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……贾华,你带回去之后,不要总是用手摸它,找个架子把它放好,切记不要放置在阳光暴晒处……”

    汤霞进行了专业的保养之后,微笑地给黄极讲述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黄极暂时不理会这节佛指骨所蕴含的庞大信息量,站起来笑道:“不必了,我觉得还是放在你们这里保管,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汤霞想说这不符合程序,捐赠也是要各种审核机制的。

    黄极当然知道,他就是审核不过啊,这飞仙纹铭文镜是他以非法手段弄来的,甚至自己的身份都是假的,这东西根本不合法。

    于是他抢先说道:“可以先寄存嘛,就算是博物馆也有借用藏品展览的机制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铜镜就保管在你们研究院,你们可以对它具有使用权嘛。”

    这面铜镜,对黄极而言只是工具,可对考古研究院而言,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如今要拿的东西已经拿到了,铜镜他也不需要了,直接送给研究院,以后再无瓜葛便是。

    最终,他成功说服汤霞收下此物,汤霞做了简单的登记,并让他留下了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号码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直接写了假的,与汤霞微笑拜别。

    待他下楼后,就看到大部分的保安已经回来了,还在那聊林立把车开沟里的事。

    林立没受伤,正跟一看门的保安表达感激。

    黄极没有上前,他直接走路离开了,装作跟林立不认识。

    他易了容,可林立没有,以后人家研究院找不着‘捐赠者’时,很容易查到林立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压根不认识,就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黄极走了大约一里多地,上了公交车,返回酒店。

    他在公交车上,默默梳理佛骨的来历,下了车后,又去书店买了一些佛学论著,带回酒店继续研究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林立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照你的吩咐,明里暗里向他们灌输了一下我就是一个人开车路过,他们都没有怀疑,我还等他们下班后,请他们吃了顿饭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说着,却见黄极无意识地抚摸着一截巨大的金属手指,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便没有打扰,也在一旁自顾自地练功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非常用功,只要闲下来,就把精力放在练武上。他珍惜这个机会,在遇到黄极之前,他也沉迷这个,可却永远是被骗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跟着黄极,学到了真正的本事,他可高兴坏了,尤其是第一回练的时候,就展现出了成效,那对他更是极大的鼓舞。

    更铁了心地跟着黄极,知道这恐怕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运道。

    “始末多歌,波惹明歌,库厄多兰波惹,巴兰尼伽波惹,落柱度波惹,落悉昙波惹,伽卢库厄波惹明歌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!身后传来黄极古怪的发音,好似在说什么咒语。

    林立不明所以,回首问道:“啥?大哥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就见黄极直接从沙发上滚落,晕倒在地!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林立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林立连忙扑上去扶起黄极,却见黄极面色宁静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“你醒醒啊!大哥,你怎么了?”林立晃着黄极,却怎么也弄不醒。

    林立连忙掐人中,然而人中都快掐破皮了,黄极也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是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林立背起黄极,佛指从黄极手中滑落,林立也不管,背着黄极就往外跑,要把他送医院去。

    可刚进电梯,黄极猛地一抖,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诶?大哥你醒了?”林立惊喜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不用叫救护车……”

    他按掉了林立找救护车的电话,这一幕很熟悉,因为他俩第一次见面貌似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林立放下黄极说道:“大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练功有时候会出岔子,但这次不是,我刚才只是挖掘出了这节佛指的功能……你跟我来。”黄极笑着返回套房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房间,黄极捡起地上的佛指骨,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他笑着指着佛指说道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你说过,是外星文明的产物。”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是的,这是一节佛骨指。不过组装者是乔达摩·悉达多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一惊,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,说道:“释迦摩尼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,继续说道:“你说的是他的账号类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立愕然。

    “世尊账号!”黄极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林立问道:“你是说,释迦摩尼是外星人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,他是地球人,他只是受到了外星人的‘教化’,被钦定为地球的‘世尊’,也就是地球的文明佛。”

    “金刚经记载,燃灯佛对乔达摩悉达多说:善男子,汝于来世,当得作佛,号释迦牟尼!”

    “其实意思就是说,好孩子,你用今生传授佛的思想,死亡涅槃之后,你的来世就可以是佛,掌控一方净土,拥有‘释迦摩尼’称号。”

    释迦是悉达多的族名,意为能者、出类拔萃者。牟尼也是贤者、圣者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号‘贤能者’。

    悉达多受到外星人的教化,获得了一定的知识,但主要是传授了哲学和思想。

    那是源自于某些外星文明群体的强大文化思潮,名曰佛。

    这种佛文化,在很多星际文明中都非常盛行,当然,它没有道文化盛行。

    道与佛,是星际之中主要的两种公共文化思潮。

    道,一言以蔽之曰:自然。

    所有贯穿在自然规律中的发展,都是在求道。

    宇宙中高等文明,科技极度发达,可那又如何?再高也高不过自然规律,科学本身就是求道。

    求得宇宙终极真理,求得宇宙所有自然规律,所谓的科技、进化、哲学,都不过是在这路途中的收获。

    最终的目的,就是想达到与自然规律合一,‘我就是宇宙’、‘我就是自然规律’的地步,也就是‘合道’。

    所有科技研究者,都是求道者,所追逐的最高境界,就是‘无为而无所不为’。

    道自己不动,动的是万物。宇宙所有的粒子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,这叫‘为’,但是自然规律没有变,它甚至无形无质,这叫‘无’。

