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当铁龙来到宝山码头,下了车,他看到了海哥,以及港口上的海船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海哥就站在岸边冲他招手,这让他松了口气,条子仓促之间理应找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依旧不敢掉以轻心,锐利地眼睛扫视着身后。

    他打开后备箱,视线也没有脱离自己的后方,幽静码头下所有值得怀疑的角落,都有可能藏人的

    就要上船了,而这个时候最可能放松警惕,所以铁龙反而最为警惕!

    此刻的他,就像是在河边喝水的野兽,狼顾饮水,眼睛恨不得长在后脑勺。

    狼顾之际,手伸进后备箱,做了一个捞箱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忽~

    做完这个动作的同时,他已经本能性地一提,身子扭转就要走开。

    可扭到一半他就发现,捞空了,于是手很自然地又朝一旁扫去,还是什么也没摸着。

    “嗯?”铁龙蓦然回首,他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后备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衣服已被汗渍渗透,在晚风吹拂下,铁龙感受到寒意透体。

    冷,他好冷。

    随后是难以言喻的恐惧包裹内心,铁龙生平第一次听到大脑里发出什么东西在裂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啪!咔~咔~啪!

    他确确实实听到了,就好像有人在他的脑子里掰裂塑料,咀嚼妙脆角。

    这是极端的精神压力下,大脑过分供血,导致颅内压力升高,原本狭窄的细血管承受了过大的运输量,继而血流不畅。

    人如果倒立时间太久也会听到,因为声音发生在颅内,所以会特别清晰。

    “嘿,铁龙,还不过来?”海哥一边走过来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铁龙愣了足足五秒钟,才颤抖地关上后备箱,装作自然地迎上去。

    六百万不翼而飞,这简直比恐怖片还惊悚,背后彰显出敌人的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有人从头到尾都如阴魂不散般盯着他,而对方拿走钱的目的,绝对不是六百万。

    能做到那样神不知鬼不觉俯瞰着他的人,怎么可能会稀罕那六百万?对方真正的目的,是要自己上不了船!

    “我现在双手空空,海哥恐怕不会让我上船了。”

    铁龙缓缓靠近海哥,思索怎么先混上船。

    “铁龙,赶紧上船!”海哥招呼着,对于铁龙两手空空,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铁龙见他没有在意自己空手,突然眉头微皱:“不对,拿走钱的人,明明也能威胁我的生命,为什么不这么做?要让我安然到码头来?”

    “莫非,他反而是想让我上船?船上……有埋伏?”

    想到这,铁龙脚步一顿,意识到自己不可以上船。

    先无论有没有埋伏,海哥有没有背叛他,单说他没钱,就不能上这个船。就算上了船,就算没有埋伏,海哥路上若知道他没钱,结果也很不妙。

    到时候在船上,他可是任人宰割,跑都没地跑。

    只见铁龙不回头地向后退,想要上车离开,再寻他策。

    海哥愕然道:“你干嘛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铁龙说道。

    海哥眉头一皱,随即大怒:逗我玩呢?

    他两小时内,准备好了去米国和泰国的两条船,铁龙说算了就算了?

    铁龙才不管那么多,打开车门就要上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码头警笛声大作!

    这令铁龙与海哥,都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率先登场的,并不是任何一辆警车,而是一辆摩托车。

    骑车的正是阿雷,他从远处狂飙而来,借助一堆施工沙砾,摩托车高高跃起,朝铁龙砸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铁龙闪身躲过,就见摩托车狠狠撞在了汽车上。

    铁龙一记鞭腿,直接把骑车的人抽了下去,那人摔在地上,抽出腰间的西瓜刀,就朝铁龙砍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”铁龙认出阿雷,万没想到他竟然没死。

    同时也意识到,条子能找到这里,恐怕也是阿雷报的警!

    “还没有给晶哥报仇,我怎么能死呢!”阿雷追看着。

    但他实在打不赢铁龙,被铁龙轻松一肘击轰在了头上,又一脚踹飞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换做平时,阿雷恐怕又会被打晕,甚至被打死。

    可如今,阿雷却跟没事人一般站起来,因为他穿了摩托车手全套的防护服,以及最重要的头盔。

    “邦邦!”阿雷嘲弄似的敲打自己扎实坚硬的摩托头盔,笑道:“来啊,看看是你的拳头硬,还是我的头铁!”

    “蠢货!你竟然敢报警!你也会被枪毙的!”铁龙已经看到警车拥堵了所有道路,数十名条子朝他包围过来,手里都握着枪。

    这让他极为心慌,已然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阿雷倒是非常淡定,笑道:“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们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死吧!”铁龙拔出枪来,砰的一下,直接给了阿雷一枪!

