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六月二十三日。

    黄极等人,在船上欢快地度过了十三天。

    期间他们与底舱所有船工都打成一片,其中黄极还专业地进行了一次维修,完全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甚至于,安全经理赵万山下来过一次,看到黄极、林立和老王三人,跟陶军等船员有说有笑一起工作,也以为他是新来的船工。

    之后黄极和赵经理在上层偶遇时,赵经理还把他介绍给大副、船长等人认识。

    因为黄极太过健谈,每每都能说中别人最感兴趣的事物,简直在船上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快与游轮几乎所有船员,关系都非常熟稔了。

    一次聚餐中,黄极无意间谈到这船上有小偷。

    赵万山立刻就说道:“我知道,好几个游客都投诉了,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,每次犯案,不是对方遮掩了面目,就是监控被遮住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随口道:“哦?这么说哪里的监控被遮住,哪里就会被盗咯?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我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,派人盯着所有监控吧?就算发现了,却只能确定一片区域,没法锁定到底哪个房间被盗。贼非常熟悉地形,我们用过守株待兔的方式,但还是没抓到过人。”赵万山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是吗?被盗有没有什么规律?”

    “规律?”赵万山叫人拿来游客的报警名单,名单上都是遭到失窃的游客姓名和房间。

    黄极看了一眼说道:“怎么没有三楼和十楼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赵万山思索道。

    这时陈大副说道:“三楼都是经济房,可能小偷觉得没什么好偷的。十楼是我们给六家股东预留的特殊套房,这次只有一个人住在上面,是我们的大股东,他带了保镖,小偷不敢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小偷肯定是买票上船的,你觉得他会买豪华套间吗?”

    众人沉思,小偷肯定不会买豪华套间,不然一趟下来若是没偷到多少东西,反而亏钱怎么办?所以小偷一定是买了便宜的经济套房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,肯定就住在三楼!”赵万山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三楼房间太多了,而且游客的房间,我们也不能随便搜查啊。”陈大副皱眉道。

    三楼有五百间套房,住着一千多人,想盯着所有人的去向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说道:“但是十楼,只住了一个人啊。明天就要到港了,我觉得接下来二十小时,盯紧那里比较好。要是大股东的财产受到损失,恐怕保险公司都赔不起吧?”

    每人上船,船票的钱里包含了保险费,所以游客被盗,游轮的运营方赔一部分,保险公司赔一部分。

    这使得游客被盗后,也不长记性,加大警惕,让菠萝卷这种惯偷,简直把游轮当做基地一样,动不动就来取钱。

    而因为有保险公司赔付一部分,游轮运营方又是暴利,赔个二三十万根本无所谓,为了不扰民,打扰游客的体验,他们都不会发动特别严苛地搜查。

    除非有线索,或者抓到现行,否则不知道是谁偷的情况下,游轮的船警们都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十楼,小偷都上不去啊,进入十楼需要过一道安全门……”陈大副说道。

    赵万山倒是把黄极的提议听进去了,说道:“小偷如果弄到了保镖的门卡,是可以过门禁的,这个我还是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点到为止,众人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回去之后,黄极在船舱里缝纫一套制服,已经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“牛逼啊,你竟然能用这么简陋的工具,缝纫出英格兰海关人员的制服?”老王感慨道。

    他亲眼见证,黄极找船员们要来了几套海员服,以及剪刀针线,之后又去找游客买了几套西装。

    然后花了两天的时间,就缝纫出一套海关制服来,无论是帽子衣服裤子手套,皆细节满满。

    对此,大家倒也不惊讶,毕竟这是凭记忆,能手绘指纹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制服算什么,游轮来伦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海关都熟悉了,我跟船长谈笑风生,明天哪些人检查,我也都问得一清二楚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,那我们俩个呢?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明天一早,你俩就去九楼待着,喏!这是护照和签证。”

    老王接过一看,俩套陌生人的证件。

    “做做样子,这是我找的小偷弄来的。明天九点半,你们站在九楼靠近b门的套房门口,拿着证件假装在那聊天……之后……”黄极把计划说给他们听。

    两人了然,老王问道:“感觉可行,不过小偷真的会那个时间偷东西,且刚好被抓吗?检查九楼的海关人员,真的会上去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小偷贪婪无比,他一定会去十楼。”黄极笑道:“至于海关人员,我也会叫他去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黄极先是与菠萝卷见面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拿什么弄晕张锐?”菠萝卷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拍了拍腰间的包,露出个大扳手来。