    所以道好像什么都没做,却又什么都做了,它自己不变,一切却遵循着它在变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然,亘古不变,独立而不改,默默地存在着,变得永远是众生,变得永远是万物,变得永远是时代。

    自然不动,宇宙万事万物就自己动了,就被‘自然而然’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宇宙的道,无为而无所不为的体现。

    科学的至高境界,就是成为它,即掌控自然法则。

    一切智慧文明,寻求发展,寻求进步,其实追求的就是这个,他们也希望像宇宙这样,宇宙万事万物都围绕着自己,根据自己的规则运行。

    他们想从‘自然而然者’变成‘自然’。

    想从宇宙的一份子,变成宇宙规则的编辑者。

    若要合道,必先得道,‘得道’就是获知宇宙所有自然规律。

    所谓的高科技文明,亦不过是得了片面的道,获知了一部分的自然规律。

    而一部分,就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,所有的科技产物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其中最节约成本的,就是顺应自然的科技,也就是因果律武器。

    气候武器就是因果律之一,利用的便是一颗星球的气象系统,把握住自然的那个巧妙的节点。

    比如说在地球上特定的时间、特定的地点倾倒特定分量的水,不要多也不要少,恰到好处,留下一个因。

    则大自然就会以此产生连锁反应,继而因为这杯水,在地球的某处诞生一场特大风暴!

    这就是蝴蝶效应,就是呼风唤雨。

    一个文明得道越多,则顺应自然而‘呼风唤雨’的能力就越强。

    获知规律、利用规律,是任何文明都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但这,显然还不是‘无为’,一项技术再发达,也属于‘有为’。

    科技的发展,就是尽可能地‘少为’,直到终极目标‘无为’。

    从复杂粗糙地运用自然规律,走向简洁自然地利用它,最后成为它、制定它。

    同样的技术,也是从复杂走向便捷,比如计算机,从1970年至今,不过都是大规模集成电路机而已,但它的效率显然已经不知道进步了多少倍了。

    放眼一切技术其实都是如此,区别只在于谁的技术更好,谁知道的更多。这既是科技差距。

    地球文明也已经迈入求道者行列,也有不菲的科技发展,但各项技术还太绕弯子了,效率太低,‘知道’的又太少,太不清晰,所以地球文明的科技层次很低。

    人工降雨,和气候武器,完全不是一个级别,而扰动一个行星的气候,和改变恒星的周期变化,又完全不是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现有的科技文明,无论高低,不过是在得道的路上。

    一旦得道,一旦有文明获知宇宙所有自然规律,就可以无限接近于合道,就可以建立宇宙完美大一统模型,科技成就将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……外星人从来不屑于与地球战争,因为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能直接用洪水解决的问题,为何要用大炮?能直接用恒星磁场变动解决的问题,为何要用舰队?”

    “一个成本低,一个成本高,只有在成本低解决不了的情况下,高等文明才会用成本高的机器。”

    “战争是最逼不得已的手段,它是政治的延续,是一种底线而非目的。显然,我们不配外星文明发动战争。”

    黄极向林立讲述着一种宇宙文明基本价值观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堂堂正道,是最健康的思潮,是主流思想,求道是一个文明的正统发展状态。

    “一切科技文明都是求道者,那佛呢?很明显曾影响人类的外星文明不止一个……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道,虽然是主流思潮,但显然星际间的外星文明,不可能只有一种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合道这个目标……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终极目标,且遥遥无期,迄今为止,宇宙无数文明,没有一个能得道……

    当黄极拥有这个概念后,他直接就获知了宇宙得道文明的数量,为零!

    连获知宇宙所有自然规律的文明都不存在,更别说合道者文明了,也是零!

    至于求道者文明……那是个天文数字,高达九百亿个!

    黄极只觉宇宙浩瀚……而人类渺小。

    当然,他没有告诉林立这些,只是根据地球上的佛道思想,以一种貌似在反推的姿态,说道:“反正,这个目标你想想也知道,几乎不可能达到。所以相应的,另一种思潮就出现了,那就是佛,即觉悟者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曾经是求道者,可渐渐的,他们认为‘人力有穷,而道无穷’,认为‘道不可成’,于是觉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觉悟的就是:我们虽然知道宇宙大道的存在,并且想成为它,但这只是一种理想,现实中是不可能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宇宙能做到无为而无所不为,那是宇宙。作为芸芸众生,求道的智慧生物们,穷尽无数载努力,也不可能‘无为’,永远是‘有为’,只是少与多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佛文化的至高追求,就是‘空’。”

    “万法皆空!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    林立懵逼道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说白了,无论是低端科技,还是无限接近于得道的科技,都是‘有为’法。既然人力有穷,达不到无为,那就退而求其次!”

    “求道之路一片苦海,而苦海无涯求不到尽头,那就回头是岸,放下执着。”

    “摒弃这身臭皮囊,遁入‘空门’。”

    “把一切都做成虚拟数据,创造一个虚拟宇宙,意识转入其中,我们自然就是里面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在虚拟世界中,我心即道,我意则理,我言出法,我行为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稍微低一级的‘合道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