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历史隐藏了太多的秘密,黄极梳理了这些,很快有了想法,知道整合了弥赛亚那群人以后该如何发展了。

    当然是发掘类似于‘神少昊’那样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哪怕只找到一件!黄极也能从中挖出众多的秘密和技术。

    类似的东西,他已经遇到过了,那就是昔日所见金佛肚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治好爷爷后,看来得去一趟洛阳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首先将自己的简历投到华庄村办公室,很快便成为一名光荣的临时工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梁医生的特殊情况,华庄村是不会有常驻医生的,往往就是乡里指派一个医专毕业的学生在这里工作,并且干不长久,又会离开。

    人才太欠缺了,有大学生主动来,村里高兴都来不及,考察了一番黄极的水平,村长打从心底里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可是黄极,他对村里的人都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,就把村长哄得恨不得他永远留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黄极明确表示,自己只是在乡下熟悉一下工作,等市里的事业单位招考结束后,自己就会直接去卫生院上班。

    对此,村长也没话可说,他见多了这种只来混一个月就走的毕业生。

    村长点头道:“好吧,一个月一千六,住宿的话,我家隔壁就有空房,水电都有,以前是个女孩子住的,很干净,你把行李带过来就可以住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谢谢村长。”

    村长摆摆手,带着他到了原本梁医生住的小屋。

    之后把卫生站的钥匙给他,就去村里的广播站,公告村里有新医生了。

    黄极戴着副没有度数的金丝眼镜,把自己带的煎药器和简易配药工具摆好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还早,他带着医疗箱开始挨家挨户地走访。

    曾经都是乡里乡亲的,但此时黄极几乎换了张脸,却是无人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他以初来驾到,认认门为由,进入屋内。

    喝喝茶、聊聊天,顺便给他们做个体检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一家接着一家,按照顺序地拜访过去,大多数村民身体健康,遇到有小毛病的,黄极略一沉思,就当场开了药。

    大多数小病,现代西药就可以轻松治愈,黄极尽可能选择既常见又有效的药开给他们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黄极走遍了大半个村子,终于敲响了自家的门。

    “没关门!咳咳!进来!”爷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。

    黄极推开院子门,就见爷爷猛咳着嗽迎来。

    “咦?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上前扶着他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亲爷爷面前,此刻却只能装作陌生人。

    看着孤独生活的老人,黄极心中的意志越发地坚定,无论如何,他所预见的末日都要阻止。

    只见他露出笑容道:“你好,我是卫生室新来的医生姬华,叫我小华就行。”

    没错,假证上他用的就是这么稀有的姓,不过口语中,一般人听了还以为他姓嵇。

    “哦哦,我知道,广播里都说了,进来坐……”爷爷很热情,与所有村民一样,都让他进屋坐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屋,爷爷却一直盯着他看,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“咋了,老爷子……”黄极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认出来了?连忙把爷爷在想什么的信息也切出来,而这一般对爷爷是默认屏蔽的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知道,爷爷并没有认出来,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你说你年纪轻轻,化什么妆……”爷爷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黄极哭笑不得,他调整肌肉外加化妆,把自己弄得完全和过去不一样,就是为了防止爷爷认出来,现在看来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一般人看出他化妆也不会说出来,爷爷当真心直口快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爷爷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串串门,认识一下,村长家、王阿姨家,还有大华哥……他们家我都去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你等一下。”爷爷走进里屋,猛咳几声,咳出浓痰吐进痰盂中。

    随后他拿着里屋的茶叶筒走出来,要给黄极泡茶。

    黄极连忙接过说道:“我自己来吧!”

    他一边夺过茶叶筒,泡茶,一边说道:“老爷子这咳嗽好多年了吧?”

    爷爷点头道:“嗯,年轻时还好,现在是越咳越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看看吧……”黄极晃了晃自己随身带的医疗箱说道。

    爷爷笑道:“老毛病了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自顾自地拿出听诊器,装模作样地戴好,说道:“每一家我都看了,这是我工作,也不差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说的不客气,因为他知道爷爷脾气倔,非要说什么‘为你好啊’,‘有病不能忌医啊’,爷爷统统都不会听的。

    爷爷这个人,可谓是杠精。越跟他说,他也就越有话说,想着法,都要就着别人的话题反驳回去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真的反驳,他只是嘴上一定要杠,其实可做可不做。

    所以不用废话,直接做就好了。

    说是诊断一下,其实黄极从进门开始,就早已诊断完了……以他现在的医学水平,关于身体健康程度的信息展现地非常清晰、详尽,没有任何含糊之处,简直就是人体万能检测仪。

    此刻拿着听诊器,他只是想找个机会直接上手!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样啊!”黄极按着听诊器,突然大拇指往胸腹的一处戳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!嗯!有点舒服!”爷爷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肺气肿啊,这病我熟!”黄极笑道:“我爷爷也是这个病,老咳嗽,后来找个老中医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现在好了?”爷爷震惊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,从箱子里拿出毫针,径直戳入了爷爷的一处隐穴,霎时间肺泡阔度增大。

    “深吸气!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爷爷本能地吸气,随后喊道:“呃呃……痛!”

