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六月十日晚上,黄极和林立返回了魔都。

    刚回来,老王就拉着黄极说道:“你们可总算回来了,再晚一天就赶不上明天的‘海上花园号’起航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是吗?我让你调查的情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老王拿出小本本,上面密密麻麻,记录了大量的时间地点人物,以及关系和身份猜测,还有少量的性格评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老王的调查能力也是极为不俗的,只是跟黄极相比,经常显现不出来。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真的要混上这艘船吗?船票会先在办理大厅进行验证,关键这是远洋游轮,不仅要查身份证还要带护照和检查签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怎么做,感觉除非我们能被船长或者大副带进去,可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显然没有船票,没有签证,更不会给别人查护照。

    想要上船,除非贿赂船长,可不会有船长傻到做这种必然会查出来的事,毕竟三个人没护照,到了伦敦就得被当地的移民局查,船长头包了铁,敢收这种贿赂?

    老王想了很久,也想不出办法来。

    黄极听了,倒是很淡定,说道:“船票?谁说上船要船票的?”

    “啊?没票怎么上船?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问道:“你不坐船也要船票吗?你不坐船人家还查你护照吗?你不坐船凭什么要签证?”

    “啊?可是我们不坐船怎么去伦敦?”老王给问懵了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们坐船啊,我们只需要让检查的人……以为我们不坐船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老王和林立包括在一旁听着的张俊伟,全都困惑不已。

    这要怎么做到?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七点半,黄极三人来到了港口。

    张俊伟和小渣则没来,他们不用跟去伦敦,黄极安排他们留在国内,负责游戏公司的事。

    躺着收钱就好了,黄极让林立给他们开的薪水都很高,足以养活一大帮子弟兄。

    如果之后我的世界持续火爆下去,公司收入一路飞涨,那么他们可以找林立说一声,然后支出一笔钱去扩展势力。

    也可以做做投资什么的,黄极给了他好几个建议,比如投资一下半个月后就要正式上线的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。

    虽然想收回投资,开始赚钱,周期会比较长。

    但慢慢地开始扶植一些有宣传能力的企业,还是不错的选择,毕竟他们现在也不可能去掌控一些报社或新闻网站。

    哔哩哔哩尽管是个宅文化基地,可它面向的群体是广大的年轻人,是最乐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黄极提醒张俊伟,可以大力投资该网站买下一些科幻作品的版权,最好直接开设科普频道,科技专栏,请一些退休的军事专家,或者物理学教授进行一些网络讲座。

    一些科幻作品也可以直接自制拍摄动画,若有专门宣扬外星人冷漠而残酷,宇宙黑暗而冰冷的主题,那更是要加大力度投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古代历史,神话精神等抗争的人文思想,都要大力传播。

    请人把三皇五帝、大禹治水、精卫填海都写成歌曲,在找人设计一些二次元形象,可以提高吸引力,培养年轻人的兴趣。

    这些举措,虽然一时半会儿没什么用,但足以在人们心中埋下种子,时代观念便是这么一点点积累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穿成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老王看着自己这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他和林立,都穿着船工似的衣服,腰间还斜挎着工具箱,两人一前一后提着人字梯。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大哥肯定没问题的,我们照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在这里不要露面,我先去前面探探路。”黄极说着率先走进办理大厅。

    仅仅十分钟他就回来了,笑道:“没有问题,十点开船,现在已经可以办理手续准备登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来早了?现在楼梯通道还没放下来呢。”老王指着游轮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就是要这么早,我们要等着楼梯刚放下来,上一批的游客走完之后,第一个上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时候听我指挥,直接提着梯子往上走就是了,剩下的我来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老王和林立,也只能相信黄极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时间又过了五分钟,楼梯通道放下来了,之后游轮上一批的游客陆陆续续下完,时间来到了八点整。

    黄极一挥手,直接带着两人就穿过办理大厅,从其后门通道走过去。

    出了后门,就是一排案件,以及两名船员在安检那一头守候。

    黄极看都不看安检台一眼,直接走到旁边的铁栏杆小推门那里,伸手穿过栏杆啪嗒两下,就把小推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船员一愣,就见黄极光明正大地推门走到安检这头,并挥手招呼老王、林立二人扶着梯子快步走入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你们先上去,直接去底舱找李重阳,他会带你们去修冷库!”黄极自如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和林立嗯嗯两声,提着梯子急匆匆走过,直接跨步上了楼梯通道,往船上甲板走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!”船员一看什么玩意儿,连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就见黄极也同时迎面走来,主动找上他说道:“你们安全经理还是老张吗?”

    船员正要说话,黄极又自己回答道:“哦对,他退休了,现在是赵万山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,是赵经理,你是……”船员点头道。

    黄极直接掏出手机,说道:“赵万山没跟你们打招呼吗?冷库坏了,尼玛,吴涛临时把我从贵贤码头喊过来帮忙……算了,我直接打电话跟吴涛说。”

    吴涛是游轮船长的名字,见他说得熟络,旁边的小船员也是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可谓完全被黄极的气场给压住了!

