视仪杀进来!

    经理说道:“大概也不是跳闸,配电箱的锁被砸开了,或许是有人恶意闯入电房断电的,想破坏我们店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槽!”

    曹晶东张西望,确定真的没有警察,脸色煞白煞白的……

    假消息?

    随后曹晶又想到什么,连忙冲上楼,一边跑还一边喊:“快停下!阿雷!别尼玛冲马桶了!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上三楼,杀到办公室,推门一看,心哇凉哇凉的。

    只见阿雷已经把关公像的碎片都收拾干净了,并用心地拿清洁剂在清洗厕所,排除沾染的粉末。

    阿雷见大哥上来,站起来笑道:“大哥,不辱使命!”

    “尼玛……”曹晶眼前一黑,就要往地上倒。

    这批货,可都是钱啊,进点货不容易……

    如今,全进了下水道了!

    同时,啪的一下,灯亮了。

    阿雷见曹晶倒下,连忙扶住,按住人中,困惑道:“条子呢?走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条子……”曹晶看着天花板的灯,意识都快迷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阿雷一听,难道是个乌龙?

    他当然也知道,这是多严重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马爷的失误吗?”阿雷问道。

    曹晶点点头,有点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阿雷暗叹,这可惨了,那么多货都销毁了,负责这事的晶哥,无论如何也要让位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马爷的失误,曹晶也得背锅,总不能马爷背锅吧?所以曹晶才如此郁闷,他权力必然大大缩水。

    “总好过真的有条子收网啊!您是马爷最得力的干将,这点挫折不算什么,大哥一定要振作啊。”阿雷安慰道。

    曹晶振作起来,深吸一口气道:“嗯……乌龙一场,打电话联系弟兄们,把钱都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阿雷立马打电话联系带着钱分散逃脱的弟兄们。

    曹晶则拿着手机,坐在椅子上闭目思考如何措辞……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得打电话告诉马爷:您的情报有误。

    不过,直接甩锅,然后说是因为马爷的短信而弄成这样的,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迟早还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曹晶很了解马爷,所知道这个时候,必须抢着背锅。

    马爷虽然失误了,但肯定也得说是他曹晶的问题,主动承担责任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一时受到惩罚,在公司内权力下降,也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马爷会记得他的好,之后立了点小功劳,随便找个机会就又会把他提上位。

    曹晶深知自己该如何做,此刻正组织语言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他睁开眼,已经想好了全套说辞,既给自己隐晦地找了点其他理由,又把责任背了,还给马爷留了点台阶,简直完美!

    他拨通电话,就听到那头马爷吐出一个字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曹晶笑道:“马爷,事情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马爷又是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您的短信很及时……”曹晶说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给自己想的说辞,一种隐晦地推卸责任。背锅还是要背锅的,但是先不提这是乌龙。

    先假装马爷的信息很及时,而自己完美解决了。

    之后,再提出疑惑,问条子是不是又有消息,怎么撤退了?

    然后再与马爷分析这里面的疑点后,故意由马爷来指出这是乌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曹晶再主动承担责任,抢着背锅,最后再说自己一定会抓到恶意拉闸的家伙,一切也就都完美了。

    想法不错,可是电话那头,马爷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???”马爷说道:“什么短信?”

    曹晶愣住,随即撇撇嘴,心说马爷真够可以的……

    好嘛,已经知道是乌龙了是吧?

    果然姜还是老的辣,张口第一句竟然就先把锅甩得干干净净!

    什么短信?曹晶心想:这四个字也真说得出口啊,马爷……

    这一下,就让曹晶准备的说辞全报废了。

    正当曹晶不知道该如何接茬时,已经有几个弟兄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曹晶却是张大嘴巴,因为他看到……这群人是空手回来的。

    黄毛见曹晶打电话,很自觉地站在一旁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曹晶盯着他,也不敢出声询问,毕竟还接着电话呢。

    只是伸出手掌,勾了勾,无声无息地给了个眼色示意‘钱呢?’

    黄毛莫名其妙,随后恍然,从兜里掏出根烟递过去。

    曹晶瞪着眼,直接把烟打飞,做了个数钞票的手势,再次询问钱在哪。

    黄毛歪着头,很是不解,耸耸肩膀,双手往两侧一摊,扁着嘴动了动眉毛,表示困惑:你在说什么?

    曹晶快气疯了,憋着气,无声息地抽着黄毛的脑袋,打得他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尼玛,钱呢?钱不会也出了问题吧?曹晶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这时电话那头马爷不耐烦了:“什么短信?你往下说啊。”

    曹晶感觉大事不妙,钱的事没搞清楚,他什么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于是先应付道:“没什么,马爷我一会儿再打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这么晚你打电话来叫我起床呢?”马爷怒道。

    曹晶冷汗都下来了,这态度不对啊,不像是甩锅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嗯……对不起,马爷……我先搞清楚再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……”那头挂断了。

    曹晶放下手机,瞪着黄毛等人咆哮道:“钱呐?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说道:“早就给马爷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就好。”曹晶舒了口气,一屁股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晶哥你放心,钱我们早就扔给马爷接应的人了。”黄毛自信笑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么快?这才多久你们就送到马爷那去了?”曹晶抚了抚胸口,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怎料众人说道:“马爷的人不是来接应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曹晶一愣。

    众人更楞,说道:“是你说马爷接应的人已经到了,就在楼下,让我们把钱扔下楼,让他赶紧运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马的屁!”曹晶直接炸毛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把揪住一人,吼道:“钱你们扔楼下了?还被人运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呐!”众人齐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