    当然痛,单纯地增强肺容量是没用的,因为爷爷这种肺气肿,是胸腔狭窄,压迫了肺泡。

    肺泡涨得太大,反而会管膜受损。就好像在狭小的空间里,非要把气球吹胀一样。

    黄极显然还有后手,只见他双手在爷爷周身各处大穴按摩,使其肌肉稍稍松弛时,突然手指抠入身体两侧的肋骨,用力一提,向内一挤,又瞬间向外一掰。

    就听到轻微的一声:‘咔!’

    黄极直接将爷爷的胸廓扩张,肋间隙增宽。

    霎时间,爷爷气短、胸闷的感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!

    “好多了吧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舒服!舒服!可以啊,小华医生,从来没有医生能让我这么舒服过。”爷爷贪婪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按摩,巩固效果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需要用药,把常年挤压阻塞的管腔、肺泡壁修复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跟您一样的病,我有药方,下午我去乡里给你把药开了,送来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爷爷大喜过望,接连感谢。

    没体会过黄极的医术,他还能杠一杠,体会过之后,就再也受不了过去气短的感觉了。小华医生有治疗的方子,岂能不试?

    “另外我还有个调理的方子,都是很简单的食材和药材,多买点在家里,自己煎一煎,长期吃下去,这病就不会复发。”黄极又说道。

    爷爷自然满口答应,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根本不是什么防复发的药,而是长生药。

    黄极在魔都,虽然依靠内经第一层,得以在大限内增长寿命。

    但他也从来没有忘记,研究一种药膳,能补充身体亏空,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今日见了爷爷,黄极根据其实际情况,整理推演出了长生药20,即专门针对爷爷的身体数据,而推演出来的长生药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量身打造的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方子,别人用了,适配性好的可以有八九成效果,不好的,就是六七成了。

    该长生药,长期服用,每天喝一碗,就能增长五到七天的寿命。

    什么概念?爷爷只要坚持服用十年,可以活到男人的大限一百二十岁。

    可惜,爷爷没有基因变异,有些人基因变异,甚至能增长大限,活到一百四、一百五。

    而这,是配药学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,黄极自己,现在都还是只能依靠病毒才能变异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太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爷爷刚好也是这个病,多亏那老中医啊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黄极在爷爷家还吃了顿便饭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做事,就做到底。他并没有诊看完爷爷后就走,而是继续拜访下一家。

    全村一百多户,他直到傍晚才都走访一遍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只要把修补肺泡壁的药配好,给爷爷送去,服用一周,爷爷的病必然断根。

    他要看着爷爷彻底痊愈,这才会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一周,他也不会闲着,因为他知道,这一带全是古遗迹。

    溯及上古,这里西边有禹都阳城,东边有舜之虞城。

    新郑地区脚下在四千年前,泽国一片,一座古城被洪水裹挟着泥沙顷刻间覆盖。

    那座古城,是有熊国的地盘,准确地说,在四千七百年前至六千年前,新郑都被称为有熊国。

    之后到了四千五百多年前,这里成了颛顼的地盘,而颛顼当时还不是帝,乃是担任祝融,所以建了一座城,称作祝融国。

    颛顼与共工国大战了一场,所以这传说到了后来,就变成了祝融共工大战,其实祝融就是颛顼当时的职位。

    具体战争过程不知道,因为主战场不在这,共工氏族是过来打了波先手,在上游蓄水、决堤,直接水淹了祝融城,开了团。

    这导致祝融城在当时就已经是一片废墟,水泽弥漫,所以后来直接就被遗弃了。

    再之后,到了尧舜时代时,那古城则被叫做祝融之墟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站在xz市的公园上方,感知到四千年前一场洪水淹没了一座古城,其实就是淹没了祝融之墟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城里已经不住人了,几乎就是废墟一座,洪水一来,整个就被埋在地下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,黄极带着林立,在xz市区外西部的草沟场村一带勘探。

    荒郊野外,西望始祖山,东望xz市,山野田垄之间,黄极走了一个多小时,最终停在上申河水库的东部一处凹地。

    他指着农田说道:“就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大晚上的在这逛,大哥难道你要盗墓啊?”林立背着铲子手提铁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盗墓。”黄极摇头道。

    林立点点头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接着说道:“是挖古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