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哥,那帮人不会是销赃吧?”林立跟在黄极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新鲜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还买吗?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嘱咐道:“买啊,一会儿你拿着十根金条去找他们,交易完成之后,你什么都不用带,只把那面铜镜带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全是赝品啊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人家就只是想卖那面镜子,苦于是违禁品,所以弄来几十件现代工艺品混在一起卖,故意装作不知道铜镜价格,让它和一堆赝品绑定,等的就是识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识货的人就该知道,那面镜子是唐代的,保存完好,制作精美,拿到国外可以拍卖出七八百万。四百万买下来,就是赚翻。”

    林立笑道:“那咱们的金条怎么拿回来?”

    既然黄极之前都说是免费的了,那毫无疑问,金条是要拿回来的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交易完之后,他们一定会带着金条去他们的老巢,我会跟踪他们过去……你拿了铜镜开车离开,到时候我会把地址短信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车我开走了,你怎么跟踪啊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对方就一面铜镜?肯定还有大量的文物堆积在附近的某处,不会很远的,否则不便于运输。不出所料,就在古玩街范围内,这样他们就算抱着文物招摇过市,也不会有谁过问,毕竟这里到处都是古董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去了。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提醒道:“别忘了要白虎的手机号码,就说以后有好货,多联系。”

    林立点头,拿着金条照做去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林立就拿着铜镜走出来,开着车离开。

    对方不敢趁着这个机会调包铜镜的,因为在盗墓贼的视角,东西是卖给识货的人的。趁着人家拿钱的机会调包,乃是小伎俩,能看出铜镜价值的人,是骗不过的。

    林立离开没多久,白虎和毛猴就出来了,他们穿街过巷,左顾右盼,走进了一家独门独院的老宅子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一分多钟,黄极才悠悠然散步到这,这便是他所谓的跟踪……

    他在老宅子对门的一家面馆坐下,发地址给了林立,很快林立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就是这宅院吗?文物就藏在房子里吧?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你觉得盗墓贼会明目张胆的把文物放在屋内吗?万一被警方查到怎么办?人赃并获?”

    “肯定埋起来了啊,不出所料,文物都埋在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来,金条是没有必要埋的,我们买的金条有银行的印记,属于收藏品。对他们来说很好脱手,与现金几乎没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一会儿就会有另外两个人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疑惑:“另外两个人?”

    “唔,我猜他们有四个人。”黄极道。

    林立好奇道:“怎么知道有四个人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销赃的有两人,那么看守老巢的应该也是两人。四人是很可能的情况,而盗墓贼群体,合伙的话人也不会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另外赝品的数量为三十九件,十万一件,绑定贩卖铜镜,这是他们一开始就准备好的,说明他们只打算卖四百万。这个数字很巧妙,四个人正好一人一百万,如果五个人以上,那么每个人分的钱就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说着,就见果真的有另外两人从大宅院里出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光头,抱着一瓶大瓷罐子,另一人身上有狼头纹身,陪同护航。

    两人招摇过市,就这么抱着文物走进了之前白虎销赃的深巷。

    “真的诶,他们继续卖文物。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反正时间还早,才刚刚下午两点,无论有没有买家,他们也一定会尝试再拿出一件文物卖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因为我让你把那些赝品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赝品是僚机,共三十九件,属于不值钱的消耗品,就是拿来掩护的。一般来说,识货者会以为自己捡漏了,而做戏做全套。没了赝品僚机,盗墓贼会分钱后散去,第二天再带三十九件赝品过来,继续如此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我叫你交易完后,将三十九件赝品留下,这样等于僚机并没有被‘消耗’掉,他们完全可以再卖一回,不用等到明天去弄新的赝品,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林立点头,他已经明白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三十九件赝品,一件珍品。识货者以为自己捡漏,假装买下四十件物品,其实醉温之意不在酒,目的是想把唯一的珍品给低价买入。

    而这正是盗墓贼利用的,反过来销赃,以低价卖出。

    这实际上是双赢,捡漏之人,即便看出销赃目的,也会假装糊涂,做戏做全套,毕竟他捡漏了!

    可偏偏,盗墓贼倒霉催地遇到黄极,他竟然特意嘱咐林立交易之后,什么都不要拿,只拿走铜镜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来,会诱·惑他们再利用一次那些赝品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现在宅院里剩下的是白虎和毛猴?金条就在他们中的一个人身上?”林立说道,感觉黄极神机妙算。

    黄极问道:“手机号码要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要到了白虎的电话。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给他!”黄极微笑。

    林立问道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,局子来了,快跑。”黄极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局子?”

    “黑话而已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照做,打电话给白虎。

    刚说一句:“局子来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黄极一声暴喝将其打断:“别跑!把电话放下!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唔唔唔……”林立错愕,继续说台词,结果刚张嘴就被黄极捂住了嘴巴,只得发出唔唔声。

    另一边,白虎冷汗都下来了,连忙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十分熟练的把手机卡给卸了,直接扔进下水道。

    “毛猴……毛猴!别尼玛看电视了,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!”

    毛猴还莫名其妙,问道:“出啥事了啊?不再做一票吗?”

