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与林立,找了个地方,将金条给熔了,锻成一坨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下午五点,两人驱车前往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。

    路上林立问道:“没想到竟然让他们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淡定道:“很正常,你以为随便一个报警电话,警方就会布下天罗地网吗?警力有限,一般的举报也就派俩民警调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伙盗墓贼,却都是有点身手的,干点别的不行,翻墙爬树,上山下洞,个个一流!”

    “别说两个民警,就算再来两个也抓不住他们,非得我亲自出手不可。”

    林立笑道:“大哥的功夫那么好,亲自出手他们肯定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跟他们纠缠,已经五点了,再过一小时研究院就下班了。几个盗墓贼还不值得我布下十面埋伏,能跑掉也算他们的本事。”黄极抚摸着锦盒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好奇道:“刚才是几面埋伏?”

    “一面。”

    林立又问道:“上次对付马爷他们,又是几面?”

    “四面。”黄极看向窗外,研究院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林立倒吸一口凉气,他很难想象十面埋伏又是何等厉害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黄极改变了一下相貌,一个人下车,走入考古研究院。

    一名蓄着络腮胡的保安拦住他问道:“你好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请问陈教授在吗?”

    保安摇头道:“陈教授有工程,在那个草沟村,就是新郑那边。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黄极打开盒子说道:“是这样的,我收藏了一面唐代的飞仙纹铭文镜,但我的保养能力有限,经过再三思考,打算捐赠给贵院。”

    “捐赠文物?”保安一愣,竟然是来送文物的,这总不能说改日再来,打消人家积极性吧,他也没这权利。

    他只得连忙说道:“几位大教授都不在,陈教授的学生我记得好像在,我联系一下,你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黄极抱着盒子坐在沙发上,保安打了电话之后还给他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院里除了安保,就没几个工作人员了。

    祝融之墟,牵扯了各大考古机构的精力。

    以捐赠文物为由,黄极将轻松获得接近金佛的机会,因为飞仙纹铭文镜一旦被临时寄收,将送进保护修复中心,而金佛也在那里。

    很快,陈教授的学生,也是保护中心修复员之一的汤霞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黄极走上去笑道:“你就是汤霞吧?”

    汤霞微笑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认识呢?陈教授05年的时候,还带你在孟津小潘沟考古挖掘,你负责保养出土文物的,我记得。”黄极自如道。

    汤霞当然记得,笑道:“是是是,你也在吗?不好意思我没有印象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摆手道:“没有印象很正常,你当时低着头工作,根本就没见过我。我姓贾,叫贾华。”

    说罢两人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随后不待汤霞多问,黄极将盒子里的飞仙纹铭文镜递给她看。

    汤霞的目光一下子就被这面铜镜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镜面铜锈斑驳,但镜身的飞仙纹却飘逸华美,且铜镜的边缘专门腾出一圈位置,承载二十四个浮雕字。

    “光流素月,质禀玄精,澄空鉴水,照迴凝清,终古永固,莹此心灵。”

    汤霞端详许久,被这精美的文字及其文化内涵所深深吸引。

    半晌才初步鉴定道:“是唐代的风格,如果这是真品,那必然为李唐皇室所用,或所赐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也看不准,需得老师回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随后,汤霞又想问问黄极这面铜镜是否来源合法。

    捐赠文物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捐的,首先要来源合法,不合法的只能叫上交,而非捐赠。

    其次,必须是真品,且有极高的研究价值。随便拿个袁大头过来,送给博物馆都不要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却在她没开口之前,已然抢先一步说道:“既然陈教授不在,那就等以后陈教授他们回来,到时候我们再走一遍正常的捐赠程序。”

    汤霞听了,微笑点头:“这就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趁机道:“不过你能帮我保养一下吗?这铭文镜太美了,不过很多地方已经开始生锈了,我怕等我下次来,它的价值大打折扣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汤霞专业,她就是搞保养和修复的,仔细端详了一番后,点点头道:“是需要处理一下了,你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,顺势便跟着汤霞上楼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保护修复中心,汤霞打开一间保养室,让黄极先坐,自己则走到工作台前,将铜镜平放,开始了她的保养工作。

    看着背对自己的汤霞,黄极给林立发了个短信。

    随后默默地站起来,埋着长生步,沉稳且无声息。

    汤霞根本没听到任何动静,依旧在专心致志地对铜镜做着保养。

    她越做越认为这就是一件珍品!

