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黄极十二点睡觉,第二天九点起床。(书.屋 shu05.com)

    没办法,他就是要比别人睡的长一点,因为头脑太疲惫了……

    熟睡中,他还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在梦里,他仿佛看到一头大象,在践踏农田,啃食庄稼。

    当地的农民,非常不满,于是在农田附近挖下陷阱,诱大象踩入,陷在坑里。

    最终显然,那头大象被农民们捕杀了。

    而这,是豫省最后一头大象,至此之后,中原象灭绝。

    黄极醒来,打了一套内经,从第一组到第四组,全部练了一遍。

    随后刷牙洗脸,来到前厅。

    就见林立睡在前厅的地毯上,不用问他,黄极也知道他昨晚熬夜,练到天亮才睡觉。

    没什么太大的进步,也就是又成功了两次而已,却因为这场熬夜,损失了二十个小时的寿命……

    黄极摇摇头,没有叫醒他,自己出去买早点了。

    回来坐在沙发上,喝着粥,吃着鸡蛋,他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竟然梦到中原大象,是了,那是我睡觉前最后看到的一段历史记载。”

    豫省在过去,是有很多大象的,甚至可以说是大象满地跑……

    黄极睡觉前,有看到一段文献,是北宋初年记载的,农民们捕杀大象的记录。

    这……也是豫省历史上最后一次出现野象。

    之后一千多年,北方再也没有野生大象了。

    “中原象为何灭绝?”黄极翻看史书,不禁想推理出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肯定是人类灭绝的,不过黄极想推演出更详细的历史进程。

    一旦他成功,那么过去态信息也就解锁了,便能溯及以往,看穿万物的历史发展进程,逆推过去之事。

    “虽然最后一头大象,是在北宋初年才死掉,可早在汉代,北方就基本没有野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名鼎鼎的曹冲称象,也是南方的孙权从两广之地找到的大象进贡的。显然那个时候,北方即便有象,也已经极度濒危,残存于豫省的山林深处。”

    “吕氏春秋记载,‘商人服象,为虐于东夷。周公以师逐之,至于江南’,殷与周的战争中,就已经发展出了象兵,那个时候中原象还是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殷商大量地捕杀野象,安阳殷墟挖掘出大量的象牙,以及象牙制品。有买卖就有杀害,野象就是在商朝时被大量捕杀,之后又被周公驱逐了很多去南方,所以豫省除了山林深处,就几乎没有大象了,濒临灭绝。之后一旦发现就捕杀,岂不彻底灭绝?”

    黄极自认为推导的没问题,中原象就是因为人类的滥捕滥杀而灭绝的。

    一切的根源在于殷商人喜爱象牙,使得原本遍布豫省的中原象,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。

    然而,黄极没有发现过去态被解锁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他运用了错误的概念,或者推导完全不对。

    “竟然不对吗?”

    黄极歪头,中原象竟然不是因为人类的滥捕滥杀而灭绝的?

    怎么想都是这样没错啊……更早之前,还有舜帝服象的传说:“舜耕于历山。有象为之耕,有鸟为之耘。”

    难道在象可以耕地的时代,就已经开始疯狂捕杀了?

    黄极思索着,尝试推导出中原象在上古时期就开始被大量捕杀,走向濒危的历史进程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还是不对!

    黄极皱眉,他本可以换个更好推导的,但还是选择推导这个。

    他还就不信了,一个大象灭绝的事,有这么难推导吗?

    接下来,一直到下午一点,他都没能推导出正确答案。

    “大象到底怎么灭绝的?”黄极闭着眼睛苦苦思索。

    别说正确答案了,事实上,只要使用的概念对了,进程基本正确,结果大抵无误,那么就可以解锁。

    这是他解锁未来态的经验,而他尝试了各种结果后,却始终无法解锁。

    意味着,推导从根本上就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林立伸了个懒腰醒来,貌似是被黄极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,豫省的大象到底怎么灭绝的?”黄极随口问他。

    林立愕然道:“啊?豫省还有大象?大象不是在非洲和东南亚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我们出去吃饭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该考虑一下治病的事了,他吃完午饭,带着林立在街上寻找着什么,很快他就找到了他想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那是一根电线杆,上面贴满了各种小广告。

