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第二天,拘留所里。

    曹晶头上缠着纱布,鼻子也塌了,眉角破裂,眼眶乌青,还缺了一颗门牙。

    此时却老老实实地站着。

    而他对面,是一名老者和一名壮汉。

    老者争取到了探视的时间,与曹晶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曹晶哭丧着脸道:“对不起马爷,我被坑了……而且我还不知道是被谁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王斯文怎么回事?你们为何火拼?”马爷问道。

    曹晶低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昨晚发生的情况,一五一十地说了。

    马爷听完以后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他来这之前,已经先去医院跟王斯文见过面了。

    此刻结合曹晶的说法,他意识到有第三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精心算计的布局,某人把情况都摸透了,有预谋的针对!

    货没了,钱没了,这都不是最关键的,合起来也就损失一千万,他还受得起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联络密语!

    对方竟然掌握了这个!曹晶能被人耍得团团转,一方面是那人确实玩弄人心,用各种细节把人牵着鼻子走!

    但最大的原因,还是因为暗号对上了!是曹晶看了短信,深信不疑,这才方寸大乱,有了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“有内鬼!就在我身边!”

    马爷握紧拳头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知道那种密语的人不多,就那么十个,无不是他认为可以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那些人中出了叛徒。

    “是谁?会是谁呢……没有勾结外人是不敢这么做的,一定有个不亚于我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如果对方掌握了这些情报,直接联合缉毒大队布下天罗地网,甚至放长线钓大鱼,他的损失会更大,很可能自己都栽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没有这么做,意味着对方跟条子们没有合作的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肯定不是白道的,范围就大大缩小了。

    “敢对我出手,还能收买到我的人,也就那几个了。”马爷眯着眼,心里已经有了几个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刚想把生意做大,就出这事。是有人想抢市场啊。”

    曹晶说道:“马爷,我身边肯定也有内鬼,我出去把他找出来!”

    马爷瞥了眼曹晶,淡淡道:“省省吧,你就在这关着。”

    “持械聚众斗殴,恶意伤人,涉嫌敲诈、抢劫……记住,你就这么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曹晶有些失落,点头道:“我知道,我没做过别的。”

    马爷带着壮汉离去。

    在车里,壮汉说道:“曹晶进去了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他虽然总是惹事,但也替我卖命这么多年了,不要把事搞得太大,铁龙,这样不好。”马爷说道。

    马爷随后又道:“去查一下曹晶手机里发短信的那个号码,找到卖那张卡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铁龙说道,随后又问:“出了这事,咱们就断货了,要继续交易吗?”

    马爷叹道:“货还是不要断,不然这碗饭我们不吃,人家就吃了。”

    铁龙沉吟道:“我觉得这事很蹊跷,对方的目的是什么?您身边有叛徒,这么重要的事情,就这样轻易暴·露了,只为了搞掉一个曹晶?”

    马爷也在想这事,让他损失一千万和一个得力手下,断了货还得罪了一支销售渠道。

    这事看似对方很赚,可也打草惊蛇,提醒了自己身边有内鬼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想这件事,难道对方就这么自信,认为我找不出内鬼?”马爷说道。

    铁龙说道:“马爷,知道密语的就那么点弟兄,您无论错废了哪一个,都是亲者痛仇者快。”

    马爷摇头道:“我若不确定内鬼是谁,便绝不会将错就错。”

    铁龙回头道:“可要这样的话,您就被算计了啊。只要内鬼一天不揪出来,您就不敢重用大家,最后你敢完全放心用的人……也就只剩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马爷皱眉道:“也就只剩下了你……和曹晶。”

    铁龙沉声道:“如果内鬼就是曹晶……您想啊,他犯下如此大错,还关了进去,看似很糟糕。可恰恰因此,您不会怀疑他是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躲在暗处的敌人,处心积虑,买通心腹,难道就只是为了让您损失一千万?这并不能动摇您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打草惊蛇本身,也有好处!”

    马爷被这一提醒,又如何想不到?

    对方先让他损失一千万,然后以此打草惊蛇,让他意识到身边心腹中有内鬼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找不出内鬼,就会疑神疑鬼。十个心腹,除了铁龙他能完全信任,其他则因为都是嫌疑人,所以他也不敢太放心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缺人用时,他一定会选择重新启用……曹晶!