    毫无现代工艺痕迹,纯粹的古法锻造,且水蚀、风化程度皆是无比自然的,绝无任何人为迹象。

    她百分之九十九确认这就是一件极具研究价值的文物,研究院若能收录,把捐赠者的名字永远留在墙上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终究她没有这个资格,随随便便地收下了,感觉对不起捐赠者,最好等院里的主任们、院长们回来,正式地办一场交接仪式。

    此刻的汤霞,完全沉浸进去了。至于黄极,她根本不认为会有人在这里对文物打主意,不可能的,到处是监控,每个文物也是有数的,少了半个翻天翻地得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殊不知黄极,已经顺手把汤霞桌上的钥匙拿走,来到了走廊另一头的一间保管室。

    头上虽然有监控,但黄极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当着监控面,直接打开了保管室的门。

    没人比黄极更清楚,此刻监控室里的保安都不在,他瞥一眼摄像头就知道有几个人再看,未来又是否会重放此段。

    林立已然行动了,他直接把车开到了路边排水渠里去了,让整个汽车侧翻!

    且林立趁机爬出来,伏在排水渠里,借助渠沟顶住汽车,整个人虽然卡在里面,但汽车也并不会实际压住他,只是像一个盖子一样,把他困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林立大喊救命,而位置就在研究院前广场喷水池附近,毫无疑问,保安们见了纷纷出动,帮忙抬车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都过来!”

    “搭手!搭手!”

    “一起用力,喝!”

    众志成城去抬车救林立,就连监控室里的保安也都跑出来了,所以黄极直接当着面就进了保管室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会,是他多重铺垫,并反复模拟后所得来的。

    换作平常,这栋楼很多工作人员,就算没有监控,走廊也是人来人往,所以黄极需要发掘祝融之墟,以使此地内部空虚。

    若无精美罕见,极具研究价值的文物,他也没法打动汤霞,并使其沉浸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的时间只有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黄极争分夺秒,进去直奔32号柜,取出了金佛。

    然后捧着金佛,快步走进旁边的一件修复室,里面有大量的切割、修复工具。

    将金佛放倒在工作台上,黄极用一毫米的探针,钻进金佛底部,那里深入三十厘米,其实有个机关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全国所有的文物研究者,都不可能发现这种藏在铜像肚子里的隐藏机关,也唯有黄极能一眼看透。

    “咔……”铜像内部发出一身轻响。

    佛像脚腕队内的隐蔽处,自动开了个口子,这个口子并不是往里面掏东西的,而是用来改变佛像的坐姿……

    只见黄极用手扣住小口子,一掰一提,抱着大金佛跟搓变形金刚似的,直接让他从盘坐状态,变成了怪异地八叉腿站姿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上身依旧保持坐姿时的姿态,那是真正铜铸给铸死了的。

    不过腿不是,使得此刻两腿掰开后,佛像的整体形象变得极为违和……

    但黄极管不了那么多,手从其下方插入,摸出一根金色的手指!

    “屏蔽!屏蔽!”

    初次见面,庞大的信息涌来,黄极勉强屏蔽了大半,可还有很多信息,以他此刻的体魄不能屏蔽。

    黄极只能跟忍着群星一样,忍耐着信息冲击,掀起裤腿,将绑着隐藏在小腿上的金坨坨给取下来。

    他将一坨金棒槌塞进去,调整了一下角度,严丝合缝地填充之后,再将佛像的两腿合拢。

    最后用极少量的铜浆,把探针插出来的一毫米的微孔填补,黄极审视了一下各方面参数,在小数点后三位之内,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等他原样恢复之后,已然过去了四分多钟。

    他迅速地站起来,将现场痕迹擦干净,然后快步把金佛送回保管室锁好。

    在四分四十六秒的时候,黄极已然无声息地迈步回到汤霞的工作室。

    把她的钥匙放回桌面,黄极微笑地坐在沙发上,结束了。

    最好的盗窃目标,就是盗取对方都不知道自己有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对于这里而言,其实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黄极的手在口袋中紧紧握着那根金手指,慢慢梳理自己能理解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佛骨?等一下,这是外星人的语言……可是其含义,确实可以直接翻译成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星文明也有佛的概念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