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游轮九楼的阳台酒吧上,一名穿着沙滩裤,戴着墨镜,手上端着红酒的帅气男子,正随着音乐晃荡着身体,走向吧台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吧台前的人都背对着他,就见他直接穿插到两人中间,把酒杯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名中年人看了他一眼,就见他抬起酒杯,笑着脸跟他要干杯。

    游轮上气氛很浓烈,中年人也报以微笑,跟他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嘿,你看那美女,是不是混血儿啊。”帅气男子突然伸手指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循着手指看过去,果然是一大美女,戴着墨镜,身形修长,穿着纱裙,光滑的大长腿极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点异域风情哈。”

    两人素不相识,此刻却一起看起美女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美女点了一杯鸡尾酒,端着就走了。

    帅气男子手肘顶了顶中年人笑道:“不行,我得去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可能真有戏。”中年男子笑了笑,就看到对方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帅气男子离开酒吧后,却并没有找那美女。

    而是从手上摸出一张卡:9·23。

    “哇喔,住九楼呢。”帅气男子喝了口红酒,晃悠悠来到水上乐园,随手从泳池旁摘了一只气球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拎着氢气球,又晃晃悠悠来到九楼,先是用气球遮住了走廊监控,随后才找到中年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刷开了门,走进去随手关门,接下来,是十分熟练地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他率先打开衣柜,把里面每一件西装都摸了一遍,很快摸出一钱包来,里面只有两千多块,以及若干信用卡。

    信用卡没动,他只拿走了钱,随后就拿出一套西装来穿上。

    “这胖子,西装这么大……”他抱怨一句,但还是穿上了。

    接着他来到床边,打开抽屉一瞧,有个呈表盒,上面放着两块名贵手表。

    他嘴角一翘,戴上了一块表,又把另一块放进了衣服兜里。

    一边戴表,一边继续搜索,很快找到了对方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行李箱里大部分是空的,只有护照等证件,外加一块大钱包,比板砖还大。

    打开一瞧,全是英镑,数了数刚好三万英镑!

    帅气男子笑嘻嘻地把钱全部带上,他知道,这是中年人打算在伦敦消费一番,提前兑换好的。

    拿走了钱,临出门时还照了照镜子,简单收拾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房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一僵,迅速判断出这肯定不是原主人,不然就不会敲门,而是直接去找船员拿一张新卡。

    透过猫眼一看,的确是个不认识的年轻人,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想了想,他保持沉默,想等外面的人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外面的人也不知怎的,就一直敲门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竟然被困在房里了,这若是一直等下去,对他不利,因为谁知道房间主人何时回来?

    他在房间里,若是被逮个正着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谁啊!睡觉呢!”犹豫许久,他还是张口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?你谁啊?这不是童叔的房间吗?”门外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小偷心说不妙,竟然这个时候来了熟人,把他堵门里了。

    而且口中叫‘童叔’,说明不是一般的亲近,他想假冒这房间主人的朋友,恐怕都不行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小偷额头全是汗,他在疯狂地思考对策,这时候脱西装,把财物原样放回去,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诶,你开门啊。”外面的人催促道。

    小偷心一横,找了条围巾把脸一蒙,把门打开了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反正摄像头被他遮住了,身上又穿着别人的西装,只要甩脱这人,事后把衣服一换,谁认识他?

    “站住!”门外的人毫无疑问要拦着他,直接抱住他将其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小偷疯狂挣扎,手锤脚踹,与对方扭打片刻,终于挣脱,慌慌张张地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哼!还想拦住我?”小偷对游轮的地形已经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他快速地穿插在各个楼层,几分钟后见对方没有追上来,找个了角落把衣服一脱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然而他脸色一僵,发现衣服里并没有钱!

    三万英镑没了,两块手表也没了,要知道其中一块手表可是戴在手上的!

    “之前扭打时,被撸走了?”小偷懵逼了。

    小偷眨巴眼,仔细思索整个过程,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那人的确扣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因为急着走,所以他没注意,但毫无疑问手表就是那时候被拿走的。

    至于衣服兜里的钱,那就更好拿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那人不是房主的亲友吗?怎么跟我扭打时还把钱摸走了?他怎么这么熟练?”

    小偷失神地在游轮甲板上晃荡着,突然瞥见楼上一阳台,有人正把玩着一块手表,喝着橘子汁,赫然就是之前拦门外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几乎同时也看到了他,不仅不避开,反而还冲着他晃了晃手表。

    “槽!”小偷意识到,这是遇到同行了,之前对方黄雀在后,乃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“上来喝一杯啊!”那人喊道。

    小偷走上去,黑着脸道:“你这不地道吧,兄弟?”

    “你拿那人房卡时,我就看到了,如果去堵门的不是我,而是船警,你现在还在这跟我说话吗?”那人笑道。

    小偷打量他说道:“哈,那我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难得遇到同行,我也就试试你的身手……喏!”那人说罢,直接把两块表扔给他,随后又从身上掏出一大包鼓囊囊的纸袋。

    小偷接过来一看,正是那三万英镑,就连两千块rb也都整整齐齐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小偷一看财物分毫不少,有点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“出门在外,我不喜欢得罪人,尤其是咱们这行的。我在游轮上有一票大的,可不想因为这点钱,被同行使绊子。”那人笑道。

    小偷了然道:“懂了,可那你还来惹我?”