    因为这是众多嫌疑人中,最没有嫌疑的一个了,都把自己弄到监狱去了……

    可反过来一想呢?昨晚发生的事,也有可能是曹晶故意配合敌人的计划,自废前途,以待后起。

    倘若曹晶就是那内鬼,以苦肉计,获取自己更大的信任,那么接下来很可能给予自己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马爷沉默着,感觉暗潮涌动,山雨欲来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么幕后之人的范围又缩小了。势力不亚于自己,想要弄倒自己,且还有如此算计的人,也只有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金牙,你真是一条毒蛇!”马爷心中浮现一个老对手。

    仔细思虑一番后,马爷叹道:“把曹晶接出来,找一批假的货源,让他去交易,试试他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铁龙平静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极等人一夜收获了九百万,今天张俊伟拿去支付了购买研究室设备的两百万欠款,还剩下七百万。

    这七百万可自由支配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。

    在座的都是穷鬼,除了老王见过大钱,只是现在落魄了以外,其他几个从没见过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可如果就这么大手大脚地去花,这点钱看似很多,其实很快又会花完,就好像黄极之前那三百万,莫名其妙就花完了一样。

    到底该如何用这笔钱,众人纷纷给出意见。

    像小渣,直接提议把现在的仓库买下来,省得每季交租金。

    张俊伟则表示还不如几家夜宵店,说这年头餐饮业很赚钱。

    对此老王一脸鄙视,说道:“你以为小华带你们弄来这些钱,是为了混吃等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有大事要做的!”

    说完,老王冲着黄极道:“小华,七百万,可以包船了!原本我只打算花二十万,做别人的顺风船去伦敦,但那毕竟不保险,船上闲杂人等太多,事后敌人还是查得到。但如果能把整艘船都包下来,那敌人就怎么也不知道我们到了伦敦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俊伟好奇道:“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去伦敦?”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我们的首领在那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张大嘴巴,眼下的黄极已经够厉害了,竟然不是首领,这个国际大盗组织看来人才济济啊。

    老王似乎看出来张俊伟在想什么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其实,小华还不是我们组织的人,他属于单干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看向黄极,却见黄极只是在电脑前上着网,寻找着什么,并没有理会大家的谈论。

    张俊伟说道:“老大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这点钱能做什么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张俊伟咧嘴,也是,他们这帮人谈什么创业?也就是说笑罢了。

    七百万仔细想想,在魔都套好房都买不起。

    老王笑道:“就是嘛!小华,不过这钱足够包条船去伦敦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黄极摇头道:“不急,我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钱的支配权毫无疑问在黄极手上,黄极想怎么用就怎么用。

    对此大家也没意见,他爱买什么买什么。

    可黄极却在网上搜寻了一番,浏览了各大平台后,突然面色古怪地下载了一款bug多到爆的破游戏‘ecraft’。

    全英文界面,像素画风,场景简陋,模型鬼畜,画面单调。

    只有创造模式,角色连血条都没有。

    黄极进入游戏,操作一番之后,随便挖了点土块,四处闲逛,也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垃圾游戏?”张俊伟站在后面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操控着角色挖方块垒了个棺材屋,顺手切了个第三人称,突然整个游戏闪退了。

    众人皆笑,这怕不是哪个程序员信手涂鸦之作吧?

    怎料黄极游戏崩溃后,笑道:“就买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俊伟挠头道:“这破游戏还用买?老大想玩,我们随便就能找人做个比这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自顾自说道:“你现在随便买一家小公司,以此名义投资这款游戏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黄极写了个纸条,递给张俊伟道:“制作者在瑞典,这是制作者的推特和电子邮箱账户,你想办法联系他,告诉他我愿意花十万欧元买他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初步意向定了以后,你立刻找一家律师事务所,作为代理人,去瑞典跟他签协议。注意,不要买断,对游戏的所有制作、开发、运营权都可以留给他,让他继续开发与完善这款游戏。我们只要收益分成。底线是百分之五十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天之内,给我定下协议。”

    张俊伟震惊道:“老大你认真的?拿一百万送给这款破游戏的制作者?你不是开玩笑的吧?只要收益分成?这破游戏,给他几万块,要他百分百收益,他都乐开花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也无语道:“而且还这么紧急,请律师又是一笔花销,这是什么意思?小华,你对钱是真的没有概念啊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伸懒腰对张俊伟道:“总之我给你两百万的预算,二十天的时间,搞定他!”

    “至于剩下的五百万,唉,太少了,不如拿去跟马爷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人惊愕,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跟马爷交易?交易什么?吃完了曹晶,还要再吃一波马爷?

    “人家断了货,又损失一大笔钱,总得进货啊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