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文物的年代检测结果出来前,一切都是猜测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个发达的先商文化,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根据地理位置,考古学家们将其命名为‘草沟村遗址’。

    光是一期发掘的面积,就高达四十万平方米,其中将近一半是熔炉冶炼、制陶作坊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有这么多的生产作坊,其陶器、铜器、青铜器的出土,简直如井喷一般!

    仅从现有的青铜兵器数量来看,至少可以武装一支五千人的军队!

    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,再加上发掘出来的石斧、石矛,完全可以再配一支三千到六千的仆从军。

    怎样的一支势力?竟然需要这么多军队?

    简直就是当时的军械生产重镇!

    在发现草沟村遗址后的第九天,c14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城市的建立时间,定位在公元前两千九百年,到公元前两千五百年之间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青铜器的时间,大约在公元前两千六百年左右。至于石器则明显年代更早,公元前三千年到公元前两千八百年左右。

    也就说,青铜器技术就是在该城市建立以后,才逐渐发展起来的,且在城市被水淹的前一百年以内,才明显高过后来的陶寺遗址。

    其中在检测中还发现,该城被两次水淹!

    第一次洪水时间约为公元前两千五百年左右,第二次洪水时间是公元前两千年。

    被泥沙轰然覆盖的时间可以直接精确计算到,那就是公元前两千年。

    如此,已经可以确定了,该遗址比唐尧时期的陶寺遗址更加先进,技术水平不亚于夏代的二里头遗址,甚至从生产力来看,则更为强大!

    该古城毁灭前夕,青铜器技术达到同时期巅峰。

    时间大约在公元前两千五百年到公元前两千六百年之间,这很可能是颛顼的时代。

    一时间,考古学界掀起轩然大波,因为出土的文物太多,且还有很多被掩埋在更深的泥沙下,所以全国各地的相关考古队,都开始朝新郑汇聚。

    纪录片频道的拍摄团队,也立刻前往新郑,打算全程记录挖掘历程。

    考古学家们猜测,这就是颛顼时期的祝融之墟。

    因为洪水的原因,这座冶炼之城被毁灭、遗弃,所以青铜技术出现了大倒退!

    文化也因此变化,出现了分叉。

    一部分文化内核过渡到了后来的唐虞时期文化,另一部分文化内核,比如青铜神树,则在蜀地发扬光大,走向了另外一条风格诡谲的路。

    中原与蜀地的文化就此越来越迥异,直到秦朝才统一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种假说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它只能被称作‘草沟村文化’,从类型上,属于龙山文化和三星堆文化的早期阶段。

    也无任何证据指明,这与颛顼有关,与所谓的祝融之墟有关。

    不过,【发现祝融之墟,上古的军械重镇】、【上古的水淹全城,祝融与共工大战】这样的帖子,还是开始出现在考古爱好者们的论坛里。

    许多历史专业的学生,都开始对此展开讨论。

    认为这就是‘共工大战祝融’的发生地。

    祝融之墟,被洪水淹了?还发生了两次?第二次时间刚好是大禹治水的时间段,所以应该只是自然灾害。

    但第一次呢?有没有可能是人为决堤?

    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,就有完善的水库设施,颛顼时期的水利工程应该也很发达,该遗址的地理位置很低,水淹全城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共工氏决堤,淹没了祝融国,使其化为祝融之墟,这或许就是共工大战祝融的原型。”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那是神话传说,历史文献记载,只有颛顼与共工氏争帝,共工引水淹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颛顼就是祝融咯?”

    “很明显嘛,祝融和共工都是氏族的职务,颛顼称帝之前,肯定不是平民啊,必然担任极其重要的职务。这祝融一职就刚好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同级别的只有共工。颛顼还是‘国防部长’的时候,与共工氏做过了一场,最终赢得胜利,成为帝王!”

    “真牛逼,祝融疯狂造武器,共工直接开闸放水,水淹七军。这种情况下,祝融怎么赢的?”

    “失了民心呗!共工也许小赢一场,但祝融绝对不亏,因为掌管水利的共工氏,竟然决堤防水淹死民众,他做得了一次,难道还能次次都这么做?打蛇不死反受其咎!最后必然只落个暴虐之名!”

    “对,颛顼没了军械,没了军队,但是还有人民,共工能淹一座城,难道还能淹十座城?颛顼趁机引导舆论,以大义讨伐,刀枪、兵源都会有的。自古便是得民心者得天下!”

