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曹晶后背都被汗湿透了,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特么说的!”曹晶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无辜地看着他道:“大哥,你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曹晶气疯了。

    他一脚打翻一人骂道:“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?我让你们带钱跑,你们把钱扔到楼下给别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黄毛连忙提醒道:“晶哥,你再想想,你说的这个是刚开始,后来不是马爷接应的人到了嘛?所以你就让人通知我们,把钱扔下楼啊。这个就是后面的运钱策略啊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黄毛还在这跟自己一本正经地帮他回忆,曹晶都快气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被人恶意拉闸,最多有人闹事,砸生意。

    但是钱没了就绝不是乌龙,结合起来,这明显就是被人套路,趁黑把钱吞了啊!

    八百万,竟然就这么拱手送出了?想想曹晶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教我?我没说过!听得懂吗?谁特么乱传的话?你说我让人通知你们,谁通知的!”曹晶追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谁通知的?当时那么昏暗,谁知道,反正就他们中的一个吧。

    现在晶哥说自己没这么说,也就是说……这钱被黑了?

    想到这,大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黄毛看向众人,瞪眼道:“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说的!啊?谁!”曹晶也审视着众人,眼珠子都瞪红了。

    “是阿陆!我听出来那声音是阿陆!”有个疤脸男子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曹晶顿时怒视阿陆。

    阿陆一愣,急道:“放屁!我没说!”

    见曹晶看着他,他连忙道:“肯定是疤脸,分明不是我,他却诬陷我,这畜生一定是内鬼!”

    “说!疤脸!是不是你联合外人,把钱偷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,还假传晶哥的话,骗我们把钱扔下楼,你可真行,八百万啊,你胆子也太肥了!”

    曹晶顿时又看向疤脸。

    疤脸急道:“怎么可能是我?晶哥,我的忠心你懂得!”

    曹晶阴森说道:“我只想知道钱在哪!钱还回来,你不会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疤脸连忙说道:“真不是我,晶哥,大家评评理,我的声音你们听不出来吗?当时那人的声音你们都听到了,分明就是阿陆啊!”

    这时有个花卷一样发型的男子摇头道:“有点像,但不是阿陆,我一直在阿陆身旁,虽然很昏暗,但我手机照到了。那时候传话那人,则在我对面。”

    阿陆笑道:“对嘛!花卷儿,这个逼还诬陷我,肯定是内鬼。”

    花卷儿则又摇头道:“那声音明显也不是疤脸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故意变着嗓子说话?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吴三站出来说道:“首先肯定不是我和花卷儿,当时那人照了我们脸,还点了我们名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点头,这时又有人说道:“再排除阿陆,所以内鬼,肯定就在剩下的人之中了……我自己知道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量着剩下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小阳,不会是你吧?你为什么不发言?”

    小阳见晶哥看过来,急道:“不可能是我,晶哥,你知道的,我孤儿一个,要那么多钱干嘛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那可是八百万啊。”黄毛也接茬道。

    小阳愤怒地说道:“放屁,我视金钱如粪土!我知道了!是你吧!你是最贪钱的!”

    黄毛跳起来说道:“他胡说八道!晶哥,我虽然贪钱,但我没这个胆啊!而且这事肯定是有预谋的,我根本不知道那包厢里有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大家也都说:“对啊,我不知道那里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曹晶盯着吴三儿,这群人里知道钱在那里的,只有阿雷和吴三。

    阿雷从小跟着他,他完全信任,在加上当时阿雷处理货物去了,根本不在包厢。所以此刻曹晶立刻怀疑起吴三,只有他能预谋此事。

    吴三急道:“晶哥,那人可是喊了我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?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喊得呢?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当时我和吴三站一起!”花卷出来替他说话。

    又有人道:“我知道了!有两个内鬼!”

    众人吵得不可开交,曹晶烦得脑壳疼。

    吼道:“都闭嘴!”

    众人安静下来,曹晶问道:“传话的人,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只见黄毛脱口而出道:“手电筒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也叫特征?”曹晶愕然。

    “他打着手电筒,背着光,真看不清啊。”黄毛无语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点头,他们对那个人的印象,此刻回想起来只有手电筒的光源,那几乎充斥了他们所有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手电筒?你们都是猪脑子吗?竟然只记得手电筒!”曹晶绝望,非常绝望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到底是谁?

