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天哪,我想起来了,他要在伦敦开演唱会。”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据说是最后一场,以后就不开演唱会了……老王,你要买他的票?弥赛亚想利用这场演唱会,在万千粉丝中秘密会师?”

    老王笑道:“怎么可能?票刚出来就卖光了,现在想买简直痴人说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到时候可以去后台看……”

    林立犹豫道:“呃,我们能去后台,你之前好像说这场演唱会是他特意去开的……你别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点头道:“他是自己人啊。”

    林立吐了口唾沫,整个人惊住了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世界巨星,史无前例的乐坛天王,仿佛天使降临人间般的盖世天才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们的领袖?”林立左顾右盼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老王摇摇头,拦住一辆出租车说道:“不要在这说,先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三人乘坐出租车,一个小时后来到了伦敦市区。

    三人直奔伦敦o2体育馆,这里在三周后有一场盛大的演唱会。

    现场到处挂满了横幅,各种宣传已经开始预热,明明演唱会还早,却已经气氛热烈。

    许多粉丝在这里,想看看有没有卖黄牛票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距离演唱会还有三周,几乎不可能弄到票了。

    老王在现场找了找,锁定了体育馆外,一张超级巨大的宣传海报。

    众多当地的歌迷已经在那宣传海报上,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幅海报,下半边几乎签满了名字,少说也有几万个粉丝自发地这么做过。

    老王走上去,仔细地审视着宣传海报,似乎在寻找着某些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名字太多了,他看的眼睛都花了,也没找到他想看到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这个吗?”黄极指着一处不起眼的小签名。

    老王一看,那名字叫‘曼·巴布洛索’,连忙点头:“对……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黄极叹了口气,又指着一个名字,名叫‘曼·比伯’。

    老王脸色尴尬,低声道:“你竟然这么容易就看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觉得正常人,有人会叫‘an’吗?男人?谁叫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在寻找混在这几万个粉丝中自己人的名字,你们提前商量好的名字,必然不能跟路人重名,所以一定很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找不到,比叫‘曼’更古怪的名字了,更何况,这么多名字里,不止一个叫‘曼’。”

    老王叹道:“看来下次得想个更好的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如果敌人知道你们用这个办法统计已到人数,只能说明你们之中有内鬼,而如果有内鬼的话,敌人有的是办法把你们一网打尽,你们光改个接头暗名没有意义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点头道:“总之先统计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很快找到了三十四个名字叫‘曼’的,老王和林立还要继续找,黄极却笃定道:“不必找了,只有三十四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全部看过一遍了?不止三十四人的,肯定还有遗漏。”老王不死心道,反复审视着几万个签名。

    “我都看过几十遍了……只有三十四个!”黄极肯定道。

    老王深吸一口气,三十四个人太少了!

    “啪!”突然,有人走到老王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老王回头一看,是个小孩,他递给老王一个盒子,并说道:“有位先生让我把它交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王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直到小孩继续说道:“……他说你会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王神色才松弛下来,笑着接过盒子,并拿出了十英镑交给小孩。

    小孩喜滋滋地拿着钱跑了。

    黄极突然眼眸微偏,凝视着马路对面一栋公寓的四楼窗口。

    那里的窗帘在他看过去时,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老王把盒子拆开,里面是一部手机,就在他拆开时,手机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叔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老王听到这声音,眼睛一亮,惊喜道:“少君!太好了你没事!”

    “王叔,旁边的是谁?为什么还要带外人?”少君谨慎道。

    他是弥赛亚的成员之一,名叫楚少君。

    此刻就在黄极所凝望的那四楼窗台下,他因为早一步到了伦敦,所以干脆租了个房子,每天闲暇时透过窗户观察海报。

    今天见到老王,他非常惊喜,老王是他最好朋友的父亲,弥赛亚老资历成员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老王一人,他就直接下楼把他叫上来了,然而他注意到了老王和黄极林立二人说话,这就让他很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放心老王,而是不放心黄极。

    所以随便找了个小孩让他去送手机,并且找老王要报酬。这是一种暗号,如果小孩送了手机就走了,没有要钱,那就肯定不是自己人送的!