    菠萝卷呵呵一声,从楼上已经能看到海关人员上船了,都懒得问这家伙怎么脱身。

    九点四十分,他准时去偷,而张锐在一楼甲板跟人聊天。

    快十点时,张锐才会回来,而这时候被打晕,就算黄极被抓,供出他来,自己也已经下船了。

    哪怕没被抓,菠萝卷也会让他被抓,毕竟自己没打算跟这个莽夫分钱。

    “反正老子干完这一票,就金盆洗手了。”菠萝卷心想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这守着,我们分开行动。”眼看着海关人员已经上楼,菠萝卷说着,先下楼去应付检查。

    黄极微笑着与他分开,在一处公共阳台上,换了身衣服。

    之后,他就在各楼层间装模作样地闲逛。

    每次即将遇到真正的海关人员时,他都会提前半秒钟转身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完美地卡点,所有海关人员看到他,都只是一个背影。因为他穿着制服,所以都以为是自己的同事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只有黄极自己,他有的是办法避开检查。

    不过,老王和林立,就没这本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俩站在九楼,靠近b门的套房前,手上按着证件聊天。

    老远就看到十几米外的a门,走进一名英格兰海关,照着顺序,一间间地敲门检查。

    这种事,船员早就通知过所有游客了,所以游客们都已经被护照签证准备好了,一敲门就会拿出来,进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那名年轻的海关,瞥见老王和林立站在不远处聊天,其中老王还自来熟一句:“嗨!”

    年轻的海关瞥见他们手上的证件,微笑抬起手,回应了一句,继续按顺序检查。

    九楼共有四十间房,他走过一半时,突然楼上传来骚动。

    “站住!别跑!”

    那正是赵万山,带着人守株待兔到了菠萝卷。

    他作为安全经理,受黄极提醒,决定派人盯着监控,自己则带着俩人在张锐对门的空房住了一晚。

    十楼的超级豪华套房,可谓终极享受,他这也算是间接的谋私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什么事都不会发生,结果监控部门汇报,十楼的摄像头被遮住了。

    他大惊,透过猫眼盯着,果然不久后就见到了菠萝卷,撬开门锁进了张锐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菠萝卷从房间里出来时,对门突然打开,赵万山带着三人猛扑出来。

    这差点没把菠萝卷吓死!

    “终于抓到你了!”赵万山直接抄出棍子就打。

    菠萝卷深知不可以被抓到,还好自己戴着口罩,只要能甩脱这群人,躲回房间就没事了,再过几分钟就可以下船了!

    所以他反抗异常激烈,如困兽般冲开船员,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九楼那名海关,听到动静。

    他本没打算多管,可就在这时,不知哪里传来一声纯正的伦敦腔:“詹姆士!拦住他!小偷!在楼梯……吉米!”

    年轻的海关,名字叫詹姆士·麦迪斯,只有熟悉的人会喊他吉米,这是他的小名,也是姓名的缩简写。

    听到喊声,吉米立刻跑出走廊,就见十楼下来的楼梯上,果然有个蒙面小偷往下冲。

    “嘿!”吉米勇敢地冲上去,拽住小偷的手臂。

    小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拉扯,拼了命地往下跑,两人一路纠缠着往楼下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极穿着制服,敲响了九楼还没有被检查的游客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比利,英格兰海关……”

    游客们非常配合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证件。

    被检查完之后,他们将证件放进了收拾好的行李箱里。

    黄极只用了几分钟,就把剩下的房间都检查完了,此时船都要靠港了。

    九楼的b门,老王看着黄极惊叹道:“喊了声名字,他竟然就去见义勇为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袖手旁观的人,有的时候,并不是不愿意帮忙,而是没有动力。如果有很多人在,人们心里会觉得‘会有别人帮的,用不着我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人人都这么想,最后就是都在围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想寻求别人帮助,千万不要说‘谁来帮忙啊’,而是直接点名。”

    “当一个人被点名之后,他不想帮也得帮了,除非他是个完全自私的人,否则能帮都会帮的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这艘船上,知道他名字的人不多,他认为是同事在喊他帮忙,他怎么可能不去呢?”

    奔跑的菠萝卷,因为船员们穷追不舍,再怎么亡命狂奔也没用,在三楼的时候被迎面十几名船员围住,轻松抓获。

    吉米拍了拍手,一看时间不早了,同事们很多都检查完了,想起自己九楼还没查完,连忙往上赶。

    待他从九楼a门走进去时,正见到一人穿着制服,似乎是他同事,从b门走出去,匆匆下楼。

    吉米有点奇怪,那谁啊?