    曹晶咬着牙,说道:“既然在你们之中,那就别怪我用点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阿雷在一旁听了半天,此时凑上来跟曹晶说道:“晶哥,他们看起来都像是瞎猜的,不想是他们之中有内鬼,不然何必回来呢?”

    曹晶知道是这个理,但是这不没办法吗?他只能逼问这些人。

    阿雷说道:“晶哥,你一开始是在场的,问题是出在你走之后,那时候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曹晶沉思,很快把当时的情况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钱箱被抢走?没有啊。有兄弟拿过来,放到办公室的桌上啊,我看到过,之后就停电了。”阿雷立刻指出疑点。

    随后还说道:“对了,那钱箱停电期间也没了!”

    曹晶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,有人在那时候假装钱箱被偷走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我把一个外人,当成自己人,喊进来运钱?”曹晶懵了,没想到还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黄毛一旁惊道:“啊?门口不是我们的弟兄?跟我一起进包厢的,有三个人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!三个?”曹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阿雷听到黄毛的话,浑身一震,想到当时在门口罚站的俩人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当时有两个人一直守在门口站岗,晶哥,停电之后,你把他们给叫进去运钱了?”

    曹晶崩溃,合着是他自己把外人给叫进来的!

    “谁!那两个是什么人?干嘛给我守门?”

    阿雷在一旁,愤怒地击打一拳墙壁,似乎想通了什么!

    他自信满满地冲曹晶说道:“晶哥!我知道是谁干的了!”

    “哦?是谁!”曹晶惊喜,不愧是自己最好的弟兄阿雷!

    阿雷自信反问道:“晶哥,还记得是谁来跟我们交易吗?他在停电前可就在现场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王斯文?”曹晶恍然道。

    王斯文正是西装男。

    阿雷笑道:“守门的那两个,就是王斯文的手下,他第二次来多带了不少人。你还记得,他之前丢了钱吗?非要诬赖是晶哥你黑掉了,他跟我们大吵了一架,现在想起来非常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他真丢了钱,以为是你,所以怀恨在心,第二次来,多带了人,弄出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,是吴三不小心泄露了消息,让王斯文盯上了晶哥,故意第一次因为没钱交易失败,然后在这踩点,把包厢的情况摸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原来的交易地点被条子查了,临时把东西都藏在这ktv,他也有可能是猜到了。派人守门,派人拉闸,接钱……警报响起时,他故意说不交易了,跑去追钱,然后趁机让自己的人混入进来……你被算计了,晶哥!”

    曹晶听完阿雷的分析,眼珠子都红了,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“好啊,王斯文,真有他的,竟然敢黑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走!我们找他去!”

    他必须追回钱,可刚集结人来到楼下后院停车场。

    就见到王斯文已经带着人到了!

    此刻,王斯文连西装都脱了,只穿着衬衫,身旁几十人各个带着武器。

    他脸红脖子粗,狠狠地把一个箱子砸在地上!

    曹晶低头一看,箱子里全是砖头抹布。

    王斯文怒气冲冲指着箱子道:“曹晶!我就知道是你拿的钱,这个你怎么解释!”

    这箱子是从‘曹晶的人’那里夺来的,却没想到回去之后一打开,只有砖头抹布,被调包了!

    这差点没把王斯文气死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来?我说了!老子没拿你钱!倒是你,玩这一手过分了吧?那短信是谁教你的?说!”曹晶质问道,除了钱以外,他知道这事最严重的是那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我过分?你说我过分?”

    王斯文气得头顶都冒烟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自己,说道:“你坑我一次还不够,还要坑我两次!”

    “你没动我钱?呵呵呵……你是不是当我傻·逼啊!”

    说罢,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根棒球棍,狠狠砸在曹晶脑袋上。

    这个之前西装笔挺的男子,此刻像一头野兽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!曹晶!我忍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王斯文杵着棍子,另一只手的指头隔空戳着被偷袭倒地的曹晶,恨意几乎要从牙龈肉里渗出来!

    他恨声发抖道:“你欺人太~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