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众人都走了以后,房间内只剩下了黄极、林立、川治、索菲亚。

    索菲亚走到黄极面前,伸出手道:“我来保管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等会儿要打起来,你确定要亲自保管?”

    索菲亚一怔,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黄极站起来,走到窗边说道:“对面的十楼,左数第四个窗户,有人盯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大惊,连忙来到窗户边,接着窗帘的掩护,偷偷从缝隙中往外看。

    “哪有?”她什么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窗台上是不是有个花瓶,上面还有很多黑色花纹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“黑色花纹是掩护,这使得你分辨不出上面有个洞,有瞄准镜透过那个洞观察我们这里。你们所有人来这栋大楼,都被看到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不断地眯眼观察,还是不能确定花瓶黑色纹路中,是不是真的隐藏了洞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川治拿出一望远镜,从缝隙中往外瞧。

    “真的!该死,是个瞄准镜!”

    川治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,索菲亚接过望远镜,仔细观察,也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们被盯上了?”

    他们二十多个人一口气被全部盯上,这实在是个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“林立,你跟他们说吧。”黄极说着,直接进入卧室换衣服。

    林立很快把光明会一早就知道弥赛亚在伦敦借助演唱会聚集,所有亲自在体育馆门口海报上写名字的人,都被跟踪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迈克尔就是天使的事,也肯定暴·露了,光明会希望他服药过量而死,所以才让他尽快来伦敦,让我大哥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楚少君和老王都知道这事,刚才没说,是怕惊动你们之中的背叛者。”

    林立也不知道为何这两个人可以信任,不过黄极既然说可以告诉他们,那就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川治有些慌乱,这也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索菲亚凝声道:“这么说麦茨已经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向黄极道:“少君他们既然早就知道,还去找麦茨?内鬼如果真在其中,大家就都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原本是这样的,所以我让老王把超导体留给我了,这样敌人率先动手的目标会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内鬼刚才看到了老王把超导体扔给我,他一定会汇报给光明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是以个人为单位,分散寻找麦茨的,在闹市区光明会尽量不会动手。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先解决了我们,然后在这里守株待兔,等大家回来,一举消灭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那个内鬼会活下来,在迈克尔到了后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去迈克尔提供的安全屋里开会……和隐藏在暗处的恶龙等人汇合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惊出一身冷汗,连忙道:“那我们赶紧撤离,必须要有人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如果我们就这么无缘无故,先知先觉地走了,意味着我们知道有内鬼了,那么老王、少君他们就死定了,他们现在肯定每个人附近都有跟踪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应该让大家去找麦茨……现在大家又分散了……”索菲亚自责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的举措是对,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阻止你,就是因为我想借此把内鬼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所料的话,他已经打电话告诉光明会的人,超导体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光明会迟迟没有下手的一个很大原因,就是超导体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杂鱼杀了还有,把弥赛亚杀绝这种事,对光明会来说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超导体。

    内鬼确定了超导体已经到位,光明会就可以动手了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黄极阻止了索菲亚出门。

    “不要出去,走廊有监控,等他们进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盯着黄极道:“你要和光明会的人正面交锋?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的战斗人员一个个训练有素,装备精良,派来杀我们的人不是顶级的雇佣兵,就是他们培养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前者我们还有一战之力,但如果是他们专门培养的杀手,我们几个肯定毫无活路。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相信我,光明会根本瞧不起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重视这次的围剿,毕竟有内鬼的情况下,随便一支佣兵团就把你们收拾了……”

    索菲亚无语,川治有点接受不了道:“你说的太直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有理想没有用,必须清楚地认清现实。一味地悲观也没有用,必须不懈努力地找出生路。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说,一边操作着楚少君留下来的笔记本电脑,连接公寓网络后,轻松黑掉了他们的监控。

    轻敲键盘,屏幕上呈现出各楼层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很快他截了一段录像,覆盖了八楼走廊的监控,进行循环播放。

    这都是他从郑轩那里学到的本事,遇到楚少君后,技术至少能在弥赛亚排前五。

    更何况,所有的防火墙,在他面前就跟不设防一样。

    其入侵和识破伪装的能力本就是无解的。

    弥赛亚别的不多,就是黑客多。索菲亚对他的技术并不惊奇,倒是惊讶于黄极的易容术。

    黄极之前已经换好了衣服,此刻搞定了监控后,又开始对脸部进行处理,很快变了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川治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偷袭啊,我们几乎手无寸铁……有没有胶水?”

    川治本能回答道:“没有枪,我们……什么?你只要胶水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问枪呢,他和索菲亚刚好是不配枪的,结果黄极是问胶水?

    林立却立刻行动,在屋内翻找,很快找到了胶水。

    黄极拿着胶水和厨房的小刀,开门来到走廊,开始交换门牌号。

    林立见状,也跟出去帮忙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和林立二人,把走廊两侧的房间门牌号,进行了对换。

    801、803、805……与对面的802、804、806替换之后,看起来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住801,现在变成了802。

    索菲亚不放心道:“这可以骗过光明会的人?你开玩笑吧?他们会连朝向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又不是住在这的人,从电梯里出来,他们一定是相信门牌号而不是相信方向感,在他们眼里,我们根本就没出门,门牌号怎么会换呢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皱眉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信点,光明会的喽啰也是人,我会给他们一个‘门牌号没有问题’的理由的。”黄极微笑道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黄极又回到了屋内,恢复了监控循环,让其正常监控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就是等待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索菲亚等人十分忐忑,双眼盯着大门,感觉随时会有人杀进来。

    黄极倒是很淡定,十几分钟后,他才看到有两名西装笔挺,戴着墨镜的男子,径直走入电梯。

    沉默无声地来到了八楼,并且冲走廊监控比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右手比着‘ok’放在右眼前,大拇指和食指相扣仿佛鸟头一样,将右眼框住,这正是一个‘全视之眼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霎时间,走廊的监控一黑,被关闭了,显然监控室还有他们的人,现在大约在清除监控记录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两人!他们就在外面!”川治低声道。

    黄极把笔记本电脑一盖,示意其他人躲开,自己径直走向大门。

    索菲亚等人都快疯了,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不过很快想到,黄极已经变了样子还换了衣服,门外的两人认不出他来。

    黄极随手从玄关的柜子上拿出一鞋盒,又取来一花瓶放入鞋盒,夹在腋下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一手夹着鞋盒,一手打着电话,扭开门走出去,又顺脚关门!

