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决定学习历史,历史并不仅仅是一些记录。

    历史同时还是一门科学,广义的历史可以指过去发生的一切事件,不一定非得有人记下来,才能研究。

    检查和分析一系列过去事件并客观地确定造成这些事件的因果关系,也是研究历史。

    它包含了各种技巧,以现有的记录或实物,加以逻辑和科学作为工具,探究万事万物已发生过的事件,解释万事万物的发展历程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考证方式,黄极没有理由不去学习它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学习了它们,然后在利用那些考证逻辑和方式,去逆推当前信息,推导破解一个未知的历史课题,那么黄极就会像解锁信息未来态一样,解锁信息的过去态。

    黄极便能直接观察一件事物的历史信息,溯及以往!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以前观察一棵树,感知到其‘一共汲取了多少水分’,‘一共结过多少果实’这种信息很奇怪。

    黄极当时以为,这就是历史记录了。

    的确,可以说它是历史记录,但它并非信息的过去态,而是现在态。

    树的种类,树的体积,树的质量,树此时此刻总共有多少个分子,这都是现在态。

    是此时此刻的信息,所以信息在不断地变化,因为黄极的时间在流逝。

    一旦开启信息的过去态,黄极相信,他就算站在一片空地,也能溯及以往,感知到这片空地一百年前经过的路人,一千年前生活的古人,一万年前奔跑的祖先!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信息承受量,具体能追溯多久远,感知多细节,还得试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来说,应该能比未来态要多。”

    黄极下了火车,在新郑找了一家酒店入住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林立带了身份证,所以两人住同一间套房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晚了,黄极并没有急着回乡下,他就这么过去治疗爷爷可不行,还需得有个新的身份。

    毕竟‘黄极’应该在魔都,贸然回来,还带着一身医术,他可没法跟爷爷解释。

    身份他已经想好了,应聘就行了,自从梁医生坐牢后,村里就没有医生了,村民们生了病,就直接去乡里买药,或者去县里治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医术,应聘一个村里的小卫生站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黄极带着林立,在街上闲逛着,不停地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他们去吃了餐饭,然后买了一大堆历史书籍后,返回酒店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可真刻苦,不是练功就是看书……”林立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微一笑,听出林立的潜台词:说好的教我练功啊……

    “先教你一组动作,你把这组动作练好了,再学别的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林立连忙点头,他太激动了。

    他以前各种被骗,不就是太喜欢这些神秘的东西吗?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黄极口中的内功,有没有小说里那样神奇,可既然黄极都这么叫了,定然是有些门道的,起码比一些花架子要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演示一遍,你也学不会,因为你看不出我暗中的发力点和呼吸诀窍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着,拿出毫针刺入林立腰部某处。

    “感觉这个地方,记住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头道:“嗯,我记住了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动它!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动?”林立有点懵,腰侧这块肌肉,怎么单独动它?

    黄极弹了弹毫针,林立顿时感觉有点麻麻的。

    “仔细感觉,想尽办法控制那块肌肉动弹,先整体动腰部一大块都可以,慢慢入微到只抽动那一小块地方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记下,不停地尝试动它。

    “注意配合呼吸,跟我学……”黄极慢慢教他呼吸,以及如何配合呼吸来发力。

    “诶!岔气了!”林立尝试了几分钟,在黄极的细心以及精密的教导下,很快掌握了一点点诀窍。

    然后,就岔气了,瞬间那边的神经绷紧,一抽一抽地疼。

    “岔气就对了,现在是不是能动了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抽动了几下。”林立等那个岔气感过去,那块地方又控制不了了,貌似是神经松弛了。

    “嗯,很正常,多练。呼吸、岔气、腰部内在发力。这是第四组动作的第一小节……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大惊:“什么?第一小节?”

    黄极皱眉道:“你以为很简单吗?”

    林立连忙道:“不不不,我只是觉得很精妙,再难我也要学,拼了命地学!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大,你怎么从第四组开始教起?”

    他当然奇怪,他对于武功理解都来自于小说,一般来说都是第一层、第二层这么练上去。

    哪有直接从第四层开始练的?