    但他没有多想,时间不多了,他赶紧检查剩下的游客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敲开门时,游客都说:“干嘛啊,刚才不是查过了吗?我护照都收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吉米有点懵逼,他听不懂中文,好在,游客中有人懂英文,跟他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检查过了?”吉米皱眉,谁检查哪里,都是分配好的,怎么可能重叠?

    然而连续问了十几名游客,都说被检查过了,游客们七嘴八舌地说着,而老王和林立混在人群里,也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其中林立用英语说道:“他叫比利,看你去抓小偷,就把你这片区也给检查了,我还跟他聊了呢,他说你帮他顶班,这次也帮你检查完了。”

    吉米顿时恍然,原来是比利那家伙。

    比利是个新人,认识的人不多,上次临时有事,只有自己愿意帮他顶班。

    看来是他帮自己把这片都检查了,想了想时间不早了,反正一会儿如果有人要下船去市里玩,离开码头也得检查一遍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!”吉米说着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快到一楼时,他正好看到比利已经在甲板上集合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比利,心想着:这小子动作真快。

    此时比利正好也看过来,两人目光相对。

    比利只是无意间与他对视,没有任何含义。

    可吉米因为先入为主,以为对方这个眼神的意思是:兄弟,还不快下来?我都帮你检查完了!

    对此,吉米不禁会意一笑,给了个眼神:‘谢了!’

    比利离他几十米,见他笑,自然也回以笑容。

    吉米悠哉哉来到甲板,两人相视一笑,当着领导面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人齐了后,他们上了自己的船。

    些许小事,吉米自然不会刻意问起,只是觉得以前同事聚会,都没喊这个新人,挺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便问道:“晚上,柠檬酒吧,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啊。吉米,你刚才抓小偷时挺猛的!”比利是新人,同事邀请出去玩,不可能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!你也挺机灵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离得远,不然我一定也上去把他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从头到尾,都没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船靠港了,有的人根本懒得下船,他们就只是想在游轮上玩而已。

    有的游客,则想逛逛伦敦,便陆续下船。

    赵万山派人抓着菠萝卷,就在下船处守着,只因菠萝卷非说他有同伙。

    “嗨,赵经理!”黄极三人堂堂正正地走过来,还跟赵万山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赵万山笑道:“小华,下船玩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诶,这谁啊?”黄极指着菠萝卷。

    赵万山笑道:“小偷,终于给我逮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厉害,那我先下去了!”黄极招手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全程,菠萝卷都没认出他来,无论是声音还是相貌,黄极与他接触时,都跟现在不一样。

    更何况在他眼里,黄极也是小偷,怎么可能跟安全经理谈笑风生?

    “哪有你的同伙?”赵万山眼见没有游客下船了,怒道。

    菠萝卷懵逼道:“真的有,你们再查查,他肯定也是游客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游客名单我也给你看了,就没有这个人,你别攀咬了,船上就你一个小偷,所有失主丢失的财物,都在你房间里找到了,你还狡辩什么!”

    失主与小偷是对应的,船上所有失主丢失的东西,都在菠萝卷那里。

    东西都找回来了,还给失主了,到底还有没有一个同伙,船警们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菠萝卷想不通,大活人怎么没了呢?游客名单里怎么会找不到呢?

    要知道,就连他自己,身为一名职业小偷,每次为了能在游轮上偷东西,都得先买票办签证,花上一万多的‘本钱’。

    打死他也想不到,会有人根本连船票都没有,大摇大摆地上船,又大摇大摆地下船……

    下了船,黄极精准地找到一处无人看管的小门,又翻过两次窗户,带着老王和林立七拐八绕,绕过了码头的检查。

    相比起游轮上,码头面积庞大,小道纵横,看守反而没那么严密。

    黄极对这里熟悉的,简直像是自己家一样。

    轻松就找到漏洞,离开了码头。

    走在伦敦东部区的街道上,老王极为兴奋,这是一次完美的偷渡。

    全程,他们就没有留下任何记录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由我来安排了!”老王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所有人会师伦敦,为了安全,肯定都准备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为了这次能通知全世界的同志,把大家重新聚起来,那位可是特意在五月份,亲自宣布于伦敦举办复出演唱会啊。”老王凝望着远处一副巨大的宣传海报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林立看过去,见到海报上的人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老王神秘道:“迈克尔·杰克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