    “冷库坏了,不是应该陶工去修吗?”另一个船员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一边好像是找号码,一边说道:“陶军修下冰箱还可以……冷库还是得我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压低声音凑近船员说道:“自从陶军上次冷库年检出了问题之后,你们安全经理就不太相信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小船员没说话,他们知道去年陶工年检出了问题,船长骂了赵经理,赵经理为此在底舱发了好大脾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跟他们俩无关,所以他们听听就算,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“啧,背光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眯着眼,好像太阳光照着看不清手机屏幕一样,特意走到了遮阳伞下,同时这也是两名船员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位置,润物细无声地给予了两名船员安全感,同时也让他们能看清黄极手机的通讯录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选中了一个备注名为‘船长-吴涛’的号码,而显示的数字,也正是他们船长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黄极按下拨打,将手机放到耳边,在放置耳边的同时,他大拇指一挪,又给挂断了……

    手机拨打出去,是有一点延迟的,并非立刻就能打通,大约会有一到两秒的时间挂断,可以让对方没有任何的未接记录。

    “诶老吴,我姬华啊,你也真是的,冷库坏了怎么不早点发现?”

    “这时间太仓促了,现在都八点了,我九点半就要下船,这么点时间……啊?你们十点钟开船啊?哦!那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是啊!嗯,两个小时应该够了,我寻思你们九点半开船呢……我还以为修不好,你要把我运到伦敦去呢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黄极在那冲着电话谈笑风生,两名船员就站在两旁,也跟着呵呵笑。

    ‘修不好给你送伦敦去?’这人有点逗……看来跟船长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轻快的交谈可以令人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嗯?你说啥?哎呦,你别提赵万山了,他都没有跟检票这边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我生怕时间来不及,先让王工和林工他们去底舱了……放心,不会耽搁!”

    “嗯,嗯……胡什么?胡晓东?好,我跟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突然嗯了两声,然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:“你们谁是胡晓东?”

    “我是胡晓东……”左边的小船员连忙举手应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别紧张,这不是你们的问题,赵万山也不知道在忙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拿手拍了拍胡晓东的肩膀。

    胡晓东拘谨一笑道:“赵经理很忙的,我们也不是故意拦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洒然一笑道:“这有什么?职责所在嘛,小伙子年纪轻轻出来跑船,不要学那些老油条,你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不用检查吧?我不坐船难不成还要买票?”

    他开玩笑似的说着,俩小船员连忙摆手笑道:“不用不用,这开玩笑……不坐船买什么票!”

    黄极笑着,突然好想听到了什么,冲着电话说道:“啊?谁?李猛……”

    他给右边的小船员眼神示意,那小船员连忙拿手指着自己,捣蒜似的点头,无声地表示:是我,李猛就是我!

    黄极顿时对手机里笑道:“李猛在呢!还能跑了吗?对,两人都在,没偷懒,都站着笔直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侧的小船员听了,连忙站得笔直……一副彬彬有礼的迎客模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聊天?没有聊天!没有聊天!这……现在是没客人嘛……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客人拿着证件过来了。

    黄极回头指挥道:“老吴让你们好好迎客,船票、护照、签证都要查看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我们肯定查看仔细。”胡晓东说道。

    李猛也道:“哥,你有事忙,你赶紧先上船吧!”

    “ok!”黄极摆摆手,一边放下手机,一边悠悠然上了游轮。

    那俩小船员头都不回,微笑迎客认真检查后面游客的证件和船票。

    黄极走上甲板,很快看到老王和林立提着梯子杵在那,也不知道去哪。

    他俩在船上看到下面,黄极意气风发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到具体讲什么,可见到来船员从拦着他,到懵逼,再到局促,再到笑脸请他上船的全程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这直接把老王和林立看愣了。

    不过林立倒还好,他已经习惯且无所谓知道黄极怎么做到的了,问都懒得问。

    老王惊道:“太牛了,你跟他们说了啥?你给谁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假装跟他们船长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简单地讲述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我首先主动停下来,站在他们中间,降低了他们警惕心,随后跟他们聊了一下我们是被船长请过来修冷库的,修完就下船。他们本能地就以为我九点半下船,不会坐船去伦敦,这是一种责任转移,会降低他们盘我身份的欲·望,因为他们心里想着‘啊,这人开船前就会下船’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又当他们面,拨打了船长的手机号,并且与其交谈甚欢,牵制现场的气氛和他们的注意力。一旦他们相信是船长请我来的,那就又是一层责任转移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我反客为主,假意电话那头船长不满他们在这大声说笑,而我又维护他们,这一刻起,他们已经完全不关心我是谁了,而只关心他们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听完,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这种话术他也会,但他没有这么驾轻就熟,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要让他忽悠这群人,除非对他们了如指掌,否则老王也完全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没看到我们下船,他们回头打听怎么办?”老王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不可能的!这个时间客人还很少,他们可以东张西望。等到了九点半快十点时,游客基本在那个时间里扎堆排队上船,他们光检查船票和证件就够忙的了,何况我还借船长的口让他们更认真点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一忙起来,等上船基本就忘了。就算没忘,你指望他们跑到船长室去询问此事?不可能的,他们会认为我在九点半的时候已经下船了,只是自己没注意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简单啊,其实还是讲究一个先声夺人,气压全场,小华,你天生气场强大,站在你面前,我总是能感觉到你无与伦比的自信。”老王感慨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了笑,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两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底舱检查冷库啊,不管坏没坏,检修一下总没问题,接下来我们得跟船上的人打成一片呢。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