    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面色从容,仿佛只是出门上班似的。

    他用纯正的伦敦腔说道:“你让教练先等我一下,我刚拿到鞋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着,一边挂断电话,一边检查门是不是关好了,然后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夹着鞋盒,迎面朝两名墨镜男走去。

    “嗨!”黄极跟二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两名墨镜男让开道路,黄极从容地与他们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一名墨镜男看了看黄极出来的门牌‘802’,又看了看对门的‘801’。便给同伴抬抬下巴,示意是这家。

    这是本能判断,他们本来就是要找801,而802也确实住着‘陌生人’。

    他们对于目标房间的判断在潜意识中就完成了,根本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‘801’门口,手扶着腰间的枪,偏头看着黄极的背影,等待这个路人离开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拐入楼梯,头也不回地下楼。

    “嘭!”几秒后,两名墨镜男立刻踹开了‘801’的房门,如闪电般拔枪冲进去。

    他们闯了进去,却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,这是空房子!

    看了眼毫无遮拦的窗户,以及窗外的景色,立刻意识到他们闯错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后面!”前面一个闯进的人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却听到身后的同伴,闷哼一声,仿佛受到了重击!

    随后是咻得一枪,子弹从他耳边掠过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前面的墨镜男,反应迅猛,一个灵巧地半蹲翻身,同时视野转向身后,甩手就是一枪!

    然而,这枪却打中了同伴的脑袋。

    黄极在他甩枪瞄准自己的同时,挪移了一下被偷袭打晕的墨镜男同伴。

    使得墨镜男一枪秒杀了队友。

    紧接着黄极就从死者的身后蹿出,猛地扔出鞋盒,砸中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呃!”那不重也不轻的鞋盒尖角砸在西装男手臂上,竟然让他半条手臂都麻了,手枪险些脱手!

    但是他终究没有脱手,颤抖着把枪稳在手中,一边快步退后,一边指向冲上来的黄极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墨镜男想扣动扳机,却发现手指头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他连忙把枪换到左手,朝着黄极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已然先知先觉地向左边扭了一步,恰好躲过了这一枪。

    “?”墨镜男脑袋卡了一下壳,但依旧冷静射击,又发一枪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左边扭完这一步,突然又向右拐,子弹从他身侧掠过。

    “??”墨镜男眼睛瞪大,再射一枪。

    就见黄极拐出一步半的距离,突然停下,子弹从他面前飞过。

    “???”墨镜男感觉大事不妙,这回刻意停顿一下,想等黄极先走位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不走位了!

    他直挺挺地朝墨镜男冲来,趁机逼近!

    “发克!”墨镜男连发两枪,然而这回,黄极根本就不躲了,因为这两枪墨镜男本就打不中。

    一发是墨镜男预判黄极走位……没有中。

    另一发是墨镜男失去了冷静,枪没压稳而打偏了。

    在黄极扑朔迷离地走位下,身为职业佣兵的墨镜男竟然连续射空五枪!

    尽管因为左手持枪,不是太准,可这么近的距离,也不至于一枪不中啊!

    墨镜男大惊失色,完全不理解这是什么蛇皮走位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他会躲子弹?”这是他最后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呼!”黄极已然逼近对方,他双手撑着地,双腿借力斜向上蹬出,顺势做了个‘√’型飞踹。

    “啪!”墨镜男的下巴被当场踹碎,血沫和碎牙跟喷饭似的往外呛,墨镜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受此重击,他倒飞两米,毫不拖泥带水地昏厥过去,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黄极站起来,抽出两张纸擦了一下鞋上的血,然后走回真正的801敲门。

    林立等人出来,看到这场面,不禁咋舌。

    索菲亚惊异地看着眼前的新人,这是医生?他应该进战斗组啊!

    她刚要说什么,结果就看到黄极做了个‘嘘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有人要杀我们?”

    林立连忙说道:“这不会是光明会的人吧?看看他们身上有什么?”

    黄极上前摸索,先把两把消音的枪扔给林立,然后摸索出手机说道:“他们手机摄像头上刻印了全视之眼!”

    “就是光明会没错了。”林立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索菲亚,怎么我刚加入你们,就遇到这种事,不是说这里很安全吗?”

    索菲亚愣了愣,随后也反应过来道:“不会是你这个新人过来时暴·露了行踪吧?”

    黄极比了个大拇指,继续说道:“不应该啊!光明会的眼线这么多吗?我已经很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说道:“只有两个人,应该只是本地的眼线……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换个地方,然后离开伦敦!”

    “嘘!都闭嘴!”黄极说着,直接将两个墨镜男的耳麦拔掉,踩碎了。

    接着,黄极拖着昏迷的墨镜男,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林立,打伞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林立连忙从玄关中拿出一把伞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,黄极拖着墨镜男来到窗前,他掀开了窗帘的一角,让墨镜男的脑袋探出一点点,只露出半个眼睛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发子弹精准爆头。

    被爆头的脑袋,血浆迸出,溅射在旁边张开的伞上。

    黄极站在伞后,松开尸体,看也不看血浆,皱眉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