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大哥你咋了?”林立看到黄极很陶醉地杵在公园里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睁眼笑道:“没什么,我们回去吧。行医资格证的事,你尽快办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酒店,黄极对自己进行了化妆和肌肉缩水,拍了一张照片交给他,林立拿着照片,啧啧称奇,随后去联系办假证的。

    待他回来时,正见到黄极专心致志地看着一本书《山海经》。

    黄极不仅是看,还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什么。

    林立走近一看,画纸上已勾勒着一长着鹰鸷脑袋,类人身体的怪物,说是怪物也不对,因为他还在其身上看到了炮管等金属结构,并且还手上冒出光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林立知道黄极大概在画山海经里的人物,毕竟山海经里动不动就人首蛇身,鸟兽人身什么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黄极为何画个机器人,太科幻了点吧?

    黄极淡淡地说道:“神少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立指着仿佛鹰首机器人般的东西问道:“这是五帝之一?”

    少昊他当然知道,白帝少昊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摇头道:“首先没有五帝的概念,其次这是神少昊,不是帝少昊。”

    林立一头雾水道: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神少昊、帝少昊,不都是少昊吗?

    黄极凝视着自己画好的图,说道:“当然不一样,少昊二字的意思,是年轻的太阳神。他的尊号是什么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林立回忆道:“高阳还是高清来着?”

    “什么高清……不要乱说话,帝颛顼号高阳,帝喾号高辛,帝少昊号青阳,而大禹号高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点头道:“对对,青阳、高阳、高辛、高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把山海经丢给他说道:“密的含义是‘避难所’,人们在洪水来临时躲避在山上的地方,称为密,高乃崇高、至高的意思。大禹治水救苍生于水火,于是他的封地叫高密,意为‘至高的避难所’。后来禹称帝,人们尊称他为‘帝高密’,也就是‘至高的避难大帝’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几位同理,辛字,是刑罚的意思。所以帝高辛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举一反三道:“帝高辛,就是至高的刑罚大帝?也是在敬畏他的功绩?那帝高阳,就是至高的太阳大帝?这么说颛顼最有排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字的最古含义是茂盛、朝气、年轻的样子,所以‘青阳’就是指初升的太阳,朝阳的意思。”黄极凝重道。

    少昊、颛顼、帝喾、大禹,其尊号分别正是:朝气蓬勃的太阳,至高无上的太阳,至高无上的刑罚,至高无上的避难所……

    林立仔细一想,还真是这样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黄极在说起这些先祖时,语气好严肃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黄极可以看出一段记载的‘真意’。

    很早的时候,黄极就可以从文字中,获得其出处。比如一个成语,为什么会成为成语,其来源是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开启了信息过去态,他能感知地更精确了,历史记载的每一句话,他都不可能出现误解,可以清晰理解这句话代表了什么事件,以及事件的内容。

    当然,那是理论上,黄极想把遥远过去的事,感知的纤毫毕现,以他现在的信息承受力还做不到。

    最好的方式,其实就是从文物和文化中,追溯遥远过去的事件大略。

    语言文字,是典型的‘传承信息’,现本山海经,是根据明代山海经来的,明代山海经是根据晋代山海经来的,晋代山海经又是根据先秦山海经来的,先秦山海经又是根据禹书山海经来的,禹书山海经则是卒布九州,收集四方邦国零散的图画、传说、文字记录,汇编而成的。

    而那些散碎的图画、传说、文字记录,则是各个邦国代代相传的,直指上古真实发生过的一些事件。

    溯及以往,如果回溯一件物品的全部经历,黄极根本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书本这东西,除了物品信息以外,还有文化信息。

    任何一种语言文字,都包含无比丰富的信息,一个文明所有的文化几乎都在里面。

    整本山海经,在他眼中根本不晦涩,每一个字的真意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是文化上的追溯,跟这个字是谁写的,谁印刷的,没有关系,那属于物品信息。

    文字本身,就承载着代代相传的事件信息,它可以将一段神话逆演出最早的原型事件。

    以黄极现在的信息承受力,虽不能如亲眼所见般全面,但也能从记载中获知大概。

    黄极没想到,对上古记载最清晰无误,极少胡编乱造的文献,反而是被视为怪力乱神的山海经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所谓的《尚书》,百分之八十都是空想信息……属于文学艺术作品……

    他想了解上古之事,自然不能去感知空想信息,当然得选择记事信息。

    所以,黄极看了一整天的山海经,每一段字,他都要看好久,短则数十分钟,长则数小时!