    什么终于有救啦,什么重金求子,什么寻狗启事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黄极指着电线杆底部,一张很不起眼,仅有名片大小的‘办各种毕业证、资格证’的广告贴纸,说道:“你联系一下这个人,帮我弄个毕业证,以及行医资格证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点头,指着电线杆上,就在人脸的高度,一则特别醒目的,也是办假证的广告,说道:“为何不联系这一家?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介绍的更详细,而且广告纸比别的都大,位置也贴得很醒目,一看就是办假证中的行业精英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一旁的黄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林立认为这种小广告,贴得越大,贴得越醒目,那肯定就越有本事。

    可这显然是一种典型的思维误区,仔细推敲一下,简直毫无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对吗?”林立见黄极失笑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贴这则广告的人,的确用心了,抢占了最好的位置,用的纸都比别人大,说不定每天都检查一遍,如果发现被同行覆盖或者撕掉了,就再贴一次,所以我们随便一个时机过来,它可能都在最好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也只能说明,他贴广告的技术比别人好,会宣传,跟他办假证的能力有何关系?更谈不上行业精英。”

    “我甚至觉得他,不入流!”

    林立挠头,不知何解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么说吧,把办假证的广告贴得这么好的人,大概已经被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林立一怔,随即恍然。

    广告打得这么好,树大招风,或许一时之间生意比别人好,但毕竟是违反之事,不会长久。

    如此高调,哪怕现在没有被抓,恐怕也快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把自己的小广告,贴在不起眼的地方,才是真正的业内常青树,办证老油条。

    就算很长时间才能等来一个客人,也没关系,胜在稳定,且可以吃回头客,利用客人拉新的客人。

    贴小广告的目的,只是想拉到第一个客人而已。

    会这么做的人,定然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自信,否则如何吃饭?

    反过来,宣传上下功夫的人,或许是技术不自信的体现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贴得大有什么用?甚至于技术好有什么用?办假证的技术再好,警·察就不抓了?生意好,树大招风死得更快,细水长流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自己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林立还在一旁点头,却被黄极一把拍在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体型大,战力强,花样多的物种都不是成功。只有活得长,才是真的成功。要想活的长,就必须适应环境。”黄极说道,他想到问题出在哪了。

    林立眨巴眼道:“啊?办假证都能扯到优胜劣汰?”

    “没有优胜劣汰,只有适者生存。”黄极纠正道:“一个物种的成功与否,不在于它是否强大,你打不赢我,但我能说你是劣等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反而占据生态位越高的物种,越容易灭绝,因为它们很难适应环境!”

    “恐龙足够强大,它们占据了中上层生态位,而哺乳动物祖先在当时十分弱小,位于食物链底端。可在一场灾难过后,恐龙全体灭绝,弱小的哺乳动物祖先反而延续下来。你说谁优谁劣?”

    林立挠头道:“是……我记住了,大哥,不过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黄极一笑,开始推演中原象的灭绝。

    北宋初年,当时大量山地被开发,林地被砍伐砍伐,野象无处觅食,也无处藏身,只能闯入人类栖息地吃庄稼。

    惹了人类,毫无疑问,卒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后一头大象死亡的原因,不是人类好杀,而是环境迫使的。

    殷商人确实好杀,捕杀了大量的野象,获取象牙,但是他们杀了数百年都没有把野象杀绝,说明他们也有在养殖,或者有规律有节制地捕杀。

    豫省是当时最适宜农业的地方之一,周公没有选择杀死敌人的战象,而是将它们驱逐到南方,之所以驱逐,是防止大象践踏农田,当时的豫省已经被大量开发了,不足以养活那么多野象。

    “环境的改变大约也是因为人类,但直接定义是人类的原因,然后以此为前提,去组合文献中的线索,肯定是不符合探究历史的态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象的灭绝,是因为栖息地的消失。而栖息地的消失大部分是人类导致,但却是因为发展农业。”

    “不,农业也只是后来的进程,更早导致象群大量迁徙和死亡的是……黄河!”

    明明黄极同时还是生物学领域的顶级专家,却在推演一个物种的灭绝进程时,没有综合考虑到环境对于物种的影响。

    实在是他刚掌握历史学者的研究方式,太想从文献里找出线索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光文献有个屁用。推演一个事物的历史进程,必须从全方面地来考虑,所运用到的知识越多,则结果越接近真实。

    单纯的历史学家,是考不了古的,所有的顶级考古学家同时还是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……甚至是人类学家。

    当黄极明晰这一点后,信息的过去态,开启了。

    “水泥地?”黄极一扭头,走进旁边的公园。

    在公园里,他看着自己脚下的大地,就在他所站着的地方,时间仿佛都在倒流,他在追溯其过去!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黄极感觉到大脑难以承受,连忙屏蔽了绝大多数信息。

    他别的都不要,只接受地质信息,这样一来压力顿减。

    一百年……两百年……一千年……两千年……两千五百年……这里是韩国都城。

    “嘶,呃啊!哪怕只接受地质信息,两千五百年就不行了吗?两千五百年有个屁的地质改变啊!”

