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林立正在一家饭馆吃饭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连忙趴了两口面,接了电话说道:“喂,坤哥,叫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随后惊讶道:“啊?今晚有活儿?这么仓促?”

    “什么?马爷亲自坐镇?”

    林立的声音不是很大,但也不小,饭馆吃饭谁不说几句话?

    有的是接电话的人在那大声交谈,因为手机贴着耳朵声音充斥鼓膜,让人听不太清自己的声音,不自觉就会放大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戴着耳机听歌,嗓门也会本能变大一样。只是相比手机,耳机的效果会更明显。

    现场大多数人并不注意林立,还是该吃吃,该说说。

    唯独附近正在喝啤酒的两人,听到‘马爷’二字,突然一顿,瞥向林立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“在哪啊?中山?不是,你说清楚啊。中山那么多公园,哪个公园啊?哦哦,好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离得不远,就二十多分钟的路程,马上到!”

    林立说完,挂断了电话,匆匆付了钱便离开了饭馆。

    喝啤酒的两人放下酒杯,对视一眼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林立出门后,上了车扬长而去了,这两人没开车来,只能看着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马爷是那个马爷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说今晚有活儿,在中山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事,赶紧告诉金老大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金老大,正是马爷的宿敌金牙。

    两人生意有冲突,马爷善于用人和培养手下,提拔了很多有能力的手下,他能有今天,铁龙等一些心腹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金牙就没那么多厉害的手下,只是本人善于搞阴谋诡计,所以经常想办法挑拨马爷手下的关系和拉拢一些能人。

    由此马爷怀疑,在白面生意上搞自己一手的,就是金牙,他终于拉拢到了自己的某个心腹。

    “哦?老叫花子亲自出马了?这是没人用了吗?”

    金牙很快得到了消息,获知今晚马爷带着人去了中山,有活儿!

    ‘老叫花子’,就是马爷。是金牙这种级别的老大才能叫的贬称。

    原因是早年间马爷混得很差,游手好闲,混吃混喝,没脸没皮,身上实在没钱了,还会坐在别人店门口,赖着别人要钱,着实当了一段时间乞丐。

    后来是赖到了一个老大身上,差点被打死,他磕头求饶,那老大心胸开阔,不仅不赶走他,还给他饭吃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之后,马爷几乎天天都找那老大蹭饭,见面就磕头。那老大见他脸皮厚,反而收留了他,用他做事。

    几年下来,马爷着实有些能力,虽不惊艳,但也把事情都办得很妥当。于是那老大一再提拔,最后将其引为心腹之一。

    再后来遇到严打,老大被枪毙了。

    很多原本有利的继任者也都被抓,城里地头蛇们一时间都规规矩矩,无人敢惹事生非。

    马爷趁机出头,给老大办了丧事,跪在地上磕头,膝行一百米,收了人心。

    之后带着大家老老实实,熬过了那段时期。再陆续提拔了不少厉害的手下,这才混成地头蛇中的一方巨擘。

    只有金牙这种同辈份的人可以叫他‘叫花子’,而即便是金牙的手下,无论敌不敌对,也得叫一声马爷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有个马爷的手下,在饭馆里接电话,我们刚好在一旁听到了。”金牙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金牙又陆续打了几个电话,查了一下,还别说,真有负责盯着马爷行踪的小弟说,马爷确实出门了,只是不知道去了哪,他有心想跟,却跟丢了。

    “跟丢很正常,你以为老叫花子,不知道你们在他家门口盯着他?他知道你们都是我的人,让你们能跟紧他就怪了。”金牙淡定道。

    金牙说完思索着,马爷故意避开自己派在他家门口的沿线,去了中山街道,若不是正好有个小弟无意间泄了行踪,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能让他亲自出马,定有大单!知道是哪个公园吗?”金牙问道。

    手下摇头道:“不知道,中山街区有那么多公园,接电话那人也没提具体哪个。”

    金牙叹气道:“接电话那人还说了些什么,都给我复述一遍!”

    不知道具体哪个公园,那找起来就费事不少,等他到了,估计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怎料小弟们复述完之后,金牙错愕。

    “嗯?他说从那饭馆过去,只要二十多分钟的路程?”

