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从七号凌晨开始,就给曹晶做了整容手术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时间来到五月二十七号,曹晶的脸已经可以拆线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,慢慢睁眼……”黄极一圈圈地把纱布拆下来。

    而曹晶坐在凳子上,一动不动,面前则是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连续二十天都被纱布蒙着眼睛,曹晶迷瞪着慢慢张开双眼,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刻镜子前,一坐一站,两个‘黄极’。

    曹晶的相貌,已然与黄极一模一样,毫无违和。

    林立在一旁看着,感觉黄极这整容手术太牛了!

    竟然完美地把一个人相貌,塑造成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黄极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曹晶答应道。

    这二十天虽然一直没拆线,但还是能说话和听话的,所以黄极也一直在教他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曹晶已经认为自己叫黄极,有个爷爷,是个弱智,跟着同乡范伶俐和其男友郑轩,在魔都求学。

    欠缺地只是认人了,他没见过别人包括自己的相貌。

    黄极指着他说道:“这是镜子,镜子里的是你自己的相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曹晶认真地看着,但不爱说话。

    黄极满意点头,随后拿出一副照片,这是登录了爷爷的社保号找到的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这是你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曹晶呆滞住,随后说道:“我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黄极给他倒了一杯水,说道:“爷爷现在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曹晶条件反射地看着照片喊了声:“爷爷!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,继续教他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林立在后面问道:“大哥,你为何找个傻子做替身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因为我以前自闭症,日常都是在发呆,自己想自己的,不爱跟人说话。人人都以为我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所以曹晶现在的状态,刚好扮演你?那你以后岂不是就是黑户了?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也可以是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物色的学校,弄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林立笑道:“我入股了,不过就是一所机械工程职业技术学校而已,我现在是校董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,那是个野鸡学校,大多数学生都是混日子的,让曹晶去上学,不会挨打吗?”

    黄极哑然失笑,指着曹晶道:“你以为傻子什么都比别人差吗?他现在是脑残,不是手残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打他一拳试试?”

    林立围着曹晶转了一圈,只见曹晶专心玩水不理他。

    突然,林立朝他屁股踢了一脚,直把他从椅子上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曹晶摔在地上,反手就是一水杯!

    水杯砸在林立额头上,发出清脆的炸响,玻璃碎片四溅。

    随后曹晶跳起来,直踹一脚,就把林立蹬飞出一米,痛得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曹晶扑上去,骑在林立身上,举起拳头就要一通狠砸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!我的错!我的错!”林立连忙喊停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黄极错步上前拦住,眼看曹晶抬头就要把拳头反砸到黄极脸上,黄极直接亮出爷爷的照片。

    就见曹晶条件反射似的停手,笑着叫道:“爷爷!”

    “去玩吧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曹晶又去玩水了。

    只要爷爷在,曹晶就会很听话。

    这是黄极这二十天下来的调·教成果,该说他记性不错,脑残让他失去了记忆,但并没有损坏记忆功能。

    看了几眼爷爷的照片,就给记住了。并与他这几天一直所被教育的听爷爷的话的‘密令’给对应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黄极又给他看了好几组照片,甚至还放了一些纪录片和影像。

    让他把‘黄极’该认得的东西,都给认识了。

    最后,黄极感应了一下曹晶的大略未来,至少五年内,只要黄极不主动揭示身份,那么曹晶就不会被揭穿。

    至于五年后,他没看,太遥远的未来感知了也没意义,他注定改变世界。

    “他这么能打,却是个脑残,恐怕会被人利用吧?”林立捂着肚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没关系,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点头:“你说了算,他只要有身份证件,且年龄合适,我就可以把他安排进去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必,该收的钱还是要收的。你的作用只是接纳‘黄极’去入学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头道:“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黄极拦住他,说道:“急什么,让他在郑轩家适应几天,你跟我去一趟新郑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急,人老王快急死了,魔都的蛇头上次也被贩·毒案牵连,全部被捣毁了,他原本找的海哥,也坐牢去了,我们现在根本弄不到偷偷去伦敦的船。而我们的钱,虽然不少,但若想买一艘远航海船,却又不够。他着急上火想赶紧去伦敦,却没船。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非法的船没了,不还有合法的嘛?”