    以时间换取信息量,这样可以让他‘单位时间内’所收到的信息冲击较少,了解得更详细。

    就比如西山经中“长留之山,其神白帝少昊居之。其兽皆文尾,其鸟皆文首。是多文玉石。实惟员神磈氏之宫。是神也,主司反景。”这句话,他就看了一个多小时,结合其他文献对于少昊图腾的描述,继而成功画出了‘神少昊’的真实形象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东海之外大壑,少昊之国,少昊儒帝颛顼,弃其琴瑟。有甘山者,生甘渊,甘水出焉。”

    “林立,‘昊’特指太阳神,少昊的含义和‘青阳’差不多,指的是初生的太阳神,朝阳的太阳神。这个神国在东海之外,而住在里面的人,则被称为‘青阳氏’。可在西山经中,少昊却出现在了极西流沙附近的长留山上,成为了西方白帝神少昊,‘是神也,主司反景’,意思是他成了黄昏夕阳之神。”

    林立一愣,这的确是两段完全相反的记载。

    从朝阳变成了夕阳,从东海跑到了西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之间发生了非常复杂的事。总之颛顼绝地天通,过程中驱逐了少昊国,并把生活在神国里的青阳氏族,从东海赶到了西方。”

    “颛顼灭了少昊?他俩不是亲戚吗?”林立愕然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怎么会是亲戚呢?”

    这俩连物种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林立急道:“少昊帝,姓姬名挚。邑于穷桑,以登帝位,都曲阜。这我还是知道的,大约在齐鲁省rz市地区,是黄帝的长子。”

    黄极十分淡定道:“啊……你说的是晋朝《帝王世纪》持有的观点,纯粹编的。原文是:少昊帝,名挚,字青阳,姬姓也。母曰女节,黄帝时有大星如虹,下流华渚,女节梦接意感,生少昊,是为玄嚣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明确告诉你,这段记载是文学艺术作品。同样的意淫之作,还有汉代的:少昊帝曰清。清者,黄帝之子清阳也,名挚,土生金,故为金德,天下号曰金天氏。这俩套描述有多么牵强附会你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史记说少昊的母亲是嫘祖,帝王世纪说他母亲是女节。隔了几百年,连妈都换了!”

    “史记中的记载,最远可以信任到夏朝,而更早之前的记载,全部是来源于《尚书》,《尚书》早就失传了,汉代被人口述出来的版本,大多数是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甚至可以告诉你,连大禹都不太懂上古之事,所以汉朝人懂个屁的上古!”

    黄极看着自己画的纸,所谓的神少昊,压根就不是个人,没妈!

    他跟黄帝也没有关系,他仅仅是在黄帝死后,接替了帝位,后人心想:诶?他接替了黄帝的位置?后来的颛顼也是黄帝后裔,那夹在中间的少昊肯定也是黄帝的儿子……

    既然是黄帝的儿子,那肯定姓姬,于是开编了。

    黄极感知山海经,知道只有一个孩子,继承了黄帝的姓氏。

    黄帝的长子平平无奇,连个姓都没有,只有一个名,叫做‘恒’。

    次子昌意是唯一姓姬的儿子,其他的黄帝孩子,都封了别的姓。当时额外封出去的姓就跟爵位一样。

    昌意封到若水之野,也就是川省都广平原,那里现在叫三星堆。昌意生了乾荒,乾荒又生了颛顼。

    所以颛顼姓姬,后来所有姬姓者,都是颛顼后裔,这个人才是真正把姬姓发扬光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林立挠挠头,没想到黄极直接把山海经以外的上古史,全部判定为意淫之作。

    明明山海经才是看起来最像幻想的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林立也不是普通无知之辈,他也知道外星人、光明会的事。

    在有外星人的基础上,那么的确……山海经极有可能才是真实情况。

    其余看似‘正经’的描述,或许反而是想当然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少昊是外星人?”林立楞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弥赛亚与光明会之争,只是外星人从台前转到幕后。你既然愿意相信我和老王所想要坚持的事业,那么再看山海经,里面难道不是外星人满地走,机器人不如狗吗?”

    他看山海经,很多信息他现有的知识都无法理解,暗想该学学物理了。

    上古之时,外星人明目张胆地在地球上出出进进,各种行星级工程建筑林立,发光体肆意飞行,山海经称‘十日时代’。

    最后是颛顼绝地天通,断绝了上下交往,赶走了外星人,才开启了人类文明的正常发展。

    关于颛顼绝地天通的事,非常复杂……

    黄极很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他凭什么赶走外星文明?偏偏具体的过程,山海经没写。只写了重、黎断绝天路,黄极隐约感知了一点就头疼了,但也确定了这并不是导致外星人撤离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或许整个计划,直到实施前都是存在于颛顼脑中的,民众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对黄极而言,想要知道,只有三个办法。

    第一,找到颛顼的遗物或遗骨。

    第二,去往经历了颛顼绝地天通之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第三,俯瞰地球,让地球尽收眼底,如同感知月亮和群星一般。直接以整个地球为目标,慢慢检索那段历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