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阿兰迅速地转移了一个狙击点,再度瞄准乔斯达公寓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趁机跑了?”

    他考虑到敌人趁他转移狙击点的时候逃跑,于是挪移枪口准备搜寻一番街道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要这么做,结果乔斯达公寓三楼楼梯间的窗户,突然一道反光,啪得一下,窗户玻璃的一角炸开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哗!”阿兰反应太快了,他瞬息之间就收缩了身体,连续翻滚三周半撤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跑,勾着身子再次转移狙击点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个狙击点又废了,对方竟然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!

    “呵呵,竟然不跑,要跟我对狙吗?”

    阿兰兴奋起来了,对方是个超级高手!

    自己第一枪暴·露之后,对方迅速就找到自己的狙击点,并反击了一枪,精准地打中了他的瞄准镜。

    而且是用的手枪!不然威力不会这么小!

    这毫无疑问是个能要自己命的对手。

    之后他按照常规思路,以常规的转移范例,换了一个新狙击点,结果刚把枪架起来,只露出一点搜索对方,就被对方发现,并又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还好他反应快,依靠战斗本能第一时间闪躲,并且毫不犹豫地撤离了那个狙击点。

    “竟然预判到了我的第二个位置!”

    他不认为对方是随便开了一枪,毕竟这可是用手枪都能打中自己瞄准镜的高手,刚才明显是发现了自己的新位置。

    低估敌人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,阿兰意识到他必须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只见阿兰矫健如猿猴,直接踩着外置楼梯,疯狂往楼顶攀登。

    他到了楼顶,架好枪搜索乔斯达公寓,脑中不断地模拟对方的转移路线。

    “公寓的地形我也背过,刚才对方第二枪是在三楼安全通道的窗户,这个点的话,接下来会直接往楼上冲,跑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顾着自己转移用了十秒,而对方第一次转移也用了十秒,所以接下来对方大概率也是走到另一个十秒能跑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六楼!”

    阿兰刚把瞄准镜锁到一个自己推测的地方,就见那里的窗户玻璃一角炸开!

    他预判对了!但是对方也找到了他!而且更快一秒!

    “闪!”阿兰瞬间推墙,本能性一个反向滑铲,离开了楼顶。

    这个狙击点又废了,不过他并不沮丧,甚至还很开心!

    因为他的预判对了!他也摸透了对方的规律!

    “我必须转换思路了!”

    阿兰直接从楼顶另一侧跳下去,单手攀住一户人家的阳台,用脚卸住力道,随后反向跳跃,又攀住隔壁一家的阳台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连续折跃,连降八楼!

    他来到五楼某人家的阳台,看到里面没人直接把窗户砸碎,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阿兰猫着腰,小碎步急促地穿过卧室和客厅来到一扇窗前。

    这里有棵盆栽,正好遮住了窗户的一角,他将狙击枪从树杈中间深处,指向乔斯达公寓。

    屏气凝神,阿兰镜头急转,扫掠着各种可能的狙击点。

    这回,对方迟迟没有开枪,这意味着对方没找到自己,果然,自己新的狙击点太隐蔽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对方,是否也会突然转换思路呢?他肯定也意识到我掌握他的转移规律了,这个时候应该会突然架在一个不适合狙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哪呢……跟我一样,也在别人家里?这个点……还是这个点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阿兰渐渐把范围锁定到了十楼的某户人家。

    这个狙击点不好,因为视野上只能覆盖自己这边五到九楼的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不过同样,阿兰自己的狙击点也不好,双方可谓是都选择了不适合狙击的位置。

    按照这种思路,反向模拟,十楼的这户人家反而是敌人最可能架设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猜对了吗?会是这吗?完全看不出来啊,窗户上还贴了窗花,会是窗花后面吗?”

    阿兰枪口锁定着那里,突然他瞳孔一缩!

    “啪!”那窗户的一角爆碎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与此同时阿兰也瞬间甩到对方开枪的角落,打出一枪!

    这几乎就是同时开枪,对方稍微先暴·露了零点几秒,而自己以超强的反应神经反制一击!

    棋逢对手!

    打完就跑,阿兰没有丝毫犹疑。

    “哼,他打偏了啊!”

    因为他反击了一枪,没有跟之前一样第一时间就滑铲或翻滚撤离,所以知道根本没有任何子弹打到他的房间来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对方打偏了,有可能偏出一两米,打到隔壁的墙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这一枪,肯定也没杀死他。”

    阿兰一边转移位置,一边思索着。

    对方肯定也同样猜测到了自己的位置,不过却选择了先暴·露?

    “是了!对方是手枪!难怪没打准!”

    突然,他想通了对方为何每次开枪都比自己快的原因。

    很简单,对方没有瞄准的意义!

    手枪,没有瞄准镜,相隔甚远,怎么可能跟自己的狙击枪打反制?

    对方只能选择先开枪,打一个大概范围,依靠其极其高超的狙击经验,模拟自己的心态,猜测自己的狙击点规律。

    “测试一下!”

    阿兰一边跑动着,一边手指在半空中挥舞临摹,模拟着对方的跑动路线。

    随后猛地转进一个房间,架好枪,锁定了一小片范围。

    他猜测到了对方会在这开枪,直接将十字准星瞄准其右下角。

    “开枪啊!开啊!肯定是这里!”

    “啪!”玻璃的右下角爆开了!

    阿兰瞬间反击一枪,连甩狙都没用,因为他已经锁定了那里!