    “相信我,小华不是外人,他是小凡在华国争取到的新同志……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楚少君低沉道:“王叔,你先让他走开。”

    老王叹了口气,跟黄极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黄极一笑,带着林立走了。

    眼见黄极二人走远后,楚少君才在电话里说道:“王叔,我不是不信你,这次聚会有多重要你会不知道吗?我们没有其他联络方式了,j复出为我们联络四方,肯定所有成员都会来,这要是让光明会发现,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。带新人也不是这个时候!”

    老王叹道:“我知道,可我依旧选择把他带过来了,你应该懂得这不是一般的新人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沉默片刻,是啊,明知道这次聚会有多重要,老王还是带了外人过来,可想而知这个新人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新人,他很强吗?”

    老王压抑着激动道:“他不是强不强的问题,而是很少见的那种乱世奇才,他拥有运筹帷幄,掌控全局的韬略!我坚信他可以改变我们的现状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楚少君有些狐疑,甚至感觉老王貌似被对方给蛊惑了。

    “总之,王叔,你不能带他去见大家,无论怎么说,也得我们先开会,通知首领后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王也只能点头道: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们俩要不要先见面?”

    楚少君说道:“王叔,你沿着格林威治大街,往南走,三百多米外有一栋乔斯达公寓。我就在801号房,切记,你一个人来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到。”老王挂断电话,观察一番四周,随后走入巷道,他想要绕一番远路,再去往乔斯达公寓。

    然而,老王不知道,楚少君就在马路对面的一栋公寓四楼窗口看着他。

    楚少君是故意说了一个错误地点,不过那也是他弄到的房子,里面有摄像头,他必须先试试有没有人跟踪老王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突然,楚少君所在的房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楚少君透过猫眼,却看到了黄极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怎么会!他连老王都没告诉正确的地点,这个人怎么就直接找上门来了?

    楚少君保持沉默,停在门前不发出一丝声息,大脑迅速思考着。

    他假装屋里没人,不想给黄极开门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钥匙插进门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门被打开了!

    “喏,你的披萨。”黄极迈步进屋,将手中的一盒披萨塞进楚少君手中。

    楚少君整个人都懵圈了,呆愣着端着披萨,僵硬在门口,呼吸都凝滞了,仿佛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这披萨的确是他点的外卖,最近他很少出门,都是让附近的披萨店把外卖送到楼下的门卫处,自己看情况下去拿。

    没想到黄极直接找上门,还顺带帮他把披萨给送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楚少君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黄极走进屋内,四处打量着,林立跟在后面进来,顺手帮忙把门关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老王带来外人,就必然在一个能观察到我们的地方。”黄极来到窗前,拨弄了一下窗帘笑道:“视野不错,这栋楼大约是最好的观察点了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先不管对方的感官是有多么敏锐,奇怪道:“我为什么不可以是先看到你们,然后回到几百米外的公寓再打这个电话呢?毕竟你们在海报前伫立了很久,凭什么断定我一定在旁边的楼层里?”

    黄极从桌上的篮子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林立,林立心领神会地去厨房清洗和削皮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走开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楚少君先是一愣,随后恍然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让老王叫我走开,你如果不是在视野可见范围内持续观察的话,你凭什么知道,我真的走开了呢?”

    说完,林立已经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,黄极哐哧一口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着苹果,走进卧室,一边继续说道:“你不会还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你住402吧?老王用汉语与你对话,我获知你极大可能是华人。而这栋楼近一年之内,只有一名华人入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少君额头全是汗,明明对方闲庭信步,他却觉压力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亏他还提防人家,提防个屁啊,人家直接骑脸上来了!

    “钥匙!你不可能拿到我房间的钥匙!我刻意嘱咐他,备用钥匙绝不可以给任何人!”

    黄极诧异地回过头说道:“啊?你宁愿相信一个门卫,也不愿相信老王?”

    “那个门卫拿了我六千英镑,现在已经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楚少君瞠目结舌,张着嘴喉咙发出无意义的呃呃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