    “我的武功,每一层都可以单独作为一部功法,我先教你第四层,是因为这一层对战斗力的提升很大,并且效果立竿见影,没有内力,光凭第四层的发力技巧,你的劲道也会比常人强很多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完,继续教他第二小节的动作,如此反复,一直教完九个小节。

    足足花了他两个小时,才终于让林立全部记住,并且都能成功做到一两次。

    “行了,第一组动作就这些,你整个连环做一遍,这九节呼吸、内在发力和肢体动作,按照顺序标准地做完,如果联动地足够快,打一拳,你会立刻看到成效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林立很认真,在套房前厅不断地尝试。

    黄极不再管他,坐到沙发上,拿起一本《现代史学分支学科概论》,开始研读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旁,还有一堆垒了半人高,占据至少一立方米的各类史学书籍。

    不仅有《历史研究》、《碎片化的历史学》、《全球史学史》、《历史学的技艺》等指导性书籍,也有全套二十四史,先秦文献导论等他急需恶补的文献性史书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《自然辩证法》等唯物史观的哲学类书籍,和《博物馆学基础》、《定量考古学》、《考古学理论·方法·技术》等技术性书籍。

    文史类的东西,说好学,也确实比理科要通俗一些。

    说难学,是因为这东西学不完,且非常依靠笔杆子。

    哪位大历史学家,可以把二十四史全部记下来?没有。

    再厉害的史学家,他要研究什么的时候,也得去查资料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文献的重要性,没有人能知道所有的文献,就算是世界顶级的史学教授,他们也只记得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研究方法是工具,拿着工具研究文献文物,提出自己的解释,历史学不过如此简单而已。

    不一定对,但是个研究成果,最强的教授,也不过是研究成果比别人经典而已。

    当黄极研究历史学不久,他就意识到……

    这门学科,他根本不用跟任何教授、专家学习,自学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只缺文献,若把所有的文献给他看过,他就能全部背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至于研究方法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专家们掌握的,也都在书本里有。

    之所以专家们还有高下之分,比得其实是谁更努力,以及思维更具有开阔性。

    黄极若把这些书全部研读完,他也许就是地球上最强的历史学家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约晚上十二点,林立练功四个小时左右,突然屋内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那是林立一拳头,打爆了套房内的沙发,只见沙发皮已经破了,海绵都迸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吼吼吼!”林立都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拳头,不受控制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看到没有?我这一拳就打爆了真皮沙发!”

    黄极淡定道:“这是仿制皮革,不是真皮。”

    林立笑道:“那也比我以前厉害了!做一遍竟然就有这么大的提升?沙发一拳就给干爆了!”

    刚才他终于成功做完了一整套动作,所有的发力和呼吸都对了,想起黄极的话,立刻就顺着那股身上各处联合发力的劲道,打了一拳出去。

    拳一出,他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爽快,仿佛把全身的力道都给挥洒出去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一拳力道惊人,又快又猛!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这不是提升,你只是把你挥拳力量的理论最大值给发挥出来了,哦不,你只发挥出了百分之七十。”

    林立的力量,并没有丝毫的提升。

    人能打出多少力量,是可以用一整套严格的力学模型进行计算的,当然,现在科学家的那套模型算法不对。

    科学家以前还说人只能跑百米十秒呢……最后还不是打脸了。

    黄极感知到的最大值才是最真实的信息,将其定义为‘一百’,一般人挥拳也就打出三十。

    而黄极总结的发力联动,可以达到百分之百。也就是说,同重量级下,黄极一拳可以比常人强三倍!

    之所以林立只打出百分之七十,是因为人与人的面板是不同的,完美的功法只适用于个人。

    黄极以自己的情况创立的武功,别人用效果自然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林立跟他的适配性还不错,所以有七成效果。

    “诶?怎么没效了?”林立又打了一拳,却只发出砰砰声,没能打破沙发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连贯九节动作并挥拳,才能打出这种效果。你以为一次做完,终身受益啊?这只是一种发力技巧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头道:“噢噢,我知道了,我只要做到随时随地连贯整组动作,就能随时随地打出这一拳吧?”

    见黄极点头,他立刻怀揣着激情苦练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