    阿雷应声倒地,铁龙趁机冲过他身边,朝大海跑去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逃跑路线,警方并没来得及封锁海岸,他的水性若足够好,则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高高跃起,就要落入海中时。

    突然有一人,从后面抱住他的大腿,硬用体重把他拖回去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该死,你松手!”铁龙大惊,阿雷不顾胸口的伤势,死死抱着他。

    “住手!放下武器!”警方迅速靠近,几十把枪指着他。

    铁龙被灯晃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连忙冲着阿雷又开了几枪。

    但是阿雷依旧死死抱着他,铁龙就是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同时因为他开枪,警方也采取反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铁龙瞬间身中九枪,眼前一黑,原本清晰的视野立刻模糊了起来,只剩下警车刺眼的白光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这一死,敌人的计划便完美了。

    一口气端了三家,是他这个‘背叛者’布的局和报的警。而因为打死曹晶,阿雷也报警又反把他害死。

    自己作为‘幕后黑手’,此刻被警方击毙,整个计划达成一个闭环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铁龙的视线渐渐陷入了纯粹的黑暗中,他的意识也在快速消亡。

    “好黑!真他吗的黑!”铁龙绝望地笑着,带着所有的罪恶倒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月十三日,距离警方破获贩·毒案已过去一周。

    无论是当时在场的,还是没在场的,最终都没能跑得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阿雷并没有死,虽身中数枪,但他穿得太厚,子弹口径又小,并未伤到要害。

    经过抢救已经脱离危险,结合他最后的立功行为,以及积极的交代,最终应该是个无期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上次买的游戏发售了,加入了生存模式,我问了一下,卖得还不错。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分一次钱就行了,那些钱由你来管。”黄极低头认真地配药。

    两人在试验室里,这里的仪器和设备更加丰富了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,还有曹晶,脑袋全面包裹着纱布,此刻正在沙发上抑扬顿挫地吊嗓门。

    “啊~呃~噢噢噢……”曹晶发着假声,调整着自己的声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他的声线跟黄极不同,所以黄极在调整他的声线……

    他需要先找到跟黄极一样的声线,黄极再用金针刺穴锁住其声带状态,如此,他之后无论怎么说话,都是那个声线了。

    林立瞥了眼曹晶,又看向黄极道:“我不会管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指望你赚钱,之前我们建了公司买下那游戏,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收钱了,你混就行了,让张俊伟去你学校招聘,总经理就是你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大四了,其实已经处于离校状态,如果有工作,身份证寄给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随便当个空壳公司的总经理没问题,他只是好奇道:“那游戏真能赚钱?第一天反响是挺好的,但能持续多久?”

    “会越来越好的,三年之内,至少赚八千万美金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?八千万?还美金?大哥你不是买着玩的?你真懂投资?”林立愕然。他说的成绩还好,是在这是一款烂游戏的基础上描述的,却没想到他和黄极所谓的‘还好’,根本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“对,我预估的,它值这个价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我们的收益分成可是百分之八十!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哦,那三年下来我们能分六千四百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林立再相信黄极,也觉得这太信口开河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虽然我玩了一下,感觉还行,但这毕竟是个外国游戏啊,再加上盗版因素,我觉得你有点乐观,国内玩家不会买账吧?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歪头道:“啊?我没算国内市场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算?那凭什么卖那么多啊?这款游戏感觉没什么技术含量……就是一个人,利用下班业余时间做的啊……”林立再度愕然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俄罗斯方块有技术含量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但是俄罗斯方块是世界销量第一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它发行时间长吧……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道:“而我们买的‘c’,只需要十年,就可以超越俄罗斯方块。”

    林立耸耸肩,感觉这天没法聊了。

    心想:大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,还挺有气场的,有种让人信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显然不知道,八千万美金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五年之内,它会风靡全世界,随后就会有一家公司,花二十五亿美金将其买断。

    原作者会因此走上人生巅峰,但也因为钱太多,而对人生失去目标和乐趣,醉生梦死,觉得没有了曾经做游戏时那种单纯的热爱,没有以前过得更充实……

    因为原作者对那款游戏倾注了真正的热情与热爱,才让它成为一款现象级游戏,所以黄极并不打算亲自运营这款潜力超神的游戏,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虽然他拿下了整个游戏的所有权,但还是把运营和开发全部交给原作者,他只分收益。反正这钱赚的,只要躺着就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