    “合法的船?我们一买票,岂不是会被光明会盯上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摊手道:“那就不买票啊……找艘游轮,蹭船去啊。”

    林立哑然,蹭船竟然说的如此轻松,不过一想到黄极把毒·贩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手段,他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极回新郑,当然是给爷爷治病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医术,已经够了,早在上个月底,他就达到了全球第四。

    如此,他也知道了爷爷得的是一种罕见的阻塞性肺气肿,说白了慢性肺病,现代医学治不断根,最好的特效药也就百分之三十的效果,只能延缓病变发展。

    不过,黄极不一样,他虽然在地球上才排第四,前面还有三个变态,但前三毫无疑问不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因为结合隐穴,以及适应药理学等这种独门知识,黄极的医术和生理研究远超正常人类巅峰,第五名与他的差距宛若天堑。

    黄极有信心把爷爷的肺病根除,再来两剂补药,继而给爷爷大续一波命。

    另外,他还得看看爷爷以及华庄村那里的信息推演的未来如何,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他才好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“稀溜溜……”去新郑的火车上,卧铺车厢,林立坐在黄极对面,正在吃着榨菜配泡面。

    黄极则吃了十个茶叶蛋,便静坐修炼了。

    林立注意到,黄极看似在静坐,脖颈两侧却在有节奏的鼓动。

    就好像脖子那里的动脉,在被控制地往外跳一样,一鼓一鼓得都能触到衣领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在干嘛呢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没理他,完全沉下心控制脉动,这是他新创的第四层《内经》,增强对肌肉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等待曹晶整容后拆线的这二十天里,他大量地练习《内经》,并结合他世界顶级的生物学和医学知识,对《内经》再度完成了改进。

    原本要修炼有成的时间,从八千个小时,锐减到了一千两百个小时,即五十天。

    毕竟上个版本的《内经》,是他才刚学医的时候创的,此刻他都全球第四了,视野都不同了,改进力度极大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可能不眠不休地练五十天,哪怕每天练十个小时,他也要坚持一百二十天。

    不过正好,从魔都到新郑,坐特快要十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当他今天的训练量完成后,火车也快到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“哇!大哥你终于醒了,我快无聊死了。”林立一本故事会都翻烂了,眼见黄极睁眼,连忙找他说话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不会睡觉吗?”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白天睡不着啊,倒是你,大哥,你竟然坐了十个小时不动,难不成你在练武功啊?”

    他也不过是随口说说,怎料黄极点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武功?坐着练?”林立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内功啊。”

    林立一滞,随后眼睛一亮,他想起黄极精湛的身手,那是绝对有功夫的,此刻黄极说他会内功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连忙坐到黄极身旁来,低声道:“大哥,你真会武功啊?有内力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练出内力,但也快了,应该也就再练三四个月的功夫。你想学啊?我教你啊。”黄极平静道。

    林立顿时如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
    所谓的电功,黄极迟早要用的,与其以后再说,不如现在就告诉身边的人,甚至林立他也是早打算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《内经》为了追求百分百的理论最大值,实在是太难了,他有信息感知,都得集中全部注意力去练,更何况林立。

    如果让林立自己练,哪怕一天坚持练二十个小时,其中有半个小时是有效动作,都算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黄极虽然可以手把手地教他,纠正他的动作,但也顶多每天当一两个小时的陪练,剩下的还得靠他自己熟能生巧。

    “到地方再教你吧。”黄极说完,目光投向窗外,看着轨道旁的乡野风景,放松精神。

    突然,他发现一座山沟沟,竟然是人造的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那宽阔的山沟乃是人工开凿,两座小山脉看似相隔数百米,实则原本是同一座山,三千九百二十一年前有人率领万民把它凿开,作为黄河水道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黄河早不从这过了,顶多称之为黄河故道,且还不为人知。

    “浚川者……姒迹?这谁啊?”黄极完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,于是又查了查他的常用名。

    一个人,所有的名字,都在他的名称信息中。姒迹是真名,代表其第一个名字而已,没多久就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曾用名:姒文命。常用名:伯禹、夏后禹。尊号:帝高密、大禹……”

    感知到‘大禹’后,黄极这才恍然,随后暗叹自己没有好好补补历史,竟然连大禹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别看他医术全球第四,历史却并没有好好去学,唯一的一点底子,还是初中教的,而问题是他初中时乃是弱智,根本没能学进去多少。

    “豫省到处都是古迹啊,随便一座山沟沟,竟然就是大禹所开的黄河故道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应该解锁一下历史信息的推演,外星人观察了那么多年,时间长度覆盖了整个人类文明史,或有留下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应追溯一下这片山河的过去,历史或许隐藏着秘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