    “还做?被局子查到了!”白虎说着。

    突然,门外传来敲门声: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白虎和毛猴吞了口唾沫,一下子沉默了,杵在后院谁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而门外也不说话,只是光传来敲门声: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白虎的汗从耳鬓滑落,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猛冲向屋内的沙发,想要拿自己装金条的背包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就听见前院嘭得一声巨响,大铁门直接被踹开了!

    白虎在后院被这巨响吓得腿一软,顾不得拿金条,身子一缩一弹,轻盈地就跳上了围墙,紧接着一猫脑袋,人就翻到墙那头去,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毛猴别看瘦瘦高高,跟竹竿似的,却也有一手绝活儿!

    他纵跃两米高,单手撑住围墙,直接做个了平衡木的动作,呲溜一下也翻走了!

    风紧扯呼!俩贼展现了他们专业的一面!

    而黄极则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进来,他这一脚,直接把门框都给踹掉了。

    林立跟进去,还担心遇到人,结果这大宅院里,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自惊讶:这就是盗墓贼吗?真是有够可笑的呢,一脚就给吓跑了?

    只见黄极似乎早就料到屋子里不会有人,头也不回地走到院子角落,他戴着手套,拿起那里靠墙立着的铁锹。

    然后将铁锹扔到了前院的正中间,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黄极径直走进屋内,拿起沙发上的背包递给了林立,林立心领神会地背上。

    随后黄极又拿起遥控器,把正在放节目的电视给关闭了,之后开始收拾桌上的卤菜、花生米。

    接着是沙发上、地上、柜子上到处乱扔的脏衣服,黄极选择性地将其中几件当做垃圾都倒进垃圾桶,接着又拿出抹布给人家抹桌子。

    两分钟下来,黄极就把屋内收拾干净!

    林立都看懵了,这是干啥呢?给人家打扫卫生?

    “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收拾掉鞋印,提着垃圾袋,带着林立离开,然后让林立打电话报警,就说看到有人非法贩卖文物。

    两人又回到面馆,点了俩碗大排面,看着对面的大宅院。

    结果在警方来之前,光头和狼头二人,先一步抱着瓷器返回了大宅院。

    刚回去,俩人就懵了:门呢?

    这铁门的门框老化,但也不至于自己就塌了吧?

    俩人一边往里走,一边喊着:“白虎!毛猴?人呢?”

    自然是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他们感觉不对劲了,光头把瓷罐儿放在桌上,发现屋内非常诡异!

    电视关着的,毛猴白虎他们的衣服也没了,而自己和狼头的衣服却还在。

    “金条也没了!”狼头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光头连忙拿出手机,拨打白虎的号码,然后显示已关机。

    这是特娘的人去楼空了啊!

    而且从时间上来算,就在他们抱着瓷罐出去没多久,白虎毛猴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没道理啊!尼玛为了四百万就跑了?快看看宝贝还在不在!”

    光头听了,跨步走回前院,他本能性地想往墙角走,结果走两步就发现,铁锹就在前院正中间的地上躺着。

    他正好少走几秒钟路,便弯腰拿起铁锹,一边挖掘,一边喊道:“快把门立起来,这铁锹在院中央,我怀疑白虎动过了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我就知道那笑面虎信不过!四个人也是干,两个人也是干,这种人拉他合伙干嘛!以后就我们单干。”狼头叽叽歪歪地走到大门前。

    虽然门框都脱落了,但总不能让外面路过的人,直接看到他们挖箱子吧?

    他正要把倒下的大门抬起,却见两名民警从一旁拐弯走过来,几步就到门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狼头手一抖,装出一副修门的模样,一脸思索地看着门框嘀咕道:“哎呀,这门太旧了,怎么自己倒了呢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还跺脚。

    光头听到连续三声跺脚,立刻把铁锹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然而已经晚了,两名民警已经走到门前,一眼就看到他在挖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动,有人举报你们从事……”民警话都没说完。

    光头当场一个后空翻,脚弓子勾住了树梢!随后一用力,做了个凌空仰卧起坐,人就上了树!

    随后从树上一跳,便到了墙那边!

    狼头也不说废话,扭头就跑,助跑冲刺之下,一脚蹬在树干上,一个斜刺里飞跃,就抱住了墙头,屁股一撅也翻墙走了。

    “诶!别跑!”两名民警追上去,其中一个年纪较轻的还抱着树想往上攀。

    另一个年纪较大的民警拉他下来说道:“别爬了,等你爬过去,人家都到火车站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民警羞愧地放开大树,说道:“这就是盗墓贼吗?我话都没说完,就跑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老民警笑了笑,走进屋内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瓷罐。

    “呦!看着就金贵。”

    年轻民警想上去拿起来看看,被老民警拍开,指着前院中央静静躺着的铁锹道:“去,地里可能埋了东西,挖挖看!”

    他指派年轻民警挖土,自己打电话联系所里,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有更多的警·察过来,而年轻民警此刻已经挖出了一个大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一打开,里面各种瓷器、玉器,足有九件,加上桌上的瓷罐,正好十件文物。

    老民警拍了拍他肩膀道:“小子,你立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年轻民警笑得淌口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