    黄极将其屏蔽,随后压力消失。

    “嗯?”黄极很快发现,他还能向古追溯,只是内容屏蔽了而已。

    预演未来时,之所以难以追溯太久,是因为时间在流逝,每时每刻都在变,所以黄极每时每刻都在承受冲击,预演开启的持续时间很短,他就得晕。

    但信息的过去态,不会变!

    历史就是历史,现在就算地球毁灭,历史也是那样。不会变的信息,今天感知是这样,明天感知还是那样!

    所以他完全不用急啊,反正历史不会变,他屏蔽状态下逆推个几千年前,然后再解除屏蔽,根本没有任何压力。

    别说几千年,就算逆推几十亿年也是可以的,逆推持续时间是无限的,只要别长时间的连续接受信息就好了。

    历史就在那里,他等于只是在查询,而不是推演。这跟未来态不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限制他的,还是信息量,他只能大概地查一下脉络,短时间内知道太多更详细的细节,就会晕。

    黄极闭上眼,很快就感受到了,距今四千年前,这里泽国一片!

    他所在的地方,周围五感所及处,全是洪水!波涛直接淹没了这里!

    “只看地质看不出什么,那就再开放一些吧……”黄极解除屏蔽,一时间又感觉到剧烈的头疼。

    不过相应的,他也知道了那场洪水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三千九百五十前,黄河上游遭遇地震,形成天然蓄洪坝,半年后突然溃坝,中下游洪水泛滥。

    黄极不停地微操着,为了保障自己能承受压力,他都是有目的性地查询一些信息,暂时不想知道的,那就全屏蔽了,想知道什么,就开启什么的信息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他渐渐了解了中原象灭绝的真实原因。

    那场洪水断断续续,周期性地持续了四十二年,甚至摧毁了很多上古小国。

    中下游流域的人民水深火热,文明遭受重创,就在他脚底下这片土地,就有个古城被洪水泥沙整个埋了。

    黄河从新郑这里经过,可以想象,整个豫省水网密布,雨季几乎一定会泛滥。

    “旧河道被冲没了,洪水断断续续,退了又来,来了又退……人们渴望治理它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前后经过了四十二年,历三代,最后到了大禹的手上,人们才终于将其治理。”

    这片地区的人们为了自身的生存,随山浚川,开凿河道,疏通洪水,适应了灾害。

    人类是会主动改造自然的物种,这种智慧也是人类适应环境的一部分,可他们是适应了,原本生活在黄河流域的动物就有一部分灭绝了。

    生态环境的突变,就会导致一部分无法适应的物种灭绝,生态位越高的物种,就越难以适应外部环境的突变。

    中原大象,它们曾是食物链的顶端,在不算人类的情况下,它们是没有天敌的。

    洪水对人类影响极大,对大象亦如是,直接导致大量地野象死亡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会让它们灭绝,真正让野象陷入极度濒危的,是大禹治水!

    大禹疏通了水道,又把黄河改道送走了,送去了北方……使得整个豫省大部位于河之南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开山疏流,人工开凿了大量支流,摧毁了很多动物的栖息地……

    天灾、人祸,对野象在四十二年内进行了多段打击,环境交叉剧变。

    野象连续经过两拨大洗礼,原本依旧顽强地生存下来了,却又迎来了第三波慢性打击……农业发展……

    大禹治水,对于农业的发展毫无疑问是帮助巨大的,人工开凿的河道旁,人类建立了自己新的聚集区,让支流灌溉农田,这种水利工程使得农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利于野象,反而给予它们绝望,因为它们失去了大型水源,而大象每天都必须饮用大量的水。

    人类不可能允许它们靠近灌溉农田的河流,靠近他们花了三代人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水利工程……

    至此,大禹治水,禹卒布九州,将河之南定为‘豫州’,而原本野象到处跑的豫州肥沃平原上,再无野象踪迹,除了迁徙走的以外,仅有少数能苟存在山林里,直至灭绝。

    黄极万万没想到:“大禹,原来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自然啊,挽救同胞,就必须损害其他的物种。有人欢呼必有人哭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