    “之前只是职业习惯,赶巧了,顺便试试你的身手,话说你技术一般啊。”那人瞥嘴道。

    小偷不服了,冷笑着拿出一块手表。

    这块手表不是别人的,正是眼前这人的,是给他递纸袋时,顺手给摸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被你有心算无心,你这基本功不行啊。”他反嘲讽道。

    那人摸了摸手腕,点头道:“有两下子,我叫龙仔,你呢?”

    小偷不甘示弱道:“菠萝卷!”

    “我一般不上游轮,这次实在是跟了一个大目标,这才上船。这本来算你的‘地盘’吧?”说话的正是黄极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。九楼以上归我,其他你随便。”菠萝卷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这可不行,我的目标就在十楼。”

    “十楼……”菠萝卷眉头微挑,十楼非富则贵,他也只是偶尔才能偷到。

    “你的目标是谁啊,说不定我们可以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张锐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菠萝卷常年在游轮上厮混,当然知道这人,他是这艘游轮的股东之一,身家数十亿。

    “他也在船上?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你这不行啊,游轮是你的地盘,有哪些肥羊你不调查清楚的?”

    菠萝卷嘴角抽搐,他一般都是随缘找机会偷,从来不会提前调查好一个目标,然后盯着偷,他不太适应这种风格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就肥羊了?他随身带保镖的,那房间你说进就进的?”菠萝卷不服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已经把他调查清楚了,这次出海,他带了一个密码盒,盒子里是四十颗钻石,价值五亿!”

    “此次去伦敦,乃是请最好的珠宝匠,帮他做成项链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五亿,菠萝卷眼皮直跳,干完这一票,他可以金盆洗手了。

    钻石很好销赃,哪怕不能全价卖,卖个一两亿也够用一生了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被偷了,全船都得惊动,所有船警船员都得帮他找!”菠萝卷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自信道:“所以我们的机会,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不觉,已经用上了‘我们’这个词,只要菠萝卷心有贪念,则必然上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菠萝卷追问道:“什么机会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船即将入港时,会有英格兰入境管理部门审查,到时候所有人都得配合拿出签证。不过张锐很特殊,他跟审查官很熟,每次他坐游艇,都会在甲板上跟审查官聊天,包括船长也会陪同。”

    菠萝卷点头,是这样的,他常年坐这艘游轮,见过两次张锐在甲板上跟审查官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就算他当时不在房内,可他还有保镖呢,到时候肯定是守在房外。”菠萝卷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你还没有领悟吗?保镖也得出示签证,只要提前把他们的签证偷掉,保镖就得被带走,那是唯一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是啊,拿不出签证,就算不被带下船,也得回他们的房间找。到时候张锐的房间就是没人的……”菠萝卷思索着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这趟活我考虑了很久,最后发现必须要两个人完成。你也知道,一旦张锐发现失窃,就会封锁整艘游轮,寻找他的钻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,让他在下船以后,才发现钻石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菠萝卷点头道:“嗯,到时候我们都下了船,天高任鸟飞……你说钻石在密码盒里,如果能打开密码盒,取出里面的钻石,盒子留下,会不会就拖延他发现失窃的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密码吗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菠萝卷摇头:“我怎么可能知道,不过我可以尝试破解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别忘了我们先是把保镖的护照偷走了,这足以引起张锐的疑心,回来检查钻石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那怎么办?你快说你的办法。”菠萝卷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的办法很简单,把他打晕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菠萝卷大惊,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法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确实可行,船上有船医,一旦有人昏迷,就会送到医疗室。

    只需要昏迷十分钟,十分钟后船就靠岸了,到时候他再醒过来,回房间发现钻石不见,人们早就下船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偷东西的时间,是根据保镖离开的时间来算的,只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一个人进房间偷,一个人守在楼梯,张锐回来就打晕他。

    菠萝卷本能的,就不想去做打晕张锐的那个人,如果没打晕,或者被人抓个正着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他更喜欢去无人的房间偷东西,就算事后张锐那头出了纰漏,他大不了把钻石扔掉,拿着这几天已有的收获下船就是了,捡回钻石的张锐,不可能继续扰民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去房间偷东西的那人几乎没有风险,顶多放弃钻石罢了。

    他看势不对,可以随时放弃这一票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要不要跟我一起干?我已经踩好点了,上面那个楼梯,是张锐习惯性回房间的路段,而那里在入境检查时,基本不会有人,从后面袭击他,一锤子就可以让他睡个几十分钟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菠萝卷心中不屑,他说道:“跟你合作可以,入室的活儿得我来干!我基本功比你好,你就适合干点这种粗暴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眉头一皱道:“不过你拿着钻石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菠萝卷嘴角一抽,他还侥幸地觉得黄极想不到呢,要是想不到,他就真想一个人独吞。

    “快下船时,我们在那边甲板集合,下船的路就一条,你守在那,我能跑哪去?”菠萝卷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行,那我把情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出一个小本本,上面写满了张锐保镖的行动路线,以及各自的房间。

    总共四个保镖,谁休假,谁跟着张锐,谁守着张锐的房间,行程与规律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包括他们的姓名,和老家在哪,都写的无比详细。

    菠萝卷看得津津有味,赞许道:“可以啊,下了功夫的啊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就擅长套别人情报,然后下手时选择最好的时机,基本功确实不扎实,这票若成了,我们五五分账。”

    菠萝卷心想,黄极的计划有个最大的漏洞,那就是队友必须可信。

    一旦张锐的保镖,知道谁下的手,哪怕只是怀疑,就会把对方抓起来逼问。

    “五五分账?我只需要在下船前,告诉保镖说看到你打晕了张锐,你就没法来下船的地方赴约了。”菠萝蜜暗道:“做完这一票,我就金盆洗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