    金牙听完,思索片刻,随后怒道:“你们是傻子啊?都说只有二十分钟路程了,肯定是蒂峰公园啊!”

    从那饭馆出发,二十分钟开车能到的,只有一个公园!

    “对哦……”那俩手下一愣,连忙笑道:“还是老大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牙深吸一口气,摇摇头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他习惯了,自己手下都是一群应声虫,精明的没几个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马爷那头手下就有不少精明的,尤其是那铁龙,又精明又能打,单独出来混,都能在一方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可惜,铁龙当年被人砍得半死,是马爷救了他。

    之后收留他,培养他,还送他去学泰拳,乃从微末之际提拔起来。甚至见铁龙能力不错,很争气,还把女儿嫁给了他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马爷还传出风声,说自己年纪大了,以后要退休了,就让铁龙接他的位。

    这一连套措施下,可以说铁龙是最不可能背叛马爷的人,马爷没有儿子,只有一个女儿,作为女婿的铁龙必然想尽办法地维持、壮大马爷的势力,因为这以后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走!叫上阿猛,我们去瞧瞧。”金牙带人前往蒂峰公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五分钟前,上了城际高速的时候,铁龙就发现有人跟踪。

    他在高速上刻意违规减速,就发现后面有辆车也跟着减速,一副好像被他别住路,不得不减速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并不是,绝大多数人这个时候,都会选择超车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不耐烦,老司机都会超车。另一方面是会觉得跟在这种人后面很不安全,突然减速一下是不是车有毛病?所以本能就超过去了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的这辆是很破的老车,新手不敢开这个上高速,所以一定是个老司机,唯心里有鬼,才会在前面他这么别扭减速的情况下,还不超他的车。

    铁龙简单试探一下就恢复正常速度,然而那辆车依旧没有选择超车。

    “马爷,又有人跟着。”铁龙确定道。

    马爷坐在后座,瞥了眼后面跟踪的破车,脸色一沉道:“我们之前出发时,就甩掉了一辆车,那是金牙日常盯着我行踪的人。没想到,这又有一辆车从半路冒出来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报点!”

    铁龙点头说道:“可能是前面三辆车里的某个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马爷此行四辆车,前三辆车有六个心腹,作为开路。

    他自己和铁龙在最后一辆车里,只有他们两个,以方便谈论机密之事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叫兄弟呢?吃里扒外的东西。没事,后面这辆车下了高速后也不用甩掉,让他跟着,我倒要看看,最后是谁要搞我。”马爷阴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出发时,被金牙的人看到,那是很正常的,所以马爷让人甩掉了。

    可这半途又有人开车跟踪,就不对劲了,对方显然得了消息,知道他们四辆车会从这里上高速,所以提前守候。

    如此,已经可以完全证明,有内鬼了,而且内鬼就在这四辆车之中!

    他不可能怀疑自己和铁龙,所以只能是前面三辆车的人。

    前三车的心腹,不知道最终目的地,但因为就在车队里,所以快上高速的时候,提醒敌人在高速口等待跟踪。一切都对得上。

    “是李坤,还是小刀?吗的!”确定了内鬼就在那六个人之中,马爷无比恼火。

    铁龙也蹙眉思索,考虑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:“如果一会儿交易时有人来搞鬼,马爷,我建议不要跟他们火拼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对方肯定有备而来,我故意选在公园,就是方便撤退。铁龙,如果是金牙搞我,你说他会怎么做?”马爷说道。

    铁龙说道:“大概率是攻击我们的货源,搞坏我们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这样以后我们很难卖货,或者被人提价,从根子上打压了我的生意。这是金牙的风格……铁龙,你没联系真货源吧?”马爷说道。

    铁龙平静道:“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马爷愕然。

    铁龙说道:“我已经提前跟他们说好了,此次行动会有人破坏生意,让他们不要带真货,做做样子,看场戏。”

    “马爷,你放心吧,我安排妥当了。届时我们只要反将一军,点破金牙的身份和计划,那么坏掉名声的就是他了。他也是吃这碗饭的,货源那头消息传开,他以后怎么拿货?”

    马爷满意点头道:“很好,不愧是你啊,铁龙,以后我的位置你来顶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