    打完就转移,阿兰快速跑动中微微一笑,自己完全猜对了,这一枪很可能击中对方了。

    同时也印证了他前面所有的猜测,对方是被逼无奈先手开枪的,因为他知道自己也能猜中其位置。

    对方唯有先开枪,对自己可能的位置打一枪,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种碰运气,是不可能打中我的!”

    一边想着,他一边转移到了十楼。

    这回,他选择回到自己最初的房间,因为警·察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小队最初选择的房间,是最好的狙击点,视野开阔,且利于撤退。

    在这房间里也有早就准备好的各种装备,比如滑索。

    如今警笛四处响起,警方已经进入了乔斯达公寓,他这边恐怕也少不了搜查,他必须做好撤离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对方的目的不是杀我,而是逼我转移。”

    突然阿兰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留下来拖住我,是为了给索菲亚等人撤退提供机会!”

    阿兰皱眉,意识到对方根本就没打算命中自己,而只是随便开枪,吸引自己注意力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却反而被对方算计,放跑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难怪除了第一枪以外,其他都偏得离谱……莫非前面猜对我的位置,也只是我一厢情愿?”

    阿兰感觉自己是不是被耍了?对方有可能压根没猜对自己位置,真的只是随手乱开枪而已。

    利用第一枪精准地打爆自己瞄准镜的威慑,误导自己之后次次都以为他猜到了。

    阿兰一边想着,一边再次把枪架起来,枪口从最初的那个花瓶中间穿过去,瞄准乔斯达公寓。

    无论心里有多少想法,当他架枪这一刻,内心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吵闹的警笛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心态,此刻一心只有再次找到对方位置的念头。

    许久,双方都没有再开枪。

    “死了吗?之前那一枪就已经被我打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,当时没有看到任何像是人身体部位的东西。这家伙只需要胡乱开枪,误导我就可以了,身体肯定都是卡在死角,无法命中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比拼耐力的时候,而警方已经进入了乔斯达公寓,这对自己是有利的,对方的狙击环境太恶劣了,不光要躲避警方还要和自己博弈。

    阿兰此刻在最初的房间,视野极其开阔。

    他扫视着公寓各个区域,心如止水!

    当他镜头扫到八楼时,突然啪的一下,窗户的一角破碎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阿兰迅速甩狙打中那里。

    他撤出窗口,感觉有点烦躁,因为对方又没有露出分毫,只是乱开了一枪而已!

    确定了,真的就是瞄都没有瞄,只故意打碎了玻璃!

    “嘁!根本毫无意义!”

    阿兰有些恼火,这样是谁也打不中谁的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接下来不确定能击杀就不开枪了,锁死对方!有种对方就一直别出来,而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其必然会被警方所逼迫,甚至是抓出来。

    阿兰如此想着,看向对方开枪的地方。

    突然,他怔住了。

    之前没注意,现在一看,这不正是801吗?

    对方也回到了,最初的房间!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不合理!警方都上楼了,801有死人,是凶杀现场,他竟然还敢在那里开枪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最不合理的狙击点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叹了口气,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选择回到最初的房间时,对面的狙击手,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明明会把自己置于极端危险的境地!

    很简单,这是对方哪怕被警·察包围,也要告诉自己的消息:我知道你在哪!

    他模拟出了自己的规律,猜到自己会在警·察到来时,返回十楼最初的房间。

    于是乎这个家伙,就也回到了他最初的房间,一个必然会被警·察包围的凶杀现场!

    通过这种方式,来给自己递话!

    ‘我知道你回去了,你知道我回来了吗?’

    阿兰把枪放下了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亏他之前还自作聪明,以为对方纯粹吓唬人,什么高手的判断,都是自己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还是错了。

    阿兰意识到,对方不是猜不到自己的位置,而是猜到了,没办法打中自己而已!

    这对决从一开始就不公平,对方明明猜得中自己所有的位置,却苦于没有操作的余地。

    只有手枪,被警·察追捕之余,依旧要跟他博弈,这种情况下,正经地开枪是没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为了掩护其他三人撤离,选择用一把手枪跟他对狙,胡乱开枪。

    “精彩!”

    阿兰彻底想通了,如今另外三个人早已经成功撤离。

    而那个狙击高手还困在公寓里,被自己盯死,被警·察搜捕,已经是死局!绝境!

    当自己返回最初的房间,他也返回时,不是不知道回到凶杀现场是找死,而是……他最后的骄傲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告诉自己,自己在与什么样的男人对决,他不想以杂鱼之名死去。

    而自己,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“弥赛亚也有可敬的对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死在这太可惜了,这根本不算是对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捡起之前遗弃的狙击枪,直接扔出窗外,抛到外面的马路上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会导致警方马上杀到他这里来。

    但这也同时,是给对方递话:不打了,我们同时撤退吧。

    扔枪就是放弃,这个寓意,想必对方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阿兰迅速收拾了一下现场,把桌上的照片放入怀中,做完这一切,将手中的爱枪装好,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跑了三个,不在乎再放走一个。

    他挂好钩锁,拿出刚才从桌上收走的照片,黄极的照片他看了一眼,这是医生兼黑客,于是收回口袋。

    又拿出林立的照片,这是那个格斗高手。

    之前黑人队长,还在猜测对方枪法如何,阿兰暗想不用猜测了,此人在狙击领域乃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拥有极其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枪械技术,极其强大的作战心理以及战术推演。

    阿兰瞥了眼林立的照片,将其收好,消失在钢铁丛林中。

    “下次带把好枪,我一定要爆你的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