    论坛上聊的飞起,在他们看来,这是又一则被考古发现所验证的上古传说。

    当然,依旧没有任何证据,文字也是毛都没发现,更无法指向颛顼这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遗迹水蚀得太严重了,留给后人的,只有这恐怖的规模,与无数的谜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上次挖古城开始,已经过去了九天。

    早在两天前,黄极就彻底治愈了爷爷,终于了却一桩心愿。

    至此天高任鸟飞,黄极要全身心地专注在外星人的事上,专心发展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已然到了洛阳,而别说洛阳,整个豫省的考古工作者,都集中到了祝融之墟。

    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,只留下了一些年轻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不过,黄极依旧没有直接去研究院,而是在洛阳的古玩街晃荡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什么是赝品,什么是真品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连续逛了几家店,大店面里的人都向他推销店里的珍宝,可是黄极却一通点评之后,什么都不买。

    店面逛完了,他又在摊上逛。

    摊上有人向他推荐古玩,黄极一通点评后,却依旧什么都不买。

    还有人拿着假货过来,被黄极当场指出破绽。

    如此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黄极什么都没买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到底要买什么古董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便宜的古董。”

    林立感动道:“大哥,你终于知道省钱了!”

    为了黄极的计划,他去购置了125公斤的黄金,此时他们的现金流已然不多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最好免费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愕然,不懂什么意思,哪可能有免费的古董?

    他们又逛了逛,黄极突然略微大声了一些说道:“兄弟,咱们那五百万呢?”

    林立愕然道:“不是买黄金了吗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哎呀,你怎么买黄金了?黄金虽然保值,但这年头古董更好升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立没说话,配合了多次,他已经能听出来,黄极在故意撒谎。

    黄金分明是一早说好要买的,现在突然问起,自然不是真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说得对啊!”街上一人显然听到了,突然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林立瞥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心说:得,来了。

    黄极倒是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叫我白虎就好,我欣赏兄弟的眼光,兄弟是不是打算买古董?”那人身材微胖,满脸微笑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来这难道是干逛?”黄极说话非常冲。

    可白虎却丝毫不介意,依旧笑道:“要不要去我家看看啊?老爷子是收藏家,家里一堆瓶瓶罐罐,都是老物件,去掌掌眼?”

    黄极打量着他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前面的院子里,跟我来!”那人领着黄极、林立,走到深巷中。

    深巷里有个院门,那人敲了敲门,只见里面有人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白虎说道:“毛猴,是我,开门。”

    嘎吱,门就打开了,白虎就领着黄极进去。

    林立顿了顿,还是跟上去了,只见里面那人瘦瘦高高,跟竹竿子似的。

    黄极东张西望,刚走进堂屋,就看到满地的瓶瓶罐罐,有些是彩陶有些是瓷器,甚至还有青铜器。

    有些样式古朴,有些则极为精美。

    黄极先是俯下身,对每一件都仔细摸看了一番,尤其是一面铜镜,他多看了一分钟。

    随后黄极站了起来笑道:“就这?”

    白虎笑道:“好吧,看来是瞒不过兄弟,其实我也不懂,都是家里老爷子收藏的,老爷子走了以后,我感觉应该都值钱,我也不爱这个,就想拿出来全发卖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鉴定了吗?”黄极问道。

    白虎摇头道:“拿出过一个瓷器去鉴定,结果鉴定费花了四万,然后说只是宋代民窑的,很常见,最高只出价到十万,卖了以后还交了税,最后发现还没人家鉴定专家赚得多……你说上哪说理去?”

    黄极歪头道:“啊?鉴定费这么贵吗?你不会被坑了吧?”

    毛猴在一旁帮腔道:“可不是吗?所以我就说干脆都别鉴定了,全批发卖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一件,总共四百万,你喜欢,就全拿走!”白虎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这里面混了赝品吧?”

    白虎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我不懂这个啊,你要识货就都给买了,你要不相信自己的眼力,那就算了,我就再等识货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扫了眼说道:“这这这……还有这件,全是赝品,你也敢卖十万?”

    他倨傲地点出十几件赝品,都是现代工艺制品。

    一旁的毛猴见黄极轻松点出赝品,眼睛一亮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白虎则茫然道:“啊?你别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什么?这些赝品我都不要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白虎问道:“那剩下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”黄极装模作样地又品鉴一番,随后嫌弃道:“这瓷瓶赝品……这茶壶也是赝品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续又说了几件是赝品后,白虎直接打断道:“别说了!你是不是打算说它们全是赝品啊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真品的……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白虎不信道:“我随便挑件瓷器去鉴定都值十万,怎么可能这么多赝品?你到底识不识货?”

    毛猴在后面叫嚷道:“反正一件十万,批发卖了,要就要,不要拉倒!”

    黄极沉吟片刻,看了眼那铜镜,只好说道:“行吧,不过我没有现金,黄金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这老弟,把钱都换成金条了。”

    白虎当然知道,他都听到了黄极有价值五百万的金条。

    反正黄金很好换成钱,便点头道:“黄金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和我老弟去开车拿钱。”黄极说罢,带着林立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毛猴趴在墙上往外看,见到黄极走远之后回来跟白虎说道:“虎哥,飞仙纹铭文镜,真就四百万卖了?”

    白虎敲着毛猴脑瓜道:“你还想怎样?别太贪,你总不可能拿到店里去卖吧?反正无本买卖,混着一堆赝品,卖四百万,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好不容易才遇到个又识货又有钱的,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